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画堂春之绝色世子妃
上一章 一弦一柱思华年 主目录 下一章 明朝有意抱琴来

沧海月明珠有泪

作者:月芜 更新时间:2019-09-24 21:23:26

漫漫长夜中大雪不时飘下,将云中郡别宫衬得如天宫琼楼,大雪好像高山上盛开的最清冽的昙花。不出一时三刻便覆盖满了整个云中郡。北风卷起地上处处尘埃,有绝尘的马儿——墨锦一行人一路飞奔而来。宁霜白已经一天一夜未曾合眼,她在等,等此刻墨锦的到来。而宁霜白与风楣音对峙的局面就在云中郡。

墨锦进来时看见的便是素白衣裳的宁霜白在熊熊燃烧的火炉旁取暖,他想起了自己的誓言——山高水长,各自珍重。

“你来了,墨锦”。宁霜白说完这句话,便摊睡在桌子上。眉间隐隐有对战争局势的无限忧思,连在睡梦中眉头都是皱着的。

墨锦用手抚着她的头发,模样是那样温柔缱眷,仿佛这样的动作在一千年,一万年前就是如此。

一直守候宁霜白的暗卫有些不知所措——若是主子看到这一幕,只怕会有想杀人的心吧。想起风楣音那幽暗发光的发怒眼眸,让暗卫莫名地感到一股阴冷之气。

“报——”,这一声军报声,将沉睡在梦中的宁霜白叫醒,只见她像蝴蝶双翼般的眉睫动了动,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俊朗非凡的墨锦一身黑衣显得庄重严肃,他的唇角一如既往地冷冽,好似这个人的性格,外表冷若冰霜,内心火热似火。

“均禾关,被辰国军队攻破了”。宁霜白听得这份军报后,手指直接指着地图上的均禾关以北的山林,她破釜沉舟道:“这里的山林一旦放一场大火并在放火时投入毒药,则空气中的毒药会随着火势北风一起飘落到辰国军队的大营中”。

墨锦颇为赞赏道:“好计谋,不如我带兵前去吧”。

宁霜白却无比担忧:“我能想到的,我师叔未必不能,或许他正打算螳螂捕蝉,太子殿下决不能以身犯险,你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

墨锦有些不解,喝了一口茶,继续道:“什么事情?”

“带兵攻打辰国都城,辰国这次出征是倾巢而出,一旦我被擒,就只能拜托太子哥哥了,围魏救赵”。宁霜白把自己的想法说出。

茫茫天地,数以百计的城市都被飘雪给染成雪山白色,云中郡内,宁霜白自她来的第一日起,便下了封城令,这样的天气,百姓出逃也难免一死。

是夜,一片漆黑的云中郡因为点油灯都要花钱,除了大多数的富户连门前都挂着灯笼外,大部分的贫苦人家在黑夜中沉沉睡去。

这个冬天,对于云中郡而言很难熬,而对于宛然一国的百姓而言也很难熬。

官员与地主的层层盘剥,百姓还得缴纳军辎和军队所需的粮草。想起辰国改革,宁霜白不由得黯然神伤。

均禾关——

红色,一片绯红。将整个天地笼罩在死亡的密网中,好似毒蛇吐信。而站在火海中的却是一个青衫男子,他好像在等什么人?

君知我,我亦知君。师叔知道她会为墨锦出计策,他了解她,所以事先就让大山处,她可能放火的地方的军士撤退。宁霜白也知道他很有可能将计就计。

霜白色的天空带着冬日的寂灭气息,让云中郡的人好似生活在冰窟窿里面,这个冬季,实在是太冷了。

一根青色的发簪在发间微微挽起她的三千青丝,发带迎风飘舞,肤若凝脂,貌似春花,她一步步向他走来,她戴着那一年她成年时,风楣音送她的耳坠。而风楣音的眼光中有着无限的温情,尤其是在看到那耳坠的时候。宁霜白身着素白色华裳一站在雪中不似尘寰中人,正一步步的向他走来。

此处山林,到处都是狼烟烽火。火光映射着凄厉地半壁天空,不一会儿,没有人看到那些辰国军队是从何方而来?

撤而复返,就是等她带兵到此处,然后用她的办法火攻,将辰国军队一举歼灭之。

不过唯一让风楣音无法预料到的是,她只带了五千人,似乎早就做好了被擒的准备。

这其实也是宁霜白的策略,若风楣音仍率兵驻扎原处,她便可以火攻,届时风楣音必败。若风楣音发现了她点火的意图,那她即使被擒,也不过五千人。

“好久没有如此快慰了,沙场狼烟,得遇知己。”风楣音扬起唇角,风姿无限。浅青色的衣袍在山风中飒飒飞舞。

“是啊,我从前常听人说知己不负,师叔,你我真能做到吗?”宁霜白平平淡淡地回应道。

“来人,拿酒来”,风楣音下令。

不一会儿,便有军士抱着一个装酒的坛子上来,风楣音萧然吟诗:“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宁霜白的酒量素来不怎么地,过了三杯后,她就醉倒在风楣音的怀里。

“主上,您明明可以杀了墨锦的,辰国都城还有二十万军队呀”暗卫不解。

“她会伤心的,我若杀了墨锦,这江山,这九重宫阙,实非吾所愿。”风楣音有三分洒脱,七分醉意。

第二日清晨,宁霜白发现自己一直被风楣音抱在怀里,他的手是那样的温暖,这时宁霜白才发现,原来是风楣音的怀抱让她不感到寒冷,难怪她一晚上睡得那样舒适。

她一把推开他,她还是不适应被一个男子抱着,即使她倾慕他。她的耳根微红,在风楣音看来,她这小女儿的娇羞状态是那样让他欢喜。

“你我早就定下了鸳盟,你怕什么?”

()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一弦一柱思华年 主目录 下一章 明朝有意抱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