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回到过去做家主
上一章 第93章,爆发 主目录

第94章,走为上计(完结)

作者:过河泥人 更新时间:2018-11-24 04:17:22

少苦气呼呼的把报纸上扔到地上,生气的骂道:“昏聩,老糊涂,浪费国家的粮食,浪费劳动人民的血汗。”

少苦为什么这么生气,因为报纸上报了红+卫兵大串+联,几百万学生都跑到北京去凑热闹,报纸上还在gē gōng sòng dé。

一帮瞎了眼的,几百万都跑到北京去,路上的吃喝拉撒,这些钱从哪里来?现在工业已经不行了,工人已经没落了,已经不能给国家创造财富了。

全国四亿人民,基本都在靠伟大的农民在养活,农民已经够惨的,这帮蠢货还在浪费粮食,几百万年轻人不劳动,天天在外面游荡,到了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好吃好喝提供着,吃的喝的不满意,还要把人家拉出来批斗。

一帮已经失去方向的人,自认为自己站在+制高点人,人多力量大,看谁不顺眼,就要把别人dǎ dǎo,已经完全成了白眼狼。

现在的红卫兵最疯狂,不过也疯狂不了多久,一号用完他们之后,他们就是没用的弃子了,然后让他们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那是可是一本血泪和耻辱凝聚起来的教育历史。

少苦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感慨别人了,吴明祥回到农场来,而且还是带着中Y 的调查组回来了,嚣张跋扈的回来,摆明打算和少苦斗一斗了。

张鹏紧张兮兮的问道:“周shū jì,吴shū jì带着调查组人在农场里面到处抓人审问呢,我们怎么办?”

农场的几个shū jì,除了江嘉豪这个负责技术的,不怎么关系别人的事情,其他几个副shū jì,都选择站着少苦这边,因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知道农场想要发展和壮大下去,指望吴明祥是不可能,吴明祥随时可以被替代,少苦是必不可少的人物。

可是现在的吴明祥,已经被权力迷晕心智了,想着把少苦打为走资派和反动派,然后自己掌握农场大权,然后让少苦拼命帮农场赚钱,他拿着少苦赚来的钱,在农场耀武扬威,所有的功劳都是他,所有的荣耀都是他,别人都他的垫脚石。

少苦皱着眉头问道:“不要担心,只要在农场,都出不了大事情,你派人盯着他们,要是出现违规的地方,那就不用客气,你让老猫出面?”

张鹏有点不好意思说道:“周shū jì,总是让冒科长出面不好吧?”

少苦叹气说道:“两虎相斗,必有一伤,说不定是两败俱伤,到时候农场就指望你收拾残局了?”

张鹏听了少苦的话,急忙澄清说道:“周shū jì,我可没有那个心思,我是一直支持你的啊?我亲自出面,我要和老吴好好斗一斗,农场不是他说说了算的。。”

少苦打算说道:“行了行了,让你善后是我的安排。为了一个吴明祥,没必须连累那么多人,你最近把眼睛放亮点,也灵活点。”

张鹏忽然觉得好愧疚,他是军人出身,这样做有点像逃兵的样子,心里一时还有点接受不了。

少苦安慰的说道:“现在全国都乱成一团糟了,以后还会乱下去,所以大家都要学会保护自己。有的时候,该委屈求全的时候,就该服软?”

张鹏呵呵提醒说道:“周shū jì,你教育我说的一套一套又一套,可是轮到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退一步呢?”

少苦叹气的说道:“我对这个国家没有信心,而且我有退路,你知道我的情况,我是随时可以离开这里,到了哪里都一样,所以何苦那么委屈自己呢?”

张鹏听了少苦的话,也感慨的说道:“是啊,我是没有退路的人,所以要学会适应环境。”

少苦安慰的说道:“好好照顾自己吧,农场的以后就指望你了。其他的人,估计也指望不上了。”

农场的斗争的形势越来越紧张了,调查组已经找了很多人开始谈话了,已经把目标盯上和少苦一起过来的南都兄弟,因为他们了解少苦的历史问题。

老猫急冲冲的跑过来,大叫说道:“周shū jì,出事了,侯兄弟他们带人把调查组的人打了。”

少苦惊异的问道:“侯天明吗?要紧吗?dǎ sǐ rén了吗?”

老猫急忙解释说道:“把调查组的人打伤了,吴shū jì带着保卫干部去抓侯兄弟,非说侯兄弟是现行的反g命,侯兄弟他们带着人在哪里对峙呢,你快点去吧。”

少苦急忙说道:“走,多喊点人,要是真的动手就不要客气,让你收集的证据收集的怎么样了?”

老猫急忙说道:“收集了不少,不多都是一些小问题?”

少苦狠狠的说道:“问题虽然小,可是性质严重,那可是思想问题,给他上纲上线,他肯定跑不掉。我们走快点,千万不要让猴子他们吃亏了。”

少苦和老猫带人赶到的时候,双方都在僵持着呢,猴子他们对调查组一点都不害怕,吴明祥气的咬牙切齿,一点办法也没有。

少苦很快了解了事情的起因,原来调查组的人找刚子了解情况,刚子仗着少苦,对调查组的人十分不客气,调查组的人就把刚子揍了一顿。

这下子调查组的人捅了马蜂窝,猴子这几天一直盯着调查组的人,看到刚子被打了,还客气什么,直接喊了一帮铁杆兄弟冲到调查组的办公室,把调查组的干事打了一顿再说。

吴明祥得到消息,急忙带着保卫科的人过来了,吴明祥看到调查组的人被打了,急忙让保卫科的人抓人,还罗列了一大堆罪名。

保卫科的干事都是精明人,除了少数几个吴明祥的老下级,其他的人吴明祥哪里指挥的动,大家都在这里对峙着呢。

大家看到少苦过来了,非常自觉的让开一条路。

少苦冷冷动手说道:“吴shū jì好大的威风。”

吴明祥扯高声音喊道:“周shū jì,侯天明公然反抗调查组,而且还打伤了调查组的干事,这可是公然的反g命,难道你还想包庇他?”

少苦不屑的说道:“是不是反g命,不是你说了算的,我还说你才是隐藏在人民内部的敌人,企图破坏我们橡胶园建设,现在终于暴露出狐狸尾巴?”

吴明祥这次有备而来,得意说道:“周shū jì,你对我老吴有意见不要紧,可是现在是调查组的事情,调查组正在调查你的事情呢,你上次打击破坏年轻革命小将的zào fǎn运动,已经是公然和中Y的政策相对抗,难道你这次还想打击破坏调查组吗?”

少苦蔑视的说道:“拉着大旗做虎皮而已,什么调查组?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打着中Y的旗帜吗?我可是一号钦点的农场shū jì,你们和我过不去,就是和一号过不去,就是公然反对一号的决策,你们才是现行的反g命,现在证据确凿,你们还想抵赖吗?”

调查组的人被少苦倒打一耙,气呼呼的吼道:“放屁,我们才是中Y的代表,代表中Y 的权威,我们接到举报,你在农场打击破坏人民群众的革+命运动,企图搞自己的独立王国,你还不接受我们调查的调查?”

少苦反对的说道:“农场的四青工作开展不顺利,农场下面有根子,就是吴明祥为首顽固派;而且上面也有根子,上面的根子就是你们这些隐藏在人民内部的敌人,你们现在自己蹦出来,想混手摸鱼,企图破坏我们的橡胶建设,你们就是敌特分子。”

少苦马上高声喊道:“对于敌特分子,我们坚决不要留情,冒科长,把他们都抓起来?”

吴明祥没有想到少苦的胆子那么多,居然不把调查组放在眼里,急忙大吼道:“谁敢?调查组是中Y来的?你们是想对抗中Y吗?”

老猫早就看吴明祥不顺眼,直接一个脚把吴明祥踹了飞出去老远,大吼:“把他们都抓起来,有人反抗,就是**敌人,不可客气,给我狠狠的打?”

调查组的人本来还想反抗,看到躺在地上哀声不断的吴明祥,吓得不敢动手,跟着老猫抓人的人,都是南都赖得铁杆兄弟,看到刚子他们被打了,刚子可是他们的好兄弟啊,还客气什么,管他反抗不反抗,先暴打一顿再说。

少苦鄙视的说道:“就你们这些怂瓜还是中Y代表,国家要指望你们这些怂包,我们的国家早就完蛋了。”

调查组的一名干事吼道:“周少苦,你要明白你现在所作所为,你这次公然抵制中Y的政策,性质十分恶劣,你还不悬崖勒马,否者只有死路一条?”

少苦无所谓的说道:“我就算死,死之前,也要拉着你们垫背。你们真是蠢货,被人利用都不知道?”

调查组的几位干事脸色一沉,被少苦的强硬手段吓到了,看到少苦一条道路走到黑了,要么就是真正的**敌人,什么都不在乎,要么就是背景很强大,什么都不怕。

如果是第一条的话,他们就完蛋了,肯定是死路一条;如果是第二条的话,他们也很惨,以后的前途肯定完蛋了。

...

猴子难过的问少苦:“五哥,我们真的要打算离开吗?”

少苦叹气的说道:“是啊,抓了中Y调查组的人,肯定不会那么容易脱身的,我们要早做准备,码头上货轮,都要控制在我们铁杆兄弟手里?”

刚子伤心的问道:“五哥,我们走了还回来吗?”

少苦兴奋的说道:“当然要回来,这里是我们的家,我们今天的离开,是为了以后更加光耀的回来?”

最近发生很多大事情,最大事情莫过于林同志小人得志,终于当上了副主席,膨胀的野心,开始露出锋利爪牙,和dì yī fū rén勾结在一起,在全国上下兴风作浪,掀起来了红色+恐怖。

老猫急冲冲的跑过来,敲开少苦房间的房门,急切说道:“五哥,紧急电报。”

少苦拿到电报一看,没头没尾,只有简单的几个字:情况紧急,马上离开。

少苦把电报递给了老猫,老猫摇摇头说道:“我已经看过了,五哥,我们怎么办?走不走?”

少苦叹气的说道:“没有见到敌人就跑了,不好吧?”

老猫叹气的说道:“担心见到敌人就走不了了?”

少苦想了想说道:“等到天亮再说吧?不过准备工作要做起来,万一被打个措手不及就麻烦了”

等到天亮的时候,少苦想走已经走不掉了,少苦没有想到,有人那么看得起自己,居然调动了一个排的全副武装的战士来抓自己。

少苦现在才明白,原来是林同志和自己过不去,居然动用了羊城军区的人,真不明白少苦和林同志有那么多的深仇大恨吗?

少苦当然和林同志没有那么大的深仇大恨,可少苦和糠先同志有,少苦可是糠先同志的眼中钉啊。现在糠生同志和林同志可是蜜月期,糠生同志的面子总是要给的,所以糠先说动了林同志调到军队来抓人。

可是他们都小看少苦了,少苦虽然被抓了,可是想要离开,没人拦得住。

....

海南码头上,几艘货轮都准备好,随时准备离开,码头上站满了很多人。

少苦看了看自己的这些铁杆说道:“愿意跟我走的,上船,不愿意跟我走的,自己保重。”

马学军担心的问道:“五哥,我去哪里啊?”

少苦好奇的说道:“我们去美国,资本主义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国家,我要打入敌人的内部,去铸造我们的东方神话。”

刚子也忧心的问道:“五哥,那我什么时候回来?”

少苦叹气的说道:“我们这个国家已经病了,可惜我们无能为力,等着这个国家病好了,我们就回来了,至少要十年吧。”

大家很多人都不舍得,可是有人带头上船,其他人也默默的跟着上船。

少苦最后一个上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很多人全副武装的追了过来,估计是发现少苦越狱逃跑了,得到消息马上赶过来了。

老猫很不客气直接把重jī qiāng全部架到船头,万一冲突的话,那就真的不能客气,否者船长的100多人,他们的命运都是悲惨的。

为首的排长大声吼道:“周少苦,你真的要与人民为敌,要顽抗到底吗?”

带头的排长想冲上来抓人,可是看到船头的jī qiāng,叹了一口气吼道:“你永远是人民的敌人?”

少苦赖得理会,大吼一声:“告别了,我亲爱的祖国,我们还会回来的。”11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93章,爆发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