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画堂春之绝色世子妃
上一章 遥远的记忆 主目录 下一章 红衫倾国

北方有佳人

作者:月芜 更新时间:2020-09-26 18:18:54

慕容玄离想把他对她的爱告诉她,反正她已经喝醉了,明天早上一起来就全部忘记了。

“我那时才十五岁,看见草原上一抹红色的身影,她就此成为了我的追求。”

“过了五年,我二十岁时,在父母的威逼下给我娶了不少妃子,但我知道我的心里只有她,在那一年,我又遇见了她。我想这便是命数吧。”一个紫衣公子坐在春闱考场中,她优雅的坐姿让人感到贵气逼人。

她手中持着一把折扇,而监考官一眼便认出这扇子乃是老师风楣音之物品,因而走近那个紫衣公子,乃问道“不知阁下此物何来?”

“家师之物,”白霜好似不经意的回答。白霜自然知道这一次的监考官是林业,故而故意用此扇子来做敲门砖。

“记住,从此以后,你的师父是林业”,林业现场收徒,而春闱中的其他士子有不乐意的直接道“这不是内定好了人选吗,林主考官,你连她的文章都没看便收她为徒,你就不怕我们告御状吗?”

“就是,我们要告御状,我们不服。”

“告御状……”

“不服……”

白霜信口做了一首词“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当听到这首词后,士子们陷入一阵沉默,白霜无奈道“我辈学习诗词,是为修身养性,而不是争强斗狠。”

“谨遵先生训导,”不知是何人应了白霜的话,之后,春闱世子们都低下了头。

那一抹紫衣永远的烙印在了天下士子的眼中和心里。

而她的文章在还未写完,就被副监考官赞叹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不愧是林兄的门生。”

但最后放榜时,白霜却是第三名探花。因皇帝忌惮林业是风楣音的弟子,对风楣音一派仍然采取打压政策。

白霜化名汐梦,此时,最心焦的便是素玉。她女扮男装进入辰都的消息也传到了云中郡。她只留下了一句话我想像先夫风楣音一样,进入朝堂。为你打下一片锦绣河山。素玉道“我真希望你不要那么独断专行”,此刻素玉才明白给她讲绢知的故事,真的好吗?

阿静发出一声笑“世子殿下也终于知道当年绢知出征时我的心情了。”

慕容玄离却在为白霜担心“只希望不要有人认出她来。”

“死玄离,你干嘛要咒世子妃姐姐?她一定可以平安回来的。”洛言郡主万分肯定道。

“我要去辰国都城,”素玉突然抛出一句惊呆了众人的话。

“慕容玄离,我把北域和父王就托付给你了。”素玉说完这句话后,就真的不管慕容玄离什么表情,直接就走了。

“唉……”慕容玄离吟了一首诗句“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说罢,只能坐在主帅的桌子上,批着奏折。

春季的风送来丝丝凉意,在马车上看书的素玉感觉到冰冷,怕是旧病恐怕复发,只能边走边停。一个月可以走完的路程,素玉用了三个月。他对自家妻子还是有自信的,撑上三个月不成问题。

走过君子河边,赶路的车夫道“过了君子河,就到辰国境内了。”

素玉看着从辰国境内朝堂传来的探花的试卷,他眼中满是柔情“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出来,阿霜,你让天下男子情何以堪呢?”

随后在马车中传来丝丝笑声,他们都知道,看来主子心情不错。在醉红颜酒楼——

一缕阳光透过纱窗进入小院内,照在人身上只觉温暖无比。

满院的柳树在风中飘摇,恰似这个乱世中浮沉的众人。

白霜对他说出那年辰国军队全军覆没的真相“大人可知,那一年风先生奉命出征,因何会败呢?”

林业很坦然的摇了摇头,等着她说下去。在官场混了那么久的他身上透露出一种幽沉郁闷。尤其是想到那个天纵奇才风楣音。

“是辰国皇帝断了在前线浴血奋战的战士们的粮草,只因他怀疑风大人拥兵自重。”白霜对他说出了这巍巍皇权下埋葬的是枯骨的悲壮。将醉红颜调查出的真相摊开在林业面前。

“十万人啊,陛下,您何其忍心呢?”林业在此刻听闻如此噩耗潸然泪下。

“大人可知这折扇乃是风大人的遗孀白霜给我的,她希望我能替风大人报仇,她知道风大人与大人是好友,故而以折扇为凭。”白霜脸不红心不跳的编着故事。

“大人可知我为何会是探花?”白霜继续提问,她的眼光在醉红颜后面的湖水上驻足——平静的湖面好似这个天下,如今四国各自据有一块地盘,并且现下没有仗打。如此表面的平静又能维持多久呢?她一直在等待林业的回答。

“愿闻其详。”林业明白自己已经陷入了谋反的乱局中,如今想要抽身,怕是不可能了。

“因为我在文章中写道君无道,可伐之。”白霜说出这种令人心惊的话。

“那我能做些什么呢”林业担心着一旦卷入这场阴谋,一旦失败,会否使得家人也收到牵连,可他又感到愤怒,十万沙场将士,不是死在敌人手里,而是死在自己人手中。

“辞官归隐。并且向辰皇推荐我担任你的职务。”白霜的话语就这么一句。

“也好,这些年我也累了,罢了,这朝堂的鬼蜮算计就交给你了。”林业没有拒绝。

但林业总不能什么都不知道,便说“说说你的计划吧。”

“我上任后预计三年让辰国从兵灾中解脱出来,休养生息。待辰国国力提升后,联合北域,灭之。”白霜将这翻覆江山的话说的如此轻巧。

林业笑容满面“我当让朝堂上的朋友助你成功。”

“多谢林大人。”白霜客气地说道。

三天后,辰国御书房——

“哼,这个汐梦,竟然说君无道,可伐之,不就是影射朕无道,被北域讨伐吗?这样的人就该杀之,可……朝堂上的那些臣子们尽说汐梦的文章写得好,朕只怕她又是另一个风楣音。”辰皇感到十分不爽道。心里隐隐的又想起了那一年梨花树下,那惊鸿一瞥。

辰皇吟起那首词,“北方有佳人……”

随后辰皇摆驾已经被查封的风楣音府。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遥远的记忆 主目录 下一章 红衫倾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