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继承后宫后的求生日常
上一章 第十六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章

第十七章

作者:谢一二三 更新时间:2020-10-19 05:03:42

裘亓一向有福享福,有难就逃。

她想着,就算裴羽卿明天就要杀了她,她今天也要在这美人乡里一醉不起。

“那个……我还能再要个亲亲吗?”

在裘亓期待的目光中,裴羽卿凑近了那漂亮的脸庞,随后眼睛一眯,杀意掩藏在眼睫之后,“嗯?大人你说什么?”

“没没没,我是说等我恢复一些,马上就帮你把环拆了。”裘亓讨好的用尾巴绕着裴羽卿的胳膊蹭了蹭,开始聊裴羽卿喜欢的话题,“你不要怕,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裴羽卿顺了顺她背上的光滑毛发,眸光微闪,沉沉地应了一句,“好。”

……

第二次醒来,裘亓明显感觉自己身体变得不一样了,浑身冷飕飕的不说,收紧手心的时候都没有那种毛茸茸的舒适感了。

她翻身坐起来,盖在身上的薄被顺着不着寸缕的身体滑下,裘亓眨巴眨巴眼睛,盯着自己干净的修长手指。

这是变回来了?

心念一动,扭着头,她却又瞄到了自己屁股后晃悠着的尾巴,耳朵失落地耷拉下来。

行吧,这下真成人不人兽不兽的鬼样子了。

想到自己刚恢复人身还没衣服穿,裘亓盯着床边的衣架,第一反应是快点找件衣服来遮羞。

她迈开步子想下床,结果动作太着急,忘记了床上还躺着一个裴羽卿,被她的腿绊了一下,瞬间脑袋朝下脸狠狠砸在地上,结结实实地摔了个狗吃屎。

裴羽卿是很浅眠的人,这么大的动静早就醒了,只是给裘亓面子,想让她体体面面的穿上衣服再睁眼,但她也没想到对方能蠢到这个地步,下个床而已还把自己绊倒了。

“大人,还好吗。”裴羽卿冲裘亓伸出援助的手。

“呜……”裘亓皱起脸,弓着背把自己的头埋起来,“夫人,你别看我,快闭眼。”

她现在的姿势从哪个方向形容都只有一个“糗”字。

脑袋栽在地上,腿却还挂在床边,偏偏裴羽卿还在她身后,用屁股想,裘亓都知道对方眼里现在的“风景”有多精彩了。

她在没皮没脸也是一个未曾婚嫁的黄花大闺女,这事搁在她身上,她也是会觉得丢脸的好吗!

“好。”裴羽卿背过身,“大人,我已经转过身了。”

“嗯,我没说好,你不准转回来。”

裘亓拍拍摔疼的胳膊肘,从地上爬起来,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然后扯着领子别扭地开口,“好了,可以转过来了。”

裴羽卿回身,目光放在裘亓身上,她正低头整理那皱成一团的宽大袖子,脑袋顶上的耳朵也跟着一抖一抖,看来是真的有被难到。

“我来吧,大人。”

“那太好了。”裘亓抬头,屁颠屁颠冲裴羽卿跑过去,她就等这句话呢,“没有夫人我可怎么办啊。”

被她用这种亮晶晶的眼神注视着,让裴羽卿有种错觉,似乎这世上过路人千千万,对方眼里只看得见自己一个。

若是演戏,那她真的不得不夸一句,裘亓演得太让人想要去相信了。

裴羽卿静默不语,垂着眼,仔细地帮裘亓将袖子抚平,再把她卷进脖子里的领口翻出来整理好。

冰凉的手指贴到脖子上,裘亓下意识缩缩脖子。

“抱歉,我下次注意些。”裴羽卿把手收回来。

“别。”裘亓抓住裴羽卿的手,送到嘴边轻轻哈了口气,“夫人体质不好,我多暖暖就好啦。”

裴羽卿目光在裘亓身后,那跟着心情不停摇晃的毛尾巴上停顿几秒,随后平稳挪开,没反驳。

然后她借着给裘亓整理碎发的动作,不着痕迹揉了揉那对毛茸茸的竖耳,唇角没忍住轻抬一下。

她倒是觉得,这人一直保持这个样子也不错。

“大人,昨晚见你睡得沉,便没喊你起来吃晚饭,现在是不是饿了?”

“是也……”裘亓摸摸瘪瘪的肚子,“真的饿了。”

“那我让厨房送些过来。”裴羽卿作势要起身去喊人。

“诶,等等。”裘亓忙拉住她的袖子。

“嗯?”裴羽卿投去一个疑问的目光。

“我还是自己做吧。”裘亓小声说。

裴羽卿想了一下,便猜到其中缘由。

那日午膳时她就看出来,裘亓的口味大改,新鲜宰杀的肉不吃,倒是偏好人类那口蒸炒煮炸的花样。

“大人需要什么食材,我先去厨房吩咐替你备着。”

“一起去吧。”裘亓牵住她的手。

……

这个点,大家早已用过早膳,厨房里的人正在准备午膳要吃的东西。

裘亓进去的时候,上次那老师傅坐在一个箩筐前面,手上正拨着一条蛇皮。

裘亓看了眼,立刻把目光收回来,捂着受惊的小心脏拍了拍。

“老陈,你和大家先去后面忙吧,把那的菜先洗洗,大人要用会儿厨房。”裴羽卿半挡住裘亓的视线。

老师傅眼睛一亮,“大人,您又有新菜色要出了?”

这不能怪他兴奋啊,裘亓这几天,每天都在厨房倒腾新花样,他在边上看着还真是学到不少,就因为这一口,家里的母老虎都对他温柔上许多,以前和他不亲近的孩子也天天贴在他裤腿边上撒娇讨要吃食。

裘亓点点头,“今天煮点猪肝粥吧,给夫人补补。”

粥味道清淡适合裴羽卿的口味,猪肝又补血,正巧给刚受了伤的裴羽卿回点气力。

裴羽卿倒是没想到她是为了自己才主动下厨的,眉眼抬起,落在裘亓背上的目光很深。

裘亓挽起袖子,冲老师傅问,“我们这有刚宰的猪吗?给我捞几只猪肝来。”

老师傅点点头,忙去盆子里取来血糊糊一团,“有的有的,只是这些内脏,我们平时都当垃圾处理的,做成菜能好吃吗?”

裘亓点点他,“这你就不懂吧,告诉你,猪浑身都是宝,没一块肉是不好吃,别因为人家胖嘟嘟就瞧不起人家。”

“诶诶诶,大人说的是。”老师傅可还没忘记,上回那把他馋到半夜做梦都流口水的猪油炒饭呢。

“说起来……”裘亓脑袋转了转,“我猪油呢,不是给我扔了吧,那玩意可以放很久的。”

“没呢没呢。”老师傅应道,连忙取了椅子来,从货架的最高处双手捧下来一个小油罐,“都在这呢,我看得好好的,一滴没动。”

那罐猪油被供奉在高处,外边还贴了张字条,写着特别霸气几个大字。

——闲人勿动。

裘亓想着自己应该不算闲人了吧,伸手把那张纸撕下来,罐子放在一边备用。

先把米放在水里泡上,再用泡米的时间处理猪肝,洗净切成好入口的小片,放到调好调料的碗里腌渍。

上回她提过之后,严晚就专门去人族的市场采购了很多调味料回来,大大提升了她做菜的水平上限。

等了一会儿,裘亓端起泡好的米冷水下锅,开大火开始煮,并吩咐老师傅在一旁拿着勺子搅拌,不要让米太沉底。

她自己则是端起一旁腌好的猪肝,热锅下油爆香葱姜蒜,再下猪肝,炒到将将变色刚断生的的样子就迅速捞出来。

这个时候锅里的水已经煮沸了,裘亓让老师傅抽了些柴,把火闷小,将刚才炒过的猪肝放进去,开始一边搅拌一边慢炖。

炖到米差不多熟了,裘亓挖出刚才的猪油,放了一小勺下去。

加过油炖出来的粥,口感会更滑更醇厚,这依旧是隔壁老太太教她的生活小妙招。

一直煮到米花散开,香味用锅盖都掩不住了,裘亓才把粥盛出来。

“夫人,你尝尝。”照旧,第一碗还是递给裴羽卿的。

“谢谢大人。”

裴羽卿接着碗,在裘亓期待的目光下喝下。

也许是院子里的动物吃得好喝得好,还整天吸收所谓的天地灵气,内脏不就算不腌渍吃着都没什么腥味,现在加了调味之后就更能突显食材本身的优质。

裴羽卿咽下粥,食道被暖暖划过,不得不说,早晨起来吃上这么一口温热的,确实浑身都舒坦不少。

这猪肝她是第一次吃,没想到它口感竟是这样嫩滑,吃了一口就让人迫不及待想吃下一口。

“好吃吗?”

“嗯,好吃。”

即便裴羽卿每次给的反馈词汇都很匮乏,但裘亓却能从她眉眼之间的微表情判断出,裴羽卿确实蛮喜欢这碗粥的。

“你喜欢就太好了!”裘亓这才露出笑容,给自己也舀了一碗,剩下的就让老师傅拿着给其他人分了去。

“嗷呜。”不怕烫地吸入一大口,裘亓瞬间幸福地眯起眼睛,“我果然是平平无奇料理小天才。”

……

午膳前,裘亓拉着严晚去做布置解环所需要的准备工作,裴羽卿终于落了空,闪身入了假山后,她们几人的秘密基地。

“裴姐姐,你可算来了,怎么迟了这么久。”

“还能为什么。”祖绵绵一脸心疼地看着裴羽卿,“肯定是那魔头白/日/宣/淫,从早上就开始折腾裴姐姐不让她下来。”

裴羽卿一个眼神过去,瞬间杀得祖绵绵闭上嘴。

“陪她去厨房折腾了些吃食,你们有话快说。”

“又去厨房?”难得参加会议的许子佘晃晃手里的扇子,“最近总见她往那跑,怎的,是又折腾出什么新鲜玩意儿了?”

裴羽卿没有否认。

殷慈重新将话题拉回正轨,“你是不是对她,心软了?”

裴羽卿侧目,“怎么说。”

“那日她主动替你挡下魔族一击,这些天又时时刻刻黏在一起,我看得出,你看她的眼神,少了许多复仇的坚定。”

裴羽卿掩在宽袖下的手指点了点,顺着殷慈的话回顾自己的心态,发现这些天的相处,确实让她对裘亓有了很大的改观,那天对方的舍身相救,也确实让她心头一震,只是比起感动,她心中疑惑更深。

就算是因为兽元珠的关系,一个人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吗?可裘亓那双总是不加掩饰望着自己的眼睛,让她找不出一点漏洞。

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

“倒不是心软,目前的情况,我们只能静观其变。”裴羽卿举起茶杯喝下一口,目光淡淡,“她身上还有我们能取的好处,我们手上又有足够能威胁到她的武器,留着也便留着了。”

“那我们就不能动她了?”萧楚儿站起来,“我可不想整天提心吊胆的。”

裴羽卿轻哂,“等玄冰环一解,整日提心吊胆的,怕该是她。”

“啾……”蓝棠拍拍翅膀,“可是大魔头好坏好坏,她老是欺负主人,蓝棠讨厌她!”

“是啊,即便她现在性情大变,我也无法放下心中芥蒂。”林予锦凑上一句。

“我只是说暂时。”裴羽卿的目光落在远处,忽视那些焦急的目光,独自冷静,“而且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这个,魔族下了重金悬赏,要取她的人头,若是兽元珠落在他们手里,那后果可是比现在要糟糕得多。”

听她说起这个,在场所有人表情沉了下去。

这次的刺杀事件给她们敲了响钟,这颗兽元珠对世人的诱惑太大,而现在裘亓本人又正处于无法完全掌控它的虚弱时刻,那外界必定都想趁着这个档口来抢夺。

但兽元珠落在外人手里的下场,她们想都不敢想。

“魔族不行,那就是说自己人可以随便下手咯?”祖绵绵搓搓手,一脸兴奋和期待,“裴姐姐不动担心,我这就去准备,肯定不让你白被那魔头轻薄。”

裴羽卿听见“轻薄”两字后,眉头迅速皱拢,但还没来得及解释什么,祖绵绵就一跑一跳地走远了。

裴羽卿抬眼看向殷慈问:“殷慈,我说的话,是很难懂吗?”

殷慈垂首,“绵绵她,一向不太听得懂人话。”

“也罢,我倒看看她能做出什么妖来。”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六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