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家庄
上一章 接生婆 本站APP 下一章 神童出世

第三章 遭遇埋伏

作者:华夫子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29

马娘娘即刻上马,她知道,接生婆这活儿,不能疏忽大意。一脚跟不上,就出人命。因此上,每一次接到有人来报,她便马不停蹄。

“驾”随着马娘娘长长的一声叫唤,随后传来“趴”一声清脆的鞭响,骏马嘶吼一声,奋蹄狂奔。

所到之处,尘土飞扬。沿途,招揽众人注目围观。人们不知道这七匹马,一只黄,六只黑,黄马驹驮着红衣人。是官差,还是土匪,亦或是大户人家,看家守院的家丁。人们众说纷飞,各持己见。田间劳着农夫,山上采药郎中,放牛的牧童,采莲的姑娘一个个朝着马娘娘他们这边放眼远眺,目送他们奔向远方。

一个时辰,七个人,七匹马,一前一后奔跑至清沟要塞。原来,人声鼎沸的入口处,这一会,人影全无。跑在最前面的马娘娘,好像嗅出其中奥妙。她急忙勒住马缰,所有人都因为马娘娘停下,而勒缰停足“大小姐,你看到没有。前面的隘口,好像有点不对劲。这么热闹的地方,怎么会没有人呢?凭我的感觉,今天这里不太平啊!”

众人一看,还是早晨来的地方,还是那根木头,横在马路中间。赵二一看,心中有点数目“不好!四小姐,应该是乌金荡土匪报复咱们俩来了。两边有埋伏,赶快分散冲出去。”说完,他脚一蹬,挥舞马鞭“驾”一声嘶吼。骏马带着赵二,朝前奔去。原来,赵二想用自己的身躯,引出土匪朝她开枪。让四小姐看出土匪暗藏的地方,以便想办法对付。这一招,果真灵验。土匪,的确上了赵二的当。叭叭叭,直对他开枪。

埋伏隘口两边的土匪,枪声大着。赵二见状,绊倒骏马,自己随后倒地卧倒,观察地形。他朝两边数一数,乖乖弄地咚,有足足三十多杆枪。

刘招娣见状,以为赵二连人带马,倒地身亡。一气之下,急忙拔枪“弟兄们,给我冲!”

“是”众人正欲策马前去。

马娘娘突然一举手“不,四小姐,请听我一声劝。节骨眼下,敌众我寡。土匪是有备而来,而我等还要急着赶路。万全之策,不要念战,尽快脱身。耽误你嫂嫂接生,才是大事。甩掉这些人,才是上上策,你看如何?”

众人心急如焚,连马也急得奋蹄扒土。四小姐更是鼻尖急出汗“这样吧,我们两人一组,策马前行。吸引土匪火力,保护马娘娘,迅速脱身要塞。只要,马娘娘通过,其余人等,都准备和土匪决一死战。快,大家分头做好准备。”

闻听此言,马娘娘定下神来。感觉四小姐真不愧大家闺秀,见多识广。要想冲出隘口,也只能拼死一搏。坐以待毙,同样是命丧黄泉,与其跪着活,还不如站着死,够哥们!于是,她从小包里掏出一把德国左轮。对着四小姐说“四小姐,咱们俩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好吧,我们今天就比拼一下,看谁打得准,打得狠。”说完,她吧唧一下,打开左轮枪保险。一声“冲过去!”

赵二倒在地上,刚好是土匪看不见的死角。山两边土匪埋伏的位置,他看得仔细,只等土匪露头。

话说,乌金荡土匪老二小吉搞。早晨受四小姐的气,还损失三个弟兄,回去他怎么向老大交差?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他私自主张,从附近找来一帮小喽啰、二流子等等,让他们过来凑热闹、壮胆助威。在此等候多时的他们,终于等到四小姐等人的到来。意图迫使四小姐就范,一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二来趁机敲诈刘家庄一笔。不出这一口恶气,他在乌金荡弟兄们面前,难以抬头做人。于是,带人设卡埋伏。知道明的斗不过四小姐一帮人,名枪好躲,暗箭难防。我就跟你来个捉迷藏,嘿嘿

诸不知,他找来的一大帮二流子,连土匪也不是。平时,好吃懒做,鱼肉乡邻。尽干些偷鸡摸狗,拦路抢劫。死磕硬要,敲诈勒索的下三滥勾当。有的,连枪都不会使,只会捞衣抹袖,吓唬吓唬老百姓。平时,也就玩一些带托的障眼法,魔术之类的哄哄小孩子把戏。哪里真枪实弹,实打实单干过。一听说,真的要杀人,一个个吓得两条腿跟筛细糠似的,直打哆嗦。

小吉搞见状,上去就是一脚“娘的,刘家庄人还没来,就把你们吓成尿裤子。如果真的来人了,你们还不吓死啊!都特么起来,看老子教你们打枪。”说完,他从身边的手下拿过来一杆枪。在手里比划着说“大家看着,打枪,首先要先学握枪。这个枪托嘛,要抵住右肩膀。左手托住枪托,手指头扣住扳机。然后,瞄准目标。这瞄准么,首先闭上左眼,用右眼看着标尺中间这个小缺口,对准枪杆前面的准星,这就叫三点一线。”一个小混混急忙打断小吉搞讲话“二哥,我没有右眼,那怎么瞄准啦?”一阵哄堂大笑。

小吉搞,哭笑不得。他来到这个小混混面前一看,还真的是个右眼瞎子。气得他张口就骂“特莫的,谁把你给找来的呀?是不是来凑数的啊!嗯”见没有人回答,小吉搞继续摆弄着枪说“接下来,你瞄准目标是头脑,打的就是鼻尖;你瞄准目标是鼻尖,打的就是下巴;你瞄准目标是下巴,打的就是胸脯。最后,给我扣动扳机,听懂了没有”没等有人回答

“趴”一个小混混真的扣动扳机,谁知道枪里早已经压上子弹。这一枪打的,吓得路边行人,一个个东躲西藏。一呼啦,清沟要塞,人心惶惶。早上,这里打死三个土匪,刚埋掉。现如今,又来一大帮土匪。做生意买卖赶集之人,知道是非之地,又要出大事。害怕土匪们在混战中无辜送命,因此上人们纷纷逃回家中,关门上锁。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人们担心大祸临头,自己去捡个倒霉蛋回来,死于非命,有多不值。

打枪的二流子,见真的学会开枪。笑得合不拢嘴“哈哈哈,老大,你,你看,这玩意真好使。照你这么一说,我一扣扳机,他啪的一家伙就响了。真,真的带,啊带劲!”他连说带比划,兴奋不已。

气得小吉搞“唰”给他一记大耳光“奶奶的,你个怂包软蛋。干嘛不瞄准老子开枪啊,啊!我在教你怎么打枪。哪里叫你真的打了?刘家庄人还没来,你吧唧给老子放了一枪。本来,老子埋伏在这里,神不知鬼不觉。现在倒好,吓得所有人都跑光了。你个窝囊废,气死老子了!”

小混混被打得不知所措,心里想,你一会说教我们打枪;我打了一枪,你又不让我打枪。亚拉个巴子的,你到底是让我们来打枪呢,还是不打枪?他被小吉搞这一巴掌豁的,不知道东南西北。

正在这时,探子来报“二哥,刘家庄人来了。快,快,让大家伙埋伏好。”

小吉搞正在气头上,一看探子慌慌张张,气不打一处来“奶奶的,你慌什么呀?刘家庄人是你爹呀,这么害怕她们?”说完,他手一挥“弟兄们,都给我听好了。一会,刘家庄人从这里经过。大家听我指挥,只要我一声喊打。谁给我打死一个刘家庄人,我就给你们奖励白银十两。打死两个,我给你们奖励二十两。至于怎么打枪,按照我刚才说的去做,就对了。快,进入伏击圈,等待我命令。”

土匪们,纷纷进入各自的位置。刚才,被打的那个小混混,他再也不敢将手放在扳机上了。他瞄准空旷的马路,嘴里不停地在喊着“叭,叭叭”其手,还放在裤腰里。因为,他不想再挨揍。

小吉搞听到马蹄声,伸出头一看,原来真的来了。见是赵二冲在前面,他使劲大喊“弟兄们,给我打。”土匪们,听到小吉搞发号施令,看得有人要硬闯,探头举枪瞄准。

“叭叭叭叭”一阵乱枪,小吉搞亲眼所见,赵二连人带马倒地。便在山坡上举枪大喊“弟兄们,打得好。他们七个人,已经被我们撂倒一个。就这样,给我继续瞄准了打,往死里打。”

而这一会,四小姐和马娘娘她们,相继硬闯清沟要塞。土匪们一听小吉搞,要求他们瞄准了再开枪,便一个个露出头来。有的人都站着朝刘家庄人瞄准射击。赵二一看,机会难得。他装死等的就是这一刻。只听见“啪啪”两声响,即刻撂倒两个。剩下土匪,只要一路头,就被赵二爆头。

小吉搞见状,大喊“他娘的,赵二你个王八蛋。给老子玩装死,你算什么好汉。”紧接着,他看到又有四个人被爆头。无论他怎么骂,赵二只管爆他的人头,就是不搭理他。气得小吉搞急忙号召土匪们“快,都给老子蹲下来,趴着,不要露出头。下边那个赵二,是个神枪手,不要白白送命。”说完他“啪”一声,坐在山沟里,不敢露头。可就这么看着刘家庄人冲卡,从自己眼皮底下溜走,心里不甘。所以,他一挥手。暴跳如雷的喊道“弟兄们,给我继续打,追着他们打。”

于是乎,土匪们不敢不听话。又唯恐被爆头,怎么办?几个小混混眨巴着眼睛,朝对面山顶噘噘嘴。于是,他们连瞄准都不要。直击朝对面山顶上放枪。乒乒乓乓,一阵乱枪响。

赵二连开六枪,爆掉他们六个弟兄。土匪再多,也不敢冠名大雅的瞄准射击。加之四小姐和马娘娘,一边策马狂奔,一边同样对准山头放枪。虽然打不到人,至少,乒乒乓乓的火力,压得土匪,不敢抬头。

“打”四小姐一声令下,众人举枪射击的同时,保护马娘娘左右。

山上土匪“打”噼噼啪啪,子弹如雨点一般,从众人头顶飞过。

赵二见四小姐她们已经冲到面前,扶马一跃而起。飞身上马的同时,双枪朝两边不停地扣动扳机

一阵连奔带跑,众人气喘吁吁。虽说身经百战,但这子弹不长眼。害怕,是人正常心理。大概,离开清沟要塞五百米远左右。众人停下来,四小姐一只手捂着胸口“大家下马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人负伤。看仔细了,切勿大意!人伤和马伤,都必须及时治疗。要不然,再跑三十里地,后悔也来不及。”刘招娣命令大家仔细检查。

“我的马没伤,人也好着呢!”家丁程三耿报告说。

“我的马,连毛都没少一根,请四小姐放心。”家丁罗三强报告说。

“我小腿肚被子弹打穿个窟窿,不过,马倒没有事!”家丁徐三马用手捂着腿。刚才,他没感觉到。这一会,感觉自己小腿肚黏糊糊的。捞起裤腿一看,原来,小腿肚两边都往外冒血,他知道被子弹打穿了。也不知道是哪一个王八羔子,走狗屎运给打着了。众人一听,急忙跑过去,将徐三马围成一圈。有人给他包扎,有人给他扶着坐在地上。

马娘娘走过来说“大家伙让一下,我这里有云南白药。专治刀枪伤口,来,让我来吧!”

四小姐蹲下身,给徐三马捧着腿,马娘娘上药。一边继续询问到“还有没有人伤着?”

家丁徐三峰急忙回答说“四小姐,你还是先看看你自己吧,我人和马都好着呢!”四小姐听言,真的帮助马娘娘检查起来。见马娘娘身体完好如初,又去检查她的黄骠马。结果什么也没发现,这才重新上马“徐三马,你还能不能骑马?”四小姐不无担心的问道。

徐三马摇摇头,不好意思的对四小姐说“啊哟,四小姐,头砍下碗大疤。这点小伤,犹好比被蚊子咬了一口。并无大碍,你就放心往回赶吧!”说完,徐三马对着众人微微一笑。

这一会,迎面走来一辆大马车。看那马车上花里胡哨的样子,招摇过市。车上之人,十有,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要不然,兵荒马乱,强盗土匪肆掠,这不是惹祸上身么。有钱人家,躲都来不及。哪有这等闲人,张扬造势。难道,他就不怕有人惦记?一会,马车来到刘家庄人面前。大家纷纷避让,路窄,马车宽。加之她们几个人,几匹马聚集在一起,当然碍人家事了么。

马娘娘收拾好药箱,和众人一起,将徐三马扶上马。抬头告诉刘招娣说“四小姐,幸亏子弹从小腿肚穿过。如果,伤着骨头,他就没现在这么神奇了。”她这一说话,刚好被马车里人听到。只听车把式一声换“吁”咯吱一声,马车戛然而止。

车把式急忙前往车后,他掀开马车轿子后面门帘。从里面走出一位半老徐娘,体态丰满,雪白,粉润。见到马娘娘,她径直走过来。对着马娘娘,伸出一双大手,大声惊呼“啊哟,真的是你呀!我在车内一听见你说话,就知道是你,恩人啦!”说完,车上又下来一位打扮时髦的小姐。看上去,年方一十有五。

马娘娘被来人一叫唤蒙了!尽管她使劲的想,也想不起来,眼面前这一老一少的女人,究竟在哪里见过。莫非,对方是认错人了呗!于是,她莞尔一笑,有些尴尬的试问道“请问,您是”她不好意思直接问人家是谁。如果真的是自己熟人,如此这般,岂不是得罪人么。

好歹,夫人好像知道马娘娘心事。她一把抓住马娘娘的一只手,晃了晃说“哎呀,我是东游庄蒋何曦夫人,李春芳呀!”见马娘娘还是一脸懵逼,笑得好像也不自然。李春芳便放开马娘娘的手,一把拉着小姑娘说“这就是你帮助我接生的那个难产儿,叫蒋馨予。你看,一晃她今年十六岁了,都快要出嫁了。”

小姑娘被她说的脸上泛起红晕“娘,你怎么这样说话。人家害羞嘛!”姑娘掩面摇头晃动身躯。

“哦,怪娘多嘴。是为娘不好,以后,娘就不说了。”说着,她将姑娘推到马娘娘面前说“快,听娘话叫恩人。”

姑娘急忙弯膝行礼“多谢救命之恩!”

李春芳继续对姑娘说“娘在生你的时候,你横在娘的肚子里,一天一夜出不来。啊哟,那个疼得娘浑身衣服湿透。你爹急得到处派人找接生婆。来一个,一摸为娘肚子。摇摇头边走,连话都不敢说;来两个,同样装模作样,一套。对着你爹耳语几句,摇摇头,唉声叹气离开;来三个,让为娘趴一会,又坐一会,然后,在站一会。见你还是不出来,便朝你爹爹摆摆手,只打招呼说无能为力。多亏刘家庄刘老爷,他听说我是难产,急忙快马去请马娘娘。多亏马娘娘,硬生生的将你在娘的肚子里扳顺过来。结果顺产。要不然,咱娘俩早就一命呜呼!哪里能活到现在啊!”

马娘娘一听,她一拍脑门“哎哟,我说咋看见你就感觉亲切呢。原来是蒋大官人太太,李春芳女士啊!你不说,我还真的想不起来了。一别十六年,你还这么记得我,真的难为你了。”言罢,马娘娘一把搂过来蒋馨予,使劲的在她额头亲一下,看上去让人好羡慕哦。小姑娘急忙问娘亲“娘,那我以后怎么称呼恩人啦?”

“你嗯,这个吗你也叫她娘。娘虽然十月怀胎,苦不堪言。如果离开你马娘娘这个妈,同样也活不到今天。她是为娘的恩人,比你亲娘还要亲。忘了亲娘,也不能忘记马娘娘。”李春芳眼睛里噙着泪花。

马娘娘一双手,紧紧地搂住小姑娘一双脸颊。头对着小姑娘的额前,使劲的摇晃着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母女俩日后高官厚禄,享不尽荣华富贵。啊哟,今天我要去刘家庄。要不,我一定带你们母女二人到我家作客。”说完,还是念念不舍的用手摸着小姑娘的脸,煞是可爱!

李春芳急忙说道“不忙!我这一次过来,要去乌金荡我表哥哪里。据说,他在这一带揭竿而起,号称队伍有上千口。于是,带着女儿,走亲戚来了!反正,在家里也没事干。整天不是打麻将,就是玩玩小纸牌,挺无聊。出来串串门,开阔眼界。大表哥托人带口信多次,再不来看看他,唯恐人家说怪话不是!等回家的时候,流均镇,横竖是必经之路。到那时,再去到贵府去拜访也不迟。既然,恩人有要事,今天就不耽搁。改日相见,再慢慢叙说。”说完,急忙给马娘娘行礼。

“那好吧!去乌金荡,一路小心。马车,只能放在乌金荡附近的钱行镇。然后,坐船大概需要半天时间,才能找到乌金荡。哪里不太平,你母女二人小心谨慎。”说着,面对徐徐离开的马车,挥挥手,以示告别!

送走李春芳母女二人,马娘娘一跃上马,对着刘招娣说“四小姐,我们走!”此事,已经接近中午。根据刘招娣的叙述,她嫂嫂很有可能现在肚子疼得上阵。节骨眼下,恨不得立刻赶到孕妇身边。只要她马娘娘到边,才能一颗心定得下来。在路上多待一分钟,马娘娘就心神不宁。可能是多年来的职业习惯吧,每一次听到有人到门去带自己。就预示着,地球上即将多了一个小生命。马娘娘对自己的这个职业,打心眼里高兴。经常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己,她也不谦虚,也毫不隐晦。

“驾”

“嘚嘚嘚,嘚嘚嘚”

马蹄声起,尘土飞扬。

七个人,弓腰伏在马身上,一路狂奔。

沿途,路人见状,纷纷躲避!骏马扬起的灰尘,呛得路人捂嘴憋气。

有的人,嘴里骂骂咧咧“骑马跟强盗似的,敢去投胎呀!”

尽管人们朝他们指手画脚,甚至嘴里念念叨叨,四小姐带着马娘娘,耳边只有呼呼着响风声。其它,什么声音,也听不到。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接生婆 本站APP 下一章 神童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