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家庄
上一章 遭遇埋伏 本站APP 下一章 磐鑫下贬

第四章 神童出世

作者:华夫子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30

晌午时分,刘家大院人来人往。高高的小洋楼上,车把式大国子,坐立不安。时不时一会对楼下摆摆手“没来呢?啊哟,我都等得

不耐烦了。”说完,他坐下来,掏出大烟袋,按上旱烟丝。掏出洋火,哗呲一下,点起烟斗,吧嗒吧嗒的连抽几口。

厨房里的许国良,听了大国子告诉他说四小姐还没来,急得他放下手中准备挑水的一对大水桶,朝正屋大厅一阵小跑。刘老爷和太太

坐在堂屋大厅,也是焦急万分“我说吧,让招娣连夜去。都是你,多嘴多舌,改变我的主意。你看吧,到现在人都没回来。你看把个

媳妇叫得,哭声嚎啕的让人听了六神不安。”刘老爷正在唱抱怨戏。

三太太孙秀芳,被他数落得狗血喷头。可她大气不敢出一声,只能默默承受。谁让自己好心办坏事呢,生人这件事啊,非同小可。一

句得生、一句得死,以后还是闭嘴为好。她真想抽自己几个大耳光,尽干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没想到老爷正在发火的气头上,厨子许国良急匆匆来向老爷报告。众人一看,急忙起身朝大门口迎过去。喜出望外的急忙问许国良

“怎么样?是四小姐她们回来啦!”三太太孙秀芳,冲在前面。她没等四太太许怀梅开口,就急不可待的插嘴问道。

许国良摇摇头“嘿,我正是来向老爷报告的,大国子在小洋楼上,还没看到四小姐她们回来呢。老爷,你说这该咋办啦?少夫人疼

得就差在床上打滚了。”

三太太一听,脸色唰的一下子发青。你说这个杀千刀的厨子,真是哪壶不灵,他就提哪壶啊!老爷刚刚发火,气还没消。他这一会又

来火上浇油。气得三太太连推带搡的对许国良说“哎呦,老爷正在发脾气呢,你来凑什么热闹,快去有你的事去吧!”

四太太许怀梅在后面叫着说“哎哎哎,你让他把话说完呗,人家来都来了。这不是,耽搁人家厨子好心意嘛!”说完,她就要上来

拉住厨子。

许国良哪里不知道,平时,三太太和四太太,总是勾心斗角。谁如果遇上个烦心事,一准在背后幸灾乐祸。看来,三太太说的没错。

看老爷在堂屋客厅,双手背后。跶来跶去,一副极不耐烦样子,最好不去招惹他。那么,四太太要自己和老爷搭腔,肯定没安好心。于

是,急中生智“哦呀,我锅里还烧着菜呢。不要烧糊,中午一个吃不成。”说完,撒腿就跑。四太太刚好伸出手,一把没拉住。

“唉,我说你个厨子,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啦!”说完,她扭着屁股,就回客厅。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你可别

看四太太不吭气样子,内心里肺都气炸了。因为,他想趁老爷发火。刚好让许国良来凑凑热闹,这样,老爷一定会对三太太狂轰滥炸,

一发不可收拾。如此这般,她心里就舒坦多了。

当然,三太太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俩,是针尖对麦芒,一个不让一个。倒是大太太郭冬梅,和二太太邱科云,表姐妹俩东说东好,

西说西好。从不与人争高低,也从不计较个人得失。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唉,幸亏有这么两个好太太。假如,四个太太都像四太

太和三太太。那这个刘家大院,可就有好戏看啰!

刘老爷一屁股坐在藤椅上,四太太急忙凑过去,拿起桌子上的水烟袋递过去“老爷,要不,重新派人去三秋庄看看。听说,哪里也

有个接生婆,手数一数二呢。”四太太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老爷身后。噼噼啪啪,给老爷敲起后背。

大太太郭冬梅,靠墙坐在沙发上。手里纳着鞋底。一针纳过去,露出针尖,便拿出针拔子,连针带线,抽过来。对老爷和三太太、四

太太说的话,充耳不闻。好像,她没听见似的,尽管干自己的活。论品貌,大太太褒鼻褒眼,眉清目秀。只是年过半百,身体发福,比

起其她三个太太,大太太显得微胖一点。不过,人家上身花布棉妖;下身蓝布棉裤;脚穿一双,黑条龙布做的棉鞋。头上窝着小鬏,一

根金簪插在当中固定。加之大太太身材高大,皮肤又略显白净。心灵手巧,为人和善。一看,就知道是个精明强干之人。这样的人,当

之无愧的属于贤妻良母。

二太太坐在大太太对面,她们俩相差十岁。要说这个二太太来到刘家庄,那还得感谢一个人。她就是二太太的大表姐郭冬梅。是这

么回事郭冬梅嫁给刘老爷,整整三年没怀孕,可把刘员外急坏了。他拜托媒婆,给刘老爷续个二房。这件事,郭冬梅知道了。他主动

找刘老爷商量,说她表妹为人诚实,又读过私塾。琴棋书画,她无一不知,无一不晓。啊哟,可把刘老爷乐坏了。表姐妹俩嫁给他一个

人,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表姐妹俩在一起过日子,家庭和睦,关系融洽。

事实,真的是这样。二太太邱科云嫁到刘家庄不到一年,就怀孕。碰巧的事,大太太郭冬梅,在二太太先怀上了。啊哟,可把刘老爷

他爹刘员外乐坏了。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表姐妹俩,一人帮助刘老爷,生出一个大胖小子。哎呀呀,刘家庄从此蓬荜生辉。就在两个

孙子刚满十岁的哪一年,刘员外八十九岁高龄去世。临走时,刘员外面带笑容,没有一点遗憾的离开人世。

再说人家二太太,真的名不虚传。你看,大太太纳鞋底。而她在拿着枕头套绣花,一针一线,如行云流水。心灵手巧的她,时不时还

喜欢吼上两嗓子。一曲脍炙人口的扬州小调,在二太太口中,唱出来是惟妙惟肖,听得人如痴如醉。和大太太一样,二太太邱科云,从

来不快嘴快舌。该说的话,再说。不该说大话,从来不说。争风吃醋,她们姐妹俩从来都没有过。

总是这个四太太和三太太,没事找事。芝麻大的事,经过他们俩这一折腾,即刻变成笆斗大。你看今天这件事,四太太明知道刘老爷

在对着三太太大发雷霆。她不但不纳事,反其道而行之,幸灾乐祸的捧事。巴不得,刘老爷抽上三太太两巴掌,她才心满意足。见一计

不成,又讨好卖情。想给刘老爷献计献策,以示自己对老爷中心。

刘老爷眯虚着眼,目不转睛的盯着水烟袋。一听四太太许怀梅的一席话,顿感有些道理。便眼前一亮,对着三太太孙秀芳一指手“

秀芳啊,你给我去告诉管家。就说是我,叫他去三秋庄,把接生婆带过来。”

三太太虽然极不情愿,老爷明明知道家里有那么多丫鬟,却偏偏让自己去跑腿。可是,自己夜里多一句嘴,给老爷抓住把柄。唉,还

是听他的吧。自己嘴贱,就应该落得这样的下场啊!孙秀芳气呼呼的一骨录站起身。双手拍打着自己围裙,瞟了四太太一眼。径直,朝

账房先生的房间走过去。

没走几步,只见大国子急忙跑过来“老爷,老爷,四小姐回来了。”他顾不得和三太太打招呼,朝堂屋客厅跑过去。可把个三太太

高兴坏了,她立刻驻足。转身跟着大国子,来到堂屋。

“老爷,四小姐她们回来啦!”大国子笑呵呵望着刘老爷。

刘老爷一听,急忙放下手里水烟袋,一下子站起来“真的回来了?”

大国子点点头“老爷,是真的!”

“那你在小洋楼上,看到马娘娘来了没有?”刘老爷不放心的继续问道。

“嗯啦!马娘娘骑的是黄骠马。和咱们家的黑风马,不一样,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大国子肯定的回老爷的话。

刘老爷指着大国子说“走,前面带路。我们一起去大门口,迎迎马娘娘啊好?”

“走,老爷,我扶您去!”老爷一动脚,后面还有谁敢坐着不动。包括大太太、二太太,一个个起身整装,分别用手将额头头发,往

后抹一抹,紧随老爷其后。

大门口外边,刘招娣一行人,簇拥着马娘娘,风尘仆仆下马。马娘娘见是刘老爷带人,站在大门口迎接,急忙上前行礼“啊哟,什

么人,敢劳驾刘老爷出门迎接,罪过罪过啊!”她抱拳鞠躬,阬头到地。急忙还礼。

“呵呵呵,马娘娘驾到,我老夫岂敢做家三品。你啦!客气,客气啊!”

三姨太孙秀芳,从房间内迎出“哎呦喂,可把马娘娘给盼来了,急坏我们家老爷子了。”说完,她挥挥手绢“大家让让,快让一

让。接生婆来了,我这一颗悬着的心啦,总算放得下了!”说话间,三太太始终忘不了老爷对她发的火。内心里,还是还耿耿于怀。

马娘娘于刘老爷打过招呼,来不及和其他人等照面,就急忙箉起小药箱“老爷,我就不陪你唠嗑了。得看看你儿媳妇,究竟怎么样

。”

“哦,劳驾劳驾,你啦,就忙你的去吧!”老爷没有跟着马娘娘,因为,那是女人进去的地方。

房间里众丫鬟呼啦一下闪开,一个个对马娘娘弯腰缺腿施礼“见过马娘娘,您辛苦了!”

马娘娘朝她们点点头,表示感谢!便一声不吭的,直奔铺上躺着的赵春花。并靠近她那,鼓得高高的大肚子。床上,痛得直叫唤

的赵春花,坐立不安“妈呀,痛死我了,啊哟。”她尽管闭着眼叫唤。

马娘娘看一看赵春花的脸色,一副既紧张,又忙碌的面部表情,一下子显露出来。她,从刘招娣手里接过药箱,边从里面取出器材

,边安慰赵春花道“少夫人不要怕,生孩子哪有肚子不痛的。先坚持一下,你要节省体力,用在孩子露头时,一鼓作气。”

只见她手拿一只,一头大、一头小的木质圆筒,放在赵春花肚脐眼周围,分别在上下左右移动位置,套在自己耳朵眼上侧耳聆听。

躺在床上的赵春花,偷偷睁开眼。这一会,她才看到马娘娘手里拿的,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在自己肚皮上,移过来,移过去,捣

鼓大半天。好奇心迫使她拗起身,想一看究竟。房间内丫鬟以及太太们,一个个也摒弃呼吸,生怕影响马娘娘判断。

四位太太,齐聚赵春花房间,外加小丫鬟四个,房间内,挤满挟满刘家大院的女人们。

三太太心里忐忑不安啦!因为,那赵春花男人,正是他自己生的儿子,叫刘世全。这女人生孩子,就像过大关啦!你说她容易,有

人孩子生裤裆,啥事也没有。你若说她不容易,那胎儿有横在肚子里的,也有一条腿先出来的

碰到那样情况,大人小孩都是九死一生。难怪她,一根神经绷得紧紧。嘴里哆嗦着轻声漫语地问马娘娘“马娘娘,怎么样,胎位啊

正?”

见马娘娘这一会,手忙脚乱。她不停地在媳妇赵春花的肚子上,听来听取。一会放下听筒,用手在大肚子左右摸一摸。神情严肃得令

整个房间快要窒息。

几位太太,蹦蹦直跳的一颗心,伴随着急促的呼呼喘气声,房间空气,仿佛凝固一般。太太们大气不敢出,又不敢问。因为,谁都

忌讳不吉利的话。

终于,马娘娘,放下那个听筒,对着孙秀芳笑了笑说“红日高照啊!太太尽管放心,孩子胎位正。少夫人体质好,精力充沛。顺

产,肯定没问题的啦。但也不能麻皮大意,由于,少夫人疼得时间比较长。哼哼唧唧,用力也不少。不妨,先给少夫人熬一碗红枣冰糖

瘦肉粥吃下,再准备一锅热水备用即可。大家赶快去准备吧,这里有我呢!”说完,马娘娘开始戴手套,并用酒精消毒。一件件、一桩

桩,她一丝不苟。

众人听了马娘娘一席话,立刻满面春风。啊哟,刚才一阵子,差点憋死人了。这一会,一听说胎位正。众人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在

肚子里。孙秀芳听了更是兴奋。所有人,转忧为喜。虽然,这一会孩子还没有出世。

她用手不停地抹抹自己胸口,安慰自己的同时。不时地看一看四小姐招娣。一直注视她嫂子痛苦表情,脸上也跟着痛苦的四小姐。不

停地抓住嫂子的一双手,以示给她加油。

三太太一看可不得了,她不想让四小姐,看到女人生孩子的痛苦表情,不会吓得她不肯嫁人吧?你看她现在,东谈谈不成,西看看不

上。高不成,低不就。再让她看到女人生孩子这么难,又这么痛。搞不好,吓得她一辈子都不敢嫁人。作为母亲的她,当然得为女儿考

虑周到。

想到这,她赶忙一声招呼“招娣呀,赶快吩咐厨房去烧水,越快越好。”说罢,她坐到床头,用毛巾擦着赵春花额头,那豆大汗珠

,从额头滚落下来。

马娘娘安抚道“少夫人,不要紧张。对女人说,生孩子是件光宗耀祖的事情。男人啦,他们想生孩子,上苍都不给他们机会。虽然

,刚开始,有点痛。待会儿,牙一咬、眼一闭、一使劲,孩子就出来了。”说完,她一回头,望了三太太一眼,见三太太朝她点点头。

可三太太抬头一看,四小姐还在房间里站着,一动不动。气得她对着招娣就喊“招娣啊!你怎么还站在这里呀?没听到我刚才叫你

干啥子去吗?”

“妈,你老糊涂了。一大早,雕明娥大嫂就烧好开水灌茶瓶了。人家两口子,这一会在忙烧午饭呢!”刘招娣有些厌烦的怼了母亲一

句,她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不想让她看嫂子生小孩。自己学一学,有什么不好的呀!

几个太太,也不明白孙秀芳是什么意思。都是女人,看一看生孩子是个什么过程。到时候,临到自己头上,也好得心应手。学一学,

机会难得啦。

可孙秀芳,倔脾气上来了。奶奶个熊的,狗咬吕洞宾,你不识好人心。我不过是怕你看了,不愿意嫁人罢了。居然敢跟我顶嘴,气

得她对着刘招娣吼道“水烧好了你就没事了?给我去厨房帮忙烧菜去。今儿个厨房加菜,他们两口子忙不过来,你在这又帮不上忙,

只会添乱。”

得了!刘招娣明白了母亲是真的不想让自己看嫂子生小孩。她知道母亲发起火来,对与不对,你必须服从。否则,只能火上浇油

。所以,她假装害怕的说一句“嗨!不就是去厨房帮帮忙吗,我走还不成,眼里总是看不得闲人。”带着气愤,转身朝门外走去。

“哎呦喂、哎呦喂,痛死我了哎。”

“少夫人,请你忍着点。省点力气,等孩子露头时候再用力。”马娘娘劝说赵春花,她顺手揭开棉被,伸头往里瞧

就在马娘娘,将头埋被窝一刹那。外边,从天而降一道闪电,压过太阳的强光,直射房间。紧接着,天空中传来“轰隆隆”地一连

串闷雷声。树头,随风沙沙而动。天空,很快被乌云笼罩。

漆黑一片中,刘家大院上空,风起云涌,雷声隆隆。电闪雷鸣处,哗啦啦暴雨倾盆。大街上,人们奔走相告。驴喊马叫中,乱着一

团的赶集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自然现象、惊吓得到处躲藏。有人质问“啊哟,哪有二月初二,就打雷下雨的呀!”

“怎么回事?大白天,怎么说黑就黑了?”孙秀芳瞪着众人询问。众人哑口无言,纷纷摇头,便迅速找灯灯。

刘招娣打着雨伞,急匆匆跑来“妈,外边打雷起风下雨。我怕嫂子房间里黑,给你们送戋马灯过来。”随即,将马灯捻亮,放于

窗台之上。

四太太许怀梅,伸头往外边瞧“嗨,真是扞好日子没好天。大白天的,打什么雷、起什么风、下什么雨啊?。”

孙秀芳接着她的话说“二月雷遍地蛇,鼠年逢灾难逃离。看来,今年不是什么好兆头。”

“哎哟哟、哎哟哟”赵春花突然一声声尖叫,打断两位太太的一唱一和。头埋被窝里的马娘娘对外边发生什么,全然不知。因

为,她全神贯注在观察少夫人的动静“少夫人,羊水破裂,孩子露头了。快用力,用力。好,深呼吸,深呼吸”

“啊哟,啊哟,唉”她双手抓住两个太太的手,用尽全身力气,喊出最后一个字“唉”

只见马娘娘,双手托着婴儿,拎起双脚“拍拍”两巴掌打在屁股上,随即一声“哇哇”啼哭,一个新生命就这样诞生了。她

将婴儿放在纸上,熟练的拿起一把剪刀,“吧唧”一下剪断脐带并包扎好

“诸位太太,恭喜贺喜。你们抱孙子了!”马娘娘笑呵呵的公布这一众人期盼已久的大好消息。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遭遇埋伏 本站APP 下一章 磐鑫下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