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姜玥姚清浅
上一章 三天! 主目录 下一章 杀你如杀鸡!

第9章 剥了他的皮!

作者:太古第一仙 更新时间:2022-08-10

收徒、赐丹后,剑尊等一行人似有事在身,先行一步。

剑修离去,飞纵上天!

留下一个名为‘王枫’的剑尊弟子,负责带姜玥前往第一剑峰。同时,引领她适应青魂的剑修生活。

“十二师兄,请稍等我片刻。”姜玥向那一位身穿橙色剑袍的少年道。

那少年翩翩公子,阳光潇洒,冲着姜玥微笑点头,眼里满是赞赏之色。

不出众人预料!

那姜玥行走几步,卷着冰霜,来到云逍面前。

“你后悔了吗?”姜玥微微扬起下巴,漠然看着他。

“后悔!没想到你的剑魄如此恐怖,真是小母牛学御剑——牛逼上天了。”云逍给她竖起了大拇指。

“粗俗……”姜玥瞪了他一眼,咬牙道:“你虽已万分惧我,但你辱我之仇,我说过……要十倍奉还。”

“怎么还?”云逍心里冷笑。

“你想办法参加‘七剑问鼎’吧,我姜玥光明磊落,不想借势欺你,落人口实。”她傲然道。

“七剑问鼎,那又是你的一鸣惊人之日?”云逍打趣道。

这个‘又’字,让姜玥的娥眉,深深皱起。

“燕雀鄙陋,不识鸿鹄!”

丢下这一句,她已懒得多说。

于现在的她而言,这白衣少年,不过是修仙路上一个小污点。

等腾飞之日,顺手抹去便是。

她和云逍说话的时候,那名为‘王枫’的剑尊弟子,亦和姚清浅低声说话。

“姚姐姐,他们什么关系?”王枫抱着双臂,眯眼看云逍。

“那少年抢了姜玥登天路第一,还打伤了她。”姚清浅轻哼冷笑。

“哦?”王枫双目之中剑意涌动,“下手可真狠啊!”

“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跳梁小丑,凡尘里多得是。”姚清浅鄙夷道。

“说的也是。”王枫眼睛一亮,道:“对了!我最近练了一手‘剥皮术’,能精确掌控剑魄,将一整张人皮给扒拉下来,就跟剥田鸡似的……我正愁找不到‘田鸡’呢。”

“皮剥了,人会死吗?”姚清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当然不会,还活蹦乱跳哇哇叫呢!”王枫乐道。

“哦?”姚清浅娇笑了一声,“可惜这小子一副好皮囊了……敢上青魂,不先打听打听,什么叫仙路?”

“一仙成,万骨枯!没本事者,说错一句,神形俱灭。”王枫狞声一笑。

这些规则,他可太懂了。

但,那些新人往往不懂。

一进来就眼高手低?

一失足,死无全尸。

“姚姐姐,一会儿等他选好剑峰了,与我说一声,我半夜敲门抓田鸡。”王枫挑眉,笑容阳光。

“动静小点。”姚清浅嗔怪道。

“那当然……这便算我送给小师妹见面礼。”王枫道。

听到这里,姚清浅笑容一收,见姜玥已经过来,她快速低声道:“提醒你一句,姜玥是叶剑王带回来的。”

“他?”王枫脸色一变,眸子里生出三分恐惧,喃喃道:“他不是有道侣了吗?还能全占啊。”

“你心里有数就行。”姚清浅道。

“好吧!”王枫郁闷万分,眸子里更森冷。

不过。

再和姜玥汇聚后,他马上再变回阳光少年,带着姜玥双双离去。

如同一对仙人佳偶,御剑云端。

姜玥当然还不会御剑,所以是王枫扶着她的细腰,踩在他这十二师兄的剑魄,飞纵而去!

确实,牛逼上天了。

王枫一走,那些青魂新弟子,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种剑尊弟子,给他们这帮新人的压迫感,实在太大了。

“这云逍为了五百年妖骨,应该是要丢掉小命了。”

虽然云逍现在还活着,但这承剑台上谁都知道——

在某个夜晚埋骨荒野,就是他的必然结局。

正因为如此,没人敢靠近他。

云逍并不在意。

牛羊成群。

猛兽独行!

他这一生,注定是个孤客。

“你们九人,各自选择一座剑峰。”

姚清浅单手叉腰,指了指人群中一个少年,“林岩,你可来第一剑峰。其他人,不准选。”

她选的少年,是登天路第三名,有上品摇光剑魄。

从她的骄傲话语里,就可以听出来,第一剑峰是弟子们挤破头想去的地方,拥有主动选择权。

其他剑峰,应该差不多。

姚清浅话音落下,剩下的新弟子很快就选好了未来的阵营。

他们应该早有研究。

甚至,在这些剑峰中,他们有亲人、朋友。

最后只剩下云逍。

当云逍往这七位长老看去的时候,他们咳嗽一声,抬头望天。

“云逍,我和你商量一件事。”

俞长老走上前来,拉着他的胳膊,走到了承剑台边缘。

“俞长老请说。”

这位第七剑峰长老,云逍对他印象还不错。

“你觉得我老俞,人怎么样?”俞长老认真问他。

“俞长老公平、公正。”云逍说。

“你刚上来的时候,姚清浅针对你,我为你说过话,对吧?”俞长老似乎想听的是这个。

云逍怔了一下,慢慢点了点头。

“看在这事份上,帮我老俞一个忙。”俞长老道。

“请说。”

“不要选我第七剑峰。”俞长老咬牙道。

他还想解释两句,却没想到云逍很干脆,回了一个“好”字。

俞长老眼神复杂看了他一眼,道:“年轻人,抱歉了!老俞还是挺赏识你的,就算那姜玥是中品开阳级,我也能兜住你。可惜……”

可惜她超过开阳级,震碎了承剑石,破了青魂历史!

云逍莞尔笑道:“俞长老不必在意,人之常情。”

“嗯!我不能给第七剑峰带回灾难,你能理解我吗?”俞长老叹气。

“能理解。”云逍点头。

“谢了。”俞长老拱手。

“不必。”

灾难?

言重至此,多说无益。

俞长老放心回头!

结果,他看到得是,除了他和姚清浅,其他五个剑峰长老见状,直接溜了。

生怕云逍选他们。

“靠?”

俞长老懵了。

云逍却不由笑了。

“修道者,与天夺命,更自私,也更现实。”

“我曾对青魂有过幻想,以为修道者都是纵横天地、除妖万里的圣人,以为叶孤影是其中的毒瘤,没想到,他在这里也就平平无奇吧!”

就算如此,云逍也要入青魂!

毕竟,他来这里,也不是来匡扶正义的。

他是来杀人,以及磨炼杀人技的!

“问题是,第七剑峰不让选,其他剑峰全跑了,选谁?”

云逍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那八座石椅之中,最中央、最厚重的一座上。

剑阁!

今日,剑阁没来人。

“青魂剑宗,一座剑阁,七座剑峰,那‘剑阁’应该才是最强的一脉吧?”捌柒7zW

云逍有点印象。

他当凡尘国君的时候,很喜欢打听青魂剑宗的事,可惜没有剑魄。

于是他问:“俞长老,那剑阁石椅,为何没人?”

“剑阁?”俞长老见他提起剑阁,他有些古怪,道:“剑阁没多少活人了。”

“没活人?死了?”云逍迷惑。

“你想选剑阁吗?”俞长老急问。

现在其他长老跑了,云逍还没选,他怕生变。

“我选剑阁。”云逍说。

此言一出,俞长老放松不少。

姚清浅听到这话,嘴角亦微微上扬。

他们都没明说,但……都想让云逍选剑阁!

“我听说剑阁是青魂第一脉。”云逍看着那厚重青石椅,其上剑痕斑驳,似有一股锋利剑意。

“三年前,剑阁发生了一件轰动千国的事,你不知道?”俞长老问。

云逍摇头。

“等你到了剑阁,慢慢打听吧。”俞长老抿嘴道。

“行。”

俞长老拍了拍他的肩膀,欲言又止,最后看了他一眼,道:“当了剑阁弟子,入山……先拜坟吧!”

“拜坟?”云逍怔住。

“嗯,死光了。”俞长老眼里闪过一丝哀伤。

“死光了?”

“对。”

云逍反而好奇了。

他要去,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为何俞长老讳莫如深?

“你自己问人寻路去剑阁,没问题?”俞长老问。

云逍知道,今日这情况,他还和自己说这么多话,已经仁至义尽。

“没。”

他看得出来,俞长老心急火燎,应该是要去姚清浅道歉去了。

“最后想请教,何为‘七剑问鼎’?”云逍问。

“说白了,就是剑修争资源、问鼎青魂。那第一剑尊给姜玥神海丹,便是要她在七剑问鼎惊天崛起,奠定第一剑峰至高无上的地位!”

“有这神海丹,她这般天之娇女,谁与争锋?”

俞长老最后看了他一眼。

“少年,认清楚现实,你这辈子能败她一次,已是三生福运。”

“哈哈……”

云逍忽然笑了。

“俞长老,告辞!”

他拱手说完,便转身跳下承剑台,往青魂群山方向,绝尘而去。

一入林海,头也不回!

姚清浅白眼一翻。

“他这一去剑阁,就是万丈深渊。”

小半天!

云逍翻越壮阔、连绵的青魂群山,一路问人,终于来到了剑阁下。

剑阁是青魂主峰!

也是青魂中,最特殊的一脉。

眼前这一座山,如同青云巨剑,冲天而起,刺入云霄。

其上之树,都为青松,笔直如剑,正气郎朗。

“不愧为主峰,确有气魄。”

云逍纵入林间,登山而上。

他张口一吸,便有浩瀚灵气涌入胸腹之间。

丹田龙泉涌动,神清气爽!

“还得是洞天福地,灵海磅礴,修行……方能事半功倍。”

这可比凡尘,好太多了。

大约黄昏时,云逍登上这主峰,往前方皑皑云雾处望去。

只见山中有一座座素雅的楼阁,像是飘在云端之上,极似凡人描绘中的天宫仙庭。

那便是剑阁!

“快到了。”

云逍沿着一条青石板台阶,拾级而上。

沐风阵阵,纤云弄巧,林间草木清新。

另有鸟语清脆,暮色下水雾弥漫,打湿了他的长发和白衣……

云逍感觉很舒服!

这静谧、悠长、空灵的环境,正是他年少时候,梦中的仙道。

“只是这条路,比我想象之中要血腥、狰狞多了。”

“我云逍,孤身一人,无牵无挂,生死看淡,不服者,杀一个,赚一个!何须畏惧?”

死过后,他并不贪图人间。

“此后一生,只求通达,只求痛快!”

姜玥、四极承剑石、神海丹……这一切,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张纸。

一捅,就破了。

白衣如影,拂过青山。

“那是?”

云逍眉目一凝。

眼前荒地里,出现了七座坟墓。

坟土、墓牌、祭品……横列眼前。

每一个土堆上,都插着一副剑匣。

剑匣内,似囚禁有妖魔凶魂。

一张张狰狞妖脸浮现而出,冲着云逍呲牙咧嘴。

再往下看。

墓牌上的字,吸引了他的目光。

一股萧索、肃然、悲凉、壮阔的气氛,从这些字,传递到云逍的心间。

每一个墓牌上,用鲜血一笔一划,写下极致的悲痛!

从左到右。

爱徒,秦青城之墓。

爱徒,李青薇之墓。

爱徒,杜青海之墓。

爱徒,蔡青云之墓!

一共七座。

七个青字辈的‘爱徒’。

七七四十九个,深深印在墓碑上的血字!

这每一笔每一划,都可见书写者悲痛欲绝、肝肠寸断、怒火焚烧。

云逍从这些血字中,仿佛看到了一个白发人,送走七个黑发人的画面。

“入剑阁,先拜坟。”

想起俞长老说的话,云逍上去,一一拜祭。

他看到,七座坟前,酒杯还是满的。

应该时常有人祭拜!

“你是何人?”

背后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云逍回头。

眼前,是一个身穿黄色剑袍的男子。

他头发如鸡窝,胡须卷曲,目光浑浊,十分邋遢。

此时,他正捏着一根香喷喷的大鸡腿,一边啃一边看着云逍,那鸡腿的油,都滴到胡须上了。

咕噜。

云逍怀里,小黑兽蠢蠢欲动。

“我是剑阁新弟子,姓云名逍。”云逍拱手道。

“新弟子?”

那人狠狠啃了两口大鸡腿,激动道:“破天荒了啊,三年了!剑阁终于有新弟子,喜大普奔!”

他笑容满面,来到云逍身边,那油光腻腻的手搭在云逍肩膀上,啧啧感慨道:“真俊啊!我宣布,从今天开始,剑阁的‘阁草’就是你了!”

云逍看着肩膀上的黄油……

他笑了。

原来,这青魂剑宗,还是存在‘有趣’的人的。

“不知道这位师叔,怎么称呼?”云逍拱手问。

“你多少岁?”那男人撩开刘海,瞪着云逍问。

“十六。”云逍道。

“靠!我才比你大一岁,你叫我鸡毛师叔!”男子嚷嚷道。

“……是,鸡毛师叔!”云逍恭敬道。

“不是!”男子扬着鸡腿,咬牙切齿,“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喊我师兄!”

云逍恍然大悟,连忙尴尬道:“不好意思,是我理解错了,见过鸡毛师兄……”

噗!

男子当即喷饭,指着自己咆哮道:“我!不姓鸡毛!鸡毛是语气词,懂了没?”

云逍愣住。

“哦哦,那请问师兄贵姓?”他微笑问。

男子这才满意,拍了拍胸脯,道:“我姓蔡,叫毛毛。”

云逍:“……”

这还不是跟鸡毛差不多吗!

“云逍,以后蔡师兄罩着你。”蔡毛毛勾上他的肩膀,满脸惆怅道:“师兄太寂寞了,三年了!一个新面孔都没见到!”

“行。”云逍点头。

“天色已晚,赵师姐晚上不见活人……”蔡毛毛想了想,继续说,“这样,今晚你和我挤挤,明天我带你去找她,领个弟子令牌,入剑阁剑籍,往后余生,你就是青魂剑阁人了。”

“赵师姐?”

“对。”蔡毛毛警惕看看周围,这才小声在云逍耳边道:“你是新人,师兄是过来人,趁热乎,先给你讲一下剑阁第一生存法则。”

“生存法则?是什么?”云逍迷惑。

“千万别惹赵师姐!”

“……记住了。”

云逍看他这么敬畏,心里想着,估计又是叶孤影那样冷傲的修道者吧。

这种人,没什么意思。

“走走,师兄今天高兴,做点菜为你接风洗尘!师兄的烧鸡,嘎嘎好吃。”

“麻烦你加一个‘做’字。师兄做的烧鸡。”云逍汗颜道。

“哈哈,云师弟,你真变态。”蔡毛毛大笑,“不过我喜欢。”

云逍:“……”

夜幕降临,万籁寂静。

云逍在青魂,感受到了第一丝温情。

……

“叶孤傲?”

姚清浅揭开纱布,看到眼前一滩血腥之物,顿时尖叫一声。

如果只是一般的首级,她不至于如此惊恐。

死者,是叶孤傲!

叶剑王的亲弟弟,死在登天路。

谁来担责?

她内心狂跳。

“谁杀的?”姚清浅寒声道。

“不知!”旁人道。

“不知?都听着!”

姚清浅面色狰狞大喊:“封路!此次参加登天路的人,谁都不许走!除了已经成青魂弟子的,其他人全部先押到‘禁剑狱’!”

周围不少第一剑峰的剑修,马上行动起来。

“给我找一些冰块。”姚清浅道。

“要冰块干啥?”旁人一愣。

“当然是冻着叶孤傲,等叶剑王从万剑海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姚清浅又愁云惨雾了。

姜玥虽然腾飞了,但是,叶孤影亲弟弟,死了!

她都不知道,叶孤影回来后,会是何等雷霆震怒了。

“不管是谁,我定要先将其揪出来,否则,叶剑王真的不会原谅我了。”

……

第一剑峰。

夜,逐渐深了。

白天的青魂,如同仙境。

夜幕下的青魂,鬼蜮横行。

一间精致的殿堂内。

剑尊弟子‘王枫’松了松筋骨,回头面向九个第一剑峰弟子。

“夜黑风高杀人夜,走,给小玥儿出口气去!”他语气阴冷。

“姚长老给信了?”

“哪个剑峰敢招收那倒霉鬼?”

众人笑问。

“剑阁。”

王枫摸摸鼻子,笑了。

“哈哈……”

听到这个地方,其他人都忍不住捧腹。

“听说,他可是把叶剑王的五百年妖骨,都拿走了啊……”

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王枫的眼里,涌动着深深的贪念。

……

兄弟们,看完把你们的张萍留下啊,张萍!疯子需要超过一千个张萍!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太古第一仙的姜玥姚清浅

御兽师?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三天! 主目录 下一章 杀你如杀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