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丑颜倾城,王妃不好惹
上一章 107章:除了我,没有人敢娶你 主目录

大结局 (有福利惊喜)

作者:洛檬萱 更新时间:2016-02-14 10:28:14

原本纳兰璟是想带着楚卿蕴去凤雅斋吃午饭的,可楚卿蕴刚刚才经历了一场血腥的生死较量,身上的衣衫发饰都被白玉儿整的乱七八糟,索性就直接回府了。原本纳兰璟也是要跟着去国公府的,楚卿蕴却死活不让跟着去;即便是她跟凤启奕的赐婚圣旨不作数好了,可刚刚已经被几个七嘴八舌的长舌妇议论,若是纳兰璟再跟着去了国公府,那舆论还不将她给淹死?虽然她对这些流言蜚语不是很在乎,可听见了总归心里不好受。

这就是古代与现代的区别,稍微跟哪个男子走的近了就会被骂狐狸精,更何况那人还是凤南国的传奇神话般的人物。

她想好了,若是以后真的嫁给纳兰璟了,恐怕凤南国对她绝对是骂声一片。就像现代的偶像明星交给女朋友,最后被骂的绝对是较弱的一方。关键是要看谁的粉丝更疯狂了。

回到兰苑,赵妈妈和月眉看了楚卿蕴的衣衫发型都有些乱,连忙追问出了什么事。楚卿蕴只道是几人去那银月河对面的山上玩的开心了,没有将自己刚刚遇到的事情告诉她们;免得她们担心;两人倒也是将信将疑,随即应了楚卿蕴的话,去准备了热水和一些清淡的饭菜。

沐浴之后,楚卿蕴草草吃了点饭菜,便叫宝丽等人将那饭菜端了下去;她只要一想到刚刚那一堆堆的尸体,血腥的血液刺激着自己的视觉和嗅觉,便就没有胃口。

吃过午饭,楚卿蕴看了一会儿医术。

窗外烈日越发的炫目,越是这个时候人也觉得困乏。

楚卿蕴起身伸了伸懒腰,揉了揉了眉心,便躺在房里的榻上睡着午觉,月眉体贴的拿着芭蕉扇站在一边给她打扇,原本楚卿蕴也不舍得累着这个小丫头,偏月眉这丫头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看起来倒是异常的兴奋,执意要为自家小姐做些什么,她也就随着她去了。

五月的天气,虽骄阳似火,烈日毒辣,可一阵阵的风吹来倒也不觉得多热,楚卿蕴想起那个一直在支持和保护着自己的人,嘴角不自觉轻轻弯起,渐渐睡去,这小日子倒也过的舒心惬意。

这一睡也就几乎是到了夕阳西下时分,望着窗外的腥红的残阳夕照,楚卿蕴只感叹自己还真是能睡。

这时,魅雨端着一盆清水进来,见楚卿蕴醒了,笑道:“小姐可算是醒了呢。”

赵妈妈拿着洁面用的毛巾进来,欣慰笑道:“从前小姐就没有睡过一天的好觉,整日里都是提心吊胆就怕谁会对小姐不利呢。如今算是好了,有了小王爷的保护,那个叫白玉儿的贱人也得到了惩罚,小姐自然会安心睡一觉了。”

“谁让你们多嘴的?”她刚刚不是才吩咐了魅雨和魅雪不要将今日所遇到的事情告诉赵妈妈和月眉,她不过是睡了一觉,赵妈妈竟然就知道了。

“是……是奴婢一时最快。”魅雨随即垂下脑袋,伸了伸舌头。她刚刚真的只是最快而已,所以只是将白玉儿的差点谋害小姐的事情说了出来,并未将欧阳皓那帮恶贼的事情说出来,不然赵妈妈和月眉还不知道会吓成什么样。

赵妈妈见楚卿蕴佯装着生气,便打趣道:“小姐也别怪魅雨丫头了。她是个直肠子的人,心里可是藏不住事的;奴婢觉得这性子还讨喜着呢。”

魅雨朝赵妈妈笑笑,心想赵妈妈果然是个了解她的人呢;嘟着嘴巴朝楚卿蕴说道:“就是就是。小姐……奴婢刚刚真的是嘴快而已;保证下次不敢了。”

楚卿蕴嗔怪道:“就知道你这么叽叽喳喳的像个话唠,倒跟月眉那丫头有些相似。那次嘴巴可给我闭严实点了。”

“是小姐,奴婢知道了。”

楚卿蕴无奈的朝着魅雨笑了笑,便也起身走到梳洗台洗脸。

魅雨便伺候着楚卿蕴洗脸醒神,便说道;“不过小姐,还有那个叫欧阳皓的,相信过不了多久欧阳桧和欧阳长青都会得到惩罚了呢。”

赵妈妈一听这个名字,脸色骤变。“欧阳桧?”

魅雨帮着楚卿蕴整理发髻,问道:“嬷嬷你是天北国的人,应该也是知道的吧?”

话一说完,才觉得自己又多嘴了,连忙捂嘴了嘴巴。

果然得了楚卿蕴一记白眼,“看我哪天不撕烂了你这张嘴巴叫你胡乱言语。”

魅雨随即将脑袋埋在胸口,想着自己刚刚才保证了以后不会嘴快了,这眨眼间便又犯了错;难怪小姐会发了小脾气呢,这也是自己活该不是?

楚卿蕴自然是看出了赵妈妈的闻名色变,便也只是瞥了眼乖乖认错的魅雨,问着赵妈妈:“妈妈怎么了?可是知道欧阳桧那个老贼?”

赵妈妈点了点头,说道:“自然是知道的。只是这欧阳世家乃是天北国的第一大世家,族中好几辈人都曾入朝为官,连着好几个贵妃都是欧阳世家的人,在天北国乃是权势滔天的大族。欧阳桧更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手段异常狠毒残暴,即便自己欧阳世家手下的人犯错亦是不会给任何机会的,常人更是不敢惹的。”

楚卿蕴猜想欧阳桧就是个心狠手辣,老奸巨猾的人。听大师伯周文天说过,沈家当时也是一个大家族,沈灵双的父亲亦是一品将军,恐怕武将出生的性子惹到了欧阳世家的人吧。但她也只是猜测而已。

虽然纳兰璟已经查出来当年的事情就是欧阳世家的人所为,却也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即便是想要从当年知情者口中打探出什么,恐怕那些参与了事情的人如今也不在了吧?依照欧阳桧那个人的性子,不灭口才怪。

所以,就连大师伯都不知道的事情,恐怕赵妈妈妈也不会知道多少,却也随口问道:“那你知道我外祖父曾经可与他结下了仇怨吗?”

而一想起当年沈家一百多口人一夜之间全部被斩首,赵妈妈就忍不住泪盈满眶。举袖拭泪,赵妈妈略带哽咽的说道:“沈家被屠满门的时候,我与小姐都还年幼,自然是不知事的。只是依稀听说是老爷当年不满欧阳桧专横霸道,似有夺权的意思,便向皇上弹劾他。谁知道欧阳桧那个奸贼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当年的皇上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灭了沈家满门。就连在府里当差的丫鬟小厮都没有放过。”说道后来,赵妈妈是咬牙切齿,先前泛红的双眼已是满含恨意。

楚卿蕴越听脸色也是越沉,暗骂这个欧阳桧真是个畜生,为了自己的权势竟然不顾沈家一百多口的性命。纳兰璟说,欧阳桧伪造了沈将军通敌卖国的罪证,导致了被灭门;可这起因,竟然就是沈将军弹劾了他而已,并未没有做出什么伤害欧阳世家的事情,这个欧阳桧……

顿了顿,赵妈妈继续说道:“之前我也是不敢告诉你,毕竟这也是没有证据的事情。当年我只是躲在地窖里的时候,听到了几句怒骂欧阳桧的声音而已,毕竟那时候夫人和几位姨娘们都要被斩首的,气愤和绝望之下难免会胡乱揣测。我不敢告诉你最大的原因,还是害怕你去找欧阳世家的人报仇,若是让凤南国的人知道了夫人乃是天北国的人,就怕别人会以为我们是在凤南国预谋什么,会处决我们。再者我也是怕欧阳世家的人找到我们,再对你不利……”

魅雨听着,暗骂那欧阳桧不是个东西,迟早会下地狱的。

楚卿蕴听着赵妈妈的一番话,虽然有些生气她没有早点告诉她这些她认为没有证据的事情,但是想着她考虑也是她们的安全问题。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欧阳世家的人已经知道了她们的藏身之所。“其实之前对我下毒的,就是欧阳世家的人。”

赵妈妈吓的面色一白,她万万没有想到,对小姐下毒的竟然是欧阳世家的人。可之前不是查出来说是楚玉柔下的慢性毒吗?

赵妈妈半响说不出话,想着自己担心的事情终究是被人知道了。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办呢?小姐隐藏了这么久,也为了不让人查出她的真实身份,再多的苦痛都熬了过来。如今…他们都把魔爪伸到了凤南国,那小小姐以后可怎么办?

久久后,赵妈妈这才颤抖着声音,问道:“他们竟然……竟然找到了我们?那小姐……以后我们可怎么办?”

魅雨见赵妈妈果然是一介妇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瞧嬷嬷吓的,欧阳世家在天北国权势滔天,可以肆意妄为;可如今我们在凤南国。凤南国岂是他们可以随便乱来的地方?我家主子也不会任由着那欧阳老者欺负小姐的,嬷嬷你就放心吧。过不久多久,欧阳世家就会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

“可是……他们先前不才对小姐下毒了吗?”赵妈妈想着,那欧阳世家的人真的是不惜千里之外也要对小姐下手。而小王爷虽然是凤南国的皇亲贵族,可真的能收拾了那些欧阳世家的坏人吗?即便是能收拾了,那若是让天北国的皇帝知道自己的大臣被异国皇族给灭了,岂不是会挑起两国纷争?

虽然她对当初的太子也算是有些了解的,知道当初他对沈灵双的爱是真心的。可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他现在已经是天北国的皇帝,后宫佳丽三千人,又是不是真的会在心里一直记着十几年前的沈灵双呢?若他跟自己的父亲一样是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君主,仍然宠信奸臣,那只是原本的家恨,岂不会变成国仇了?

一想起这些,赵妈妈就不由得害怕;她跟小姐是尝试过那种逃亡的生活,知道那种风餐露宿的日子并不好受。

可赵妈妈并不知道的是,天下还有个皇族都惧怕的绝尘阁,不单单的惧怕他们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惧怕他们挥手间便能要人命的下毒之术,更惧怕他们在暗中培养了他们所不知道的势力;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可目前为止他们根本不知道绝尘阁背后到底有多大的力量,这才是更让他们担忧的。

楚卿蕴柔柔一笑,对着赵妈妈安慰说道:“放心,我相信他可以做到;如今我们就等着好消息吧。”

看到楚卿蕴的笑容和眼中那抹对纳兰璟的坚信,赵妈妈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心情,便也渐渐的踏实了下来,小姐如此相信小王爷,那她也会陪着小姐一起相信的。

如今也是到了晚饭时分,月眉来问楚卿蕴现在可否传晚饭了,楚卿蕴睡了一觉,早上发生的事情也渐渐没有去想,胃口自然是好了些,便叫月眉去传晚饭了。

晚饭刚刚传上来没有多久,宝丽却从前院来到了楚卿蕴吃饭的偏厅。“小姐,二姨娘来了。”

楚卿蕴柳眉微拧,随即夹起一块青笋,不紧不慢,不温不火的问道:“这二姨娘不是被禁足了,如今到我兰苑来做什么?”

“小姐,奴婢听说是四小姐今日一早便随你去了银月河参加端午赏花会,可如今车个时辰了还未回来,二姨娘担心是不是四小姐出了什么事情,这才来问问你的。”

楚卿蕴冷笑一声,想着这二姨娘还真是可笑的很,她的女儿不见了,跟她有什么关系?

早在她们下了马车后,楚玉婉和楚玉茹就没有跟着她了;而楚玉茹先前倒还出现过,可是这楚玉婉谁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叫她先等着,如今我还在吃晚饭,有什么事情也要等我吃完晚饭再说。”

“是,小姐。”宝丽想说,二姨娘神色看起来其实颇为慌张和急切的,可如今小姐都这么说了,她也只好遵命行事了。

就在楚卿蕴继续慢悠悠吃着饭时,只听得门外传来一阵吵闹声;只听声音便知道是那二姨娘等不及了要来质问她,楚卿蕴随即不悦的蹙起眉,面色也随即冷了下来,对着魅雨说道;“去将她给我拦住了,我这兰苑也是她该来吵闹的地方么?”

魅雨最喜欢干这种‘坏事’了,随即飞快的应了转身出了房间。

魅雨刚刚出去没多久,便听到二姨娘大声喊道:“我就知道我的婉儿失踪跟她有关系,你叫她给我滚滚出来说清楚,不然闹到了老爷那里,谁也落不了好。”

魅雨的声音亦是带着一丝怒气,冷然道:“二姨娘,你说话可得注意着了。四小姐是个有手有脚的人,她去哪里了我们家小姐如何会知道?你如今贸然跑来找我们家小姐要人,可是有将我家小姐放在眼里?”

二姨娘如今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她早就安排着自己的婢女去那赏花宴会上打听过了,楚玉茹如今没有回来,是得了晚上迎仙楼端午宴会的邀请;可婉儿自从去了那赏花宴会便像失踪了一般,问了好些以前跟楚玉婉和楚玉柔比较熟悉的闺中小姐都说没有见过她;如今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她能不心急吗?失踪的可是她的女儿啊……

思及此处,二姨娘破声吼道:“我可管不着。反正我家玉婉是跟着楚卿蕴出去的,若是婉儿出了什么事情,楚卿蕴自然是逃脱不了干系的。”连二小姐都不喊了,直接称呼楚卿蕴的闺名。

“大胆二姨娘。我家小姐的闺名也是你能喊的吗?你不过就是个姨娘罢了,竟然跑到我们兰苑来大呼小叫;若是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当我家小姐还如以前一般好欺负的吗?”这说话的,是给楚卿蕴端点心的魅雪。她为人比较稳重心细,不像魅雨那般有些毛躁。

虽说这话声音不大不小,却也颇有些气势的,也将二姨娘给吓住了。

呆了片刻,二姨娘干咳了两声,心知自己的却是有些失了礼数,可如今自己的女儿还没有一点消息,她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呢?柔儿已经在太子妃过着下等人的生活,若是再让婉儿出个什么事情,她这个当娘还如何活得下去?

再一见兰苑的一个丫头都敢对着自己的大声喊叫,二姨娘更是一阵恼怒。“你不过就是个卑贱的下人,不过就是楚卿蕴身边的一条狗,有什么资格在本夫人的面前叫嚣?再敢多说一句,看我不将你的皮给脱一层也要将你送去卖给那人牙子。”

魅雪正要说什么,只听得一道柔柔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幽幽传来。

“哟……我说是谁这么大的口气呢……原来是我们二姨娘呀?瞧您现在这泼辣凶悍的样子,我的婢女可惹您不快活了么?还是……牡丹苑那么好的院子,二姨娘是呆不住了,想要去住住柴房,尝尝鲜么?”

虽这声音听起来平静如水,波澜不惊;可二姨娘却是惊出了一丝冷汗的。

这声音……就像把带刺的刀子,即便不将你的肉给划烂了鲜血满地,却也能刺的你满身是伤,也是不好受的。

二姨娘咽了咽口水,看向那说话的人。

只见依靠在门口的楚卿蕴依旧着着一袭白色的薄纱长裙,发丝随意挽着,美丽白皙的脸庞上带着浅浅的,意味不明的笑意;似嘲讽,似冷然,又带着些许诡谲……看的二姨娘又是一怔。

楚卿蕴抬步出来,缓缓走向尚在惊愕中的二姨娘,故作惊讶的道:“二姨娘这是怎么了,刚刚不是还气势汹汹的扬言要将我的婢女脱一层皮亦或许是买给去那人牙子么,如今怎么不说话了?可是舌头打结了么,需要请大夫来看看么?这舌头打结虽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可也是个病,得治。”

此话一出,在兰苑院子里扫地的丫头们纷纷忍不住掩嘴轻笑,看向二姨娘的眼神都是带着鄙夷和不屑的。都在心里想着,这个二姨娘还以为自己是当初的二夫人了么?也不看看自己现在在国公府是什么地位,竟然跑来这兰苑大呼小叫的,还扬言要将魅雪姐姐卖给人牙子,真是愚蠢之极。

二姨娘自然是听到那些丫鬟们嘲笑的声音,更是气的面色如猪肝般,手指指向楚卿蕴,气愤道:“你……”

楚卿蕴见二姨娘那副样子,不由得笑道:“果然是舌头打结了,二姨娘还是回你的牡丹苑去吧,最好立刻请个大夫来看看。”

二姨娘很快明白过来自己今天过来是干什么的,随即大声问道:“你少在这里转移话题了,我的婉儿如今还没有回来,你到底将她带到哪里去了?”

楚卿蕴装作惊讶无比的摸样,“哦~四妹妹没有回来么?”

二姨娘强忍着上去撕烂楚卿蕴嘴脸的冲动,喝道:“你别给我装蒜,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对婉儿和柔儿心存怨恨么?所以你便趁着此次端午宴会节的机会,报复我的婉儿……你真是好狠毒的心,她好歹还是你的妹妹。”

楚卿蕴勾起唇角,轻声冷笑,眸中水光似把千年寒冰做的刀子,锋利无比。“请问二姨娘,是我要强拉着四妹妹跟我一起出府,去那银月河参加端午赏花会的么?”

二姨娘神色尴尬,想着的却不是楚卿蕴跑去牡丹苑找楚玉婉,而是楚玉婉过这兰苑来找楚卿蕴的,即没有吭声。

楚卿蕴一双清澈的眼眸继续死死盯住二姨娘,说道:“既然不是我将四妹妹强行拉去那银月河的,你又凭什么说我趁机报复四妹妹?说的难听点,你以为她对我还有什么威胁么……呵,你真是太高看你的女儿了。从头至尾,我楚卿蕴就没有将楚玉婉和楚玉柔放在眼里。”

什么?她竟然没有将自己的两个宝贝女儿放在眼里?好歹玉柔还是当过太子妃的人,她竟然这么目中无人。“你……你好大的口气。”

楚卿蕴冷笑道:“这是自然。在一个妾室面前,正室夫人所出的女儿,自然是有资本嚣张的。可我就不明白了,从前楚玉柔和楚玉婉凭什么那么自以为是。一个小妾生的卑贱丫头,也敢对着嫡女指手画脚,拳打脚踢;想来全是因为有你这么一个不知礼数,不知天高地厚的娘,才铸就了她们如今悲惨的生活。我还忘了问你呢,大姐姐在太子府过的可还好么?”

说起楚玉柔如今的处境,二姨娘气不打一处来,也是顿时羞红的老脸。从前她是那么的自豪楚玉柔这个女儿,可如今……在太子府过的日子还不如她在国公府的生活,顿时恼羞成怒,。“你……楚卿蕴你……你不要太过分了。”

“行了,有功夫在这里胡乱瞎喊,还是赶紧着人去找四妹妹吧。可别是跟着哪个野男人跑了才好了你。”说完,楚卿蕴再次朝二姨娘扬起一抹得意的冷笑,随即转身回屋去了。

二姨娘被楚卿蕴的话,气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竟然愣愣的看着楚卿蕴回屋,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楚卿蕴还未进屋,又转身幽幽道:“对了,我还差点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呢。我与四妹妹和三妹妹,在下马车不久后就走散了,若是想要知道四妹妹去了哪里,二姨娘还是去问问三妹妹吧,兴许她知道呢。”

待楚卿蕴的身子消失在她的视线之后,她才猛然惊醒。

野男人?楚玉茹?

玉婉心里不是一直都喜欢着睿亲王府的宸世子么?莫不是……她跑去找宸世子了?可那次从睿亲王府回来,她就哭的死去活来……依稀能从她的话里知道宸世子大概是不喜欢她的意思……人家宸世子都不喜欢她了,她还去找人家做什么?

她想告诉老爷婉儿失踪的事情,可若是大张旗鼓的去找人,让别人知道了,还不知道以后会怎么传她的婉儿呢。自己如今也没有以前的风光,培养的人也被那个三贱人的三言两语给撤走了。

虽然很想去质问楚玉茹那个贱人生的丫头,可那死丫头现在还在端午宴会没有回来,婉儿的事情又不能耽搁了,如今,也只好去太子府找玉柔了……虽然玉柔在太子府的日子不好过,可怎么说也是太子府的人,应该还是有些人可以使唤的。

想着,二姨娘也只好转身,也就悻悻然的走了。

边走边在心里警告着楚玉茹,千万不要是她在背后整的幺蛾子出来,不然……就算拼了命她也不会让三贱人和她生的那个贱丫头好过。

待二姨娘走后,魅雪和魅雨等人才问楚卿蕴。“小姐觉得,四小姐会去哪里呢?为何如今还未回来……奴婢担心……”

楚卿蕴扬起唇角,不冷不热道:“她这个人还有什么值得我们去担心的?呵……不过,今日那银月河可谓是人满为患,我估摸着……楚玉婉指不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也是。那银月河今日人多杂乱,什么样的人都有,还真是说不定四小姐真的出什么事情了。”

楚卿蕴抬眸浅笑,眸中却是闪过一抹精光,亦是有些幸灾乐祸。“若是她真出了什么事,恐怕楚玉茹是脱不了干系的。”

“小姐的意思是……”魅雪魅雨等人还未全明白过来。想着楚玉茹一直都是胆子小的,如何能把楚玉婉给怎么样呢?

楚卿蕴嘴角一直勾着笑意,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袖裙摆,缓缓坐下,说道:“其实,楚玉婉虽然性子急躁,骄纵蛮横无礼,可她的琴艺我是亲耳听过的。这京城中乃至整个凤南国,除了敏娴公主,还真是当属楚玉婉的琴技最好了;就连楚玉茹也是不及她的。敏娴公主以前可是出了名的才女,而楚玉婉和楚玉茹那次受邀参加皇宫宴会,无非也是宫中娘娘们知道她们两姐妹琴技颇佳。可楚玉茹心里明白的很,若是楚玉婉今日上台去表演了琴技,那自己的自然是选不上的了。她心里想着六皇子,想要博得六皇子的青睐和好奇,今日的赏花会自然是唯一的机会了,因此她势在必得……而楚玉婉的心里,一直都喜欢着睿亲王府的宸世子,对于跟房子华的这门亲事她一直都是不满意的。所以……也想趁着这次端午节赏花会扭转自己的命运。两个姐妹,只有靠着这次端午节赏花会的琴技表演为自己争取,可名额只有一个。所以……我猜想楚玉婉的失踪,恐怕跟楚玉茹有着必然的关系……”

赵妈妈叹道:“没有想到,这个三小姐平日里可是循规蹈矩,恭谦有礼的……竟然还有这样的心思。”

楚卿蕴端起赵妈妈为她做的玫瑰银耳冰露,尝了一口,颇为满意的然后笑道:“呵……那日在皇宫宴会我就看出了她并不是表面那样的温柔谦和,反而心思深着呢。不然也不会在那日公然出来指证楚玉柔的不是。你们要知道,那时候楚玉柔的身份可是太子妃,皇上并未表明态度要惩罚楚玉柔,可她竟然冒着胆子出来帮我一起指证楚玉柔,她不过是在赌,赌赢了,楚玉柔就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可以压制她的太子妃……若是赌输了,她无非还是跟以前一样过着水生火热的生活罢了。所以……她面上虽是帮了我,让皇上和太子处置了那楚玉柔,可这背后……她又何尝没有得到好处呢?她恐怕巴不得楚玉柔早点从太子妃的位置上滚下来呢。”

月眉说道:“照小姐这么分析,今日的事情恐怕真的是三小姐早句筹谋好了的。这国公府里,还真是没有一个人是省油的灯呢。”

“若楚玉婉从前待我好一些,说不定我还会帮她整治了那楚玉茹。只可惜……她与楚玉柔一样,都是个心肠恶毒的人。楚玉茹如今这么做也没坏着我什么事,倒也随她去了。”说完,楚卿蕴又端起那碗玫瑰银耳冰露细细品尝着。

魅雨道:“由她们去斗好了,只要不要来招惹我们小姐就是了。”

一向沉稳的魅雪说道:“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就让她们斗个你死我活好了,小姐全当是看戏好了。”

楚卿蕴笑着提醒她们,“恐怕……楚玉茹也是得意不了多久的,你们别忘了还有个婧雅郡主呢。”

一听楚玉茹也是有人收拾的,月眉就兴奋的不行。“婧雅郡主真是个好人,早就应该让这几个恶毒的人吃点苦头,受点教训的。”

魅雨亦是非常兴奋和期待的。“也不知道婧雅郡主会在宴会上弄出什么花样来让楚玉茹出丑呢。”

楚卿蕴佯作生气,却笑道:“你们这几个坏丫头,一门心思就只晓得等着看别人的好戏呢。好歹也是国公府的小姐呢,她若是丢脸了,咱们以后出府少不定也会被人指指点点一番。”

魅雨双手叉腰,俨然一副小泼妇的架势知足。“我看谁敢指点?若是胆敢辱骂小姐,我让她一辈子开不了口说话。”

楚卿蕴被魅雨这副样子逗的哈哈大笑。

月眉也说道:“三小姐本来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呢,若是不早点处置了,搞不好以后还会算计到小姐的头上呢。这种人可不能让她的翅膀太硬了,早点给她一点教训是最好的。”

屋里的一群丫头纷纷点头附和,表示这几个国公府的小姐们都是欠收拾的。

夜幕降临在整片大地之上,浩瀚的星空繁星点点,只见那一轮皎洁的月亮挂在墨色天空,银色的月光如同柔软是丝绸铺洒在地面。

楚卿蕴坐在院里的树下,心情颇好的品着好茶赏月,偶尔几丝凉风佛来,更是让她身心一阵舒心凉爽。

这时,一道身影从远处急忙跑向兰苑,还未走进楚卿蕴,便气喘吁吁的说道:“小姐……小姐……听闻……听闻,四小姐回来了。”

楚卿蕴淡淡瞥了眼冬雪,说道:“瞧你这副德行,也不知道是跟着谁学得莽撞。说吧,什么事情这么慌慌张张的?”

“小姐……婢女……听闻……听闻四小姐……四小姐……”冬雪支支吾吾的,像是不敢将自己的听到的事情说出来。

这惹的月眉大丫头的性子又爆发了。“你这个没用的小蹄子,跟了小姐这么久连说句话都说不好。”

“月眉姐姐……不是奴婢说话说不好……而是……”而是她现在都不敢说,甚至都不相信那是事实。

月眉大大的双眼一瞪,喝道:“还敢犟嘴,不知道你这规矩是跟谁学的?”

楚卿蕴无奈的笑了笑,想着这丫头最近的脾气是越来越古怪了。随即笑道:“你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会教训起人来了。行了,要教训也要等会子,如今让她说说今日都瞧见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月眉得了楚卿蕴的话,也就没用再吭声,只拿眼睛瞪了瞪冬雪。

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冬雪的身上,冬雪也不敢再扭捏着,便小声说道:“奴婢应了您的吩咐,一直在大门口看着呢。果然……天色晚了后,便瞧见一辆马车将四小姐‘送’回来了。说是送回来,其实是将四小姐直接扔在了国公府的门口……奴婢大的胆子上前一看,居然……瞧见四小姐衣衫不整,头发凌乱不堪,依稀还能瞧见下身还有血渍……不知道是不是葵水还是……反正那个样子真是惨不忍睹的。”

一听此话,在场众人纷纷震惊的面面相觑……依照这冬雪说的,楚玉婉恐怕已经被……这早上还好好的四小姐,不过过了几个时辰而已就被毁成了那般摸样;

几个丫头虽然还是颇为讨厌楚玉婉的,可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在她的身上,也不免摇首为她感到可惜了吧。

而楚卿蕴却是显得极为淡定如常,面上的表情倒是没有什么多大的波澜;不过……她已经猜到楚玉婉之前恐怕是被人凌辱了。

楚玉婉虽然嫁给那个房子华是等于入了火坑,可今日的事情已发生,她怕是想进那个火坑都进不了了。房子华可是丞相府的嫡子,怎么会娶一个失去了贞洁的女子为妻?即便是当他的小妾那也是不可能的。

楚玉婉这事情已发生,这一生都注定是被毁了的,再加上此前就传她恶毒凶悍,伤害嫡女,她这辈子,怕是不会再有翻身的机会了。

过了半响,楚卿蕴才问冬雪,“三小姐可从端午宴会上回来了?”

冬雪说。“也是刚刚才回来的。不过……奴婢听说如今三姨娘的院子和二姨娘的院子一样,热闹的很。”

楚卿蕴端起茶杯细细抿了口,笑道:“热闹是必定的了,三姨娘不是从我那三妹妹被受邀参加了晚上的宴会就一直心情无比愉悦的么。”

呵。不过三姨娘恐怕是高兴的太早了呢,即便是婧雅郡主不惩罚惩罚那楚玉茹,她也会出手让她当当这个京城的名人。

冬雪继续说道:“可是奴婢适才从院子那边过来的时候,一路听说三小姐一回来就躲进自己的屋里不出来。奴婢一时好奇便向芙蓉苑的当差的丫头打听了,说是三小姐一回来就气冲冲的将自己关在屋里哭……依稀还听见瓷器打碎的声音呢。”

月眉嘟嘴哼了声,说道:“三小姐今日不是都被邀请参加了晚上的宴会么,这一回来发是又是哪门子的疯?真是矫情的很。”她自从知道三小姐也是个心思深沉,不怀好意的人就讨厌。

“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冬雪也纳闷了呢。她可是小姐安排在各个院子中走动的人,也知道三姨娘可是兴奋了一个下午呢。对于三小姐晚上回来发脾气,她也是疑惑的很呢。

楚卿蕴佛了佛手,对冬雪道:“行了,你下去吧;往后各个院子的动静也要暗中观察好了,有什么问题即时回来告诉我。”

冬雪应了声,便退了下去。

月眉问着楚卿蕴,“小姐,您说这三小姐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楚卿蕴瞪了眼脑子突然打结的月眉,道:“真是个笨的。我那三妹妹喜欢六皇子,婧雅郡主也是喜欢了六皇子那么多年,今日楚玉茹所做之事无非就是想入了六皇子的眼,可婧雅郡主会让她如愿么?往日里你这丫头看起来机灵的很,关键时刻就是个猪脑子了。”

不过她现在倒是很好奇婧雅郡主到底是怎么让楚玉茹出丑的呢,竟然让一向沉得住气的楚玉茹回府后就大发了一通脾气。

不过,今天晚上这国公府可就热闹的很了呢。她现在都有想象牡丹苑和芙蓉苑是怎样一番光景。

翌日一早,楚卿蕴依旧按照往日的习惯去紫竹林练功,回来清理了一番赵妈妈便将早饭准备好了。坐在花梨木桌边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冬雪又急冲冲的从前院回来了,楚卿蕴心知冬雪定是听说了什么,便唤她进来。楚卿蕴头也不抬,夹了块萝卜枣儿,待细细咽下之后才问道。“可是听说什么了?”

“小姐,今日大街小巷都在传三小姐昨儿个晚上,在宴会上……”

冬雪想起自己适才听说的那些事情,还有些不相信呢。不过刚刚转去芙蓉苑打听了下,还真是街上传的那么回事,可没让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呢。

楚卿蕴轻轻挑了挑眉,问道:“怎么了,又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么?”

冬雪又怕楚卿蕴和月眉嫌她说话罗嗦生气,急忙说道:“小姐,不是奴婢难以启齿,而是那三小姐做的事情的却是让人……奴婢都替她感到脸红羞愧呢。”

楚卿蕴轻轻勾起嘴角,柔声道:“那就有趣了。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都替她感到脸红羞愧。”

冬雪这才结结巴巴的将听到的事情说了出来。“小姐……奴婢听说,昨儿个晚上……三小姐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脱掉自己的衣服勾}引……勾{引六皇子殿下……”说完,还惊恐的看了眼楚卿蕴。

她可是知道楚卿蕴是皇上定的六皇子妃,这三小姐竟然公然勾}引自己姐姐的未婚夫婿,实在是不知廉耻的很。

楚卿蕴嘴角笑意加深,想着这个婧雅郡主还真是有些法子呢。竟然让马上会成京城名人的楚玉茹在大庭广众之下,脱衣服勾}引凤启奕,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光想想那个场面,楚卿蕴就觉得肯定是非常的有意思,难怪大街小巷都在传呢。

月眉却嗤笑了一声,恨恨说道:“真是个不要脸的狐媚子,且不说咱们小姐是不是六皇子殿下的未婚妻,光是三小姐脱衣服勾}引六皇子就真是让国公府丢脸的很。这退一步讲,她根本就没有将我们小姐放在眼里,竟然公然脱衣服勾}引六皇子,可不就是故意挑衅小姐么?”

赵妈妈魅雪和魅雨等人都觉得这月眉虽然性子是急了些,可这说的话倒还是很有理的。

冬雪垂首,偷偷拿眼睛瞄了瞄坐在花梨木椅子上吃饭的楚卿蕴。见楚卿蕴并不说话,面上表情也是波澜不惊,看不出任何情绪,心里寻思着难怪小姐要生气呢,那三小姐的却是做到太过分了。

过了半响,楚卿蕴才幽幽抬眸,望向冬雪,问道:“那六皇子可是怎么做的?”

“奴婢听说,起初三小姐在台上表演琴技后下台,只是一个劲儿的朝六皇子抛媚眼,六皇子不理,她索性就直接走到六皇子的座位前向……六皇子求}}爱。六皇子当时就恼了呢,只是念着当时人多,许是想给三小姐六点脸子吧,也就没有说什么。后来,三小姐不顾廉耻,竟然还不顾六皇子的恼怒,更是大着胆儿将自己的衣服给当众脱了。当时在场的好些小姐公子们都被三小姐的行为吓着了,想着三小姐适才向六皇子当众求}}爱,已是失了分寸的了;如今竟然还当众脱了衣服跨}坐到六皇子的腿上,嘴里还说着一些让人面红刺耳的污言秽语,六皇子顿时火冒三丈,一把将她推倒在地……随后狠狠的说话警告了三小姐,便佛袖而去了。后来三小姐被六皇子拒绝,当众就坐在地上打滚儿,哭叫着要寻死觅活的……”

屋里众人听着楚玉茹这胆大包天的行为,均是一脸的鄙夷。

这三小姐出了这等子丢脸丢皮的事儿,往后还怎么说亲?如此放}荡的作风哪个正经人家愿意娶回家去?

楚卿蕴对于婧雅郡主这手段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么一来,楚玉茹的名声也算是毁了。当众勾}引六皇子,这跟那青楼妓院的妓}女有什么区别……将自己的礼仪廉耻抛在脑后,做出此等伤风败俗的事情,可不就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么,自己断了自己的前程。

擦了擦嘴巴,楚卿蕴叫宝丽等人将碗筷小菜都扯了下去,这才问着在心里暗骂三小姐骚}}货的冬雪,“就她做了这么丢脸的事情,还好意思哭么?”

“据说是喝了点酒便本性暴露了呢。六皇子走后便在地上耍起赖了,也不顾周围公子小姐们那鄙夷的眼神,还是迎仙楼的老板叫人将三小姐给送回来的。”从前还真是没有看出三小姐竟然是这样放荡的人,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

魅雨问道:“那三小姐的丫头都是死的么,就那么任由着自家小姐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做出这等子丢脸的事情?”

“听说三小姐的贴身婢女也是去劝拉过的,可三小姐恼怒小惠多管闲事,耽误了她向六皇子求爱,一脚将小惠踹到了地上。”平日里看着是个温柔知礼的,谁知道喝了点酒本来面目就给暴露出来了;国公府这次的脸面可是被三小姐和四小姐给丢大了。

楚卿蕴摇首叹道:“哎……真没有想到我这三妹妹平日里倒看着好的很,谁知道那酒虽美,可也是个害人的东西。许是昨日三妹妹得了第一,又受邀参加了宴会,一时兴奋做了出阁的事情吧。这事情咱们在这里私下说说也就是了,往日里嘴巴可要闭严实了。可别让三姨娘和三小姐给抓住了你们的错处,说不定三小姐的本性脾气一暴露将你们也一脚踹到地上怕不起来。”

“奴婢知道了。”

见冬雪如今比前些日子乖巧稳重了些,楚卿蕴也对她稍微满意了些,随后对着屋里其他几个正在忙着擦桌子收拾的丫头们,说道:“如今府里出了这样的事情,四小姐的事情咱们暂且不谈,光是三小姐的事情就够国公爷恼怒的了,你们往后可得仔细着做事,知道吗?”

几个丫头们纷纷乖巧点头,楚卿蕴这才满意的起身走向自己的卧室。

换了身简单的衣服便带着魅雨和月眉出府去自己的东郊小院儿了,兰苑就留着赵妈妈和魅雪照看着,她也放心。

今日也是闲着没事,想着许久也没有去东郊小院看自己的大师伯了。

等太后的寿辰一过,她也准备抽时间去看看师祖父,虽然她跟沈灵双大抵上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可她如今毕竟是顶着楚卿蕴的肉身呢,好歹也算是沈灵双的半个女儿了。

去了东郊小院,周文天依旧在打理着自己种的那些花花草草,楚卿蕴看了些医书,如今有些草药倒也叫的出名字了。

周文天看到她自然是开心的,月眉的祖母看到月眉那自然也是高兴的很,拉着小手儿问长问短的。

楚卿蕴将自己那医书上不懂的都一一问过了周文天,周文天也细心的一一给她解说了一遍,一直到楚卿蕴明白了为止。

经过周文天的那番解说,楚卿蕴医学方面的问题自然又是懂了许多,那些草药的用处用法和搭配楚卿蕴也渐渐记在了脑海中。

时间也渐渐流逝,月眉和她的祖母在厨房里准备着菜饭。

“其实璟小王爷的医术,恐怕比我的医术还要高出许多呢。丫头怎么不去问问那个小子?”饭桌上,周文天问着正吃的津津有味的楚卿蕴。

“如今我还不想见他。”以为她不知道么,现在京城中隐隐在传有关于她和纳兰璟的事情,这还不都是那个无赖的货惹出的麻烦?

周文天一看楚卿蕴那小孩子的脾性上来了,笑着问道:“可是关于那些你和他的流言么?”

楚卿蕴顿了顿手里的动作,点了点头。

周文天往楚卿蕴的碗里夹了个鸡腿,说道:“其实啊,你们的事情迟早是会让天下人都知道的,你又何必因为这个跟他置气呢。我看他对你可是真的很好呢,别总跟他闹小孩子的脾气。”

月眉坐在一旁吃饭,忍不住插嘴道:“我家小姐一遇到璟小王爷的事情,就与往日里的性子完全不同了呢,奴婢想着肯定小姐是在乎璟小王爷才会跟他置气呢。”

楚卿蕴忍不住瞪了月眉一眼,道:“这么一桌的好菜还堵不住你的嘴么?”

杜婆婆忍不住也戳了戳月眉的脑袋,喝道:“主子们的事情哪里轮的到你来插嘴的?真是个没规矩的。”说完,转而又对着楚卿蕴说道:“小姐啊,月眉这孩子一直都是个直性子,冲撞了地方你别跟她计较啊。”

月眉才不管呢,继续说道:“小姐才不会跟我计较呢,奶奶你就放心吧。小姐对我可是好的很呢。”

魅雨也忍不住笑道:“就属你是个淘气的。”

楚卿蕴也嗔怪的看了眼魅雨,笑道:“你也别说月眉,你们两个一个半斤一个八两。”

魅雨被楚卿蕴揭穿了,顿时苦起了小脸儿……惹来了几人哈哈大笑。

“有这样几个性子活泼的丫头陪着你,我也放心了。”周文天叹道。

“往后有我守护着她,大师伯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说完,只见一个丰神俊朗的男子飘然出现,如玉一般的俊颜正含着浅浅笑意,不是纳兰璟又是谁呢?

对于纳兰璟的出现,楚卿蕴心里自然是欣喜万分的,嘴上却是不饶人的,“每次出现都这么悄无声息的,若是晚上怕是会吓死一大群人呢。”

纳兰璟对于楚卿蕴这个嘴硬心软的性子可是极为了解的,笑着在月眉刚刚搬来的板凳上坐下,笑道:“小丫头……为什么我刚刚却看到你脸上浅浅的笑意呢?恩……还是眼中那抹欣喜……其实你还是很期待我来的不是吗?”

她不过是一闪而过的表情,这货竟然看的一清二楚,还是人么?她自认为已经很小心点不让他看出来对于他的出现,她还是很开心的,可依旧是没有逃过这货的火眼金睛。

那以后她若是有什么小动作,岂不是都会被他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人给她一种很危险的感觉。不过,却也很佩服他的能力。果然上天是不公平的,给了他帅到没有天理的好容貌,还给了他一副好头脑,不然那些毒术和医术又怎么会让人闻风丧胆呢?

楚卿蕴忍不住羡慕嫉妒恨的看了眼毫不客气开始吃饭的纳兰璟,没好气的说道:“你还能再自恋一点吗?我巴不得你不要出现呢。”

纳兰璟笑道:“知道你是个嘴硬的,就不与你计较了。”

楚卿蕴强忍住笑意瞪了眼纳兰璟,却忍不住往他碗里夹块鸡腿。“食不言,寝不语……我用着鸡腿堵住你的嘴巴。”

“谢谢关心。”明明就很关心他嘛,偏要装出一副很讨厌他的样子,这丫头的性子……还真是古怪的很,对于她有时候偶尔爆发的小脾气,他却甘之如饴。

吃过午饭,几人又在凉亭下聊了会儿天,纳兰璟将自己调查出来关于欧阳世家的事情告诉了周文天,周文天气的恨不得一把毒药毒死了那欧阳桧老贼。“依靠着先皇的信任,欧阳老贼可没少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偏先皇又对他极为宠信,再加上当初的欧阳贵妃给先皇吹吹枕边风,更是让欧阳世家的更为肆无忌惮了;真的是一手遮天,目无王法了。”

纳兰璟冷笑一声,道:“我给欧阳皓的下的那种毒药,相信不让他们祖孙和父子斗个你死我活,那是不可能的。那另一半死士也被我的蚀心散所控制,到时候充分发挥自己的实力去杀欧阳桧和欧阳长青,相信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这蚀心散除了能蛊惑了人心,同时还可以增强他的内力,打斗起来更是用尽全力去致对方于死地。”

楚卿蕴这才有些恍然大悟,“我就说嘛,那日为什么死的都是那些清醒的,原来这蚀心散还有这样神奇的功效。”

纳兰璟说道:“不然我为什么要浪费我那研制了好长时间的东西喂那些狗?借自己的手去杀自己人,欧阳桧和欧阳长青若是知道自己培养了那么久的儿子和死士竟然要取自己的狗头,还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吐血身亡呢。”

楚卿蕴想起那场面,忍不住笑道;“若那两个老贼真被气死了,岂不是便宜了他们?”

“这个蕴儿你就可以放心了。即便是那两个奸贼死了,欧阳皓也会割下他们的狗头来祭奠你外祖父一门一百二十三条性命的。”当年下毒谋害了他还不够,竟然还想要取卿蕴的性命,这种罪恶滔天的人必须要死的惨烈才叫大快人心。

周文天现在对纳兰璟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他一身的医术都是师傅传授的,除了自己再研究了些草药,并无其他的作为;不过凭借着这一身的医术倒也可以悬壶济世了。可这个璟小王爷不过才十**岁,竟然能研制出此等控制人心的药,真是让他打心里的佩服他的才华。

同时周文天也在为可以为灵双一门的血海深仇终于的报而感到无比的欣慰。“那你打算如何处理那良妃?”

“那良妃也是欧阳世家的人,虽然并未参与当年的灭门惨案,却也是做了不可饶恕的错事。必然只有死路一条。”这个良妃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楚卿蕴下那种一品红的奇毒;若不是看在皇帝舅舅的份上,他也会对敏娴公主下这种毒药,让良妃尝尝痛失爱女的滋味。一切伤害楚卿蕴的人,他都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其实敏娴已经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当初若不是白玉儿在中间挑拨离间,相信她也不会如此恶毒吧。如果你真要杀死那个良妃,可否让敏娴公主恢复从前的容貌呢?”其实按照以前的性子,她定是希望敏娴公主一直这么丑下去;可想想,白玉儿如今已经得到了惩罚,而敏娴也只是受了那白玉儿的指使;且如今她的母亲也要为自己犯下的错付出生命,想想也是够可怜的。她虽然不是一个好人,不是如圣母一般什么事情都值得去同情和原谅,但敏娴公主至今也只是做了那么一件事情而已,若她一直跟她计较倒也显得自己太过恶毒和小气了。

月眉一听,小姐竟然叫小王爷解了敏娴公主的毒,一下子急了。“小姐,你还真是善良的很,那敏娴公主从前可差点毁了你容貌呢。”那个敏娴公主就该一直丑倒老,根本不值得小姐同情。

楚卿蕴知道月眉如此激动也是在为她鸣不平而已,对她笑了笑说道:“你也说只是差点嘛,毕竟未酿成大祸,不如给她一次机会好了。若是她以后还是不老实,再惩罚她也就是了。”

月眉一想,反正有小王爷在,若是敏娴公主以后再敢对小姐下毒手,再毁了她泄恨。随即也只是嘟着小嘴点了点头。

几人随即又闲聊了一会儿,便也各自回府去了。

纳兰璟原本也是要去国公府小坐一会儿,楚卿蕴哪里同意?如今国公府可是多事之秋呢,她那三妹妹和四妹妹如今都是京城中的名人,说不定她们还会将昨日之事都怪罪到她的头上呢,自然是不许纳兰璟再去她兰苑‘添乱’了。

回到兰苑后,楚卿蕴在榻上小睡一会儿,醒来却在纳闷这国公爷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动静呢?

难道他不应该着急所有人开个会吗?

就在楚卿蕴还在猜想楚怀森打的什么主意的时候,果然不出楚卿蕴所料,总管来通知她,说是国公爷请她去前院正堂,有事情要商量。

这不,‘家庭大会’自然是要开的,而作为‘嫡女’的楚卿蕴自然也是必须要出席的。

今日楚怀森可谓是发了好大的火,先是将楚玉茹和楚玉婉身边的贴身婢女通通拉出去杖毙了,再将三姨娘狠狠的骂了一顿。

“这就是你教好女儿,竟然就是这样出去给我丢人的。当众勾引自己未来的姐夫,还不只羞耻的……”下面的话作为一个父亲,自然是不好意思说出口的,他都替楚玉茹感到脸红。

三姨娘到现在压根儿都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做出那等子没脸买皮的事,“老爷……这……这……妾身也是不知道呀,定是有人故意抹黑茹儿的……”

楚怀森如今相当气愤,甩手就给了三姨娘一个巴掌,打的她火冒金星,“还在这里给我推卸你的责任。昨儿晚上那么多人都是亲眼看到了的,你竟然还不知悔改。”

楚玉茹原本就一直跪在正堂中央,垂着头一直呜呜呜的哭着,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待清醒过后见自己衣衫暴露的躺在众人面前,更是羞愧难当;再一想着自己的皇子妃梦想彻底破碎,二那些看好戏的公子小姐们一个个都在嘲笑她,那一张张如魔鬼一般的笑容,让她羞愤的差点当场自尽。若不是那迎仙楼的老板阻止了她……

如今自己做了那等子事情,京城中怕是早已经传遍了,往后她还怎么嫁人?倒不如死的了好。

楚玉茹眼见着自己的母亲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又被父亲给打了,更是哭的伤心欲绝,几近崩溃,自然那哭声就是更大声了。

楚怀森原本就在气头上,如今一听到楚玉茹像是哭丧一般,原本就火冒三丈的他更是愤怒的暴跳如雷,忍不住上前给了楚玉茹一个巴掌,大声喝道:“哭……你还好意思哭……如今我国公府的脸面都被你给丢光了,真是家门不幸……竟然养出了你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东西。”

昨儿晚上看到楚玉婉那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已经让楚怀森勃然大怒了,可楚玉婉出的这种事又不能公然调查;楚玉婉又是精神涣散的说不清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问她什么,她都只是摇头,就连话都说不清楚,眼看着与丞相府的婚期就要到了,楚玉婉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如何不气?

今儿个一早去上朝,同僚间看他神色极为异常,他还以为是不是楚玉婉的事情被发现了,谁曾想到下朝回府的路上竟然一路上都听到有人在议论国公府三小姐楚玉茹是如何如何的勾引六皇子……他当时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这一连两个女儿都出了事情,他还指望着楚玉茹也能为他结交一些权贵之人,如今竟然……

楚玉茹如今只能跪在地上等着被骂死,哪里还敢反驳一句?

四姨娘和五姨娘虽然心里对楚玉婉和楚玉茹的事情幸灾乐祸,可面上却也一点也不敢表现出一丝高兴来,因为这两件事情可是大事,若是一个不小心,楚怀森就会迁怒与她们的,所以还是乖乖的坐在座位上,大气不喘就对了。

而二姨娘坐在座位上,一声不吭。昨日楚玉婉的事情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她根本无法想象婉儿那个样子以后还怎么嫁人。

她昨晚一夜未睡,照顾了楚玉婉睡去之后,将事情从头到尾理了一遍,想起楚卿蕴最后说的那句话。虽然楚卿蕴说看不起楚玉柔和楚玉婉是让她很愤怒,可如今在府里最受待见的已经是楚卿蕴了,她也犯不着再对婉儿做出这种事;而楚卿蕴说楚玉婉是和楚玉茹一起在她后面走着的,怎么突然不见了,楚卿蕴也不知道。

再想着楚玉茹得了琴技第一,夺了机会去参加宴会,她便是最有可能对婉儿进行报复的人。所以……二姨娘现在觉得楚玉茹这个贱}蹄子的嫌疑比楚卿蕴更大。毕竟楚卿蕴现在根本无所求了,国公府的地位不说,又是六皇子的未婚皇子妃,她根本不需要多此一举。

而昨夜楚怀森知道她因为婉儿的事情伤透了心,也难得的陪着她安慰了半宿,不过她现在对于楚怀森这个负心汉已经没有什么感情了,只是想着要如何除了那个楚玉茹为婉儿报仇就是了。

楚卿蕴也坐在椅子上并没有说话,冷眼看着楚玉茹在地上哭的梨花带泪,心里直觉得这就是她咎由自取的吧,将楚玉婉害成那副样子,也不是不心狠手辣就是了。只是也很佩服这楚玉茹,竟然勾结了外面的人去害自己的亲妹妹。

摇了摇首,楚卿蕴端起茶杯细细品尝,只听得楚怀森问道:“蕴儿,此事你觉得如何处理?”如今还是只有蕴儿最给他争气了。

楚卿蕴放下茶杯,望着楚玉茹说道:“其实,听闻三妹妹是喝了些才做出那事的,虽然六皇子是我的未婚夫,可男子都是三妻四妾的;蕴儿觉得若是六皇子能娶了三妹妹去做妾室,倒也算是可以的。”

她本来就没有想过要嫁给凤启奕,她这么说不过是让楚怀森觉得自己的大度识大体,再者若是真的去问凤启奕是否愿意将楚玉茹迎回去当小妾,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如此一来,对楚玉茹的打击不是更大?她如此心狠手辣的人,这点小小的惩罚也算是便宜了。

听楚卿蕴这么一说,果然三姨娘和楚玉茹都在心里感激楚卿蕴,她不但不怪自己当众勾}引自己的未婚夫,还想着将她娶过去当小妾,自然是还存着一点希望的。

而楚怀森更是对楚卿蕴更加喜欢了,想着个女儿果然是最好的,让自己最为省心了。

于是楚怀森也是抱着一点两个女儿嫁给凤启奕的想法,怒火也消了些。

再教训了楚玉茹几句,楚怀森只觉得自己被这两日发生的事情气的一阵头疼,便也起身回去了。

楚卿蕴也早早的回兰苑去睡觉去了。

第二日还未起床,便听说了一件让她有些震惊的事情。

楚玉茹……竟然死了。

她知道楚玉茹不会自杀的,因为她昨晚才给了楚玉茹一丝希望,她那么喜欢凤启奕,又怎么会在有点希望的时候,去自尽?

而她也猜到了凶手是谁。因为,此人昨晚表现的那么镇定,已经让她有所怀疑了。

可想她昨日对二姨娘说的那番话,也是起到了作用的。

而楚玉茹死的时间不会让任何人怀疑。毕竟她那么大胆做了那等子丢脸的事情,又有什么颜面再活下去?与其活着让人谴责,还不如死了的干净。

所以楚玉茹死了也就死了;楚怀森也没有什么多大的表示,只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可惜,撇开昨日楚玉茹那胆大的行为,平日里也算是个乖巧听话的女儿。这么一去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难受的。

而三姨娘一向不知道楚玉茹心里的想法,对于楚玉茹的投井自尽,她只是哭的晕过去了好几次。她这个女儿有什么事情都藏在自己的心里,突然走上极端,说不定也是有可能的。毕竟那事情搁在谁的身上都没脸再活着了,所以楚玉茹死也就死了;没有人任何怀疑她是被谋杀的。

而二姨娘高明之处就在与楚玉婉出了那样的事情,即便心里知道有可能是楚玉茹干的,却也强忍住没有找她算账,也没有告诉给楚怀森自己的想法。

楚玉婉回来当天精神的却受了很大的刺激,睡了一觉,找了大夫看了看也清醒了些。她在给出楚玉婉喂药的时候问过楚玉婉,在二姨娘细心的盘问诱哄之下,楚玉婉终于说了最后跟她一起的就是楚玉茹。

二姨娘不需要楚玉婉再说什么别的了,因为楚玉茹跟楚玉婉在一起,为什么只有楚玉婉出了事情而楚玉茹却好端端的?这答案根本就是非常的明显了。

所以她昨晚便决定要让楚玉茹付出代价。

趁着楚玉茹半夜起床上茅厕之时,将打晕了之后,直接扔进了芙蓉苑旁边的井里,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去了。

楚玉茹一死,二姨娘心里也算是解气了,毕竟自己的女儿虽然出了那些事情,精神有些错乱,可至少她还陪在自己的身边。

看到三姨娘哭的那死去活来的样子,她就痛快的很。

虽然楚玉茹死了,可日子也得照样过。

如今也没有什么人再来她的兰苑打扰她,她也乐的清闲自在。

楚卿蕴闲着无事便去东郊小院看周文天,每次去了都能碰到纳兰璟在那里不是陪着周文天下棋,就是研究医药方面的问题。她有时候也会参与其中讨论一二,虽然医学不精,倒也比之以往懂得了不少;寻常的伤风感冒该吃什么药她也是懂得了的。虽说不敢卖弄医术,照顾着自己院里的人也是没有问题的,何况魅雪就是一个好大夫呢,倒也不用为自己人生病而担心什么了。

而她也在这段空闲着的时间里,开始慢慢着手筹备自己的开店大计。

她将自己的计划也说与纳兰璟听了,虽然纳兰璟是有些不同意她在胡乱折腾,认为他自己一天赚的钱足够他们挥霍好久的,可楚卿蕴却坚持要拥有自己的店子,自己也尝尝当老板的滋味,而且她相信自己的点子肯定能为自己带来一笔财富的,所以非常坚持。

纳兰璟自然是拗不过她的,看她那么兴致勃勃的样子,也不好打击她的兴致,便也就在一旁帮着策划和找店铺了。

其实这京城好多家的店铺都是纳兰璟租出去的,若是他想要收回来,随时都是可以的。

所以他决定将地理位置最好的一家店子给收回来,只待太后的寿辰一过,就帮着楚卿蕴准备着装修店子的事情。

楚卿蕴原本并不想让纳兰璟插手自己开店的事情,当初跟他讲自己的开店计划也只是咨询一下他这个奸商的经商之道而已。

可她算是明白了,纳兰璟的经商之道,就是用最好的商品,最好的服务,去狠狠的敲诈那些个死要面子的权贵和富人。

而对于那些穷的吃不起饭的贫苦人家,纳兰璟可以暗中为他们送上最温暖的棉被,送去最香的馒头包子。

就以他如今的身家财产,这点事情还是可以办到的。

他还有很法子帮助这些穷苦人家,比如买下地皮聘请他们来管理,不管是种植水稻蔬菜瓜果,也不管一年内下来的收成如何,也总算是解决了一些人的温饱问题。

不过行善也不是对谁都可以的,对于那些不学无术的他根本不会多去关心一点,他帮助的都是一些老实巴交的贫民。

纳兰璟带着楚卿蕴去过一次他在郊外的农场,那里种植着时令蔬菜,时令水果,而这里种植的蔬菜水果也是常年出口到其他三国,这无疑又为纳兰璟创造了不少的财富。

行善赚钱两不误。

而据纳兰璟说,像这样的农场,他在全国都有好多个。

每一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107章:除了我,没有人敢娶你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