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继承后宫后的求生日常
上一章 第九章 主目录 下一章 意外之吻

独宠一人

作者:谢一二三 更新时间:2020-10-19 05:03:37

午饭过后,裘亓继续回书房折腾她的拆环计划,想得差不多了,她喊来严晚。

“严管家,你能帮我买点钴铑山的温泉水吗?”

严晚没过问裘亓买温泉水是去做什么,而是十分干脆地掏出算盘,“大人,您需要多少升。”

“你等等……”裘亓先查找了这个时代的“升”是多少毫升之后,换算了一下,“先买个五百升吧,这次用了还可以囤着下次用。”

“好的。”严晚手指拨了两下,“五百升的钴铑圣水一共需二百五十金。”

这个世界的货币是约莫巴掌大的长方形薄片,根据薄片材质的不同价值也不同。

一金=一百银=一千铜

在这里,一铜大概可以买到五个鸡蛋,要是换做现代一块钱一个鸡蛋的算法,一金就是五千软妹币。

“多……多少?”裘亓有些心悸。

“250金。”严晚十分体贴地放大了声量。

裘亓两眼一翻,差点晕死过去。

250金,那不就是一百二十五万软妹币,呜呜呜,她突然觉得自家小区四块钱一顿的水费真的是太便宜了!

“大人,还买吗?”

“咱院里还有多少钱。”裘亓掐了掐自己的人中。

“去掉这250金,还有一千金左右。”

裘亓眼睛瞬间亮了,大手一挥,“那就买!买它个一千升囤着慢慢用。”

严晚又划了几下算盘,“好的,大人。”

两人约好第二天一早一起去买,裘亓看着纸条上一行行已经全部打上小勾勾的计划,也满足地笑笑,安心回房休息去了。

万事俱备只欠圣水,等她帮裴羽卿拆了环,对方一定会感动得以身相许!

……

“大人。”裘亓刚准备打盆水洗个脸睡下,门口却传来敲门声。

她放下脸盆,“进来吧。”

严晚端着一块板子走进来,她将这东西放平在桌面上,把盖在上面的布掀开。

“大人,您该翻今晚的牌子了。”

裘亓:“我就不能一个人睡会儿吗?”

主要她是不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那么好运气躲过别人的暗杀了。

“大人,这是规矩。”严晚把牌子洗了一遍,“如若晚上您没有翻牌子,第二天早晨就需要任意抽一位拖到斗兽场,到时候生死由命。”

裘亓回忆一下,发现还真有这规矩,而且是历届兽神都这么传下来的,并非严晚瞎骗她。

想到那些娇滴滴的美人被丢进斗兽场后被猛兽撕咬的场景,裘亓抱着胳膊抖了抖。

“那今晚就……就翻夫人的牌子吧。”

“夫人?”

“就是我夫人啊。”裘亓伸手拿起写着“裴”的木牌,“我以后独宠她一人,其他人的牌子都不翻了,这个步骤咱今后可以省略。”

严晚点头,“好的,大人,我这就去请裴夫人。”

裘亓坐在床边,等待的时间越长心情越忐忑,她没稳当坐多久,很快就站起来,跑到脸盆边,打算先洗洗脸。

原身不喜照镜子,所以房间里没有摆,裘亓只能低头,借着烛光用水面来观察自己现在的脸。

这不看还好,一看可真是差点把她吓到心肌梗塞。

比熬夜十级选手还重的黑圆圈,脸颊的肉软软地耷拉着,皮肤没有光泽还泛着一种不健康的青灰,一看就是副纵x过度的样子。

其实说实话,原身底子不差,就是气色不太好,外加头发长时间不打理,看着就很糙,再加上它那些传的出名的恶闻,被人背后喊大魔头也不算奇怪。

裘亓努力用水清洗脸蛋,还花了好大力气把毛躁的头发给梳顺。

等等……梳着梳着裘亓动作停下来。

所以,她就是顶这么一张惨不忍睹的脸,疯狂和裴羽卿撒了那么多娇?

裘亓脑海里过了一遍那个画面,顿时觉得自己连钻地洞的勇气都没有了。

就说呢,她这么甜,没道理裴羽卿不喜欢啊,原来都是这张脸惹的祸!

如果此时裴羽卿在,一定会冷冷地回一句:你哪来来的自信。

可惜裘亓听不到,而且她也……真的对自己的撒娇技术很有自信。

“扣扣——”门又被人从外面敲响,沉稳的声音透过厚重的木门穿进来,“大人,是我。”

“吱呀……”门从里面开出一条缝,钻出来一个脑袋上蒙着白布的小矮个。

“夫人,你来啦。”声音闷闷的,听惯了对方咋咋呼呼语气的裴羽卿挑了挑眉,觉得有些不习惯。

“大人,是受伤了么。”

“不是,先进来吧。”裘亓让开身子。

裴羽卿走进来,目光先是在梳妆台前上的梳子顿了一下,然后才在桌旁坐下。

“怎么了,我看看。”说着伸手想去掀开裘亓脸上的布。

“别。”裘亓挺着腰躲开裴羽卿的手,“就是因为面对的人是你,我才把脸遮住的……”

“嗯?”

裘亓叹了口气,包着布的小脑袋低下去,“我太丑了……会吓到夫人的。”

裴羽卿一噎,“不会,如果真的会被吓到,我也早就被吓过了。”

妄想从美人那听到安慰的裘亓:“……”

“如果您不满意现在的皮子,可以再找许子佘要张蜕皮。”

许子佘兽态为蛇,也是原身后宫里一员,用她蜕下的蛇皮覆在脸上,只要十分钟就能变成自己心中所想的样子,简称易容术,还是长效的那种。

这种方法唯一的缺点就是蜕皮的保质期有限,十年左右,蜕皮就会开始老化,易容的相貌也会逐渐开始走样。

原身就常找她要蜕皮换脸,算起来,现在脸上这张,也快到保质期了。

裘亓抬手扯扯松垮的脸蛋肉,怪不得都坠成这样了。

“我这就去要!”裘亓蹦起来。

还有什么,能比顶着这样一张丑脸睡在美人身旁,更尴尬的事了吗?

没有!所以她一刻都等不了。

“大人。”裴羽卿拉住她的手,“严管家之前在仓库里存了几张,您要是想,我可以去取,现在去找许子佘她该睡下了。”

裘亓一想也对,那还是去仓库拿的快。

裴羽卿动作很利索,飞出去飞回来,不到半柱香时间。

“您想好皮子的相貌了吗?”裴羽卿举着那经过消毒的蜕皮在裘亓耳边问。

如果不是对相貌有十分细致的想象,蜕皮之后出来的效果也许会差强人意,所以一般人使用前,是会先将自己想要的相貌画在纸上,照着参考边想象敷皮边等。

裘亓点点头,“有的。”

既然可以照着自己的意愿换,那裘亓第一选择当然是自己原本的脸,毕竟她也不想偶尔照到镜子被里面陌生的脸蛋吓到。

裘亓在床上躺好,裴羽卿将那蜕皮在水里浸湿了轻轻覆在她的脸上,她对自己二十多年的记忆很有信心,很干脆地闭上眼开始凭空冥想。

冰冰凉凉的触感,和面膜的触感倒是很像,只是感觉这皮子贴着皮肤越来越紧,有一种要融入她身体的感觉。

差不多十分钟过去,蜕皮完全变干,表面形成一层干脆的薄膜,裴羽卿伸手把它掀开,露出下面裘亓已经替换好的脸蛋。

看见那张脸后,裴羽卿眉尾扬了扬,眼底有微微的疑惑。

原身偏好有攻击性的长相,所以每次换的皮子,无一不是高鼻梁深眼阔。

但眼前这张脸,却写满了纯良的无害,圆润的眼型配上纤长的睫毛,不是浓眉重墨却别有一番风味的耐看,小巧的鼻子下是浅粉色的唇瓣,脸颊上的肉有些鼓鼓的,看着显得年纪很小,而且……似乎手感很好的样子。

裴羽卿分神,按捺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右手。

“夫人,好看吗?”裘亓双手捧着脸靠近她,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裴羽卿。

裴羽卿垂眼与她对视,这样凑近了看,看得比方才更仔细,她甚至能从裘亓亮晶晶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神情淡漠的倒影。

其实说不上多惊艳,但看着就是莫名其妙的顺眼。

“好看。”裴羽卿嘴角弧度轻微上扬。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九章 主目录 下一章 意外之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