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
上一章 同归,相处滋生爱情 主目录

旧爱,全文大结局【5000】

作者:云檀 更新时间:2016-02-14 05:02:25

时间在平淡如水中悄悄流逝,元朗和白墨时常短信,偶尔视频交流。舒悫鹉琻白墨最怕看到他那双眼睛,太过肆无忌惮,里面情绪深浓,只消一眼就足以让白墨躲闪不及。

当然元朗也有联系不到白墨的时候,比如说她就医手机关机,初时不知,开机后才发现短信息一条接一条的涌出来。

可以想象远方的他因为焦虑究竟有多气急败坏。

隆冬季节,夜色黑的很快,天气潮湿冷寂,白墨夜间很少出门,昼短夜长,会泡上一壶茶,看厚厚的书籍,坐在温暖的灯光下打发时间。

12月19日,黄昏时下了一场大雨,他发来了短信,“门窗关好了吗?泶”

她装作不知他的意思:“放心,你家门窗关的严严实实,雨水不会打进来淋湿地板。”

他回道:“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她笑了笑,杯中水已经凉却,她倒掉之后又重新添满,回来时他又发了一条信息:“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吗?锃”

如此步步紧逼……她只能回道:“知道。”

“什么意思?”

她咬咬唇:“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

“你看,我们还真是心有灵犀。”

她想,他发这条短信的时候,嘴角也许还带着笑意。

12月21日,天空放晴,太阳出来了,她去元朗的家里,给花草浇了水,站在花园里晒了一会儿太阳,觉得阳光很暖,就返身回屋。

美国他不常居住,被子需要时常拿出来暴晒。闲来无事,把被褥全部拆洗,拿到阳光下晒过之后整理好,放在贮藏室柜子里。

12月22日,他问她要不要去k国找他一起过圣诞?

她自是没同意,听力没恢复,实在不宜远行。

话虽如此,白墨没想到尤拉会在当天下午找到她,邀请她去英国伦敦一起欢庆圣诞。

白墨原本不想去的,但尤拉却异常热情:“我已经知会了我爸妈,你如果失约不去,我脸往哪搁?”

白墨犹豫是否需要知会元朗一声,想来纵使知会,他并不见得就能高兴到哪儿去。

拒绝他的提议,却同意尤拉的,也不知他会不会多想。想到这里,终究还是没有告诉他。

尤拉父母很热情,吃过晚饭已经临近九点半了,商议一同前往伦敦市中心。

白墨在车里给父母发了祝福短信,沿途街灯明亮,古老的建筑在夜色中如梦似幻。

越往里走,人潮就越多,最后车子只得停下,尤拉兴奋的拉着白墨往前走,不时看到有人肆无忌惮的张着嘴,看表情应该是狂笑着叫喊……一张张脸上溢满了喜悦和兴奋。

街头灯火通明,熙熙攘攘,到处都是人,尤拉握着白墨的手,在人群里挤着往大本钟方向走。

白墨任由尤拉牵着往前走,竟被这丫头带到了广场中心位置,也算是能耐了。

白墨看着汹涌的人潮,还有一张张兴奋的脸庞,他们在尖叫,尤拉捂着耳朵,但眉眼间却是亮晶晶的。

尖叫?虽然在别人看来口哨声太过尖锐,但听在白墨耳中却轻淡的很。

这毕竟是喜人的,能够听到来自外界的尖锐声,可见近日治疗还是有效的。

广场上人山人海,见仍然有人往前蜂拥,白墨拉着尤拉,担心两人会走散。

白墨并不喜热闹,想劝尤拉离开,免得人多出事,侧眸却见尤拉在发短信,只得抿唇不语。

此时已经是23:40分了。

白墨回头看着汹涌的人潮,心想退出去只怕也是步履艰难,有些头疼了,早知道就不来凑这热闹了。

人实在太多了,白墨原本想跨年夜和尤拉在一起度过也是十分有意义的,但23:54分的时候,眨眼间功夫尤拉却不见了,白墨起初很急,在人群里来回张望,到了23:56分,反倒沉静下来。

想必是找不到了,这么一想,也不急了,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大本钟上面的时针和分针已经停止在数字12上,当秒针开始平静的迫近12时,周围的人似乎开始倒数了。

刹那间脑海中浮现出很多人的面孔,心中千头万绪之际,有人从身后拥住了她,她吓了一跳,回头间竟看到近在咫尺的他,俊雅的容颜上带着温柔的笑,似乎在说:“你让我好找啊!”

泪,忽然盈满双眸。

秒针落定在12上,新年到了,他跋山涉水终于还是来到了她身边,收紧手臂,试图把身上所有的热量都过渡到她的身上。

白墨紧紧的抱着他,脸颊埋在他的颈侧,如果不是抱得这么真实,鼻息间都是熟悉的味道,她可能会以为这只是一场梦。

他怎么会来到这里,这么多人,又是怎么找到了她?

大本钟下,人潮汹涌处,亲密紧拥的恋人,比比皆是,一举一动,眉眼话语间皆是爱意深浓。

元朗搂紧她,抚摸她的头发,在钟声响起间,凑近她耳畔,悄无声息的呢喃出声:“新年快乐。”

那一夜,万籁俱寂,酒店里,她和他抵死缠绵,他低低的笑,任她瘫软在他的怀里,引领着她一再沉沦。

事后,他含笑告诉她:“怎么叫那么大声,害的我险些失控。”

白墨微愣,反应过来,把被子拉高,蒙着脸,她声音大不大,他说的是实情,还是故意逗她,大概只有他最清楚了。

后来,她才知道,是尤拉通风报信的,正确的说,元朗很早以前就和尤拉“勾搭”在了一起。

那次酒店践行,因为白墨大醉,是元朗用白墨名义付的账,元朗带白墨离开时,尤拉也看到了。

白墨质问尤拉:“你不是说账单是你付的吗?”

尤拉很无辜:“元朗交代的,不许告诉你。”

“我和你关系近,还是你和他关系近?”

尤拉反应倒是极快的:“当然是你们两个关系近。”

……

不知不觉间,迎来了二月。

此时的白墨已经能用助听器和人交谈了,元朗开始邀她前往k国,由很多名医组建的医疗团队正在研发新型治癌药剂。

无国界医疗。不图名利的公益事业,一旦研发成功,实惠人群庞大。

白墨心动,但却未能成行,殊不知元朗早已将她的名字选入公益医生名单中。

三月末,白墨摘下助听器,试图慢慢恢复听力,别人同她说话,需要离得很近。

教授说,这种情况时好时坏,若是有一天再度面临失聪,也希望白墨能够淡然处之。

白墨只是笑笑,她不是一个太过伤感的人,人生中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还等着她去完成,不可能一直沉浸在痛苦里。

说很少的话,做很多事情。这就是她的人生态度。

四月中旬,她动身前往k国,最兴奋的莫过于元朗了。

当天晚上就连哄带骗的开车把她带到了元家。

她有些后知后觉,气恼道:“你骗我。”他说去吃晚餐,不曾想却带她来这里,她什么都没准备,太失礼了。

“有我在,别怕。”

这话也亏得元朗好意思说,白墨进退两难:“你如果提前跟我说,我至少还可以换身衣服。”

“这样挺好的。”他拉她下车,她不肯下,他就伸手去抱她。完全一派强盗恶行。

被他抱起来,有家佣在外面见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连忙又要下来,却被他抱得更紧了,她只得搂着他脖子,近乎咬牙切齿道:“第一次来你家里,怎么能两手空空,什么都不带?”

“我父母不计较这些。”大概见她真的急了,额头与她相抵,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毕竟是在元家家门口,她颇为不自然,轻声道:“你放我下来,我跟你一起进去。”

他吻了吻她的唇:“早这么听话就好了。”

这边,元朗刚

把白墨放下来,就听到有人喊道:“哥,是不是嫂子来了?”

从家里跑出来一个年轻女子,很漂亮,笑起来的时候跟元朗很像,白墨忽然意识到她是谁了,除了是元家幼女元洛儿,不会是别人了。

那声“嫂子”让白墨颇为尴尬,元朗颇为受用,像拍小狗一样拍了拍元洛儿的头,轻轻笑道:“措词颇得我心,回头有赏。”

“多谢,多谢……”元洛儿看到白墨,眼睛一亮,啧啧笑道:“眼光不错,我嫂子就是漂亮。”

“再赏。”

元朗搂着笑容清浅的白墨径直往家里走去,白墨真的很想说,这兄妹俩私下相处倒也有趣。

元清和徐药儿远比白墨想象中更加好客。

晚餐是徐药儿准备的,对待白墨自是亲切有加,言语自然,倒像把她当女儿来看待一般。

夹菜之余,彼此说着医学专业知识,听懂的人静静的听着,听不懂的人暗自嘟囔徐药儿太偏心。

元朗瞥了元洛儿一眼:“偏的对。”

于是一顿饭下来,元清、元朗和元洛儿受尽冷落。元清淡定;元洛儿表面唉声叹气,内心欢喜;元朗懊悔不已,如果知道她们相谈甚欢,他应该早点带白墨过来的。

晚饭后,元清找元朗谈话,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你喜欢多年的女孩子是墨墨?”

元朗淡淡一笑:“我从没隐瞒过我喜欢她。”

元清笑了笑,拍拍元朗的肩:“你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元朗被父亲逗笑,可不是吗?如果他35岁还不结婚,怕是父母真的要受惊了。

客厅里,徐药儿洗了水果,端过来的时候,白墨正和元洛儿说话,元洛儿趁机编排元朗的坏话。

“别看我哥表面挺温和有礼的,其实私底下就是一匹狼,心眼坏着呢!”

白墨笑,她觉得元洛儿说的很对。

那天晚上,白墨和徐药儿聊了很久,她们在医学上有很多共通处,自是相识恨晚。有些棘手病例,谈起来更是忘记了时间……

是夜,留宿元家。

喝了茶一时也睡不着,元朗就牵着白墨的手去花园里散步,不知什么东西滑进了她的手腕,凉凉的,贴着皮肤很舒服。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竟是一串颜色暗沉的佛珠。

她疑惑的看着他,元朗目光极尽温柔,伸手抚摸着她的长发:“这串佛珠我从小就佩戴着,如今给你,共享。”

她拨弄着手中的佛珠:“它能给你带来好运,不见得就会给我带来好运,听说佛珠也具有灵性,一生只认一个主人。”

他听了轻轻的笑:“你是我的人,护我也能护你。”

白墨睫毛微动,面容上扬起柔软的笑意,心里暖暖的。

元朗停下脚步,情不自禁的抱着她,“有时候坚持很重要。”

白墨微愣,回抱着他,他的话似乎开启了她久远的回忆,有想法渐渐成形。

“我出车祸,是你送我去医院的对不对?”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她甚至紧张的看着他。

他不答,但唇角的笑意却让白墨意识到她猜对了。

她复杂道:“真的是你。”

元朗只是更紧的抱着她,白墨看到远处有佣人走过来,推了推他:“有人。”

他不理会,抱得更紧了。

他25岁那年,初次爱上一个女孩,鼓足勇气给她写了一封邮件,结果却石沉大海,自此以后认定她无意,收心敛情,却抵不过心之所牵,情动多年。

她18岁那年,初入大学,追求者颇多,邮箱里时常可见情书,烦躁之余,每每看到陌生邮件,一律删除。云萧与她境遇相同,后两人走得亲近被人误解恋人身份,省了狂蜂浪蝶,自此安心读书。

他不知,她没有看到那封情书;她更不知,删除的邮件里会有一封他写给她的情书。

错过,

所幸一人不弃,最终还是遇到了彼此。

“墨墨……”他轻声叫她的名字,声音很淡,但却带着珍视:“说你爱我。”

她靠在他怀里,低声道:“我不爱你。”

“说你不爱我。”

“……我爱你。”

他笑,虽说不听话,但终究还是让他等到了。

白墨眸色温润,仿佛月光萦绕,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呢?很难回答清楚,也许跟他每次相处的瞬间,都是爱的开始……

她问自己,究竟爱是什么呢?千万人就会有千万种说法,在她看来,爱到云淡风轻万籁俱静,才是一生的开始。

生活需要平淡,爱情同样需要平淡,而这一生因为他,她的爱情终于迎来了花开盛夏。

******

ps:《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正式结束。

有人问我:“四部总统文,最爱的是哪一部?”

很难讲,每一部尽量改变文风,但是很多事情已经成为了习惯,比如说虐。很想说,不是为虐而虐,因为虐是剧情需要,若是牵强,想必也不会加诸在剧情里。

四部是没办法比较的,风格多少有些不一样。说句很酸的话,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最想重新写的是第一部总统文《致命纠缠》。那部文写的最早,远比发上来还早,存在文档里,几年未用,后驻站,这才选用致命,有很多缺憾之处,是最不成熟的一部文,偶尔回望,会忍不住异想天开,一样的剧情,如果重写,不知道会怎么样?

致命完结后,没想过要写总统系列,直到《天才宝宝》写到中途,这才有了系列打算。

在此解释一下吧!我平日里比较懒,所以名字过脑就用,以至于系列文中,有重复的名字,比如说:艾青、乔梁。突然醒悟发现,恨不得撞墙,每次提醒下次必定改掉这个坏毛病,但愿以后不会再犯。

《致命》和《天才》里,国家代号都是a国,两者没有任何关系,因为那时候没有想过写系列文,所以另外开文的时候,就又用了重复的,我承认有时候我对某些事会有些自我强迫,喜欢的衣服可以同一款式买好几件,喜欢的代号可以重复用。在此致歉,混淆的亲可以选择忽视代号。

《天才》人物最温暖,《早安》男女主描写较唯美,《旧爱》虐心指数其实在《早安》之下,但挖坑最多,我填坑的时候也头疼,倒有些像悬疑侦探小说了,感情戏在这种情况下就会大打折扣。尽力做到最好,若是不够好,我继续改进努力吧!

新文暖宠,暂定名《永恒的秘密·阁楼上的女人》,小说名字势必还要再更换,亲们若是在百度里找不到,可以直接在我的小说页面上,作者所发表作品列表下找,那里会有。

新浪微博,开通后,屡次记不住自己的密码,时常闲着,偶尔记起,登一下,但好歹是在新浪有家的人了,亲们玩微博的话,可以加一下,蹩脚名字:“我叫云檀。”

回首望去,感谢大家陪伴我走了这么久,感谢大家长久以来的包容和耐心等待,歇息几天会开始新文的更新。

三月初,惟愿大家快乐安好。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同归,相处滋生爱情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