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画堂春之绝色世子妃
上一章 彼岸花开 主目录 下一章 三场比试

乱世桃花

作者:月芜 更新时间:2020-09-14 13:00:43

“好。”素玉点了点头。

而很快白霜便知道素玉为什么无视韩毅。

随着韩毅而来的,身后有大约十几二十个女子,都美貌绝伦。

看样子世人对北域的传闻有误,世人都说北域是一片苦寒之地。

白霜低下头,看似在喝茶,实则在微笑。

“我要去许愿,你慢慢在这儿享受齐人之福吧”,白霜连看都不看眼前各方,包括素玉也被她无视掉了。

“夫人,你真的要抛下为夫,还是你真的不在意我纳多少女子为侧妃?”素玉的眼神中有一抹悲伤,几乎将白霜溺死在里面。

白霜只能蜷缩在他的怀中,而一众女子看到这一幕,多少芳心碎落在地上。

“参见世子,世子妃,”一众女子跪倒在地,韩毅趁机报仇道:“世子妃娘娘,你未免也看不注意仪态了”。

素玉放开怀中的白霜,韩毅这才看透姑母和顺公主说的红颜祸国的女子,脸上虽然不施粉黛却有一股清新之美。“若是你们中间有人的琴技能超过世子妃的琴技,本世子便纳其为妃。”素玉一石激起千层浪,在他怀中的白霜只想撕破他的伪装,死狐狸,若是她赢了,不知多少女子要视她为眼中钉。可,现在也没有好多少。若是她输了,恐怕她的世子妃之位就要让出去了。所以无论输赢,对她而言都不算好事。

一曲琴音响起,是佛教的梵音,起起伏伏间让人想起佛祖成佛前说过的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琴声忽然一转,在传说中的国度,来自西方的传教士带着梵音而来。琴声又一拨,琴弦在重力下一崩下反而发出似念经般的声音,佛渡众生。

“施主有我佛之慧根,苦海无涯,施主早已回头无岸。”主持被琴声吸引,竟然从藏经阁走了过来,开口说出佛偈。“昨日我夜观天象,彗星犯紫薇。施主想必就是彗星吧”。主持双手合十,断然说道。

星象上显示的,果然是天命不可违吗?

“姑娘应该明白星象所指”,主持将签筒递给白霜。

“彗星未免是祸事,大师可懂?”

主持慨叹了一句:“为什么,你不是祸国殃民的妖妃?凤翱九天共谐飞,匡扶社稷的九天仙女下凡尘,原来是皇后吗?”。

“你知道我从前的卦象?”白霜同样惊讶。

“乱世桃花随波逝,不,不,没人改动你的命格,是天意啊”,主持恍然大悟。两次卦象不一样,第一次在十一年前,善为师兄曾给宁氏之女白霜批过命,可今天,竟然是皇后之命。想必是善为师兄为了未来的皇后平安成长才出的下策,说了一个美丽的谎言——她是妖妃。

而白霜乃是皇后命格的消息,在一下午就传满了整个北域。

是夜,天空中月华如水,夜间的寒气不一会儿沁人心扉。

整个北域有权有势的人几乎都到齐了。

那女子一袭紫衫,双肩上披着未曾束起的乌发。眼中有江南美女特有的脉脉温情。

“儿臣素玉”

“儿媳白霜”

两人共同一跪,这是白霜第一次见北域王爷,北域王爷扶她起来的时候,她这才明白这是一个戎马半生的人,手上的茧咯的人一疼。北域王爷身着深青色的衣袍,站在那儿宛如一座威严的大山。

而北域王爷最令人称道的是他的妻子只有和顺公主一个,再无侍妾。

“坐,开席”北域王爷先坐下,然后满堂的人才依制坐下。

看着素玉的眼睛一直离不开白霜,北域王爷这才明白看来自己没有选错人。十几年前,善为说星象上说王爷的儿子与白家小姐白霜有夫妻之缘。“我听说世子殿下选妃是凭琴技,可这与青楼选花魁有什么两样”,冰城城主眼神中包含嘲讽,满屋子的人开始议论。

“冰城城主说的有三分道理,纵然是皇后命格,也不能让世子殿下空守着一人吧。”一位大臣捻须道。

“是极,是极。”另一位大臣点头。

于是在晚宴上,讨论声此起彼伏,宛如潮涨潮落。

而坐在冰城城主旁边的女儿羞赧一笑,将目光投向风度翩翩的素玉,而素玉黑色的瞳孔一缩,杀意让人一凛。

先自荐枕席,然后再侮辱他的妻子,是可忍,孰不可忍。素玉站起身来,伟岸的身躯好似一道城墙,拦在流言蜚语与妻子中间。月光下,素玉的神情是那样温柔,将白霜额前的碎发撩开,道了声:“还好吗?如果感到不适,我陪你去休息。”

“那……城主以为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世子殿下?”白霜递给素玉一个安心的笑容,将他握成拳头的双手握住,两手相握,颇有些执子之手的意味。冰城城主眼见素玉对自己讽刺白霜没有反应,就变得更加嚣张,继续蔑视白霜道:“我北域女儿从来都是可戎马倥偬,逐鹿天下的族群,至于世子妃殿下,还是回江南绣花去吧。”

“若说青楼选女子,自然以容貌为先,本殿不才,比不过您的女儿美貌。”白霜说这句话时连看也不看想杀了她的冰城城主。

满屋子的人忍不住笑出声来,原来,他们北域的世子妃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冰城城主的女儿灵桑此刻眼眶中似乎有泪水要流出。冰城城主为了找回面子道:“不如让世子妃与小女一比高下如何?”

“好,如果白霜失败,则将世子妃之位让出来,”白霜拱手作揖道。

“世子妃姐姐,如果灵桑知道你的骑术那么高明,那她一定会后悔与你相比的”。洛言郡主呵呵的笑了出来。

“你跟灵桑有仇吗,知道她可能落败,如此高兴?”白霜不解道。

“错,不是可能落败,是一定落败。灵桑那个人当着素玉哥哥的面最喜欢装淑女,仗着她那个父亲的势到处仗势欺人,偏偏整个北域,就属她的容貌最为出众,不过,还是不能跟世子妃姐姐你相比。”洛言素来看不起灵桑,听得白霜问她,就一股脑把对灵桑的看法全部说出。

“那比试就定在三日后,你我击掌为誓”,白霜悠闲的态度让灵桑感觉很强的压迫感。

一轮明月高高地挂在天空上,照得庭院深深一片透亮。而月光下,白霜边走边捡着树枝,夫君,你不要怪我,我又嫁人了,虽然还是假嫁。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彼岸花开 主目录 下一章 三场比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