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扶桑镜梦
上一章 提前做好甩锅的准备 主目录 下一章 君择臣臣亦择君

第七章 轻舟简从

作者:MerlinCahrin 更新时间:2020-04-24 23:21:59

翌日,直秀带人一早等在吴服桥外,等江户开城后,验过手形就赶紧入内。

算起来,给西丸样治病、晋升旗本、新年登城参拜、增加家禄,加上这次,已经是直秀第五次进入江户城了,但随行的村田永敏和竹前虎之助却是初次进入这天下瞩目的地方,竹前虎之助一个劲地哆嗦,害得直秀不停和守卫及巡卫解释,“这不是疫病,首次入城难免战战兢兢”,而村田永敏就好多了,他平时面无表情,现在也神色不动。

路上来往的人群都对直秀一行人微笑,直秀也微微鞠躬示意,但从樱桃门到大守门遇到的微笑致意的人很多,考虑到直秀现在还是默默无闻的状态,这有点不对劲啊。

回头几次后,直秀终于发现虎之助早就不哆嗦了,但不知何时,永敏和他一起顺拐走路,也不知道是谁学谁,这脸也丢的太大了,气的直秀拿扇子敲了几次两人的头,这才扭转过来。

其实只有进了大守三之门后,才算正式进入江户城,之前的都是御曲轮内,也就是护城河内,算是江户城的外城吧。

过了大守三之门前的下马桥,戒备明显森严起来,守卫的数量和气度都明显和外城不同,永敏和虎之助也被挡下不准入内——其实,大名和重要幕臣都可以带随从入内城,但守卫欺负直秀只是两百石的代官,给了他一个小小的下马威。

守卫看直秀面生,验过公文之后派人引路,直秀长出了一口气,他还真不知道勘定所在哪里,这可帮了大忙了。

江户城里分本丸、二之丸、三之丸,各有“表”、“中奥”、“奥”——“表”是幕臣的办公场所、中奥是公方样的官邸、奥是公方样的私邸,至于西之丸,属于世子“西丸样”和隐退的将军“大御所”的地盘,至于著名的神秘之地“大奥”则是本丸“奥”的敬称。

二之丸是副城、三之丸是副城的副城,面积都很小,相当于辅助设施,如果本丸忙不过来,就把人安排到二之丸、三之丸去,例如上次的新年登城拜谒,就将直秀在内的小普请组倒霉蛋一起被安排在三之丸拜谒。

勘定所作为重要机构,和老中、若年寄办公的御用部屋都在本丸的表区,但勘定所人太多,所以内城和外城都有办公场所,不过四位勘定奉行和六名勘定吟味役日常都在内城办公。

勘定奉行下属勘定组头十二人,还有支配奉行九十人、勘定二百五十人,这么多人,直秀也不知道找谁,所幸在小房间没等多久,就有人前来招呼。

直秀这个白主代官来源诡异,因此勘定奉行和勘定吟味役收到风声后都不愿意沾染,而坦庵先生要避嫌,因此安排了一个倒霉的勘定组头负责接见。

这位组头倒也没有恶声恶气,面无表情地敲打了直秀几句,无非是“谨慎”解除后要小心做事,然后把几份公文塞给直秀就扬长而去,把直秀一肚子的话都憋在嘴里,幸好坦庵先生派了个勘定帮助解释,直秀这才搞清楚到哪里领钱和装备、以后到了虾夷地要干什么。

直秀兴致匆匆的赶来,以为会有大佬鼓励几句,最起码也会有人叮嘱一二,什么盯紧松前家、注意鲁西亚人的动向之类的,结果大失所望,勘定所根本就没把白主代官放在心上,白瞎了老中们的一番谋划。

直秀出了大守三之门,过了下马桥,看见永敏和虎之助两个倒霉蛋还在路边做泥胎木像,挥手示意两人回家,一路上大家沉默不语,来时的兴致勃勃完全两样。

直秀也曾被社会按到递上反复摩擦,但骨子里他对幕府没啥敬意,都是两个肩膀抗着一个脑袋,我自己出力吃饭,谁也不欠谁的。

他还曾多次想过偷偷回中华,尤其是在米国的时候,但看看英子,想想在江户的孩子,他就慢慢打消了这个年头,毕竟此世的亲友都在扶桑,而且这么多年下来,他也习惯了堀直秀这个身份。

尤其是只要一想到回中华,他就莫名奇妙地感到巨大的危险——完全不解释。

直秀对水晶宫不感冒,人生理想就是开开心心、吃饱喝足能做点研究就好,但幕末实在太可怕了,据说开港后,江户一半人得了外来疾病,而且民不聊生几十年,崛家作为幕府的武士家族,下场可想而之。

最开始直秀的打算是两边讨好,先混过幕末风暴再说,但当时的生活条件太差,他也怕欺男霸女这种狗血情节落到自己头上,所以他就动了动——可没想到草绳后面是头牛,各种纠缠越来越多,走了第一步,之后停不下来了,老师、学生和亲朋好友一起,逼得他不得不继续走下去。

另外,直秀也不想骗自己,两世为人,他心里的野望再也压抑不住,闲暇之时,各种念头时刻翻涌,如野火一般时刻翻腾。但他也是识数的,未来怎么样谁也说不好,就现在这个医学条件,弄不好一场感冒他就去另一个世界了,想太多了都是白扯。

这次勘定所之行,他也没抱啥希望,毕竟都被发配到北虾夷地去了,还指望啥牛车。但该有的情绪还是有的,受了冷落后直秀真想仰天畅销,“这幕府吃枣药丸!”

回到崛家,直秀赶紧把任务分配了下去:奉行所给了他一千两的三井扎金票,也批了几把铁炮、弓刀,还还给他一艘飞剪船,这些要赶紧领出来,另外出发之前还要采购物资、雇佣人手,得抓紧时间办事。

另外亲朋故旧该拜访的也要拜访,拜访不了的也要送上礼物赔罪——毕竟又是五年不在江户。

所幸,崛家现在光家臣就有八个,枣屋组也热心帮忙,事情虽然多,但分下去后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直秀先去拜访了伊东玄朴先生,先生五十一岁了,此时就算高寿,玄朴先生见到直秀后老泪纵横,象先义塾弟子三千,能继承他衣钵的学生很多,但亦师亦友的就这么一个!

场面搞的很是尴尬,最后还是玄朴先生先恢复情绪问起了直秀的过往经历。直秀有事在身,只好长话短说,把这几年的经历大略讲诉了一边。玄朴先生从坦庵先生处了解过一些,这次只是想听直秀亲口说说细节,彼此多相处一段时间。

除了拜访,直秀也有求于人,谈话最后,直秀讲了白主代官的事,恳请老师派一名弟子随行——出远差不带医生可不行。

玄朴先生沉吟片刻,提出了一个人选,当时把直秀吓得不轻。

玄朴先生推荐的是高野长英——“蛮社之狱”的主役,本来他被幕府抓起来了,但前几年趁火灾又跑掉了,去年他偷偷溜回了江户,因为高野和玄朴先生都是兰国人西博尔德博士的弟子,所以两人私下里多有来往。

直秀怕有人认出高野长英,但玄朴先生说高野已经毁容了,问题应该不大,高野的行事比较高调,对此玄朴先生非常担心,坚持让直秀带走他,直秀只好答应。为稳妥起见,两人商定高野在登船的时候才出现,至于玄朴先生如何说服高野,直秀就不管了——这也管不了,高野没被抓之前,行事高调,直秀觉得高野要么是书生气要么是不知轻重,心里其实不太待见他。

除了玄朴先生,直秀真没时间拜望他人——时间紧迫事情太多。

离开象先义塾,直秀急忙跑到浦贺奉行所接受船只,交接的人却是熟人中岛三郎助。

原来幕府下令仿制飞剪船,将这个任务派到浦贺奉行所,因为中岛对船务熟悉,奉行就将任务又派发给了中岛,而中岛不负众望,一举仿制成功。

中岛和直秀的关系其实很一般——虽然直秀给中岛治过哮喘,但每次都是直秀主动登门拜访,基本上属于直秀硬舔,枣屋组的中岛黑夫有个弟弟喜次郎在浦贺开了一家料亭,平日还靠中岛三郎助照顾,至于其它的交往很少。

但这次见面,中岛三郎助明显热情了不少,直秀也不知道是因为好久没见还是自己两百石的旗本身份起了作用,反正终于把中岛这块石头捂热了。

中岛三郎助对飞剪船赞叹不已,直秀看他确实对西洋船很感兴趣,指点他到蕃书和解御用局一行——直秀带回来的大批西洋书籍都被幕府送到此处。

中岛三郎助是二百俵的御家人谱代,跟高层离的还远,不知道船是直秀带回来的,他对直秀盛赞飞剪船设计精巧、速度喜人,而且风帆是两截分割的布局,可以直接从甲板上收帆,大大减少了人手数量。

但谈到人手,中岛三郎助就面露苦涩,原来听说要去北虾夷地,船上的水夫们通通抱怨,议论说这是送死,因此集体生病了,因此直秀只能接收一只没有水夫的空船。

因为是幕府的命令,水夫们也不敢太过分,直秀、中岛和他们商谈的最终结果是,水夫们同意送直秀到长崎后下船,可以给直秀训练新的水夫,但白主是无论如何不会去的。这批水夫属于浦贺奉行所的水军,内部盘根错节,直秀也不好得罪,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因为飞剪船属于南蛮船,为避免民间骚动,是不准在江户港停靠的,因此直秀只能雇船将准备的货物运往浦贺装船。

奉行所给的几把铁炮、弓刀,直秀真心看不上,但又不能不带,这属于后世的“固定资产”,弄丢了还挺麻烦,因此和棉衣等货物一起装上了飞剪船。

期间,亲朋好友纷纷前来拜访,并尽其所能地给了一些帮助。

枣屋组的邻居看直秀发达了,纷纷上门推荐人选给直秀做下属,但直秀表示只收枣屋组的适龄孩子,承诺建立起白主代官所之后,提拔良才为与力,对此邻居们奔走相告,毕竟白主代官所是天领,直秀不可能永远任职代官,到时孩子跟随直秀回来就是响当当的与力老爷,弄不好搞个御家人谱代家格,实在是可喜可贺。凑了又凑,不怕死的熊孩子很多,直接送了六个过来。

佐久间象山、胜义邦也联袂来访,胜义邦还表示要跟直秀一起出发,但考虑到他今年的私塾刚开业,结婚也没几年,直秀还是委婉地拒绝了。

宽永寺的秀念也表示要跟直秀同行——原来,宽永寺老住持去西天礼佛了,秀念作为老主持的弟子颇受排挤,直秀只好答应他,今年旅途太危险,翌年如果他还想来那就来吧。

纪伊国屋利八、喜事重屋宽太很殷勤,主动帮助直秀采购货物,并提出翌年一定派船去白主,开拓新生意的意愿很强,对此直秀表示欢迎。

试卫馆老爷子近藤周助也跑来问候,还推荐了弟子井上源三郎随行,这次直秀一口应允,毕竟新选组井上源三郎的淳厚是出了名的,就此一张兰色人物卡入手。

浦贺料亭的喜次郎不但登门拜访,还在浦贺当地帮助忙前忙后,直秀表示承情,白主以后的渔产也算他一份。

秽多头弹左卫门、非人头车善七、松右卫门也扭扭捏捏地上门——直秀现在是两百石的旗本,派学生送礼给他们是天大的面子,几个人不敢不来。三个人还备了一份重礼回谢,直秀没收,还给几人留了一笔钱,拜托他们组织些秽多、非人,准备翌年移民北地白主。

直秀出海前一直拜托他们照顾高岛舜臣茂敦,双方有交情,算是直秀的贫贱之交,直秀又答应每移民一壮丁给他们金三两,随行家属也算钱,不分男女老幼,减半支付。因为直秀答应给移民“百姓”的身份,三人觉得秽多、非人中应该有动心的,因此满口答应帮忙。

这次英子死活要留在江户照顾儿子,直秀只好把村田永敏、二宫稻、坂本直阴、乙女留下帮忙。

嘉永三年叶月月底(1850年9月),直秀乘船从浦贺正式出发,随行的有竹前虎之助、堀直刚、堀直义、堀由荣、岩崎弥太郎、冈田宣振、井上源三郎及化名三山郎的高野长英及枣屋组六个少年,带着几把铁炮、弓刀,区区十五人慨然奔赴未知的北地,就此引发了幕府北地开拓的大篇章!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提前做好甩锅的准备 主目录 下一章 君择臣臣亦择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