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家庄
上一章 神童出世 本站APP 下一章 菩萨救驾

第五章 磐鑫下贬

作者:华夫子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31

“啊哟,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快,快,快派人告诉我们家老爷去!”尽管刘世全为三太太孙秀芳亲生,大太太还是听了马娘娘的报

喜后,兴奋不已。她一把抓住表妹邱科云的手,对着她就笑得合不拢嘴。

二太太拖着大表姐,就往房间外边跑“走,我们俩一起向老爷报喜去。”说着,两个人那股高兴劲,连孙秀芳看了都嫉妒。

四太太就更不用说了,不但是嫉妒,嘴里还当着孙秀芳的面念叨着“看把你们俩高兴得,又不是你们俩亲生的,嘚瑟个啥呀!谁家

还没有一个两个孙子,有什么值得你们俩显摆的呀?”说话间,她手中手绢一甩,朝着大太太和二太太的背影,瞥了一眼。扭着屁股,

走着猫步,一摇一晃的朝房门外走去。

孙秀芳听了四太太一席话,知道她在指桑骂槐。但由于马娘娘在场,加之媳妇赵春花刚生完孩子。她不想在这种场合下和四太太磨嘴

皮子,索性假装没听见;“啊哟,终于生出来了,多亏马娘娘技高一筹啊,我替我儿子、媳妇多谢多谢多谢您了!”说着,举起双手,

连续几下给马娘娘作捐道谢。

马娘娘这一会可忙着呢,她熟练、麻利的用纸擦着婴儿身上的污渍。也没时间抬头看一眼三太太在给自己作捐,只是目不转睛的紧盯

着托在她手里的小宝宝,看也不看的对屋里人命令道“快,快给我拿水捅,给我兑水。我要给小家伙洗洗洗澡,让他舒服舒服。记住

,用温水,不能太热知道吗!”马娘娘也顾不得是太太去打水,还是丫鬟们去打水。总之,她这一会得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

没时间管别人的闲事。

三太太,继续安抚劳苦功高的媳妇赵春花。不停地用热毛巾,一会换一个,一会换一个,给赵春花擦脸、擦身子骨。女人生小孩嘛,

怎么说床上都有脏东西。赵春花肯定是精疲力尽,动弹不得,还是要人帮忙她擦干净身子。哎呀,小丫鬟端来一盆盆清水。一会就被毛

巾洗得浑浑浊浊。

都是女人,其他几个太太不翼而飞,只有她孙秀芳脱不了身。儿子,是自己养的。孙子,是媳妇生的。怎么说,也不能亏待媳妇不是

。她这一会,正是需要人照顾的关键时刻。人家娘家人离得又远,做婆婆的不上心,难道还能指望其他几个太太么。你看,一听说生了

个孙子。一呼啦,一个个挣着去报喜。却没一个太太替赵春花想一想,她这一会身子骨是最虚弱、最需要人照顾的呀!

看着昏昏欲睡的媳妇,三太太心有余悸。她停下手,先帮助赵春花盖好被子。接下来,轻轻地擦拭她的屁股下面。以及身上的血迹、

污渍等等。小丫鬟桂花见状,突然一阵恶心。她急忙放下手中端的盆子,直往门外跑。

三太太见了,冷不丁来一句“这小丫头,看着别人恶心,碰到自己有这一天怎么办?是女人,谁能逃过生孩子这一关!”她一边念

叨着小桂花,一边安慰赵春花“春花啊,你现在歇一会。宝宝有我们呢,你不用操心,听妈的,没错!”说着,不停地给赵春花摸摸

头,以示安抚!

赵春花毫无缚鸡之力,她想抬抬头。可是,力不从心。听了婆婆的话,她朝婆婆点点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闭目养神一会!

尾随少夫人左右的丫鬟秋月,一听马娘娘吩咐兑水,手疾眼快。她一骨录从客厅拿来木桶,麻利的在里面先放上冷水。紧接着,秋月

拎起热水瓶,拿掉瓶塞。“哗啦啦”直往木桶里加热水,并不时的用手试一试。

“马娘娘,您用手试一试。看看我兑的水,是不是冷热刚适宜。”说着,她朝小丫鬟夏梅一伸手“夏梅,快拿毛巾来。”

“哦,毛巾我放在客厅大桌上呢!”夏梅应声而动,迅速将毛巾递给秋月“唠,毛巾拿来了。”言毕,等着秋月用手去接。

秋月抬头一看“噗呲”一声笑出来“嗨,夏梅,毛巾不是递给我。等一下马娘娘给小宝宝洗澡的时候,你递给她好了。”夏梅一听

,感觉自己有点难为情。是啊,我把毛巾递给秋月干什么?她又不会给小宝宝洗澡。

站在一旁的桂花,见她们俩忙着,自己又插不上手。便对着三太太问道“太太,要不,我去拿块肥皂。待一会,小宝宝洗澡时候备

用好不啦?”三太太也不知道给小宝宝洗澡,能不能用肥皂!她望望马娘娘。见马娘娘,只顾忙着给小宝宝脐带上药,并用纱布裹好。

防止洗澡给沾上水,引起炎症。她只好点点头“嗯啦,顺便叫清秀把我房间里的花露水也带过来。”也顾不上马娘娘要还不要,反正

,提前准备,免得到时候着慌!

清秀见三太太提到自己,急忙应答到“哦,太太,我这就去!”清秀和夏梅,应声离开。房间里,只有马娘娘和三太太。赵春花由

于体力不支,看似已经入睡。小宝宝,“哇哇”啼哭不止。一切准备就绪,马娘娘用手试一试水温。刚好!便双手托着婴儿,放入水桶

。小家伙放进水里,倒一点不哭不闹。只是手舞足蹈,一刻不停。

“三太太,你快来看看。小可爱一出生就是一副富态像,长大了肯定是个不简单的人物。”马娘娘小心翼翼的,轻轻抚摸着小宝宝皮

肤。一只手,不停地用毛巾蘸水冲洗。

三太太放下手里活,笑呵呵的蹲下身,看着小宝宝,心里一股开心劲,不知从何说起“啊哟,你看看他这一副小身板,和他爸爸出

事时候一模一样。”说完,她伸出手,又不敢触碰。只好,用手操水,往小宝宝身上慢慢的浇。配合马娘娘,从头到脚,给小宝宝洗个

遍。

说也奇怪,刚才孩子一落地期间,外边泼风泼雨。顷刻间,这一会,外边万里无云,天空变得亮堂堂地。马娘娘给小宝宝洗完澡,将

小家伙用大毛巾裹好。她抱在自己怀里掂量掂量,笑嘻嘻的对三太太说“太太,还是由你将小宝宝交给她妈妈吧!让他们娘俩亲一亲

,再好好休息一会,不要有人来打搅他们就好。”说完,她将小宝宝双手递给三太太。

“哦哦哦,我的小乖乖。奶奶抱你跟妈妈睡觉喔,嗯嗯嗯”三太太,从马娘娘手里接过小家伙。她轻轻地给赵春花拉开棉被,

赵春花一下子被小家伙哭声惊醒。其实,她也就是处于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孩子的啼哭,他根本就没法入睡,只是精疲力竭而已。见

婆婆将小宝宝抱给自己,她急忙揭开棉被,伸出右手,将小家伙搂在怀中,不时用嘴亲一亲。

三太太看着母子俩,好温馨的场面。仿佛看到自己,当初生下刘世全的情景

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天,刘家庄船队,装满锅碗瓢盆的十几条大木船,沿长江顺流而下。男人们掌舵撑帆,女人们淘米洗菜做饭。谁也

没想到在这一会,她孙秀芳肚子一阵紧似一阵的疼痛。正值船队那掌舵的、拿篙的男人们目不转睛仅仅盯着前方水域,刻不容缓之时。

也是稍不留神,大木船撞上浅滩,或者碰上两岸崇山峻岭,眨眼间船毁人亡。惨剧发生,就在一瞬间紧要关头。你说她孙秀芳这一会叫

肚子疼,阿勉为其难!因为谁都知道,江面水大流急,船只犹如脱缰野马,横冲直撞,你根本就刹不住车。

船,是没办法停下来。不用说船是停不下来,即使停得下来,也靠不了岸。因为,这一段的江面,两岸蜿蜒曲折,怪石竣凌。隘口陡

硝,接连不断。因此,没有人在这里修建码头。你说,她孙秀芳偏偏赶在这么个倒霉地方,即将临盆,阿急刹所有人。

“大哥,嫂子肚子疼得厉害,应该是快要生孩子,你看怎么办”老二他媳妇许正秀,急忙跑到船尾,向正在聚精会神掌舵的刘志超报

告说。

刘志超用手,抹一下溅到脸上的水珠。再定睛看一看前面的江面,波涛滚滚。江面上,浑水挟掺着一个又一个旋涡,连绵不断。浪大

流急,什么样的船,这一刻都无法停留。于是,她摇摇头,无可奈何对着许正秀说“没办法了!只有你们几个妯娌,去想办法帮助她

接生。谁让她挑这个节骨眼下,只能算她运气不好了啊!”刘志超心里发急,嘴里突然就冒出这么一句顺口话。其实,他仅仅是说出事

实而已。

弟媳妇许正秀一听,可了不得啦“我说大哥你这男人是怎么当的呀?女人生孩子,哪里是女人想什么时候生,就什么时候生的吗?

作为一家之主,居然说出这样不讲情理的话,你就不怕人家笑话你?真是的,是不是你们老刘家的人,都是这副德性呀!”

老二刘志龙一听,急忙给哥哥打花脸“许正秀,你怎么跟我哥说话呢?”他装出一副气势凌人的样子,看着许正秀。

“滚,没你说话的份!”一气之下,许正秀对着刘志龙吼了一句,便急匆匆来到船舱。

外边,大船一路颠簸,船舱内孙秀芳“哎呦哎呦”喊个不停。兄弟几个媳妇,围着一团。有的拿剪刀在火头上烤,以示消毒;有点拿

盆子端水,准备给出生的小宝宝洗澡;有点拿好大毛巾,准备裹着刚出生的孩子

总之,几个妯娌们,各就各位,静候孙秀芳羊水破裂,待小宝宝露头

终于,随着一声啼哭,刘世全降生了。弟媳妇将裹好的刘世全,抱给孙秀芳

“太太,肥皂拿来了。”桂花气喘吁吁跑过来“啊哟,不知道是谁,把个肥皂放到厨房里了,好不容易才找到。”她的话,打断三

太太的回忆。

只见三太太“咯噔”一下,她定定神“喔呀,你们也太会磨蹭了。马娘娘都给宝宝洗好澡,肥皂这一会才拿过来,已经用不着了。

”孙秀芳瞟了桂花一眼,一副又好气又好笑的样子。

清秀,正好一脚跨进房门。一听太太说的话,她一只手,拿着一瓶花露水举过头顶。正欲告诉太太说花露水我找到啦!却又放下来

,不敢吱声。因为她知道,再跟在桂花后面凑热闹,岂不是麻雀拱烟窗,讨稍么!小清秀可机灵着呢。她才不会像桂花那么傻,不知道

见机行事!

“啊哟,你看你们几个,都站着发什么愣啊?还不快,帮助把房间里不需要的东西收拾掉。”孙秀芳望着几个丫鬟,一个个愣生生站

着,像个算盘珠似的,不拨不动。

“哦,太太,你别动,让我们几个来。”小清秀就是嘴甜,她急忙接过三太太手里的木桶,就往外边走。夏梅,桂花也跟着扫地的扫

地。收拾床上收拾床上。擦桌子的擦桌子,一阵忙碌,热火朝天!

马娘娘这一会也有点累了,她收拾好刚才用的器具。消毒,擦拭,用包裹裹好,再放到工具箱里,整整齐齐。接下来她一个人不声不

响的来到客厅,将药箱放在大桌上。顺手挪过来藤椅,依桌而坐。刚一坐下,马娘娘便哈气连天,一个接着一个。孙秀芳见状,急忙上

前询问“马娘娘,你累着了吧!要不,到我房里躺下歇一会。”

马娘娘摇摇头,继续打着哈气说“不了!应该是咋天晚上睡得迟,有点萎靡不振。稍微休息一会就好了,你们忙你们的去吧!”说

话间,马娘娘越发打着哈气,好像有点停不下来的趋势。

三太太见状,以为是马娘娘累着了。她吩咐秋月道“秋月,快给马娘娘泡杯人参燕窝汤提提神,她可能是累着了!”

秋月正在打扫少夫人房间,听到太太叫她,一头从房间里跑出来“哦,太太,我这就去。”秋月一脚跨出门槛,忽然感觉有什么不

对的地方“太太只是,我去泡人参燕窝汤,老爷他会答应吗?还有,其她太太们问我泡给谁喝,我该怎么回答。”秋月,朝着三太太

问道。

马娘娘听到秋月于三太太对话,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心里想,人参燕窝汤,对别人是奢侈品。对我马娘娘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

三太太,你不要客气了。我感觉有点要入仙坛了,应该不是累着。”马娘娘打断秋月的话,她不让秋月去忙活。三太太一听可急眼了,

你看这小丫头片子,讲话没一点眼头见识。明显的给我点链子“我说你个小丫头,咋就这么笨呢?谁问你,你就告诉她们,是三太太

叫我做的不就得了!叫你做件事,咋就这么难呢?”说完,孙秀芳赶快来到马娘娘身边,赶快给她捶捶背,捏捏肩。并对着秋月指指脑

袋,那意思,叫秋月以后讲话,要多动动脑子。

秋月一看,急忙煞腿就跑。她知道,三太太对马娘娘都到这个份上了,下人做的事,她都做了。一碗人参燕窝汤,又算的了什么。想

到这,她一溜烟小跑着离开了

夏梅、清秀、桂花,已经将房间收拾完整。他们仨相继从房间里走出来,并给少夫人轻手轻脚的带上房门。来到客厅,见三太太给马

娘娘按摩。就挣着说“太太,你去歇一歇。给马娘娘按摩的事,就交给我们吧!”小清秀的一张嘴,没得说的就是个甜!

夏梅想啊,三太太平时都是我照料。怎么可以让你们讨好卖情呢?她一个健步上前,顺势将清秀挤开“太太,还是我来吧,清秀哪

里要照顾四太太。要不然,四太太看见,又要拿我们几个出气。”夏梅噘着小嘴说。

三太太一听说四太太三个字,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敢!刘家庄论资排辈,她还在最后一个。嫌三拐四,暂时轮不到她许怀梅作威作

福。”气头上的三太太感觉不过瘾,还想继续在发泄一下。不料,三太太一句气话刚没说完,只见马娘娘“啊哟”一口气长叹

,便见她整个人飘飘然。她从藤椅上慢慢的站起身,嘴里“哦,哈哈哈哈”一阵子,突然间在客厅旋转起来。

吓得众人目瞪口呆,她们一个个瞪着圆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马娘娘“马娘娘,你这是怎么啦?”孙秀芳上前扶住马娘

娘,不无担心的问道。几个小丫鬟,却被马娘娘这一出,吓得不敢近身。

马娘娘见问,突然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板着脸朝着孙秀芳说“我乃是南天门守护神磐鑫,因刘员外行善积德有功,感动上苍。我

佛慈悲,特令其本人,前来刘家庄转世投胎。尔等为何,不予我速速行礼。”马娘娘突然说出一口男人粗犷、豪放、浑厚的嗓音。几个

小丫鬟东张西望,不知道这声音从何而来。夏梅看房顶上,好像要在房顶上找出说话的人;清秀侧低头在大桌肚下面,阬头寻找;而秋

月刚好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人参燕窝汤,正在徐徐而来。

三太太孙秀芳终于明白过来她们家今天出生的大孙子,确原来是神仙转世投胎。于是,她“噗通”一声下跪道“啊哟,感谢叩谢

菩萨!我等何德何仁,烦请菩萨恩赐,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她对着马娘娘,跪地、双手合十,举过头顶,连连叩拜,久跪不起!

秋月见状,赶快放下手里端着的人参燕窝汤。手里拿着方盘,来不及放下,就跟着太太下跪。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但做丫鬟的哪里有看

到主人下跪,而丫鬟站着的。岂不是有失体统,让人家看了,说小丫鬟不懂礼数。

秋月这一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夏梅、清秀、桂花,一个个噗通、噗通、噗通跟着太太跪下。大家学着三太太样子,对着马娘娘连连

叩拜。而马娘娘这一会的面部表情,仿佛露出满意样子“呵呵呵,免礼吧!诸位请起。我磐鑫之所以被贬下凡投胎做人,那是因为我

触犯天规天条。愿打受罚,甘心情愿。沦为刘家庄儿孙,乃是我磐鑫有幸。转世投胎做人,算是菩萨对我有恩。”马娘娘粗声粗气说完

,转身对着苍天“大慈大悲观世音在上,阶下磐鑫有礼了!”马娘娘话音刚落,大门口一阵青烟缭绕。它们绕过跪着的众人头顶,“

呜呜呜”直奔马娘娘身后。

突然间,跪着的人,一下子看到青烟来到马娘娘身边。一刹那,变成一群美丽、漂亮的大小姐。她们一个个花枝招展,美妙绝伦。众

人立刻“啊”包括三太太、夏梅、秋月、清秀、桂花,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惊呆。

姑娘们,清一色黑发齐腰,头顶金簪横叉,闪闪发光;柳眉大眼下面,高高鼻梁骨凸起;樱桃小嘴,镶悍在白皙圆润的脸蛋上。她们

身穿白布衫衬衣、衬裤,外边套一件青布绿边大褂;脚上,每人一双蓝布鞋。走起路来,无声无息,飘然而至。看姑娘们,身材苗条瘦

弱。却每人手中,各执一把青龙宝剑,显得威风凛凛。

孙秀芳,也算是个走南闯北之人。算命打卦,繇辞占卜;拜神祭祖,蹬坛祭仙,她没少见过。但像今天他们家这样的场合,三太太从

来也没见识过。但静观众人,好像也有什么激励反应,可能是因为大白天的缘故,没有人感觉有什么可怕的之处吧。

马娘娘左右看看一群人,笑眯眯的对来人说“啊哟,今天刘家庄何故惊扰诸位大驾?”显然,姑娘们的气场好像震撼了马娘娘口中

的天神磐鑫。

姑娘们,没有立刻回答马娘娘的话,急忙过来扶起地上跪着的三太太和众人。其中,一位姑娘望着马娘娘说“磐鑫,你可知罪?”

马娘娘瓮声瓮气的回答说“噢,请问仙子,阶下何罪之有呀?”

姑娘举剑至马娘娘脖颈“休得无礼!你既然受佛祖所赐,转世投胎。菩萨已经将你贬为凡胎肉身,却为何继续以磐鑫南天门护法神

自居。还要求你奶奶下跪叩拜,你这孙儿做得,是不是要五雷轰顶啦?难道,你就不怕上苍知道你以下犯上,作乱于刘家庄,再问罪于

你。到那时,我看你可能连凡胎肉身都难以维持。将来,还怎么能在刘家庄过下去。”姑娘毫不客气,举剑质问马娘娘。

只见马娘娘皮笑肉不笑的对着姑娘说“啊哟,我这不是头一次做人嘛。你得让我慢慢的学着做呀!你说,我以前都是神。佛祖这老

家伙,一下子把我贬为人。落差太大了,扭转不过来。我又不是故意,算不上以下犯上。”马娘娘做出一副不予理睬姑娘的样子。

姑娘也不生气。反倒听了马娘娘的一席话,她收起剑。然后,拍拍马娘娘肩膀说“好了,就算你不是故意,以往,我们就不追究了

。但现在,你也应该当着我们面,认下你这位奶奶了吧!”

马娘娘闻听此言,突然变得愤怒“我是神仙,怎么可以朝拜凡夫俗子,不可能!”说完,两只眼睛露出一副凶光,直逼姑娘们。

“嗖”姑娘们一下子抽出龙泉宝剑,即刻将马娘娘重新围起。

“狐仙,我念你父土地爷和我有八辈之交,不予尔等小辈动手动脚。尚若再苦苦相逼,休怪我磐鑫手下无情。”马娘娘言罢,一呼啦

串上房顶屋梁之上。

哎呦喂,把个三太太吓得“啊哟,马娘娘,你快下来吧!摔下来,我们可担待不起啊!”姑娘见状,义愤填膺。

“大胆磐鑫,你若再固执己见,休怪我等替天行道。”说完,姑娘们一呼啦,飞身剑指马娘娘。屋梁上即刻乒乒乓乓,看得三太太和

小丫鬟们眼花缭乱。分不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也不知道该帮谁,不该帮谁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神童出世 本站APP 下一章 菩萨救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