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画堂春之绝色世子妃
上一章 红藕香残 主目录 下一章 挫骨扬灰终不悔

和盘托出

作者:月芜 更新时间:2020-09-23 10:39:53

素玉将自己的谋算和盘托出:“宛然宫中的金麽麽可是我的人。”白霜不由得震惊,跟了皇后那么多年的老仆原来是他的人,素玉的潜台词便是:你母亲的性命就在我手里掌握着,你为人子能抛弃她吗?

“放他们走,”墨锦一挥手,那些隐藏在黑暗中嗜血的暗卫们恭敬地让出一条道来,弓箭手全部退出。

“殿下,此乃天赐良机,不容错过啊!”说话的人正是墨锦的外公,而他只想着墨锦成为宛然的王,就算因此牺牲掉自己的女儿,也在所不惜。

“你的眼里只有王家的兴衰,全然没有我母后的生死,母后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父亲?”墨锦的话丝毫没有刺激到王氏家主,他只道:“如果换成我,我也会甘愿为王氏牺牲。”

“疯子”,墨锦忍不住骂了一句。

“放他们走,外公在我手里,谁敢不听?”墨锦拔出佩剑,用剑放在王氏家族的脖颈上。

素玉带着白霜离开了云中郡,乘船一路西行,便回到了北域。

当白霜准备去向王妃请安时,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闪在白霜的眼里。

那女子正是细烟,她再也没有了皇室公主的骄傲,让白霜一阵唏嘘。她朝着白霜扑来,手中拿着匕首,说道:“都是因为你,祖母迁往凤仪山庄,母后被废皇后之位,我要杀了你。”

虽然她扑过来让白霜有点措手不及,但这一次素玉没有袖手旁观,直接隔空点穴。

“算了,她也是个可怜人。”白霜为细烟的命运为之一悲。春季,万物复苏。在北域的一片大草原上,青青的草地上,浅草才能没马蹄。

“那一年春季,我送夫君出征宛然。却想不到那是与他最后一面。”有点儿悲伤的话题被白霜提及。

白霜拿起酒杯,自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一首诗句在素玉的口中说出。

他带她出来,本是想让她舒缓心情,可是不料反而引发了她的感伤。她的表情,让他心疼。

西风自西向东吹来,吹动她的紫色裙衫,好似独行侠客。

他想起他的数十年人生,在他的心中留下痕迹的人少之又少。可独有她,是他人生中的例外。

“策马啸西风,颇有一种风骨,不如我带着你,看看。也省的你一个人想起那些伤心事。”素玉提议道。

“上马,”素玉伸出手扶着将她的身子坐稳在马上。

“驾……,”一声过后,那马儿好像有灵气,一路向西。风儿拂面刮过,在西风中,白霜只觉得仿佛往日的那些烦心事都如东流水缓缓逝去。

在他的怀抱中,她好似在另一个世界,任何人都休想伤害她的世界中。他撑起自己的臂膀,有力的抱着她。

不一会儿,有马自他们身后赶来,是洛言郡主,她嘟着嘴道:“素玉哥哥真不够意思,出来郊游都不带我和阿静。”

这是白霜第一次看到洛言郡主的心上人阿静——身着蓝色华服,眉眼中透着坚毅,配着一把古剑。她问素玉道:“这位,应该是武将吧。”

洛言郡主吃惊道:“世子妃姐姐,你是怎么猜出来的?”阿静也是有一点点吃惊,不过他掩饰的很好,白霜笑道:“根据感觉猜的。”

“阿静的武术可不比世子妃姐姐差哦,”洛言知道阿静那个武夫只对武术感兴趣,于是挑他喜欢的话题聊。

“阿静不是世子妃殿下的对手,阿静在那一天在世子妃殿下与灵桑比试的时候,就知道阿静不如世子妃。”阿静非常恭敬道。

白霜与阿静倒是很投缘,两个人从奇门遁甲聊到排兵布阵。

素玉微笑着,喝酒,并不发一言。

洛言问:“素玉哥哥,他们聊得这么欢,你不吃醋吗?”

素玉喝了一杯酒,赞叹了句:“好酒,丫头,是你吃醋了吧?”

素玉接着说:“如果连阿静都赞叹你世子妃姐姐,你觉得其他武将还会不自量力的为难她吗?”

“哦,素玉哥哥,你真是一只狐狸。”洛言明褒实贬。

月光下,这几个人在北域的草原上吟诗作赋,讨论兵法。

谁又知道将来的天下,风云诡谲中,他们在其中起了怎么样的作用?

白霜第二天起来,才发现自己身上压着一个人,是素玉。

“怎么办,这回迟到了请安,王妃不会怪罪吧?”白霜知道至今王妃对她都有排斥心理。

“我让小安去禀告母妃,说我喝多了,你照顾我累了一夜,就不去请安了。”素玉慢条斯理的整理衣裳。从离国飞来的信鸽落在窗边,而素玉一身月白色的袍子,很快便穿好了。他长身玉立,站在白霜面前,好似一幅美丽的画卷。当素玉看完后,白霜能觉察得出屋子里的气氛开始变得凝重起来。素玉将那信笺递给白霜,白霜一眼扫过,那上面写的是——辰国与宛然结盟,讨伐离国。白霜不经意地为慕容玄离担心,素玉陷入了沉思当中。

这对北域而言,可能是天大的陷阱,也可能是天赐的良机。因为辰国大军一旦出发,就意味着辰国都城空虚。只要北域能拿下帝都,那么改朝换代就是理所当然的事。

白霜与素玉相视一笑,他们两人都想到一块儿去了。难怪两人能相爱,因为相知,所以相爱。

如果不能攻取辰国的都城,北域完全可以对宛然出兵。宛然出名的将领都已经被宛然皇帝为了维护至高无上的皇权,一部分贬,一部分杀。再也没有什么人能带兵抗衡了。

白霜有点儿感伤,毕竟宛然是故国。曾经她用命守护的故国。如今不过是换一种方式守护罢了,不破不立不是吗?只有让素玉统一天下,天下才能进入太平盛世。素玉和白霜用完早膳,便一同前往北域军营。

甲胄在身的阿静早已等候多时,他主动掀开帘子,并且喊道:“世子和世子妃到。”营帐内的将军们都不解,北域数一数二的将军为什么对一个女人那么恭敬。看过白霜与灵桑的那一战的将军们都觉得白霜胜在谋算上,而不是武功。如果白霜正面对上灵桑的白虹贯日恐怕就很难有胜算。

“末将请教世子妃殿下,如果世子妃殿下胜了,是不是就能堵住你们的嘴了呢?”阿静从未佩服过一个女人,但是白霜确实打破了他对女人的看法。

“世子妃在离国时遭遇辰国皇室暗卫伏击,无法与阿静将军对垒,不妨就由本世子接招如何?”素玉的声音中夹杂着些许的怒火。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红藕香残 主目录 下一章 挫骨扬灰终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