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画堂春之绝色世子妃
上一章 且放歌纵酒江湖 主目录 下一章 浓妆淡抹总相宜

时光倥偬

作者:月芜 更新时间:2020-09-10 00:26:17

白霜再一次同安然,宁二告别。彼此间都有些黯然神伤。

用最快的承云骑,白霜花了三天时间到达云中郡,这与上一次毫不一样,所有人对太子墨锦与罗汀将军佩服之至,他们打破了风楣音不可战胜的神话。

白霜寻遍了整个忘川的下游,连一片骸骨都没有寻到。白霜唱了三天三夜的歌:“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楣音……”,最后太子墨锦也听到了这首歌,凄楚哀婉,声音怀人。

“墨锦,你告诉我,他走的安详吗?”墨锦抱住白霜,谁知白霜将他推向一旁,说:“他不喜欢别的男人碰到我”。

墨锦的怀抱僵在半空中,咬牙切齿说:“如果不是父王陷害你,你现在还是我的太子妃”。

白霜却道:“我从小就只把你当成哥哥,你明白吗?”

白霜用袖子拭去泪水,接着寻找尸骸。

而山崖上,一身浅白色衣服的男子看到崖下这一切露出三分满足,七分心疼。他正是诸国都以为已经死去了的风楣音。

“保护好夫人,不要让她察觉”,风楣音轻柔道。

“我当以江山为聘,日月为证,娶她为妻”。风楣音仿佛是誓言。

主上与墨锦合作,让辰皇以为主上已死,好发动兵变夺权。而灭了辰国十万军队的功勋,使得宛然皇帝暂时不敢动他的太子之位。

——

白霜只觉得短短几天仿佛耗尽了自己一生的时间。

泪,已流尽此生之最。悲伤好像一道永远难以跨越的天堑。

她想,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一个叫风楣音的男子。

他曾温柔地对她说话,温柔地保护她想保护的一切,温柔地帮她梳头。

可是从此后,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阿诺说,他死前由暗卫传来的最后一条消息是希望她活得安康,不要寻死腻活。

也正是这一句话,支撑着白霜,成为白霜的精神支柱。

她就待在云中郡,至于帝都风府里的人,她也确实没有精力去照顾,希望他们不要怪自己,毕竟自己连心都死了,她如此自私。

不过,辰皇为了彰显自己的仁慈,最后居然放过了风府里的仆人。

这一天,慕容玄离说自己趁游历天下之机来看看故友,而阿诺也露出了除了冷硬以外的表情——几丝微笑着看着慕容玄离。当然这是阿诺在眼见宁霜白少有的笑容后。

“我今天来,不仅仅是自己来了,还带来了辰国皇室跟我一样潇洒的人,你一定会喜欢他的”,慕容玄离拍掌两声,一个身着月白色衣衫的公子出现在她眼前,只一眼,便能看出此人的龙章凤姿,在眉眼上与辰国皇帝虽有相似,但他却是一种淡漠,好像凡尘事都不能入眼。他一步一步走来,手里的折扇不住的扇着。扇子上的题字,令白霜一怔,随即她拉着素玉的袖子,宛转哀求:“你是不是知道他在哪儿,你的扇子上的题字,便是他的。”

后来当慕容玄离问他,既然爱她,为何还要刺激她?素玉只包含歉意地道:“我不知道她对墨锦的感情还有几分。”

慕容玄离听罢只说,原来这世上还有令你害怕的事情。

“小姐,你若是喜欢风大人这幅手迹,那这把扇子我便送给你,你也好睹物思人。”素玉说罢便将扇子递给她。

白霜双眼空洞地看着前方,仿佛要通过一把扇子寻到一个人的踪迹。

“谢谢,”白霜接过那把扇子,不断的问:“为什么要抛下我一个人,为什么不让我去找你?”

素玉清冷的嗓音好似山间清泉令人心间一凉:“死者已去,生者当节哀”。

“谁说他死了,谁说他死了,他没有,他一定还活在这世上的某个角落。”白霜大声喝止素玉的话。

慕容玄离淡淡地道:“不如我们聊一聊这九州大陆发生的事吧。”

“好”,素玉表示赞同。

“宛然太子墨锦册封侧妃王青墨为正太子妃。”慕容玄离首先开口。

“那王青墨确实不及白姑娘,”素玉脱口而出。

“我与你又不熟,你怎么知道那王青墨不及我“,白露的眼光若刀刃。

“是风先生曾经拿过你的诗稿给我看。”素玉接着喝茶。

慕容玄离要打圆场,可白露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慕容玄离,你闭嘴。”

白露却没有停止怀疑他,她媚眼如丝:“素世子可否将手臂给白露看看?”

素玉仍然忍不住笑:“白小姐莫非不知道男女有别?”

白露没想到素玉将自己的手臂拿出来给她看,满目疮痍,好似经受过很大的痛苦。

“这些伤疤,是怎么来的?”白露却不再笑,而是认认真真地向素玉道歉:“我……抱歉。”一道疤痕背后必是一段痛苦的过往。

“这点儿小事,谈什么原谅不原谅呢?”素玉还是在笑,笑得那般风轻云淡。

“如果阿霜愿意,我愿意告诉你这一道道疤痕是如何来的”,他的声音仍然保持着贵气与优雅。

白露抬头望尽他的眼眸,那是一双纯净如雪的双眸,里面有着天空的云,地上的风。世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男子?白露不觉得看痴了。

慕容玄离这才明白,真正的爱情是千回百转,即便你消失在人群中,我还是能够一眼便认出你来,那般准确无误。

慕容玄离邀请白露和素玉道:“下个月便是宛然太子的封妃大典,我们三个人一起去吧”。

“好”,两人不约而同地同意了。

阿诺在心里暗道:自主子死遁已经一年了,这一年里,白露几乎是没有露出过一丝笑容。果然还是主子自己来才有效。主子当年一个人杀光了皇帝派来的暗卫,却也受了断金切玉的伤。

“你终于不打算在这个山林中待一辈子了,看来我这一趟没有白来。”慕容玄离欣慰地说。

“献丝竹一首,请姑娘赏鉴”,素玉拿起树上的叶子含着,接着吹奏一曲凤求凰。

“够了”,阿诺也从未见过这样怒气冲冲的姑娘。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且放歌纵酒江湖 主目录 下一章 浓妆淡抹总相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