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继承后宫后的求生日常
上一章 第四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第五章

作者:谢一二三 更新时间:2020-10-19 05:03:32

月中的天气与现实世界的夏季差不多,正是百花齐绽的好时节。

平日里原身一般在夜晚活动得多些,很少有早起的时候,所以这天早上,院子里几个姐妹约好,带上茶点在假山后的小圆子里赏花。

七八个美人围着桌子嬉笑聊天,边上架着两只躺椅,一张上趴着日常嗜睡的祖绵绵,这人无视周围的声音,翻着肚皮睡得贼香。

“切。”旁边那躺椅上卧着一位穿墨绿长裙的女子,名叫萧楚儿,她舞着扇子,细长的眼斜斜瞟了祖绵绵一眼,眉尾上扬媚态油然而生,“就知道睡,都胖成什么样了。”

蓝棠扑腾着翅膀飞起来,脚丫子踩在萧楚儿的肩头,“不可以说绵绵坏话。”

“啧。”萧楚儿右手轻撑在脸侧,抬起手,有些烦躁地对小肥雀晃了晃,“肥鸟快走开,当心我扒光你的毛。”

蓝棠蹦起来狠狠在她手背上啄了一下,才气呼呼往殷慈脑袋上飞。

“林予锦,东西带了吗?”裴羽卿不在,殷慈坐在主位,她没有这么好的雅兴去赏那些花花草草,今天来主要就为了林予锦手里的那罐东西。

“带了的。”叫林予锦的兽人就是传说中的人鱼,水中王者,歌声美妙貌若西施,瘦削的身形叫人类男子看上一眼就只想抱在怀里好好疼惜呵护,外貌十分有迷惑性。

她从怀中掏出被捂热的白瓷小瓶,“在这呢。”

殷慈伸手接过,又朝她递过去一瓶金疮药,“多谢,这药你拿去用,伤口能好快些。”

二人将手上的东西交换,殷慈打开瓷瓶的封盖,低头嗅了嗅,人鱼血的气味果然同其他兽类不同,没有腥味反而泛着淡淡的甜,除此之外,它还能够延年益寿增强体质,人间甚至有专门的猎鱼队在捕杀人鱼,且赏金极高。

而裘亓会养这么一只在院里,无非就是为了扩充自己的粮库。

殷慈其实也是替人办事,昨夜裴羽卿受了些伤,特意托她来向林予锦借这血,因为这东西除了人间传的那些神奇之处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它的治疗功效极其显著,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将伤口愈合,这对于饱受寒毒侵扰的裴羽卿来说,简直是救命的良药。

只要它在,至少能在拆环过程中保住一条命。

林予锦摇摇头,弱弱一笑,“是我欠裴姐姐的,原本昨晚该去侍寝的会是我,如果不是她主动揽下,现在的我可能已经……”

在场的人目光皆是一暗,不论她们将自己伪装得多开心,都不能改变所有人脑袋上顶着个定时炸/弹的事实。

侍寝侍寝,在别人那最多得个以色侍人的说法,可在这院子,那就是以命换命。

除了裴羽卿,过去没有一人是活着从那座寝宫出来的,所以关于昨晚具体发生了什么,众人不敢问,也不忍心问,生怕一个不小心踩到雷点上,不止伤了裴羽卿的自尊心还会让她回忆起不好的东西。

“唉,你不用想着欠不欠的事情,裴姐姐的愿望就是希望咱这院子里的人,能多活一个是一个。”祖绵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她鼻子耸了耸敏锐捕捉空气中那丝香甜的气味,“人鱼血原来闻着是这样的啊,好像糖霜的味道。”

“口子划哪儿了。”萧楚儿下巴对着林予锦的方向抬了抬,“你这血隔着老远就能闻见味,有药就快上,免得等会儿把人招惹来了。”

说的是怕招惹谁,在座的都清楚。

林予锦被提醒了一下,脸色有片刻的苍白,随后慌忙打开殷慈给的药罐,解开手腕的绷带挖起一块抹在伤口上。

“嗨,美人们。”说曹操曹操到,一道颇有活力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美,美人?”喝水的祖绵绵呛了一口,原本想回头看看是哪个骚包说话这么不着调,结果头一转过来,表情瞬间僵硬了。

这魔头今怎么起这么早?还有闲情雅致来逛小花园?

察觉不对劲的林予锦抬起头,发现身后挂着微笑伫立在那的裘亓时,脸都吓青了。

裘亓想要帮裴羽卿解开玄冰环,但最重要的钥匙放在书房,而原身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出过那里,钥匙一直都放在管家那保管,她现在到处乱晃,就是在找人。

可谁知道这管家神出鬼没的,她快把这院子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见人,正好远远看见这亭子里有人坐着,便想着来问问好了。

结果刚打完招呼,就被中间穿浅蓝色衣裙的美人用一种惊恐万分的眼神看着,原本裘亓还在回味自己刚才的表情是不是不够友善吓到人家了,但很快她知道了原因。

目光瞄到那蓝衣女子手腕上还没来得及凝固的伤口,裘亓眼皮猛地一跳,那股难以抑制的力量再次涌了出来。

——令人惧怕的从不是她这个人,而是她身体里随时可能失控的兽元珠。

林予锦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嘴唇完全失去血色她整个人看着如同薄纸,仿佛风一吹就倒。

毫不夸张地说,林予锦感觉裘亓现在看她的目光,就像豺狼盯上肥肉,下一秒就要扑上来撕咬,可她一条人鱼,在陆地上武力值还比不上个会灵术的人类,到时候肯定毫无反手的可能性。

原本还懒洋洋躺在椅子上的两人立刻站起来,伸出手,一左一右将林予锦护住,紧张的气氛中,殷慈也抽出腰间的匕首,眼中带上准备战斗的决然。

“大人。”就在裘亓拼命抵抗体内兽元珠的时候,身后一抹沉着的嗓音传入她的耳中,轻微抚平她的燥意。

不知何时出现在她们身后的裴羽卿快步上前,将身子挡在双方中间阻隔裘亓的视线。

裘亓余光瞟到她额头上的细汗,猜到对方是硬撑着赶来的,不然此时的她应该正躺在床上休息。

“大人今天怎么有空来赏花?”裴羽卿难得递给裘亓一个笑脸,想要尽快转移她的注意。

裘亓胸腔起伏,大口地喘着气,现在的她没心思回答问题,视线里,裴羽卿那张漂亮的脸蛋已经被扭曲成模糊不清的样子,而她鼻尖所闻到的熟悉清香气味,是狂烈躁动中唯一的抚慰。

“夫人。”裘亓伸手一把抱住她的腰,将头深深埋进她的怀里,用力呼吸着,浑身都在克制地颤抖,“我,我忍不住……怎么办……”

“嗯,我知道,大人。”裴羽卿点头,伸手轻拍她的后背,语气像是哄小孩一般有耐心。

柔和的声音贴在耳侧,裘亓神经缓缓放松下来,身后有节奏的拍打,也让她十分地有安全感,可就在这关头,后脖颈处突然降临一记闷痛。

“夫人……呃!”

在场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下,只见裘亓同被抽了脊柱的人偶,软软地顺着裴羽卿的身体滑落到地上。

裴羽卿收回刚才砍在裘亓脖后的手,面色一如往常的镇定。

“绵绵,过来抬人。”

“啊?”资深苦力祖绵绵愣了一下,立刻点点头,挽起袖子,走过去轻轻松松单手提起裘亓的衣领子。

“拎好了”祖绵绵把人和麻袋似的甩到背上扛着,表情有点兴奋,“姐,咱去哪儿抛尸?”

裴羽卿淡淡扫她一眼,“人还没死,先带回寝宫。”

……

裘亓这身体确实抗揍,裴羽卿那下,寻常人至少得卧床休息五六天,结果她晕半个时辰就醒了。

睁开眼,她先是望着顶上的帐篷发了会儿呆,随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是被媳妇儿揍晕了。

“大人,你醒了。”罪魁祸首端庄地立在床侧,裘亓受累转动还有些酸胀的脖颈去看人。

很好,看表情,就知道她媳妇儿没有半点反省的意向。

还是那么有个性,她喜欢!

“好痛,要夫人吹吹才能好。”裘亓冲裴羽卿的方向伸出胳膊。

裴羽卿偏过头,笑容毫无破绽,“大人,你刚才说什么?我听得不太清楚。”

裘亓嘴巴动了动,眼眶一湿,眼看就又要演上了,裴羽卿却往边上让了让,迅速转移话题,“听说大人找严管家找了一上午,我便自作主张,替你把人叫来了。”

“哦,对,我是找她来着。”裘亓费力地用手臂支起上半身。

裴羽卿见状,立刻上前,往裘亓身子后面放了个枕头让她能够坐起来。

“还是夫人贴心。”裘亓冒着星星眼看她。

裴羽卿嘴角一扯,敷衍又公式化,“应该的。”

“大人,有何吩咐?”管家严晚欠欠身子,算是和裘亓打过招呼。

管家外表看上去是个弱不禁风的瘦弱老妇人,但原身的记忆却告诉裘亓,这货才会这后宫里隐藏的最强者。

每一届的兽神都是通过公开的比武大会选出来的,严晚就是竞争过上上届兽神资格的老前辈,虽然最终惜败,但也没人敢小瞧她第二名的实力。

如果你要问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愿意给原身当管家?

当然是因为……她爱钱。

只要钱出够,严晚甚至能下海当妈妈桑,事实证明她丰富的过往履历里也确实有这一条。

“就是找你问问,我那书房钥匙在哪。”裘亓清清嗓子。

“这点小事,您差下人来问我就好了。”严晚说。

裘亓:我难道没问过吗?找了十来个人问,个个说不知道!我还能怎么办!是不是故意整我玩呢!

但面上,她还是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哈哈哈哈,人家就是有点笨笨的嘛。”

严晚这种千年老妖,饶是原身,也不敢和她随便硬碰硬,所以裘亓再怎么样也不敢给人脸色看啊。

裘亓这声矫揉做作的“人家”一喊出来,在场两人表情皆是一僵,眼中有一股吃了x但又不好吐出来的憋屈。

“您稍等。”严晚到底还是专业的,很快修正心态,摆出一副对裘亓毕恭毕敬的模样。

她从腰间掏出一个能给牛当项圈的大铁环,上面密密麻麻串满了钥匙,目测重量能有十来斤,但严晚却面色稳定拿一根食指就轻巧地拎住了。

“这把就是书房的钥匙,您拿好。”她拿出其中一把,双手给裘亓递上。

“谢谢。”裘亓拿过钥匙,习惯性摸到腰上,摸空了才想起来这衣服没口袋,旁边的裴羽卿见状,伸出手接过来,“大人,我来拿着吧。”

“好,麻烦夫人。”裘亓没防着她,原本这钥匙就是替她要的。

交了钥匙,严晚还不准备走,而是从衣袖中取出一张卷轴开始念。

“今早人族那边来了贡品。”

之所以人族会给兽人族送来贡品,是因为双方一千年前签的和平协议,兽人武力强悍,但头脑能力一般,对于耕织劳作一概不通,所以他们的吃食穿度都来自擅于买卖社交的人族,而人族则瞧上了兽人族脚下这块肥沃的土地,用物品来换取开采权利,以及自身种族的平安。

在这份协议中尤其划重点的一条,兽人不允许随意伤害人族,如有违令者,由兽人族首领进行斩杀或任由人族处置。

这一条理在创立初期,其实没多少兽人在意,只不过在人族参透了五行灵术,有了与兽人对抗的能力之后,它有了真正的威慑力。

“奥,那清点之后放仓库吧。”裘亓现在满脑子是怎么解玄冰环的事,对于严晚的话其实没怎么注意听。

“大人。”严晚加重语气喊裘亓,等对方的目光看向自己后,才不急不慌地继续说道,“我想说的是,人族这次送来的贡品依旧有问题,我清点过了,虽然数量没少,却有接近三分之二的布匹珠宝都是以次充好的残次品,甚至连水果粮食都有一半是不新鲜的。”

裘亓撑着下巴,暂时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到贡品的事上来。

照严晚的意思,贡品缺斤少两的问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她回忆了一下原身过去做法。

无例外都是听完严晚的汇报一顿暴怒,然后让人把送贡品的使者找来一顿暴打,再让人提着使者的头颅回去示威。

这种做法一开始是有效的,但也同上面说的,人族的灵术在近几百年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拥有自保能力的人越来越多,武力值上来了人也有底气了,特别是他们那最新上任的圣女,听说是难得的天才,一人参透了五种灵术,在人族心中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

贡品是从三年前开始出问题,而这圣女也是三年前刚刚上任,裘亓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事和她脱不了干系。

“行吧。”裘亓叹口气,冲严晚招招手,“他们那使者还没走远吧,把他喊进来一下。”

严晚没有立即动作,“大人,事到如今,杀鸡儆猴这一招怕是作用不大。”

“谁要杀鸡儆猴了。”裘亓知道,她估计以为自己又要砍使者的头来示威,于是解释,“我现在放下屠刀回头是岸了,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不稀罕做,我喊他来就是单纯谈谈话,你放心吧。”

严晚抬起头,眼神却是往裴羽卿那递去。

裴羽卿接收到她眼中的疑惑,对她轻轻点头,“大人说是,那便不会有问题。”

“好,我这就去请使者来。”严晚弓着身子,后退出门去。

裘亓挽起袖子,“夫人,有纸笔吗,我写封信。”

“有的,大人,我这就去书房取。”裴羽卿动作很快,拿着钥匙去取了几份纸回来,把东西摆到桌上,自觉地开始磨墨。

裘亓努力回忆了一下上学时书法课老师教的握笔姿势,提着那软趴趴的毛笔在纸上落笔,字虽然丑了点,但她觉得能看懂就行。

裴羽卿默默低头磨着墨石,暗地里却没停止过不断往裘亓身上飘的目光。

原身大字不识一个,平日最厌烦的就是看书读字,所以院子里所有书面工作都是管家在做,连账本都不例外,可这样的一个人,怎么现在写起字来如此熟练顺滑?若真是失忆,也不可能凭空多出一项技能,这不和常理。

联想这两日的裘亓种种不同往日的表现,裴羽卿觉得,比起失忆,倒说这身子里换了个灵魂更为恰当。

裘亓没注意落在头顶的观察目光,她皱着眉头认真写完自己想传递的话,结束之后她觉得书面上的语气好像过于严肃了些,于是想想,又在加上一个龇着牙齿的笑脸。

画完,她举起纸放到面前欣赏起来,别的不说,这画的可比刚写的那几个字好看多了,寥寥几笔就画出了她本人的俏皮可爱加生动活泼。

果然还是做老本行顺手啊,裘亓转转笔,觉得有些手痒,她这样擅长xx禁的画手,一天不练人体都难受,啧。

“大人,这脏了。”裴羽卿走过来,提着裘亓的右手翻过来,她细白的手腕内侧,全是刚才粗心沾上的黑墨水。

裘亓扭过来头看一眼,还真是,这墨水质量一般,干得很慢,所以就一点点也能蹭得到处都是,夸张点说,她现在整只胳膊都差不多黑了。

她拿着拇指在皮肤上蹭了蹭,结果皮都擦红了,这颜色还不带掉的,刚说完你质量不好就和我较劲上了是吧?

“我来吧,大人。”裴羽卿沾湿一块帕子,走过来,在裘亓身旁蹲下,随后抓起她的手,耐心地一点点揉擦。

说实话,裘亓一开始确实还蛮感动,特别是这个角度看过去,还能清楚地看到裴羽卿垂落的长睫和弧度完美的鼻梁,但很快,手上的疼痛将她从欣赏美人的安然中拉回残酷现实。

裘亓咬着牙低头去看裴羽卿的动作,嗯,手指纤长骨节分明,皮肤还是近乎透明的吹破可弹,手是好手,就是这力道……这哪是帮她擦手啊,这是想硬生生把她手骨给揉碎吧!

“嘶——”裘亓委屈巴巴地嚎了一声,“夫人,疼……”

裴羽卿抬起头,脸上竟是挂着亲和温柔的微笑,“大人,再忍忍,马上就擦干净了。”

裘亓:我信你个鬼,昨晚上你要杀我的时候,也是说的这句话好不好!

“行……”裘亓盯着眼前这张每个五官都长在自个爱好上的脸蛋,硬是扯出一个笑来,“我皮糙肉厚的,确实还能再忍会儿。”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四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