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嫁给坐轮椅的总裁小说
上一章 真相 何其残忍… 主目录

第2276章 疯狂丁嘉 当年想用汽油烧死池欢…

作者:乔陌漓彦汐落 更新时间:2019-07-20 01:26:06

为了能让池欢和她的那个女儿消失的合情合理,丁嘉下了很大的功夫,努力想把她们的消失伪造成意外。

可惜每次最关键的时刻,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意外出现,阻止了丁嘉想要害人的想法。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拖拖拉拉的计划谋算中,丁嘉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

君老爷子十分开心,以为君家终于有了血脉的延续,根本不知道这所谓的血脉,不过是丁嘉在酒吧烂醉时被人糟蹋的野种。

眼看着临盆的日子逼近,丁嘉终于消停了些,不过她对池欢的妒恨却始终有增无减,像荒草般充斥着内心。

终于,在一个黯淡的夜晚,丁嘉在医院了生下了瘦弱的女孩,取名叫君梦云。

生产时的剧痛并没有令丁嘉掉半滴眼泪,直到她被推出产房,发现君之谦根本没有到场时,终于崩溃嚎啕大哭起来。

她终于明白,无论自己如何努力,都无法、令那个冷血的男人多看一眼。

他所有的温情和关爱,都给了根本就不应该存在的池欢。

妒恨和憎恶充斥了丁嘉的内心,整个月子里,她都在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池欢不得好死!

等捱到月子结束,丁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到君之谦和池欢住着的海边小屋。

当她看到相拥而眠的君之谦和池欢时,妒恨令她发狂,丢失了所有的理智,推门进去大骂池欢,说她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

面对丁嘉的控诉,君之谦毫不犹豫给了她一记耳光。

在君之谦眼里,丁嘉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根本没有资格对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大呼小叫!

就连现在他和丁嘉的婚姻,都是为了应付君老爷子的权衡之计,没有半点留恋的价值。

而池欢也不是唯唯诺诺的性格,抱着快要两岁的君梦瑶大声训斥丁嘉,让她认清自己的位置,不要妄图破坏自己和君之谦的感情。

两人的默契令丁嘉彻底发了狂,她大步离开那栋海边小屋。

深夜,她开车买来了整桶的汽油,绕着小木屋浇了满圈,然后狰狞着丢下了打火机。

漆黑的夜里,火苗很快围着小木屋蹿起,转眼就变成熊熊烈火,噼里啪啦烧了起来。

当年的滔天大火在丁嘉眼里熊熊燃烧着,令她歇斯底里狂笑起来,“池欢那个贱人,巴着之谦不肯放手!如果不是被她蛊惑,之谦本来应该跟我恩恩爱爱的!她早就该死!”

看着眼神癫狂的丁嘉,君梦瑶愤恨到紧紧攥着她的手腕,“我不允许你这么说我妈咪!当年他们的离世,就是你搞得鬼对不对!你这个坏女人!”

“我坏?”丁嘉指着自己的鼻子狂笑起来,“那君之谦呢?他娶了我,跟我举行了婚礼,却碰都不肯碰我一下!这对我来说是多大的羞辱?他根本就是嫌我脏!”

“还有池欢,那个只会在之谦面前扮柔弱的女人,面对我的质问时脸上没有半点愧疚,居然还说我才是硬塞进来的小三?”

丁嘉笑得更加大声,“你见过持证上岗的小三么?我可是君之谦合法的妻子,明明池欢才是上不得台面的小三!是她霸占了本来应该属于我的一切!她该死!”

“啪!”

君梦瑶实在受不了丁嘉口口声声诋毁自己已经过世多年的妈咪,抬手就给了她一记耳光,“住口!我不允许你侮辱她!”

丁嘉愣了两秒,用手捂住自己被打得火辣辣的脸颊,然后像疯了似得冲过来,表情狰狞恐怖,“该死,你跟你那个不识趣的死鬼老妈一样该死!当年我就应该狠狠心,直接把你也一起给弄死!”

这记耳光令丁嘉彻底疯狂,令她想起自己当年纵火后,被君之谦发现后的那记同样大力道的耳光。

彼时屋内的火刚开始蔓延,君之谦左手抱着年幼的君梦瑶,右手搂着只穿着睡衣的池欢,勉强从木屋内逃生。

他们一家三口惊魂未定地逃出火海,看到的却是面色阴森的丁嘉。

“是你?”君之谦气恼地等着当年的丁嘉,眼里满是嫌恶,“你是不是疯了?”

“没错,我就是疯了,被你们两个给折磨疯了!”那时的丁嘉歇斯底里,恨不得冲上去掐死池欢,被君之谦给拦了下来。

她气冲冲指着抱着君梦瑶的池欢,毫无形象地破口大骂起来,“你这个登堂入室的小三,为什么要夺走之谦的爱?你把他还给我!”

池欢脸色惨白地看着神智疯癫的丁嘉,怜悯地冲她摇头,“丁嘉,你是不是入戏太久,已经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了?你难道忘了你和之谦的婚礼只是掩人耳目的权宜之策,他从来就没有爱过你啊!”

“你胡说!我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丁嘉被戳到痛脚,疯了似得拼命摇头否认,“我和他有结婚证,是被法律认可的!你才是最见不得人的小三,无耻地霸占我的幸福,夺走了我所有的幸福!”

然后迎接她的,就是君之谦狠狠的一记耳光,和无比嫌恶的眼神,“醒醒吧你!从头到尾,你都是我请来抵挡流言蜚语的工具罢了。你永远都不要忘了,我们只是各取所需!”

“各取所需”四个字令丁嘉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她从身上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汽油,直接拎起来猛倒在池欢身上,“不!这不是真的,她才是造成这一切局面的恶果,只要清除了她,我的生活才会恢复到正常!”

多年来的爱而不得和对池欢的妒恨,终于因为君之谦的那一巴掌,彻底把她给逼疯。

她的眼里写满疯狂,根本不给君之谦半点反应的机会,就点燃手里的打火机,丢在了池欢的身上。

汽油遇到火苗,瞬间在池欢身上跃动起来,令池欢毫不犹豫地朝海边冲去,她不想一旁的君之谦和年幼的君梦瑶被自己连累。

“欢儿!”

君之谦愕然两秒,放下怀里抱着的君梦瑶,拔腿朝池欢追去。

那是他最爱的女人,他绝对不能让她有任何的危险!甚至都来不及处理纵火的丁嘉,心里想着的只有池欢的安危。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真相 何其残忍…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