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回到1981
上一章 67六十七 主目录 下一章 69六十九

68六十八

作者:绣锦 更新时间:2015-03-14 14:42:29

番外之婚后生活

第一回可疑的血迹

婚后的某一个周末。

中午十一点半,慧慧拖着酸胀的身体在洗手间洗漱(表问我为什么中午才洗脸),刚泼了些温水在脸上,就听到屋里明远惊叫的声音,“慧慧,慧慧,你快过来。出大事了!”

是什么样的大事能让一向镇定自若的明远惊讶成这样?

慧慧连脸都来不及擦,赶紧打开门冲了出来。屋里看起来很正常,门窗都关得严实,既没有不明生物,也不见外星人攻占地球,慧慧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明远会这么紧张。

他蹲在床边盯着床单仔细地检查什么,猛地回过头来,一脸严肃地朝慧慧道:“慧慧,你过来。”

慧慧总觉得有点不对劲,狐疑地慢吞吞地走到他身边,问:“怎么了?”

“有血。”

粉色的床单上有一块硬币大小的血迹,暗红的颜色,分明已经干涸了不短的时间。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床上只有他们俩在搏斗,当然出自他们身上。

“你受伤了。”明远笃定地道,然后忽然一伸手将她抱起来往床上放,“我仔细检查检查……”

“哎——”慧慧大叫一声,试图反抗,“可是……”话没说完嘴巴就被堵上了。

检查的最后结果是慧慧身上毫发无伤——唔,除了某些部位有大面积的吻痕之外。

“会不会是…下面…”吃饱喝足的某人满足地哼哼着,胡言乱语。

慧慧打了个哈欠,斜着眼睛瞧他,慢吞吞地道:“你是想表达什么意思?昨晚上太粗鲁?还是说——你之前一直没有成功?”

某人立刻跟扎毛的猫似的从床上一跃而起,“怎么可能没成功?我……”接下来是长达半个小时慷慨激昂的演说,外加身体力行。不过某人显然高估了自己的体力,在经历过昨晚、今晨和刚刚的,总时长长达数小时的高强度剧烈运动后,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要吃不消了,更何况是人。于是,数分钟之后,某人就开始有些力不从心。

但是,豪言壮语尚在耳畔,就算拼上老命也不能就此退缩……

慧慧很无奈。可有些事情,涉及到男人的尊严,不管这个男人有多么坚强,也不能随便打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她甚至还得很配合,唔,发出…很…销魂的…声音来。

慧慧很投入地表演了几分钟,注意力很快就不集中了。

她的眼睛盯着明远的结实的胸口不断地打量,肌肉很结实,呈现出漂亮的线条,有汗水沿着胸口淌下来,一点点地滑到他的腹部,那里有六块整整齐齐的小砖头,随着他进进出出的动作若隐若现。再往下…再往下慧慧都不敢看了……鼻血都要出来了……

慧慧的目光只得迅速地跳过他的腹股沟,转到他修长的大腿……

“咦!”慧慧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忽然坐起身,交接的身体因为她忽然的挺进而陡然一紧,私密处那种紧致湿润让两个人都忍不住发出一声□……

明远的长手一伸,狠狠将面色潮红的女人往怀里拉,尔后双手缓缓下滑,扶住了她纤细的腰身。那里的肌肤犹如绸缎一般光滑柔软,光是这一触手,就已让他的心神为之一荡。

“…上来……”他低低的喃语,似乎很温柔,又好像在咬牙切齿。

暴风骤雨……

久久不能消散……

慧慧终于睡醒以后,才耷拉着脑袋无力地解释,“我是想说,我终于找到那块血迹的来源了。”

某人的膝盖下方,由于长期坚持不懈的运动摩擦,已经成功地蹭破了一大块皮,并留下了他们一直在追查的秘密。

明远恍然大悟,“我说怎么王榆林的膝盖怎么常年贴着创可贴呢?哎呀不对——”他陡地坐起身,眉头蹙起,“那古恒的膝盖是怎么破的?”

……

第二回夜半厕所

因为晚上运动激烈,临睡前慧慧狠狠地灌了一肚子水,结果大晚上的,她就做梦到处找厕所了。

找了老半天,最后还是给憋醒了。

她半睡半醒地憋了老半天,睁开眼一瞧,才过了五分钟。

最后还是决定认命,动了动身体,想起身去洗手间。

可等真正要动了,才发现全身上下都被包围得死死的,身边的某个人就像蚌壳似的将她牢牢围了起来,头抵着头,一手环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永恒地放在她的胸口,两条长腿跟八爪鱼似的纠在她的腿间,又严实又牢靠。

慧慧迷迷糊糊地动了一下,明远身体微微摇了摇,“唔——”了一声,脑袋缩进了她的颈项间。

“明远,我要去厕所。”慧慧吃力地道。

明远应了一声,闭着眼睛忽然抬起头,准确无误地对着她的嘴巴亲了一口,“好,”声音很清晰,可手脚还是一动也不动。

“手松开。”慧慧郁闷地扭了扭身体,她好像有些憋不住了。

明远“唔”了一声,迷迷糊糊地伸手在她胸口揉了两下,这才满意地放开她。

“还有腿。”慧慧咬牙切齿,他再这么缠着她,恐怕马上就要……

幸好慧慧的动作还算麻利,明远的腿一架开,她立刻就翻身下床,踩着酥麻的两条腿哆哆嗦嗦地进了洗手间。

最近有点超负荷运动,她困得厉害,险些坐在马桶上就睡着了,直到听到外头床上某个人在大吼,“慧慧,你好了没有。”

慧慧穿好衣服往外冲,走到床边时气得嘴都歪了。

“这是我的枕头,我的被子,还有我的半边床!”慧慧一屁股坐在床头,使劲地把明远朝另一个方向推。

他的睡相很不好,明明昨晚上床的时候他还在另一边,可一会儿功夫他就攻城掠池,霸占她的枕头,霸占她的被子,将她一直挤到床的边缘,然后手脚一合,像只蚌壳似的将她包围在他的壳里。

现在他就这样四仰八叉地躺在她的位置,枕着她的枕头,抱着她的被子,然后……给她留下不到二十公分的领地。

听到她怒不可遏的声音,明远迷迷糊糊地从被窝里探出脑袋,眼神迷离,睡眼惺忪,一脸茫然地看着她,“慧慧,你怎么还不睡。”

慧慧忽然觉得,她大半夜地冲着他生气是一件多么愚蠢多么傻兮兮的事情。她郁闷地捶了捶脑袋,最后认命地走到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憋着一口气躺了下去。

才躺下去几分钟,床上一阵翻腾,然后身上一沉,他无处不在的手脚又将她裹了起来。

慧慧叹了口气,无奈地把脑袋缩回去,抵着他的胸口,闭上了眼睛……

第三回 白雪公主的男朋友

慧慧和明远结婚四个月,肚子依旧毫无动静。慧慧倒是无所谓,可某个人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他在很早以前就开始憧憬温馨的家庭生活,准备结婚的时候,他还特意让秘书在新房子里整了个小小的儿童乐园出来。现在万事俱备,可那小人儿却迟迟不肯来。

难道是自己还不够勤恳?

明远深深地反思。

“你说…我是不是该去找个医生瞧一瞧?”大晚上,明远抱着怀里还在轻轻喘息的女人道,声音里带着些委屈。

“唔?”慧慧打了个哈欠抬起头,迷迷糊糊地问:“干嘛,你身体不舒服?”不像啊,刚才还生龙活虎的。“要不要让我爸给你把把脉?”

明远立刻摇头。这种私密的事情,怎么能让老丈人知道。万一——万一要真的是他的问题——他一想到这里脸都绿了……

第二天,他托人找了个老中医,据说…据说在这方面特别有一手。

明远立刻就开着车去了。

老中医八十多岁,银白头发却满面红光,真正地鹤发童颜,一看就让人心生信服。明远顿觉有了希望。

把完脉,老中医半眯着眼睛问:“那个…夫妻生活还正常吗?”

正常的标准是——明远犹豫了一下,“应该还算正常。”

老中医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频率是……”

“那个…一两次吧。”明远有些不好意思。

“每个月?”老中医的眉头微微蹙起。

“…每…每天……”明远吞了吞口水,有些困难地回道。

老中医的嘴唇一阵哆嗦,无语……现在的女人是怎么了,连这样龙精虎猛的男人也被逼着来看医生。这频率…难怪会有点肾虚……

“年轻人,唔,要注意身体,不要太频繁……”老中医点到即止,明远目瞪口呆,原来不是不够勤快,而是…太多了……

“不能光追求数量,也要有质量……”老中医苦口婆心地劝道。

明远苦着脸拎了一大包中药回来,熬得满屋子都是药味儿。慧慧一回家就注意到了,立刻紧张起来,“真的病了?要不要紧?要不我们还是再去医院检查一下?哎呀这都是谁开的药啊,怎么里头有黄连。”

明远狠狠摇头。最难捱的绝不是苦口的中药,而是晚上想要而不能要的被强制压抑的欲望……

七天过去了……

慧慧很早就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

虽说几天前她曾因为身体不舒服拒绝过他,可以前也不见明远这么规矩啊。他一向奉行的原则就是,就算没有肉吃,肉汤总要喝的。可是他却老实得不像样,每天上床后都规规矩矩地躺在他的领土范围内,不侵占也不乱动。就好像…就好像他忽然对床上运动失去了兴趣。

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他们结婚才多久?难道这么快就进入了倦怠期?

慧慧忽然觉得有些生气,同时心里忽然生出丝丝缕缕的恐慌。男人在什么时候会对妻子失去性/趣?年老色衰,还是说,没有了感情?

她还很年轻,身材保持着最理想的状态,皮肤细腻、腰肢柔软,胸臀的线条都还流畅。这样的她,应该还不到年老色衰的程度。

那么——感情?

想到这里,慧慧的心里忽然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刺了一下,有些喘不上气。他爱她,她一直都坚信这一点,所以他才会那么耐心地等她,一等就是十几年。

慧慧绝对不相信他会变心。

晚上慧慧洗完澡特意抹了层乳液,淡淡的玫瑰花香,有催情的作用。

她穿上最薄最性感的纱裙,洗完澡后光着脚在地板上走,头发湿漉漉的撒在肩头,脸上干干净净,有种别样的纯情……

这是她第一次勾引他,动作难免有些笨拙,眼神甚至直勾勾的,又傻气又可爱。

明远的眼睛都黑了,动作迟缓,眼神呆滞……

可是,他却还是老老实实地洗完澡,又老老实实地回床上睡下,甚至他还破天荒地翻了个身,只留给慧慧一个宽阔却冷漠的背影。

慧慧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她也转过身去偷偷地难过。

他们结婚四个多月,这是头一次背靠背地入睡。甚至第二天早上,他们俩还保持着昨晚入睡时的姿态。

慧慧很生气。

她也不说话了,板着脸一言不发,早饭也没吃就去上班。

明远小心翼翼地讨好她,他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男人就算再细心,总还是没办法把女人琢磨透。

他送她去上班,慧慧一直不说话,侧着脸看窗外,安静中带着些淡淡的忧伤。明远忽然心里酸酸的,他好像惹她生气了。可是,她为什么不明说?

“慧慧——”她下车的时候,明远忍不住去握她的手,但她却迅速地起了身,打开车门,头也不回地离他而去。

明远的手握了个空,掌心一片冰凉。小小的车厢里似乎还留存着她的气息,淡淡的玫瑰香,一直渗进他的骨子里。

明远觉得,他快要爆炸了。

才走了没多远就被慧慧单位的电话给招了过来,电话那头有人尖叫着高声喊,“慧慧晕倒了!”

明远的车在大路上哧溜一下打了个转,飞一般地直冲回来。

他赶到法院门口,正瞧见几个人背着慧慧从楼里出来。她脸色苍白,双眼紧闭,身体无助而无力地倒在别人背上。那一瞬间,明远的眼前忽然又浮现出很多年以前的场景,那个阴冷的夏天,他木然地由警察领着去医院认尸……

那个时候的慧慧,她也是闭着眼睛,白着脸,不管他怎么哭怎么叫唤也没有回应…..

明远脚下一软,人就倒在了地上。

周围立刻有人高声叫起来,“哎呀不好,慧慧老公吓得晕倒了——”

……

明远在十分钟之后就醒了过来,慧慧握着他的手靠在他的肩膀上,一旁是她的同事,前头开车的是她的领导。

慧慧并没有晕多久,事实上,在听到小黄高声地叫唤明远也晕倒的时候,她就有点醒了,之后上了车,她就忍不住握住了他的手。

现在回头想想,她怎么会忽然这么傻气呢?

女人的心思,原来有时候连自己也控制不了。

不过很快她就知道原因了。有时候,荷尔蒙的分泌会让女人变得很奇怪。

“怀孕了?”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错愕,尔后则是狂喜。明远哆哆嗦嗦地连话都说不清楚,只知道冲着慧慧咧嘴笑,比慧慧还傻气。

“嗯,怀孕已经有四周了,你们年轻人呐……”年迈的老医生狠狠地批评着这一对不懂事的年轻人,怀孕的人了,血糖这么低,居然不吃早餐去上班……

慧慧一直处于混沌状,明远则咧嘴着一个劲儿地朝医生点头哈腰。这辈子他还没这么低声下气过。

检查过后,明远给慧慧爸妈打电话,然后一家人以保护国宝一般的姿态将慧慧护送回家。钟妈妈连下个月社区的文艺汇演也推了,在家里学着煲汤,天天。钟爸爸又开始在小区里转悠了,见人就炫耀自己要当外公的事儿。

怀孕四个月的时候,慧慧忽然想起了这件事,犹豫了老半天,终于在某个晚上忍不住问起来。

明远的脸臭臭的,支支吾吾了老半天才红着脸解释了一遍,罢了又有些不明白地问:“你那天到底为什么生气?”

慧慧无语地看了他半晌,最后还是决定不再跟他说话了,轻轻拍了拍小腹,温柔地道:“乖女儿,咱们不理你爸,啊。”

……

他们俩都坚定地相信慧慧的肚子里是个小公主,明远甚至忍不住去买了一大堆漂亮可爱又粉嫩的小衣裳,还见人就说“我女儿…”怎么怎么样,搞得有些不清楚状况的人还以为他们家闺女已经满地爬了。

等到孩子从手术室抱出来的时候,明远都傻了眼了,又是高兴又是为难地朝钟妈妈道:“回头我怎么跟慧慧说呢?”

唔,来的不是白雪公主,而是——白雪公主的男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大过节的被一个电话叫过去加班,某人现在莫名地暴躁!!!

所以今天晚上写东西也写得非常不在状态,郁闷死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67六十七 主目录 下一章 69六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