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继承后宫后的求生日常
主目录 下一章 仆从契约

美人沐浴

作者:谢一二三 更新时间:2020-10-19 05:03:29

温热的水没过头顶,裘亓的视线在碎光中涣散,大脑在瓮声响着,伴随着氧气被剥离身体的是灭顶的恐惧,在这寒骨的窒息感中,她的身体正在无止境的向下坠落。

不是吧,她家浴缸有这么深吗?

想她一花季少女,走的时候没人往棺材边摆束花也就算了,还是这种丢脸的死法?

#22岁裘某在家中泡澡,不慎滑倒溺死在浴缸中#

光是想想这令人窒息的新闻标题,裘亓就想狂灌自己三瓶肥宅快乐水来解压。

……

“大人,是水太凉了吗?”一道清冽好听的声音传入耳中,温柔的嗓音,语调却是冰冷的,“你的脸色不大好。”

像是有人拿着清脆的银铃在耳旁轻敲,紧接着有股潮水般汹涌的力量注入裘亓的心脏,力道凶猛粗暴,完全不考虑她的承受能力。

胸口的闷痛很快替代了溺水的痛楚,瞬间就将裘亓混沌的意识从黑暗中唤醒。

“唔唔唔——哈!”裘亓从水中冒出头,两只手下意识在空中挥舞着,要去扶记忆中的浴缸边缘,但触手却是微凉柔软的肌理触感。

人?

“大人。”刚才那声音又响起来了,这次裘亓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她抹去脸上的水珠,睁开酸涩的眼去追寻声音的方向。

这一看不得了,周围完全是一副陌生的场景——她现在根本不在自家浴室里。

这里是个很大的浴池,能有室内泳池那么大的池子,水不是热的,很冰,刺骨的那种冰,但很奇怪,她泡在里头这么么久,身体都没有发颤僵硬,甚至连起个鸡皮疙瘩意思意思的兆头都没有。

裘亓长期伏案绘画,手肘和肩腰整日酸痛,可现在那些感觉全部不复存在,就好像突然换了副抗打抗糟的身体,体力充沛地她可以原地跳起来打十套组合拳。

昏迷,异世界,再加上全新的身体……裘亓自己就是画漫画的,这套路她熟得很——这不就是妥妥的穿越剧本吗,还拿得是女主的。

好,这可太好了!

裘亓老早就幻想这自己能穿越一次,这种好事可终于落她头上了!

想着想着裘亓忍不住笑出来,随后她也很快察觉到头顶存在感过于强烈的目光。

对了,还有人在。

“嗨……”裘亓刚端起自以为友好的笑脸想打招呼,却在看清对方的脸后缓缓顿住。

——或许用傻住来形容更加准确。

女人脸上的表情淡漠生冷,与她口中谦卑的“大人”称呼不符的是她的目光直白又强硬,正定定地盯视裘亓的眼睛,要是寻常,裘亓可能会不甘示弱地回瞪过去,再来句“你瞅啥”,但现在的她做不到……因为这脸实在太对她的口味了。

仿若技艺纯熟的工匠耗费上百年打造的精致五官,淡色黛眉下是一双泛着海洋那般纯净透亮光泽的蓝色眸子,她低头看人时微微下垂的眼睫,是同她发色一般的银白色,配上淡漠的眼神,有股结霜的寒意。

女人一头银发正懒懒披散在肩头,柔润丝滑一路顺延下去,比飘柔广告还夸张,裘亓的视线顺着那瀑布一般的长发视线向下延伸,落在她光滑还泛着水光的肌肤。

这皮肤比加了滤镜还白,这身材比游戏cg还好,连声音也和裘亓钟爱的声优没有两样,就刚才那几声“大人”,差点给她骨头都喊酥了。

妈啊。

“艹……”裘亓迎上她的眼睛,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好他妈的漂亮!”

真是个不够不扣大美人——还是没穿衣服的那种。

思绪刚到这,一股热气冲上脑门,温热的液体就这么顺着裘亓的鼻子慢慢滑落。

她抬手去摸,愣愣地低头看,指腹一抹显眼的红,她在流鼻血……

裘亓的座右铭:及时行乐。

裘亓的爱好:美食,美人,漫画。

所以眼前放着这么大一位绝世美人,她不掉哈喇子已经很不错了,流鼻血什么都还算比较有排面的。

女人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皱,很快又定下神,估计是对裘亓这几句过于现代化的“粗鄙之语”感到不适。

“大人,先沐浴吧。”美人看起来心情并不算太好,黯淡的眼眸中带着点视死如归的决然,随后她微俯身子说道:“非洁净之躯,不可为大人侍寝。”

裘亓:一上来就直接拉满进度条?这剧本可以啊!老天爷这么爱我?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不是故意吃你豆腐……”裘亓脸红红地把自己按在人家身上的爪子收回来,随后又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人名字,便问,“美人,怎么称呼。”

女人眼中有些疑惑,但面上还是那副凉漠的样子,“大人,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裘亓清清嗓子,准备用娴熟的姿势开启剧本第一页。

“是这样的,方才我溺水了,醒过来之后就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她说着竖起手指指指自己的脑袋,“就是失忆,你们这有这个概念吗?”

“裴羽卿。”女人这一次回答得很干脆,似乎并不意外这种天马行空的说法。

这下换裘亓惊讶了,“不是,我说我失忆你就信啊?你不再问问我?你爱人换人了你不在意吗!”

裴羽卿掀起眼皮,似乎是对裘亓口中的“爱人”二字感到嘲讽,“大人说的话,怎能质疑。”

“……行吧。”

……

这姓裴的美人是真不见外,见裘亓没再答话,便转过身去,旁若无人地开始清洁身体,水珠从她抬起的玉臂落下,在水面点出一片涟漪。

身后裘亓下意识抬手捂住鼻子,生怕自己今晚在这池子里血尽人亡,但等看清楚裴羽卿背后的东西后,她瞬间没了观赏美人沐浴图的心情。

在那薄削的脊背上蝴蝶骨的位置,正死死扣着两枚金属的环状扣,金属环活活有人两根指头那么粗,深深扎进裴羽卿背部的皮肉中,边缘部分的皮肤因为长年的磨损,已经开始泛着泡过水一般不健康的透明白。

裘亓忍不住皱起眉头,似乎能感同身受裴羽卿身上的那种痛。

视线从那惨不忍睹的背部移开,裘亓仔仔细观察那对环,很快发现上面的图案,和自己右手手背上的图案高度相似,一个复杂兽头图腾。

所以,这对环是原身给裴羽卿刻意戴上的?

思及此,裘亓的眼神暗下来,终于有了几分正经的模样,她开始根据目前为止的信息认真分析。

就瞅裴羽卿刚才那态度加上这对残忍的锁骨环,看来这两人根本不是什么琴瑟合一的恩爱一对,保不齐原身还真是个强抢民女的大色胚来着。

不对,恐怕在色胚之上,还得再加个残暴无性。

凭借多年的脚本经验,裘亓很快推算出,如果原身真是如同她猜想中的十恶不赦,那她接下来的处境并不会太好受。

果然,天上是不会掉什么开篇就大团圆happyending的完美剧本给她的:)

似乎是察觉到裘亓许久没有动作,裴羽卿偏过头,淡淡侧目,不算太在意的一眼,没有明显的喜恶,就好像那被残忍穿骨通环的人并不是她。

裘亓没傻到再去问人家这环戴在身上疼不疼之类的,非但不能让裴羽卿感受到自己对她的心疼关怀,还平白再拉一步仇恨度。

她迅速掩饰掉心中的讶异和隐隐的心慌,朝裴羽卿露出笑容。

“抱歉美人,你太好看啦一不小心就看入迷了,你加油洗,我先上去等你。”

裴羽卿点头回应,语气不卑不亢,“是,大人。”

这魔头倒是性急,连个沐浴的时间都等不住,这么想着,裴羽卿眼神立刻冷下来。

刚划到池边的裘亓冷不丁一抖,双手捧住肩膀打了个寒颤,但她没敢回头,默默往池边爬。

她人走到衣架边上,目光却被架子下方一本黑色封皮的书本吸引过去。

——《世界武器图鉴》。

这玩意不是该摆在她桌上参考书那一叠里吗?怎么会跑这来了?

裘亓蹲下身翻开,第一页赫然写着她的大名,连放书签的位置都和她上次看过的一模一样。

人家穿越带金手指,怎么到她这就成参考书了,这剧本还行不行了。

裘亓啧一声,暂时把书放到一旁,起身从衣架子上挑了尺寸小些的那件套上。

套上这宽大的古装后,裘亓抬抬手,低头对着那堆飘带开始苦恼,她一成天白t加老大爷宽裤衩的人,哪儿会穿这讲究玩意。

想着,裘亓干脆把带子从原本的地方暴力拆下,简简单单圈着腰打了个蝴蝶结,把它当成浴袍穿。

“哗啦——”水流声划过耳畔,一只细白的胳膊径直从裘亓肩头伸过来,捞走了剩下那套。

裴羽卿身上似乎有股先天就存在的好闻气味,清爽淡香,是再怎么深呼吸也不会闻腻的馨香。

她伸手过来的时候,身上沾着的湿气也毫无预警地贴上来,裘亓背部肌肉一紧张,瞬间定在原地,站得比柱子还直。

怎么办怎么办!她虽然曾经也下海画过几本有颜色的漫画,但本人还是毫无经验的白斩鸡一个,等会儿到了床上,她要怎么整?

话说……这个世界有指套吗?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主目录 下一章 仆从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