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画堂春之绝色世子妃
上一章 时光倥偬 主目录 下一章 风雪了少年白头

浓妆淡抹总相宜

作者:月芜 更新时间:2020-09-11 15:22:35

“夫君新丧,我便思嫁,那我成什么人了,原以为公子是知礼之人,现在看来,不过如此,阿诺,赶人”主子,这可怪不得我了,于是假意与素玉打起来。而素玉此刻才对慕容玄离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过分了。”

“岂止过分,你在玩弄人心,玩弄感情”,慕容玄离斥责道。

“玄离,陪我喝一杯吧。”慕容玄离看见他终于露出了他最脆弱的一面。

“楣音,你若真的在乎她,就把一切都告诉她吧,她不是普通女子,她能够与你琴瑟和谐,她……”慕容玄离忍不住劝他。

“那样才是真的把她置于危险中“,”素玉执意用自己的方式保护她。

“若这世上有刀子便向我扔来,若这世上有不得不背负的责任,就让我一人便足够。”素玉又喝了一杯。

“你,不愧为友。”慕容玄离赞扬道。

素玉过了一会儿呕出一摊血在月白色的衣衫上,慕容玄离扶着他站起来,他一步步走着仍然是那个玩弄天下的青衣谋士。

“是风先生曾经拿过你的诗稿给我看。”素玉接着喝茶。天空出奇的蓝,好像蓝色的锦缎一铺万里,怎么也看不到尽头。在湛蓝的海水中偶尔有一两条鱼跳出来。

有海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吹过白霜紫衣翩翩。站在船头的正是白霜,她今天穿了一身男装,是如此的风姿飒然,面如冠玉,集女子的柔美与男子的潇洒于一身。

慕容玄离不由得赞叹,原来素玉一直为她倾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如果夫君也能看到这样的海景该多好。白霜在心中暗暗想到。

素玉看到她的笑容一僵,这才明白自己对她是无尽的思念——穿越这滚滚红尘,看遍阴谋阳谋,人心鬼蜮,花开花落,阅尽天下不及卿。可她对自己何尝不是情深入骨。

素玉用眼光示意阿略,阿略恭敬地对他行了一个礼。

不一会儿,素玉的琴声在茫茫大海上响起,伴随着潮起潮落,仿佛有乱红飞去在庭院深深处。江南雨季,你我相遇在沽酒的客栈中,那时天空中阴雨蒙蒙,空气中充斥着早春的气息。漠北沙漠,驼铃晃动。在烛火摇红处,是她在拨弦,他在读书。这些年,踏遍万里河山,却只有一个你在我的心间无法忘却。

在素玉的琴声中,过往一幕幕像翻书一般在她的眼前一页页地闪过。她的眼中忽然流下泪来。

素玉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狡黠一笑——她一直压抑自己的感情,是时候该让她释放出来了。

素玉把她拉入怀抱,眼睁睁地看着她泪流成河。

白霜哭完以后,对素玉诚恳地说了声“谢谢”。这个男子是那样的敏锐,能够察觉的出自己的情绪变化。他的琴声简直让人痴迷,让她仿佛回到了那些年游历江湖的日子。回到了与风楣音的初遇……

素玉开心一笑:“人生只若如初见”。月白色穿在他身上散发出世家公子独有的气质,如玉寒凉,如水清澈。可谁知那人皮面具下的风楣音对她充满了歉疚,她是他的软肋,为了谋大事,他也必须保护好她。

素玉邀请她道:“不知白小姐可愿意跟我到辰国北疆一游”。

有那么一瞬间,她在他迷离的双眼中看到了风楣音,鬼使神差的她说:“好”。

海风中有一丝海水的咸味儿,白霜闻到后只觉心情舒朗,从自己在风楣音死后隐居开始,便再没有如此快慰平生了。

素玉站在船中央,伟岸的身躯好像一座大山镇压着魑魅魍魉,眉眼中有底定江山的傲气,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

这样的素玉,白霜不得不承认他对女子而言充满了吸引,而风楣音同样也是无比:“怎么样,动心了吧?”

白霜一笑置之:“我确实对慕容公子动心了”。

“好啊,好啊,能娶到白霜小姐这样的女子,是玄离的福气”。慕容玄离眉眼中一笑。

素玉也是笑,却是那种能将人置身冰窖中的笑容。慕容玄离立马推开白霜,赔笑说:“刚才只是开玩笑,呵呵,开玩笑”。

“白小姐若是真想嫁人,不妨嫁给本世子如何?”素玉含情脉脉地看着白霜。

“不如,我们先去宛然看看太子妃册封大典,二位再随本世子回北域如何?”素玉提出一个建议。

“好,“白霜点头。

“既然你们两个已经如此决定,那我也没什么意见了”。慕容玄离心里暗骂狐狸素玉,不过是想自己的夫人跟墨锦断的更彻底罢了。

小船在墨锦册封太子妃的前一天到岸,三人骑马一天时间便到了宛然帝都。

素玉的眼眸在看到满面绯红时,脸色越来越暗。

慕容玄离自然知道他是想到了白霜嫁给墨锦的那一夜了吧。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样风流无双的男子,也会为了女子而伤神。

当阿略来通知自己素玉昏倒在酒肆之中时,那份镇定是真的被打破了。

因为他永远是算无遗策,谋情谋天下。

“是玄离啊,你告诉我,她为什么要背叛我和她的感情?‘素玉的声音有点儿嘶哑,很明显是酒喝多了。

“只是假婚,你这样千金买醉又是何必?”慕容玄离此刻也不知该说点儿什么?

“玄离啊,那是你还没有遇上你值得爱的女子,我爱她,我当然希望名分和实际上她都是我的妻子”。素玉说罢,便又喝了一杯酒。

如今已是几年后了,原来那一夜给素玉留下的阴影竟然是如此之大。

国宾馆里,住的都是赶来贺太子殿下婚礼的各国使臣。而素玉则代表辰国,慕容玄离代表夏国,而白霜则跟着他们一起进殿。

两个人均身着红色喜袍,王青墨的手被墨锦握着,怎么看都是佳偶天成。

这样的一幕让白霜想起几年前也是如此,只不过她用头巾盖住,看不到宾客的表情。

她在心里说了一句,墨锦,祝你安康。与王青墨白头偕老。“回禀父皇,儿臣不能娶王青墨为太子妃”,墨锦当着一殿各国使臣的面直接跪道。

王青墨将头巾摘下一双剪水双瞳中满是凄楚,可墨锦丝毫不为所动,反而接着道:“儿臣只有一个妻子,那便是宁霜白”。

“放肆',皇后气得凤冠摇摇欲坠,一掌劈下坐着的椅子。

宛然皇帝却迟迟不肯发话,只是看着这满殿的宾客与文臣武将。

很快,与赵王交好的御史大夫出列:“殿下的婚事不仅是平民百姓间想娶则娶,不想娶则不娶,太子殿下违逆赐婚,臣请废除墨锦太子之位”。宛然皇帝平平淡淡道:“太子,你还有何话说?”

墨锦好像没有听见宛然皇帝的问话,迟迟没有反映,皇后的手握成拳,显然是十分紧张,皇后想要缓和气氛道:“陛下,太子还小,希望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连及笄礼都过了,还是小孩?”宛然皇帝冷哼一声。

()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时光倥偬 主目录 下一章 风雪了少年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