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扶桑镜梦
上一章 人逢喜事精神爽 主目录 下一章 左右为难

第六十二章 合卺而醑

作者:MerlinCahrin 更新时间:2020-04-01 07:14:51

元服对英子的意义非常,元服代表正式成人,从受父母保护的孩童变成可以承担责任的成人——最重要的是元服后才能嫁人!

冠婚葬祭是此时扶桑人的人生中的四件大事,元服、缘结、葬式、祖先祭礼,对此马虎不得。

扶桑仿照中华古礼,元服多选在甲子、丙寅吉日,特别以正月为大吉,在男女十五岁到二十岁之间举行元服仪式。。

中华“笄礼”日在三月初三的上巳节,流传到扶桑后,“冠礼”、“笄礼”合为“元服”,上巳节成了女儿节“雏祭”,专门用来庆祝和祈求女孩幸福平安、健康成长。

英子的元服本来定在去年,但因为直秀的缘故推迟到今年——这时候婚姻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果有贵人家看上英子,不元服还能拖延,元服了就不好拒绝。

但订婚可以提前进行,指腹为婚,孩子没出生两家就可以约定互为亲家,所以去年三书六礼的缘结准备就走了大半——毕竟英子长得十分明丽,直秀也怕节外生枝。

正月十五这天,主人中村夫妇盛装出席,正宾是竹前夫人花子妈妈,正宾的助手赞者是小岛夫人,主持仪式的赞礼是中岛夫人,侍者“摈者”、“执事”和弹三味线的乐者是英子的好友,观礼的宾客都是邻居女宾,其中混杂了一名男人——直秀坚持要参加,英子假意推脱之后也同意了,好日子里有心爱的人,把美丽和快乐都展示给他看!

直秀还是第一次参加女儿元服,看的津津有味。

开始时,伴着三味线的乐声,主人将正宾和观礼者迎入进入客厅落坐。

“今日小女元服,有请各位师长亲友观礼”,中村正一作为家主先施礼,等大家还礼后,“赞礼”中岛夫人宣布元服开始,接着英子穿着常服“小纹”、梳着简单的垂发出来给大家见礼。

正宾竹前夫人高颂“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然后她跪坐着,在“赞者”的帮助下为英子梳头并加发笄,将英子的发型改成大垂发,前面的头发向两边蓬起,脑后结成一个发髻,长发绑在一起直垂——直秀心说这不就是长马尾么。

新发型梳好后,正宾回座,赞者中岛夫人为英子正了正发笄,然后英子给观礼者行礼,大家回礼。之后英子又退回其它房间,过了一会她又换上中振袖的和服重新出场。

中振袖可比常服“小纹”漂亮多了。小纹是印着碎小花纹的和服,比较朴素,“振袖”是长袖的和服,和服上的装饰图“绘羽”可拼成一整幅大图案,直秀看了半天,图案好像是一副仙鹤牡丹图。

刚才的小纹是棉布,这次的中振袖是丝绢作成的,上面除了家纹还有刺绣、缀螺钿、烫金、引箔等特殊工艺,英子本来就长得十分明丽,换上华丽的振袖后把直秀看得目瞪狗呆,差点就流口水了。

振袖,按袖兜的宽大程度分成大振袖、中振袖和小振袖,是未婚女子的专用礼服,只有在非常隆重的场合才会穿,比如元服时穿中振袖,缘结时穿大振袖,结婚之后的女子礼服就变成了留袖。

英子第一次出场换发型在元服中叫“一加”,这次出场叫“一拜”。英子慢慢围着客厅走了一圈给大家展示美丽,然后面向父母,大礼参拜,表达感念父母的养育之恩。

英子跪在父母面前,中村正一和樱子夫人分别说了一些感怀的话,总之是一些嘱托和期望,英子静静地听着,一点也看不出平时的活泼,听完之后,回答“儿虽不敏,敢不祗承”,再次给中村夫妇施礼。

之后,英子转过身来,先向正宾、“赞者”施礼,再给观礼者施礼,之后向“赞礼”、“摈者”、“执事”、“乐者”施礼,大家都微微点头示意。

接着,英子退到父母身后坐下,中村家主正一宣布“元服已成,多谢师长亲友观礼”,中村一家再次施礼,观礼者共同还礼,元服至此完毕。

英子的元服仪式是比较简陋的,据说贵人家里的元服,分成迎宾、观礼者就位、开礼、元服者就位、宾盥、初加、一拜、二加、二拜、三加、三拜、置醴、醮子、字笄者、聆训、笄者揖谢、礼成十七个步骤,连衣服都要换三次,真是不敢想象的大场面。

仪式结束,中村正一和直秀结伴离开,留下一群女子自己欢乐。翁婿二人对视一笑,勾肩结伴去找枣屋其他三位家主,孩他娘都来观礼了,大家赶紧寻乐子去。

黄昏时候,英子换了小袖来找直秀,帮他煮了小豆粥祈求无病无灾,烧了“正月饰来祛病消灾,把年糕做的五谷挂到庭院的树枝上,进行五谷丰登的祈祷,顺便烧了初笔请岁徳神带走,保佑愿望实现。

然后英子就问直秀今天观礼感想如何,直秀从滔滔不绝到搜肠刮肚只用了两盏茶的时间,最后在英子温柔如大海的秋波下,交出了账本、金票、金货和铜钱,顺便汇报了新一年的打算,其中缘结被英子划了重点。

第二天,直秀早早地跑去新上司堂本半兵卫圭太的府邸,奉上游学申请书和缘结请求书,堂本表示“新年刚过就开始忙碌,你说我一个管离退休的小普请支配组头我容易么”,直秀赶紧嘘寒问暖、溜须拍马,最终,看在礼物的份上堂本答应尽快去一趟江户城。

十几天后的如月初三,堀家屋敷人声鼎沸,原来今天就是直秀和英子的合卺之喜。

合卺而醑,读作“héjǐnéryìn”,卺是古时举行婚礼时用作酒器的瓢,合卺而酳就是新婚夫妻喝交杯酒。在婚礼上“共牢而食,合卺而酳”,代表新婚夫妇从此在一起生活,象征今后同甘共苦、荣辱与共。

江户时代的结婚仪式也类似中华的三书六礼:三书是聘书、礼书和迎亲书,而六礼则是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其中纳采是求婚,问名是请教女子的姓名,纳吉是占卜生辰八字是否合适,纳征为交纳彩礼,请期是男女双方确定迎亲日期,亲迎为迎接新娘。

直秀对神道不感兴趣,对和尚敬而远之,因此缘结采用的是此时普遍的人前式——神前式和佛前式要不起、搞不起。

因为时间仓促很多亲朋好友不好调整时间,加上直秀被小栗代表幕府警告过最近要谨慎从事,所以缘结仪式来的人不多,规模也不大。

本来直秀不想请上司堂本,结果“公务繁忙”的堂本表示他一定抽空参加,直秀看他在那里苦思冥想“当不当主宾,该收多少谢礼”太费劲,就直接告诉他直秀的老师是主宾,以免这位爷出什么幺蛾子。

其实,玄朴先生还在佐贺,坦庵先生已经去韮山奉公了,是江川英敏代替父亲作为主宾。

江户时代也有花轿迎亲的风俗,不过中村家和直秀家是邻居,而且扶桑没有放鞭炮、跨火盆等说法,所以两家一合计,缘结当天,直秀把英子早早背到自己家,也没人看见,虽然不符合常理,不过英子高兴赛高!

堀家屋敷不大,人不多也塞不下,如月天气不怎么暖和,庭院里待客是肯定不行了,于是直秀把缘结的客人分为三处,重要的男宾在堀家,其他男宾去舅舅竹前家,女宾都去公公中村家,反正离的近,到时直秀和英子四处敬酒也不会冷落了大家。

司仪“赞礼”由邻居江户町同心中岛黑夫担当,他是市井之间混出来的人精,啥场面都能应付。

婚礼的“婚”本为“昏”,中华古人以黄昏为吉时,女子为阴,黄昏是“阳往而阴来”,黄昏时举办婚礼,符合迎阴气入宅的说法。扶桑的婚礼受中华文化影响,同时也保留了本地的一些风俗,所谓的良辰吉时,也就不限于黄昏了。

舅舅竹前太郎作为男方总大将,招待江川英敏、小栗忠顺等客人入座,等重要客人到齐之后,就示意中岛黑夫开始仪式。

中岛黑夫唱声后,三味线声响起,直秀和英子盛装出场。

花婿直秀从屋敷后面的房间走进客厅,花嫁英子被搀扶着从庭院进入客厅,今天她一身白无垢,带着“棉帽子”,一手拿着扇子,一手打着和伞。

白无垢,顾名思义,是从内到外全是白色的和服,由打褂、褂下、腰带、布袜组成,打褂是宽袖长外套,上面有暗纹或白色刺绣等其他装饰,打褂里面的褂下与振袖中的小袖样子差不多。

打褂是所有和服中单件最厚最重的,一般在3.5公斤以上,后世被很多妹子戏称为“棉被”。

“棉帽子”不是真的棉帽子,是一种巨大的圆形兜帽,遮住新娘“花嫁”的发型和额头,代表“只留给新郎看”的意思,同时也表示新娘会抑制脾气,代表顺从之意。

新娘手里拿的扇子叫做“末广”,寓意道路越走越宽。

赞礼先简单介绍了直秀和英子的双方家庭背景,又说了直秀和英子的好话,然后宣布仪式开始。

直秀和英子先向供着祖先位牌的佛坛行礼,接着向双方父母行礼——舅舅竹前太郎夫妇代替了直秀的父母,然后依次给主宾、观礼人行礼。

接下来是“三献之仪”,又叫“三三九度之盃”,一共有三个红色的酒盃,每个酒杯都要花婿花嫁互相传递分三次才喝完,前两次都是略略沾唇,最后一次才把酒喝干。第一杯是花婿先喝一点再递给花嫁,花嫁喝一点再递给花婿,之后花婿一口喝干;第二杯从花嫁开始;第三杯再从花婿开始。花婿花嫁喝完后,主宾、观礼人要陪酒一碟子。

三献之仪象征这段姻缘合天、地、人之好,九度交杯,有着白头偕老、长长久久的好兆头。三是扶桑人最喜欢的吉祥数字,但九在扶桑的发音里和和“苦”相似,所以“三献之仪”是比较讨喜的叫法。

最早的人前式缘结在三献之仪后就成功完结了,但现在还有仪式要进行下去。

接着直秀和英子一起朗读婚约书,表示双方患难与共、互相扶持、白头偕老之意。

婚书读罢,赞礼请主宾江川英敏祝辞,江川英敏代表直秀的先生江川坦庵表达了对婚姻的祝福。之后,赞礼又请双方家主祝辞,竹前太郎比较粗鄙但词真意切,大家听的连连点头,中村正一用词温言,但大家反应一般,因此竹前太郎甚为得意。

祝辞结束之后,直秀和英子又给大家见礼,之后两人退场,仪式就此正式结束,宴会开始,酒菜上来后大家开始吃吃喝喝。

英子把白无垢换成大振袖,又和直秀出来给重要的宾客敬酒,现在没有闹酒一说,花婿花嫁恭恭敬敬,客人的态度也很严肃庄重。敬过酒后,英子就去女眷所在的中村屋敷招呼亲友,而直秀赶快到竹前家给其他客人打招呼——人家专门跑一趟,观礼看不到总不能连面也见不着。

等直秀回来的时候,堀家屋敷里喝高了的竹前太郎正在笨手笨脚给大家表演民间舞蹈“住吉踊”,小栗忠顺看的哈哈大笑——直秀出于礼貌给他发了请帖,没想到小栗居然请假来参加,对此直秀有点小感动。

江川英敏看直秀回来了,就和直秀告辞——他不太适应这里的气氛,江川英敏告辞,小栗忠顺也不好再留下,只好和江川结伴离去。这两人一走,大家都松了口气,于是开始大声说笑、开怀畅饮。

一直闹到晚上,三处酒宴才结束,直秀把大家都送走才回来见英子,女性亲友这边结束的早,英子早就回来了,她也累了一天,但还坚持着没睡。

直秀哑然失笑,缘结一天闹下来,小夫妻累个半死,就为了客人和亲友高高兴兴,总感觉哪里不对。

英子要服侍直秀擦身洗脚,直秀拒绝了说自己能行,他让英子赶紧把妆卸掉,剃掉眉毛就够扯得了,白-粉敷面也行吧——据说可以避免在漆黑的夜里找不到老婆,黑牙是什么鬼?

英子听直秀吐槽过黑牙,她也颇以自己的整齐牙齿为傲,只是剃掉眉毛、白-粉敷面和涂黑牙齿是风俗,今天是大日子,所以不得不为,现在听直秀这么一说,她高高兴兴地去卸妆——直秀之前夸奖她天生丽质,所以英子不会怀疑直秀嫌弃她。

英子回到寝间,看到直秀目光灼灼娇羞满面,岛田髻解开黑发如瀑布垂下,她微微俯首,“服侍不周,请郎君多多包涵”。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人逢喜事精神爽 主目录 下一章 左右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