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画堂春之绝色世子妃
上一章 皇后命格 主目录 下一章 北方有佳人

发已衰败

作者:月芜 更新时间:2020-09-21 18:09:46

这是第一次,她不拒绝素玉牵着她的手,冷冷的手上传来阵阵暖流,是素玉的大手将她的小手握在掌中。

素玉冷静且傲骨铮铮道:“没有人可以动你,太子不行,皇帝不行,都不行。”

白霜这才知道,眼前的男子自有一种风骨,好似冬日寒梅般宁折不弯,可又有如莲花般的高洁傲岸,她这才明白——他与夫君丝毫不相同,夫君是洒然洒脱类型的,白霜逗他开心道:“阿玉与我夫君当真不同,若是他对付皇帝,必然是领着我逃之夭夭了。”

“逃避不如面对,再说一旦被皇帝发现你逃了,捉回来了以后还是要面对,不是吗?”素玉字正腔圆的说道,隐隐有种刀剑在鞘的锋利逼人。

素玉嘴边说出她为什么不逃的原因:“你想借北域的势,扶我登基,然后为风侍郎报仇,杀了辰皇,可对?”

看着自己的小心思被眼前的男子毫不留情的说出,白霜绽出一朵花似的笑容:“那素世子可愿被我利用呢?”

素玉一笑惑人:“你觉得我愿意吗?”

白霜想了想回道:“世子可丢了一个难题给我,我又岂知。”

素玉像上一次在报国寺一样,挑起她的下巴,清冽地说道:“你这么聪明,哪里会不知道,被阿霜利用,是本世子的福分。”

白霜一双眼睛似乎被秋雾染上,一片迷蒙让人看不清这迷蒙下的眼眸,素玉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这个天下,少有让他看不透的人,什么时候,她也会有连自己都看不透的表情了。

素玉将白霜的身子扳正,让她直视他。他神色间有因看不透而露出的慌乱,她的眼神也只在出神的刹那间,随即便恢复如常。

她无法让自己在面对素玉时无法不压制这种感情。

她……难道真的动心了吗?

对眼前这个男子吗?

她不是爱夫君吗?

白霜站起身来,朝府外跑去,她想她确实需要安静,安静了。

不知不觉,又走到了醉红颜。

她推门进去,莫叔看着她神色不太对劲,便问道:“主上可是生病了?需要让徐先生来瞧瞧吗?”

“不必了,我就是来看看。”白霜断然拒绝。

“最近有什么事吗?”白霜不由得去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辰国皇帝已经昭告四国,要娶您为妻。”莫叔把这件事情告诉白霜。

“还真是不死心啊!”白霜的话中冷若冰霜。

“而宛然赵王休了赵王妃,说要到北域来,娶您为妻。”莫叔禀告。

“真是绝情冷血,连十年的夫妻感情,说休就休。”白霜的眼神中全是无视。

“宛然太子自那一日后,闭门谢客,不过,我们的人查到他在暗中联络朝臣,”白霜不愿意听到关于墨锦的事。

白霜警告莫叔:“以后关于墨锦的事情,就不要告诉我了”。

“诺。”莫叔点头。皇帝的圣旨迟迟没有到北域,在半路上遇上杀手全军覆没的消息很快便传回了辰国帝都。

辰皇面色沉闷,想起站在梅树下的女子,风姿绰约,容貌倾国,笑若春花,皱眉若湖中泛起层层涟漪的湖水。

“查清楚了吗?是何人刺杀钦使?”皇帝拼命压抑着那在胸腔内积攒的怒火。

“微臣无能,请皇帝赎罪。”在皇帝如刀的眼眸中,太常寺卿双腿哆嗦地跪倒在地。

“那就是查不出来了。”皇帝眯了眯眼,眼神中尽是愤恨。

“传朕旨意,夺叶清风太常寺卿之位,降职为澧县县令”,皇帝走出乾清宫,面色沉郁,使得跪在地上的宫侍们不敢呼一口大气。

皇帝向凤仪宫走去,刚进殿,就听得太后道:“也算她白霜命大,若是她敢肖想我辰国的皇后之位,哀家必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平素温和大方的太后竟然说出这样的话,看来他确实不了解后宫的女人们,他素来不屑看女人们争风吃醋,如今看来,不能小瞧女人啊!

“白霜是朕御笔亲封的皇后,母后好大的胆子竟然要谋害皇后吗?”皇帝不咸不淡的一句话。

“皇儿须知她已三嫁,莫非皇儿还想要一双破鞋吗?”太后轻缓有度的话像鞭子抽在皇帝身上,看着皇帝受伤的眼神,太后便知自己没说错话。

皇帝立即命令道:“李侍卫,自明日起太后迁至凤仪山庄养老,无旨不得外出”。

太后这才明白原来皇帝是想软禁她,可是不管她怎么呼喊,随着皇帝踏出凤仪宫的那一刹那,宫门紧闭,上锁。侍卫们都在等待明日的到来。

“禀告陛下,细烟公主求见。”宫侍上前禀告。

“让她回去吧,朕累了。”皇帝趴在满是奏折的桌子上,沉沉睡去。

待他醒来时,宫侍告诉他,细烟还在等候召见。

皇帝根本不愿意见这位公主了,皇帝睁开眼睛道:“是朕不愿意理后宫诸事,这才把管理后宫的权力给了母后,可是你看看她,她把细烟教导成什么模样了,只会凭着皇室公主的身份呼风唤雨,这一切都是朕的错啊!”

李侍卫看着皇帝眉头深锁,规劝道:“陛下若是废除细烟公主的特权,减轻对她的宠爱,为时不晚啊!”

皇帝再一次转移了话题:“李鹤染,你可知道朕的后宫有那么多的女子,这些女子多的让我害怕,可在朕第一眼看见白霜时,便沉迷在她那清冷的气质中,这皇后之命只有朕才能与她相配,不是吗?”

李鹤染对白霜不屑道:“陛下要娶的是北域世子的妻子,这对素玉而言是滔天的侮辱,不是吗?”

“素玉自幼身体孱弱,他也配得上白霜吗?”皇帝反问道。

李鹤染曾经见过素玉,他智冠天下,可惜天不假寿,不是吗?

素玉曾对李鹤染说这万丈宫墙岂能困得住我素玉,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陛下,果然不把素玉当成对手吗?看样子素玉在这句棋上,终究还是占了先机。素玉对白霜道,不可能把几批钦使都杀掉,所以我们逃吧。白霜也点了点头,就去收拾细软去了。

当皇帝的圣旨传到北域时,北域王爷却说世子和世子妃已经离开北域出去游山玩水去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皇后命格 主目录 下一章 北方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