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凉秋渐晚
上一章 方圆饭庄 主目录 下一章 她是光

第三十七章 你可以做个鞋匠

作者:会打滚的橘子 更新时间:2020-03-27 15:11:05

两人来到冰场的时候,冰场上有不少庄子里的人在做练习。毕竟,等正式开业的时候,这些人会作为教练,对顾客进行一对一的辅导。

这些教练是之前避难所和庄子中较为年轻的人,男女都有,身体素质不错。本身女子从事工作也是比较少见的。可是回头营业的时候,世家子弟中估计也有不少的闺阁姑娘前来,毕竟这是给自己挑如意郎君的好时机。

大祁民风开放,女子也更加自由,不少女子也有了事业,所以让女子来教,虽说前卫了些,但是也不算出出格,由她们教世家小姐,也正是为了防止小姐们与男教练接触,惹人闲话。

“三少爷,萧世子。”王石看到林千秋来了冰场,赶紧迎了上去,他现在主要负责的就是冰场,日常就是检查冰面,教授滑冰技巧。

“我今日来,就是想来放松一下”林千秋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可以在哪里换鞋。

萧玉燮自然明白林千秋的意图,“在哪里换鞋?”

王石恍然大悟,“鞋放在前面的屋子里,因为鞋底是铁片,所以要在冰场上换。陈四说男女有别,于是就在冰场这的边角临时修建了小屋。”

“陈四?”林千秋差点都忘了这个人,当初她就允诺给陈四一份差事,所以便让他在庄子里呆着,但也没有做具体的安排,没想到竟来了滑冰场出谋划策。

王石并未听到林千秋说什么,自顾自的说道:“我带二位少爷去。”

“不用了。”萧玉燮拒绝,若是让王石带他们去,说不定这一路都要听他嘟囔,也不知王石是怎么回事,当初觉着应该是个话少的才对,没想到半个多月的历练,还练出成果来了。

林千秋和萧玉燮来到屋子前,两间屋子分成了男女,林千秋很自觉的走进了男子那边。

这个屋子共有三个隔间,中间的隔间没什么特别,摆放了桌椅,两侧的隔间摆设一样。靠墙放置的樱桃木做成的鞋柜,樱桃木纹理清晰,颜色偏红,做成木柜看起来赏心悦目。

木柜被分成多个小格,并配上了锁。林千秋上前两步,发现靠墙的最上层第一个鞋柜上刻着自己的名字,旁边的刻着的是萧玉燮的名字。除了这两个柜子有名字外,其余的均未刻。

柜子的把手上挂着钥匙,林千秋打开柜子,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冰鞋,还有护膝,护腕。

她由衷的点了点头,没想到陈四做事情还挺周全。

林千秋拿出冰鞋,冰鞋除了鞋底的冰刀外跟普通的皮靴并无不同,花样看起来十分简单,仅仅是靴筒出绣了....果实?她细细端详也没看出是什么,冰鞋本身就是白色的,绣的花样也是白色的,就是针脚还有些不足。

除非是近距离的看,否则是看不到的。冰鞋的尺寸跟她脚上的鞋的尺码差不多,宽度倒是瘦了些,她不解的看向萧玉燮。

萧玉燮没正面回答,拉着林千秋去了滑冰场换鞋的地方,“试试。”语气中带了些欢愉和迫不及待。

林千秋狐疑的看了看鞋,难不成还有其他的门道?

她脱下鹿皮靴,脚慢慢穿进冰鞋。

咦,不对,这鞋大小正合适。里面软软的,应该是为了保暖做了保温层。

林千秋十分满意,“怎么回事?我还以为这双鞋应该更小些。”

毕竟上一次萧玉燮量的格外仔细,她以为这个会是合脚的,不,现在脚下的这个就是合脚的,还很暖和。

“知道你介意别人说你脚小,毕竟是一个大男人,所以我专门设计了这双鞋,顺手就做出了来。”萧玉燮不免有些小骄傲,这是他第一次做鞋子,本来心里还有些忐忑,如今见千秋满意,他的心里更是多了几分雀跃。

“你设计的?”林千秋不免有些吃惊,突然她又想到什么,“等等,顺手做是什么意思,这双鞋是你做的?”

萧玉燮不可置否。

林千秋想起鞋上蹩脚的刺绣,语气中带了些不确定,“花样也是你绣的?你花了多长时间?”

萧玉燮眼神飘忽,“没多长时间,随便做做。毕竟,我智力超群,学什么都是快的。”

林千秋不由的赞叹,但是又想到了什么,“要是你爹知道你做鞋给我,我估计以后我都进不了你家的大门了。不过你这手艺,完全可以做个鞋匠。”

“你本来也不是从大门进的。”

萧玉燮这话一点毛病也没有,自从开了侧门,林千秋为了图方便,都是从侧门进的。所以本想反驳的林千秋,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这时候她才发现,不知道从何时起,她和萧玉燮之间,主动权不是一直在她这里的,而是来回转换的。什么时候开始萧玉燮变得主动了呢?

“鞋子满意吗?”一句话把林千秋从思绪中拉了出来。

“满意,十分满意。”林千秋扶着萧玉燮走出了换鞋室,来到了冰面上,推着一个专门给新手练习的辅助架,防止滑冰的时候摔倒。她还没绑护膝,便已经推着辅助架向前冲去。

倒是个胆大的,一点也不像新手。

萧玉燮看着在冰面上缓慢滑行的林千秋,目光由上至下,落在了林千秋的那双鞋上。

那双鞋不知熬掉了他多少个夜晚。

他派了不少人去寻这白鹿皮,翻遍了整个京都这才找出,因为太过珍稀,少得可怜,担心自己绣坏,找了不少的皮子练习,虽说找的白鹿皮已经很柔软,但是总归是比锦缎要硬些,他练习了许久,可看起来还是有些蹩脚。

专门去鞋店学习钉鞋,找了绣娘学习刺绣,在夜里点着蜡烛赶工缝制。

因为仍然燃着火炉,要时时通风,烛光就在风中摇曳,光线不是太强,他就坐在烛火前缝制,即使夜里燃着火炉,还是会感觉到寒意,指尖的温度慢慢下降。

虽说他的手指修长,可还是比不得那些绣娘心灵手巧,他笨拙的拿着绣花针,一针一线的缝制,又害怕扎出血来,染了这鹿皮。

愈冷人就愈倦,他在夜里不小心睡着,头发都被燎了一小缕。本来还没注意,是她发现的。害怕她多问,他就着急忙慌回了屋子,剪断了那缕头发。本想扔掉,可是鬼使神差,他还是留了下来。

想到这,他嘴角的笑意略显无奈,不知什么时候,他竟变得如此....

如此在意她。

林千秋划着划着就觉得自己对滑冰这件事情非常有天赋,然后就划了回来,一兴奋,松开了辅助架,重心失衡,她到底是学过功夫的,努力保持平衡,但对光滑的冰面还是无力反抗。

萧玉燮见状,急忙向林千秋跑去,他未穿冰鞋,虽说可以行走,但必须小心翼翼的挪动才行,像他这样横冲直撞,下场只有一个,滑倒。

在滑倒的瞬间,他向前扑去,抓住了林千秋的手,手腕用力,直接将林千秋甩到自己的身上。

于是就呈现出了现在这种情况。

林千秋趴在萧玉燮的胸口,一只手被萧玉燮牵着,另一只手轻轻抵着萧玉燮的胸口。至于萧玉燮,一只手牵着林千秋,至于这另一只手在刚刚倒地的一瞬间,顺势揽住了她的腰。

牵住了她的手,揽住了她的腰。

即使背触冰面,凉的让人发颤,可与她碰触的地方,手与手在发烫,腰上的手无处安放,而他的心乱如麻。那一点点的火热,大有燎原趋势,从指尖到颈处红到耳根。

林千秋突然与一个男子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心里就像小鹿乱撞,她竟然像一个姑娘一样害羞了...

“快起来。”萧玉燮催促道,他可不想让林千秋发现他的异样,还有他那不安分的心。

林千秋完全没发现萧玉燮异常活跃的想法,毕竟她现在紧张的要充血的脑袋不许她想太多,她一只手拄着冰面,一只手轻抵着萧玉燮的胸口,然后这时候她发现了腰上的那只手。

刚有些要安分的心呐,又有些调皮了。

“手。”林千秋的声音中多了一丝娇羞。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什么鬼,这声音是怎么回事!!!

同样震惊的还有萧玉燮,不过他并没有注意林千秋的声音,而是心虚,心虚放在林千秋腰上的手...

萧玉燮赶紧松开手,林千秋赶紧起身,可惜她忘了,她穿的还是那双让她站不稳的冰鞋。

于是,她又倒了回去...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方圆饭庄 主目录 下一章 她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