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家庄
上一章 菩萨救驾 本站APP 下一章 往事如烟

第七章 心有余悸

作者:华夫子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32

堂屋客厅,刘老爷端坐在藤椅上,恭候佳音。他嘴里叼着水烟袋,手里拿着纸焾,吹了吹,放在烟嘴上,吧唧吧唧抽上两口。一直照

顾他的小桂花,这一会,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身边,只要还有一袭空闲之地的他,耐不住寂寞。忽然,一阵天昏地暗。地上,飞沙

走石,紧跟着是电闪雷鸣,泼风泼雨。刘老爷来到门口,仰望天空,烟雨淼茫。看到四小姐刘招娣一头闯进来,他急忙催促她“你来

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快去厨房提马灯,置你嫂子窗户上,马娘娘也好见亮光呀。”

“啊哟,爹,我这不是来堂屋拿雨伞嘛!”说完,取伞冒雨,匆匆离开。约莫一袋烟功夫,风停雨止。乌云散去,阳光灿烂。大地,

仿佛又回到刚才那一会的平静。

刘老爷看着屋檐下,滴滴答答淋着的雨水,心里一阵郁闷二月二,龙抬头。真是个好日子,只是这鬼天气不帮忙。一会风、一会雨

的,让人办事多有不便。于是,哒叭着嘴,摇摇头。慢吞吞的,坐到躺椅上。孤单寂寞无聊,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心里空荡荡地。

幸亏,大太太郭冬梅,二太太邱科云欢天喜地徐徐而来。他心里为之一振两个太太笑逐颜开,定是喜事连连。看来,那赵春花一定生

出个大胖小子。

果不其然。二位太太一脚刚夸进门,急不可待“老爷,恭喜贺喜,我们家又增替一双拳头啦。”大太太抢着说。

意料之中,刘老爷并不感到吃惊。只是为了证实,大太太口中的一双拳头,是不是指得是男丁。于是,他进一步问道“哦,难道是

生了个男丁?”

二太太邱科云急忙上前答道“当然,马娘娘亲口说的是孙子!”

这一会,他终于按捺不住内心喜悦。放下水烟袋,起身就要往外边走“要不,我去看看?”两位太太闻言“噗呲”一口捂嘴大笑

“哈哈哈”

“我说老爷,孙媳妇生孩子,你去凑什么热闹啊?”郭冬梅笑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是啊!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能看出个啥?生孩子,是女人的活,男人去了也帮不上忙。你,就不怕人家说你老不正经!”邱科云

用手抹抹自己胸脯,哎呀,笑得不知如何说老爷是好。

“嗨,你们这些老娘们,又想歪了不是我是说,去看一看我那小孙子。看你们俩个,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完,将跨出门槛的

一只脚,急忙缩回来,极不情愿的往屋里走。

“老爷,孩子这一会,肯定在她妈妈怀里,你去孙媳妇怀里看孩子啊”大太太继续笑着说。

“也对!什么时候不能看,非得这一会一看究竟?”说完,老爷重新回到座椅上,端起茶壶,“咕噜咕噜”品尝起他的西湖龙井。大

太太重新拿起自己的针线活,二太太继续拿起绣花针。一个劲的谈论着赵春花生小孩情景,倒有点回味无穷的意思。

“你说赵春花,那叫喊的声音,院墙外都有人听得到。哎呦哎呦,一声连着一声。听起来,怪吓人的。”郭冬梅摇摇头,和邱科云攀

谈起来。刘老爷这一会,心里甜滋滋地。啊哟,身边有女人,你就不会感到孤寂。这不,两个人刚一坐下,就唠叨上了。

“嗯啦!要不是马娘娘说胎位正,顺产没问题。我听赵春花那叫声啦,还真的让人旱鸭子过河,不知道深浅。啊哟,我当时的一颗心

啦,都要快蹦出一样。”二太太邱科云说到这里,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不过,头一胎嘛,谁都紧张。我记得,你在生刘世威时候,还破口大骂老爷就怪你个乌龟王八蛋,老不正经爬我身上。要不然,

我肚子怎么会疼成这样。咯咯咯”大太太说完就笑。

二太太脸上,唰一下红到脖颈“姐,你还好意思说我呢。老爷告诉我,你在生刘世龙的那一会,肚子疼的抓住老爷胳膊,上去就是

一口。咬得老爷“哎呦哎呦”乱叫。连接生婆都放下手里活,先把你嘴,从老爷胳膊上瓣开。这些,你难道都忘了?”“呼呲呼呲”邱

科云用手捂嘴偷笑。

老爷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俩一眼,漫不经心的对着两位太太说“你们姐妹俩啊,大哥哥不说二哥哥,没一个好东西。我呀,总算领教

了!一个入洞房,不让我脱衣服。一个洞房花烛夜,把裤带系个死疙瘩。害得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解得开。最后,还不是去厨

房找来一把剪刀,才将裤带剪断。吓得我那员外老爹,以为我要干什么呢。派家丁,在我们房间窗户口偷听”

大太太急忙说“我那是一个姑娘家的,啥也不懂。心里想结婚就结婚呗,不就两个人,在一个屋里过日子吗?谁也没告诉我说,

允许你夜里在睡觉前,可以脱人家衣服啊!所以,我才拒绝你不是。”

二太太紧跟着解释说“我可不是你那样。嫂子在我上花轿前,偷偷地告诉我说洞房花烛,切勿让男人想干啥,就干啥。你得拿捏

拿捏他,跟厨子炒菜一样,要掌握好火候。所以,她给我一根棉麻裤带,我就系个死疙瘩。结婚当天,我就照做了。谁也没想到这老不

正经的,他居然找来一把剪刀。“咔嚓”一声,一下子把我嫂子给我专门准备的裤带剪个两节。气得我,手忙脚乱的踹他回门的

那一天,嫂子特地将我拉到她房间,问我要那裤带。我告诉他,被这老家伙剪断了。你知道嫂子什么表情吗?”她停下来问大太太。

“那,还能有什么表情,最多,说你傻白甜呗!”大太太随便甩出一句话。

“对,还真的要你猜对了。我嫂子当场笑得,就差一口气上不来。哈哈哈,我说小姑子,男人要女人是干什么的吗?我让你掌握好火候

,也没让你系个死疙瘩啊!你说我嫂子活嘴吃面疙瘩,两边翻不。你不让我系死疙瘩,干嘛给我加双裤带呀!好人坏人都是她做,我恨

死她了。”二太太说得一字一板,让人听起来,一点不反胃。

大太太听了心里感觉好笑“你现在感觉,嫂子欺负你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可当初肚子疼的那一阵子,你只恨没用一根,铁链做裤

带,让老爷剪也剪不断。”

刘老爷,不想掺和两位太太的对话。可时不时她们俩的讲话内容,又总是带着自己。有些话,她们俩不知不觉说出口。老爷听了,不

笑也不行“噗呲”一下,刘老爷将刚喝到嘴的茶,一下子喷出来“我说,你们俩说点别的行不行?尽说些无聊的话,都过去几十年

了,还小狗记得千年史。”说完,一阵咳嗽!应该是刚才被水呛着了。

“嗨,这无聊的事,不都是你老爷干出来的吗?我等姐妹,咋就不能闲聊啊!”大太太郭冬梅瞪了老爷一眼说“你爱听不听,看不

惯,就离我们姐妹俩远点。女人谈闲拉呱,一个老爷们插什么嘴!”

“是啊!我们姐妹俩在闲聊,碍着你什么事了?不爱听,你走开呀,真是的。”二太太邱科云也毫不客气,尽管刘老爷听了不开心。

谁让他多嘴呢!

刘老爷听了,正想说点什么“你们”一抬头,他看见堂屋客厅外,四太太一只手拉着清秀,匆匆而来。她一看见大太太、二

太太,还有老爷都在,就急忙上前说“哎呀,可了不得啦。你们知道不,赵春花生了小怪物。清秀刚才告诉我,都下地跑了,还会说

话。我不相信啊,可小清秀赌咒发誓说她亲眼所见。我滴个妈呀,这不成妖怪了吗?”四太太说话那种表情,吹胡子瞪眼睛。好像不挑

出点事,她心里不舒服似的。给人的感觉,她有一种落井下石的意思在里面。

大太太一听,脸色突变“怎么会呢?我们俩听马娘娘说,刘家又增加一双拳头,就给老爷报喜来了,没看到小家伙下地跑啊?”

“是啊!你们俩前脚走,我后脚跟了!可清秀说,事情发生在我们走后,这我们就不知道了。”说完,见众人看着刘老爷,四太太又

抽了一句“唉,我说呢,这大白天的,咋就突然打雷下雨来了。原来,是有预兆啊!”

刘老爷一听,知道小秋月是绝对不敢撒这样的弥天大谎。倒是四太太望不得人比她好。他明明知道四太太是唯恐天下不乱,便转身对

许怀梅说“四太太啊,我说你这人啦,哪壶不灵你提哪壶。想当年,怀孕三年六个月的,李天王三太子哪吒,出世即被当妖抛弃。结

果,成了通天太师、三坛海会大神。哈哈,莫非上天于我刘家有不解之缘,巧借风雨雷电诸神,送我刘家传人,岂不是皆大欢喜。哈哈

哈哈”一阵开怀大笑之后,起身意欲前往观之。

却只见三太太拉着马娘娘的手,健步走来。只见马娘娘没到老爷跟前,就双手抱拳“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少夫人生了个大胖小子

。老爷不用担心,母子俩相安无事。一切,顺顺当当!”

三太太孙秀芳弯腰道喜“老爷,恭喜恭喜了,我们家又替个大孙子。可了不得啦,你这大孙子啊,是南天门磐鑫护法神下凡投胎。

连观世音菩萨都显灵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忙把马娘娘的药箱,从她肩上取下,端端正正摆在自己家条台柜子上。刘老爷见状,急忙

起身“啊哟,马娘娘啊!你这一回功不可没!来来来,我早就将赏钱准备好了。多亏你这一路上颠簸,马不停蹄。我代表我们刘家庄

全体家人们,感谢感谢啦!”言罢,老爷阬头作捐,行大礼。双手供奉五十两纹银,恭请笑纳。

马娘娘急忙上前,她一把托住刘老爷弯下身躯,用力将他提起“啊哟,使不得,使不得。你是长辈,岂能对晚辈行此大礼,岂不劫

煞我马娘娘。罪过,罪过!赏钱吗,我照收不误。俗话说:恭敬不如从命,怎么说,我们两家,也沾亲达故。我来效劳,是理所应当。决

不能受您如此行拜。您快请坐,快请坐啊!”

四太太许怀梅,见缝插针。她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急忙上前问马娘娘“马娘娘,听清秀回报,刚才一阵,大雨倾盆。正是菩萨于

狐仙显灵,屋梁上打斗,吓得众人眼不敢睁。小清秀说得是真是假,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呀!您是接生婆,小家伙是人是妖,得给我们家

一个说法不是。要不然,堂堂刘家大院,岂能被人传说一会神、一会仙,一会妖精满院飞。搞得鸡飞狗跳,成何体统啊!”

得了!三太太见四太太什么都知道。她早就应该考虑,这刘家大院,锅大盆小。凡是有她们主仆二人在场的,就没有别人不知道的事

。本来想瞒着老爷,怕老爷听了不开心。毕竟生儿育女,是件大事情。大清早,老爷兴高采烈等待报喜。结果,听说孙儿一落地就下地

跑。见到观世音菩萨,还叩头跪拜。另外,还叫她三太太“奶奶长,奶奶短”,惹火老爷,岂不是胭脂涂到屁股上,用错地方了么。

果不其然。听了四太太一席话,众人骇然!刘老爷“噗通”一声,坐在藤椅上,两只眼睛,静静地望着马娘娘。满脸露出一副失望表

情。他原以为,四太太是言不由衷。这一会得到证实,心里自然有了担忧。

孙秀芳,被气得两眼火星直冒“是啊!老爷,四太太说的句句是真。你孙子是凡人,可他确实拥有南天门磐鑫护法神灵身。大

神投胎转世于刘家庄,为的是服从菩萨之命,为刘家列祖列宗恩谢。这是上苍的恩赐,我等理应搭坛拜谢。苍天有眼,娘娘恩赐。作为

刘家后人,应该叩谢王母在上!老爷,您啦应该高兴才对。因为,这是您的福气,福气的啦!马娘娘,你说是不是啊!”孙秀芳毫不隐

晦,话说完,就转身问马娘娘。

“老爷,三太太说的正是。我走南闯北,接生孩子男男女女,不计其数。有谁家孩子落地,能说会道?贵孙有神仙投胎转世,还有菩

萨显灵嘱托。加之,有白狐仙子护法,神仙投胎说教,千载难逢!常言说得好家有一宝为长老,族有神灵来护佑。刘家庄红日高照,

祖坟寅上长出蒿。大吉大利,是大吉大利的征兆啊!您啦,耄耋之年,吃的盐,比我们吃的米还要多。万物生灵,旦夕福祸,此乃定数

。想当年,天王李靖之子哪吒。其母怀孕三年零陆个月,生出来被诬陷为妖。铁塔李天王令其送走,任其自生自灭。其母心善,偷偷藏

起。

有谁知,小哪吒出世三日,偶遇龙王三太子,一番争斗,遂抽蛟龙之精为绦子。李天王得知,次子胆大妄为,恐日后无法管教,祸事

连篇。意欲提剑将其杀死,唯恐身上之肉,自相残杀,怎奈下不了手。哪吒得知愤然,恩断义绝,毅然决然,割肉还母,剔骨还父。只

剩灵魂,飘飘摇摇来到西方极乐世界附佛。冤魂所致,众菩萨到处闻听救命的悲壮之音。莫名惊骇之余,众佛发现,那救命之声,是从

那幢幡宝盖里发出。佛祖慧眼识宇,打开幢幡。却只见小哪吒赤骨体裸,煞是可伶。我佛慈悲,遂以碧藕为骨、荷叶作衣。一曲起死回

生真言奉上,那小哪吒总算捡得一条性命。

尔后,哪吒力克九十六洞妖魔,神力无比。助天兵天将降魔捉妖,帮黎民百姓脱离苦海,成为天神。刘老爷今日孙儿降临人世,有菩

萨显灵,有众仙护法,风雨雷电护送,岂乃八辈子修不来的特大幸事也。刘老爷,这三招饭,你得轰轰烈烈。尚若不大操大办,你对不

起我佛菩萨观世音。十乡八里,闻讯迭至。亲朋好友,不请自来。左邻右舍,沾光见喜。达官贵人,见上小主人一面,才高八斗,学富

五车。平民百姓见上小主人一面,一年当中,风调雨顺,衣食无忧。买卖之人,见了小主人,生意兴隆,财源滚滚。您那,就等着享清

福吧!”

马娘娘一席话,说的众人欣喜若狂。小丫鬟们,听得拍手称好。刘老爷听得马娘娘一番叙说,本来一筹莫展。现在居然,情不自禁地

站起身问道“真的!有那么好的事?”

“老爷,这等大事,有谁敢和人家开玩笑的呀!我说的句句是真,君子无戏言。您那,赶快准备着。烧红福,起名字。打金锁,佩玉

镯,护身符一样都不能少。三招饭之前,你必须去为你们家孙子,开光佩戴;大神降临刘家庄,你主家刘老爷不出金银、不欢迎,还有

来谁担当啊!刘老爷,您那,赶快作手去办吧!”马娘娘欢天喜地的样子,引得众人沾沾自喜。整个刘家庄,沉浸在喜庆的气氛中。

刘老爷急忙唤来大管家“老董啊,按照马娘娘说的去作手安排吧!远方亲戚,火速安排人,快马去报。近处亲朋好友,托人顺便带

个口信。左邻右舍,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达官贵人,给我发请帖一封。那远在千里之外的亲朋好友,给我发一份喜报,以示通晓。切

记来者不拒,来者是客。另外,给我安排厨房,三天早餐,全部施舍。只吃不带,男女老少,老弱病残皆宜。记住,不得有误,不得

有误啊!”

管家董旻飞急忙施礼“回老爷,奴才董旻飞立刻作手去安排。只是,两天时间,三十匹马,需要日夜兼程。否则,来不及啊!”董

旻飞面露为难之色。三招饭,三招饭。限定在三天之内,别人不说,光说几位太太家属,都在城市里。马不停蹄,也得有个一天来回。

去一天,来一天,路上就是两天。难怪董旻飞哭丧着脸,束手无策。

“老董啊!我看这样,抄近路。水路近,就安排撑船去报喜。陆路近,就安排骑马去报喜。实在去不了的,就书信一封,道个喜,免

得人家说瞧不起。”刘老爷一挥手,轻描淡写。

“唉,得了!老爷,你就在这里歇着吧!老董一定照办!”说完,他急忙捞起自己的蓝布大褂,提膝一路小跑离去。四太太看着眼前

这一切,她哑口无言。所有人都兴致勃勃,她总不能一直泼冷水吧?再说了,马娘娘的话,可不能不听。这个女人,不但会给女人接生

。她更拿手的就是知你前世今生,得罪她招来妖魔鬼怪,闹你夫妻不和,家道跌宕,没你好日子过。看来,赵春花生了个小神童,已经

成定局。因为,马娘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妖魔鬼怪见她让路,神仙见她打招呼,我得见好就收。

于是,四太太一反常态“啊哟,我说唛,刘家庄人大恩有大德。人在做,天在看。怎么可能送个小妖精来我们家呢?赵春花的孩子

,是神童,肯定是小神童的啦。”众人见她变脸比翻书还快,一个个“哈哈哈”哄堂大笑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菩萨救驾 本站APP 下一章 往事如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