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家庄
本站APP 下一章 接生婆

第一章 留下买路钱

作者:华夫子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27

第一章留下买路钱

夜,伸手不见五指。天空中,黑云遮挡住繁星点点。

一轮月牙,像似一把镰刀,挂在半空中若隐若现。

呼啸的西北风,刮在树枝上,发出刺耳般的“嗖嗖”声响,听得路人胆战心惊。

黑咕隆咚的五更夜,苏北里下河地区的一户人家大院里,灯火通明

大院外,四周松柏,苍劲拔翠,竹海青枝绿叶。一阵风吹过,沙沙作响。乍一听,让人胆战心惊!

透过竹海,一座四合大院,南长北宽,建筑风格古色古香。

浑然一色的青砖青瓦,构筑成十几栋小瓦屋脊,门檐、走廊、凉亭组成了庭院深深。

延伸至最后,一座砖木结构的小洋楼,共有三层。石头基础,上面青砖、石灰、沙土,一块块叠砌而成。

一、二楼为仓库,三楼是个瞭望台。

登高远眺,方圆百二八十里,一目了然。

只是,小洋楼上,从不住人。偶尔,大白天有一俩家丁,上去观察四周动静。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蹊跷事,就是从这座,无人居住的小洋楼开始了。

每每夜深人静,附近村庄,总是有人听到刘家大院小洋楼上,传出悠扬动听的古琴、歌声。

遁声望去,瞭望台上,一位身穿青布衫褂,秀发齐腰的妙龄少女抚琴颂歌。众女,闻声翩翩起舞。

悠哉悠哉,其乐无穷。

姑娘们一个个阿娜多姿,身躯舞动,微妙微俏。

夏天的夜晚,蚊叮虫咬。

无法入睡的人们,结伴成对。张家长、李家短。手拿芭蕉扇,谈笑风生,闲庭信步。

刘家庄小洋楼,天天晚上有人表演。不花钱,不花钞,何不一睹为快。

闲着,也是闲着。摇摇晃晃,靠近刘家庄。

抬头一瞧,众人骇然!一路走来,姑娘们载歌载舞。到了跟前,却为何踪影全无?

什么鬼?

知情者,不仅要问

突然,一道闪电,划破万籁俱寂的夜空。吓得姑娘们,尖叫一声“哎呀!”一个个化成一缕缕青丝,一刹那,消失在小阁楼的夜幕里。

紧接着,一阵“轰隆隆”雷声,划破黑漆漆夜空中。

大院内,有人在喊“要下雨了!快点收拾东西啊!”一瞬间,人头攒动。

家丁、丫鬟、佣人,忙里忙外。

跟着打灯笼的人前去,次屋房间内,一孕妇双手捧着大肚子“哎哟哎哟”直叫“秋月,我肚子痛得好厉害啊!”她痛苦呻吟,有气无力。

“少夫人,怎么啦?刚才还好好地,不会是被电闪雷鸣惊吓了吧?”小丫鬟手忙脚乱,不知道如何是好。

“秋月,快,快去告诉老爷、太太,就说,我可能是要快生了。”赵春花断断续续的对着秋月说。

看着她脸上豆大汗珠,不断滚落。秋月,不忍心撒手就走。

疑疑喃喃中,她犹豫不决。

转念一想少夫人痛得如此厉害,万一是我耽搁了怎么办?

她不敢怠慢,尽管,舍不得将少夫人一个人留在屋“哎!少夫人,你等着,我一会就到。”说完,她撒腿就跑。

“夏梅、桂花、清秀,快起来吧,少夫人可能临盆了。”在秋月的叫声中,人们纷纷前往赵春花房间。

堂屋,随着秋月叫声,太太孙秀芳端着罩灯,披着棉妖,徐步从房间来到客厅。

她将灯放在大桌上,又急忙转身回房。原来,太太搀扶老爷刘志超,坐到太师椅上。

背对着长有九尺,宽有三尺的条台柜。面前放着一张斗箉四方大桌。

正门右侧,一只玄关上,推满奇形怪状古董;

左侧,一只陈列柜上供着观世音菩萨。下面香炉,一年四季香火不断。一看,就知道这家人,于吃斋念佛有关。

大桌周围,分布着几把藤椅。桌面上,放着茶壶、茶杯。

刘老爷每天总离不开两样东西一只水烟斗;一只紫砂茶壶。

他,慢条斯理的系好腰带,端起,桌上茶壶。慢悠悠地咂口茶,轻轻地放下后,对着三太太孙秀芳说“秀芳啊,出去问一问。刚才,是谁吵吵囔囔的呀!”

看上去,年近古稀的他,两鬓斑白。上下穿一身清一色,蓝布大褂拖至脚面;外加黑色圆点,大花缎子马褂一件。脚穿一双黑布棉鞋,有点老态龙钟等等样子。

秋月气喘吁吁跑来“禀报老爷、太太,少夫人肚子疼得厉害。令我前来通报,说是快要临盆了。”秋月气喘吁吁。

太太一双手,不停地按摩刘老爷肩膀。笑眯眯的对着刘老爷说“老爷,看来我们就要抱孙子了。”

一转脸,她板着一副面孔,对着秋月问“少夫人上阵子了不?”

秋月想一想说“禀报太太,少夫人好像是疼一阵、歇一阵的那种”秋月连头都不敢抬,生怕自己说错话。毕竟,自己还是个小姑娘,对生小孩这件事,她还是头一次碰到。

刘老爷听了心里有点着急“秋月啊,你赶快通知招娣,去请那马娘娘啊。”说话间,他起身,意欲去一看究竟。

“是老爷,我这就去叫大小姐。”秋月意欲离开。

却只见,三太太一把将老爷拉住“老爷,你急什么呀?生孩子是女人的活,你们男人去了又白忙活。再说了,你一个老公公,去看媳妇生孩子,一旦传出去,就不怕人家笑话你个老不正经?女人临身足月我比你懂,急不得。刚开始宫缩嘛,就是肚子疼,离临盆羊水破裂还有段时间呢。现在,外边乌漆嘛黑,大晚上,就不要为难招娣他们几个了。明天起个大早,绝对来得及,来得及的呀。”

听太太一席话,刘老爷停下迈出门坎的脚步“嗯,不无道理。这事,还真的只有你在行。”

“老爷,你可别忘了,三个姨太太,连怀都没怀上。有谁敢在我面前,说得起生小孩这个嘴啊?”

刘老爷闻言,脸色突然往下一沉“秋月呀,快去安慰少夫人,就说接生婆天一亮就到,你过去多多安慰安慰她。”

“是,老爷、太太,秋月这就去禀报少夫人。”秋月手撑伞,一手提着灯笼,一溜烟跑走。

“咯叭”闪电过后,一阵响雷

刘家庄,频临黄海之滨,八十里有余。地势低洼潮湿,盐碱、沼泽、三面环水,一面与山相接。

东边,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芦苇荡。极目远眺,万顷芦苇滩,碧波荡漾。

水天交接处,船帆点点。百舸争流,鸿雁齐鸣。

从刘家庄坐船,沿涂北上,有清洋河,串场河,大潮和,射阳河,河河相连。

面东直对的是马家荡、大众湖。面南有宝应湖,金湖,乌金荡。西边背靠小山丘,一年四季郁郁葱葱。

整个刘家庄以三层小楼为中心的标志性建筑,外加一座,具有地方特色的僧人寺院马良寺。还有一座,住满尼姑的静安寺。

东西南北四条大街,横平竖直,贯穿在刘家大院周围,向四面延伸。

这里,常住人家千户有余,人口上万。

大街上砖石铺路,街两旁,家家户户青砖墙、青瓦房。龙头屋脊,赑屃户门。

集市贸易,品种繁多。商户经营,万象包罗。

生活在刘家庄的人,大体上分为两种本地人和外地人。

本地人大多负责种地、打猎、捕鱼,以农耕劳着为主;外地人侧以买卖经营,小商小贩手艺活居多。可谓是人杰地灵,里下河地区,名副其实的鱼米之乡。

刘家庄,名称来源于员外所赐。

原来,曾经居住一员外,刘皇叔第三十二代传人刘董云。

过去人做官,讲就的是为官一任,保一方平安。富裕一方百姓,肥沃一方土地。

刘员外一家,搬至此地,大兴土木。构筑防洪堤坝,修建古寺豪宅。垒墙框院雕木,栽树种果养花。买马养驴车拉,并以自家姓氏,将其命名为刘家庄。员外刘董云过世后,其子刘志超接管。他兄弟有二,只恨胞弟志龙出家吃斋念佛。光宗耀祖责任,落在他一人身上,其一生纳妾四房,确有三房,不能生小孩。恨古千秋的他,开始怀疑人生。

还好,总算有个三太太孙秀芳。一个人为他生下独苗,出人头地留洋在外。回到家,开个大药房名其曰御善堂。今天,要临盆足月的这个赵春花,正是他唯一儿子刘世全,续娶的赵四老爷家的唯一惯女。

马棚内,几十匹高头大马,低头在马槽里沙沙吃草,马缰扣在一根根大木柱上。放眼望去,一匹匹骏马,斑驳陆离。赵二牵过一匹枣红大马,缰绳递给刘招娣手中“四小姐,你的马。”

刘招娣,接过马缰,走两步,一跃而上“大家动着快点,马娘娘离我刘家庄五十有余。来回一趟,得有三个时辰。我嫂嫂肚子疼了一夜,迫在眉睫,我等赶快抓紧时间,路上一刻不停赶路。”

“是,四小姐!”众人齐声回答。

“驾!”她一甩马鞭,“啪啪”两声清脆鞭响,紧跟着骏马一声嘶吼“呜呜”,嘚嘚嘚撒蹄狂奔。

六匹马驮着六个人,迅速穿过石拱桥,进入一片隘路山道,逐渐消失在远方晨雾中。

刘招娣骑马来到隘口,她顺手勒住马缰,原地转了一圈“赵二,前面是什么地方?”

只见前面人山人海,吵吵囔囔。

“回四小姐,前面是清沟要塞。要想进入流均镇,这里是唯一通道。”

刘招娣,抬头远望,山谷地势险要。稍有不慎,两旁山谷滚下石块,冷不丁将你报销。侧耳聆听,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动物怪叫。

赵二看出四小姐的担心,他拔出手抢“四小姐,有我们在,你尽管大胆走吧。”一边说一边将枪在空中晃悠。

刘招娣“快收起枪,这可是德国造25发为一梭子,跟猎枪不一样。只要保险打开,扳机闻风而动。费几颗子弹是小,伤着自己弟兄,可不是闹着玩的!再说了,荒坡野坂。小心枪声,招揽土匪。”

“四小姐,不能大意。据说这峡谷不太平,有时候会碰到野狼出没。”

刘招娣想了一下“好吧,大家小心,过峡谷都给我精神点、多长长眼睛。”她知道,赵二说的没错,山谷里,不但有野狼出没。还经常有土匪拦路抢劫,杀人越货。

“是,四小姐。”手下一个个异口同声回答。

清沟镇北面,是通往刘家庄的小山丘,虽然弯弯曲曲,其地势还算平坦。而它的南边,走过一座200米长的跨河大木桥,进入高耸入云的山脉。桥北边为河东,桥南边为河西。河东属于雁荡丘陵地带,河西属于山区高原地带。虽一河之隔,两地民众的风俗习惯却大相径庭。河东人称河西人为侉子,而河西人,侧称河东人为喵子。

策马狂奔三十里有余,刘招娣突然勒住马缰“吁”

由于急刹车一般,惯性作用,马儿差点将四小姐摔下马来。她急忙稳住自己,掉转头对赵二问道“前面围观人很多,我看有点不对劲。要不,你先上去看个究竟?”

“是!四小姐,你等着,我去去就来。”他策马前去。

“四小姐,果然不错,是乌金荡土匪。怎么办?”

“噢,我说怎么会这么热闹。乌金荡土匪好对付,大家跟我来。”刘招娣一挥马鞭,枣红马“呲溜”一下串了出去。

小吉搞,见来人有点起色,并走上前来,双拳一抱“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此人,孙哲平。人称外号小吉搞,来自乌金荡土匪,排行老二。

他瞟一眼刘招娣带来的人“各位英雄,本人外号小吉搞。敢问来者何方神仙,可否给个面子通报一下呀。”小吉搞眯虚起一只三角眼,皮笑肉不笑的瞟着来人。

话刚说完,手下一帮人,咯噔咯噔,纷纷举枪吆喝“报上名号!”

赵二,看了看刘招娣,见四小姐没有发话,准备拔枪的手,又抽了回来。

刘招娣,怀抱双拳“不敢当,河东刘家庄刘招娣。今日奉为父之命,在此借道,前往流均镇,诸位行个方便。”她下马行礼,不失大雅。

小吉搞一听刘家庄三个字,呵呵一笑“哦!原来是刘家庄,刘老太爷千金大小姐啊!久仰,久仰!只是,刘家庄于我乌金荡,井水不犯河水。曾几何时,我等前去捕鱼抓野鸭,也遭刘家庄人驱赶。可今儿个哈哈哈哈”

刘招娣假装听不懂“嗨幺,我怎么听你说出刘家庄三个字,味道就那么不一样啊?能告诉我,今儿个,我怎么做,你们就可以让我等过去?”她两眼紧盯着小吉搞,脸上露出轻秘的微笑。

“四小姐别装了,行有行规,道有道规。马家荡,是你们刘家庄地盘,我们去了,还不是一样直不起腰杆。谁不知道,刘老爷家拥有长枪上百支,短枪不计其数。可大小姐你也别忘了,一只山头一只虎啊。只要进入乌金荡,那就是,属于我小吉搞地盘,当然我说了算。”小吉搞还算是个讲道理的人。

“这么说,今儿个我算是碰到硬茬了?”说话间,伸手从腰间准备拔枪。

“四小姐,人在廊檐下,谁敢不低头,你还是破财免灾吧。银子对四小姐来说,九牛一毛啊!”说着,他举起短枪,对着刘招娣晃一晃。

听了小吉搞的话,刘招娣觉得不无道理。毕竟嫂子临身足月,一旦耽搁接生婆办事,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她从口袋掏出二十两俩银子,算是给小吉搞一个面子“那好吧!赵二,将这二十两拿给乌金荡的弟兄们。”

“四小姐,你这么做会惯坏他们的。”赵二有点不服气。

“嗯。”刘招娣瞪眼望着赵二,那意思告诉赵二,我还不知道他们吗,用不着你掺和。赵二明白四小姐意思,只好拿着银子,极不情愿抛给小吉搞。

小吉搞,伸手在空中一抓,然后放在手里掂量掂量“四小姐,听说你出手阔绰,看来也不过如此啊。区区二十两,你让我怎么回去跟大当家交代啊?看来,嗟来之食,我小吉搞也享受不起啊。”他露出一副不屑一顾的姿态,“啪”一下,将银两扔给另外一个小土匪。

赵二再也忍不住了,他冲上前去,大声呵斥小吉搞“放肆!难道,你不知道四小姐决定的事,决不允许改变吗?我看你今儿个是活腻了。”他掏出手枪,正欲对准小吉搞。

小土匪见状,迅速举起长枪,跑到刘招娣身后“不许动!动一下我就打死她。”

赵二,看到土匪如此嚣张,他使了个眼色,令其另外四个人拔枪。

刘招娣,朝着赵二摇摇头“小兄弟,你知道我有一个规矩不允许任何人拿着家伙对准我。如果你不知道,我现在已经告诉你了。想活,就赶快移开你的枪,还来得及。”说完,她转身推开小土匪对准她的长枪。

小土匪“二十两银子,你打发叫花子呐?四小姐落在我们手里,拿枪指你一回,也好让你改改小姐脾气不行吗?”土匪们一起哈哈大笑。

刘招娣,失去耐心,顺手一枪“啪!”枪响人倒。拿枪指着他的土匪,一枪崩头。手下六人见状,各自掏出手枪“啪啪啪,啪啪啪”土匪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有三个人一命呜呼。

小吉搞,举枪正欲对准刘招娣“我操你八辈子祖宗”

后边赵二,一个健步冲过去,举枪对准小吉搞的头“你他妈的,四小姐给你面子你不要,非得逼我们动手。别说你这十几杆枪,把你乌金荡全部奉上,也不是我刘家庄对手。回去问一问你们老大,借他十个胆子,敢不敢和刘家庄一决高下?”他边说边将小吉搞,按到在刘招娣面前。

刘招娣,一只脚敲在小吉搞肩膀上“老实点,要不然,我连你也一块崩了。”一把冰冷的枪口,迅捷顶住他的脑门心。

“唉唉四小姐饶命,四小姐饶命。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小吉搞,这一会认怂了。他吓得乖乖的丢枪在地,连连叩头求饶。

刘招娣鄙视她一下冷笑一声说“记住,干土匪这一行,也要眼里有水。知道什么叫见风使舵吗?给个台阶,你顺势而下得了呗。还特么得寸进尺。你当我,怂包软蛋呐?”说完,用枪管敲一敲小吉搞的头。

“哎呀!当然知道,怪我有眼无珠,您啦,大人有大量。四小姐,今儿个放我一马,乌金荡的弟兄们,绝对不敢得罪刘家庄。好歹,我小吉搞也是个二把手,你说是吧?”小吉搞有点难看。因为,没被打死的兄弟们,都一个个看着他。

“告诉你,以后做事,招子放亮点。刘家庄不像你们,靠杀人越货吃饭。放你们所有人走,是看在你们大当家面子上。回去顺便给他传个话,就说刘家庄随时随地欢迎他。剩姑奶奶我心情顺一点,带着你的人滚蛋。冷不丁,姑奶奶我一个不高兴,你后悔都来不及知道不!”

小吉搞起身,拍了拍身上灰尘点头哈腰“多谢四小姐不杀之恩。我一定向大当家的转告,咱们后会有期。”说完双拳一抱,一挥手,带着剩下的几个人,灰溜溜跑步离开。

刘招娣,来到赵二身边轻声说“去,花点银子,找几个人将他们埋了。”

“是,大小姐!”站闲的人一个个点头称是,竖起大拇指,称赞她一个姑娘家,不畏土匪强悍了不起。并为刘招娣,花银两安排被打死的仇家入土为安,倍感姑娘做人厚道。人们,纷纷竖起大拇指!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本站APP 下一章 接生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