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画堂春之绝色世子妃
上一章 残阳夕照 主目录 下一章 红藕香残

雁字回时

作者:月芜 更新时间:2020-09-21 18:09:50

“我是生意人,如果我的醉红颜也有一副御笔亲题的字就好了”,白霜万分向往道。

“好,我来题,”慕容玄离看着白霜希冀的眼神,不忍拒绝道。

“好啊,好啊!离国太子亲题的字,这样我的醉红颜就可以大杀四方了。”白霜高兴地只差跳起来了。

下午,素玉一个人走出去,而白霜因为和她赌气所以不愿意跟着他。

令慕容玄离不爽的是,一个素玉的棋已经让他不敌,现在又多了一个白霜,正是天下的才智都被他们一家占全了吗?

白霜明明知道慕容玄离不是她的对手,还一个劲地让他陪她下棋。

晚上,素玉终于回来了,他一回来便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也没有去找白霜。

在她连输了几盘后,慕容玄离说她的心思不在棋盘上,白霜终究还是挂不住面子说我去看看素玉回来了没有。

当白霜撞开素玉的房门后,发现一个蜷缩在地的月白色华服的男子——不是素玉又是谁?

白霜为他号脉,她发现他的内力散失的很快。

慕容玄离似乎已经习惯了看他这样,然后对白霜道:“他从小就有宿疾”,白霜心头一震,和她一样吗?白霜这才明白一个道理:若你爱上一个人,他痛得时候,你会跟着痛,甚至会更痛。

素玉永远是用笑容对待白霜,白霜永不会懂,若你爱上一个人,同样也只愿看着她的笑容,而不愿她为你有一丝担心。

白霜捶了他的背一下,口中也不留情:“我让你装,你不是会装吗?疼就说出来,虽然说出来不一定会不痛,但最起码可以有一个人为你分担这份痛苦。”

素玉终于还是没忍住,吐出了一口血,染红了他的月白色华服。

白霜担心的都快落下泪来,口中不住地说:“捶痛你了吗?对不起,我下手没轻重。”

素玉笑着,仿佛那样痛到四肢百骸的疼痛竟然也没那么痛了。其实白霜不知道,她不经意的一捶跟宿疾爆发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大碍。

白霜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是因为宿疾,父母才将她送至善为大师处。

黑黑的寺庙中,只有一盏长明灯。而师父每晚都会给她念佛偈,她也就不那么害怕了。

自醉红颜传来的消息,她从未主动地了解素玉的人生,这一次,见他吐血吐得这样厉害,她才起了了解他的心思。消息——素玉从小便被送离北域,北域的医官治不好他的病。只有短短的两句话,却写尽了他凄楚的人生。

慕容玄离将白霜拉出房间,道:“小霜儿,你就站在门外为我护法,记住,不要让任何人进来,”话一说完,慕容玄离将房门一关。

白霜从来没有那么清晰的感到春风是那样的刺骨。

慕容玄离压低声音说:“行了,别装了,我知道你醒着,以前那么多次病发,你都没昏睡过去,”素玉没有一丝反映,当慕容玄离试图为他把脉时才发现他的手是那样的冰凉,“素玉……”这下换成慕容玄离惊愕了。

慕容玄离立马为他输入真气,过了大约三个时辰,素玉终于睁开了眼,道:“是细烟公主给我下那种药,我废了一半的真气才抵挡过去。”

“你就算真的接受了细烟公主又如何,那是药力,想来小霜儿也不会说什么。”慕容玄离不解道。

“因为那样我会觉得自己恶心,配不上阿霜。”素玉清冷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素玉醒了?”白霜听到声音后,推门而入。两人都感到侥幸,幸亏她没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否则以白霜的性格若是知道风楣音还活着,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没想到夫人如此关心夫君啊”,素玉看起来心情不错。

白霜不理他,走到慕容玄离面前说:“为了救这只狐狸耗费了这么多的真气,还好吧?”

素玉冷冷的扫了一眼慕容玄离,慕容玄离用眼神告诉他,早知道我就不救你了,我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还用冷眼看我。

白霜坐在榻沿上,把素玉的手腕拉了过来,把脉了以后说:“素玉,你真的该好好谢谢慕容玄离了。”知道他还在病中,还在乎她喊玄离哥哥,于是这样说。

素玉有点儿生气道:“如果没有我运筹帷幄,你以为他能登上离国的太子之位,若非我用我北域暗卫的命保护他,他只怕早被刺杀多少次了。”

这下子,素玉说的话让白霜瞠目结舌。白霜也没想到他真的发起怒来了,就像哄着小孩一样的哄他道:“乖阿玉,别生气,我亲自给你准备膳食好不好?”尤其当听到乖阿玉的时候,慕容玄离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素玉才不管别人的看法,他撒娇道:“夫人喂给我喝。”白霜扶额,谁让人家是病号呢,就去厨房端了一碗糯米饭,一口一口地喂给他吃。

吃完了以后,白霜把他掖好被子后就准备出去,他的手一拉,白霜又坐在榻沿上了,他调笑道:“我要你在这儿陪我,这样我才能睡得着。”白霜不忍拒绝一个生病的人,只好答应了。

慕容玄离看着这一幕,在心里默默地说:如果有一天白霜知道你就是风楣音,恐怕此生此世都不会原谅你吧,她只爱山水,而你却要强行将后冠戴在她的头上。

慕容玄离走了出去,而素玉在他自求多福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担心,不过素玉从来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且容他抛开万里江山,就此沉醉一回。白霜起的店名果然是好,醉红颜,果不其然,自己就沉醉在这红颜身上,还恐怕在梦中。

素玉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睡过去的女子,不顾自己的寒冷,将自己身上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然后走出去。刚刚下过雨的江南街道上传来阵阵鸟语花香,他看到白霜在面对自己生病时的恐慌,无措时,这才明白,都沉醉在情爱中,无论是他素玉,还是白霜。

当素玉走回客栈时,他发现白霜不在,而慕容玄离对他说:她刚才才出去,好像找你去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残阳夕照 主目录 下一章 红藕香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