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悬疑小说 > 重生之军嫂从良路
上一章 第57章 主目录

第58章

作者:云一一 更新时间:2016-01-23 19:03:30

李悦在张香翠那里碰过几次钉子之后就学乖了。知晓吴安邦确实不在家,再放假的时候也就不去吴家村找,而是选择了在学校大门口堵人。只不过两个班的下课时间经常冲突,碰上她们班老师拖堂,李悦就不可能等到吴安邦了。

其实就算李悦班上的老师不拖堂,她也从没有等到过吴安邦。学校确实不大,但如若一个人成心要躲另一个人,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难。特别是李悦平日里尤为注重打扮,上高中后便开始不再穿校服,走哪都很显眼。吴安邦想要避开她,不可谓不轻而易举。

然而不管等不等得到吴安邦,李悦对吴安邦的心意始终不曾改变。进入高中,她也许没有学到太多的知识,却慢慢的学会了成长。她懂得了爱屋及乌,明白了曲线救国,更知晓了何为众口铄金。

如今的李悦,再不是当初只会横冲直撞的少女。面对吴家人时,她知晓了分寸,更学会了讨好。所以见到张香翠意欲换桌,李悦当即迎了上去:“大嫂,你也坐这一桌啊?真巧!”

“大嫂?李悦,你哪里来的这么一位大嫂?”于彩花是憋着气的,见谁都不高兴。听李悦亲热的喊着陌生人,顿时一肚子的火。

“妈,她是吴安邦的大嫂。”提起吴安邦,李悦的面上闪现出几抹羞红。家里已经知道她对吴安邦的心意,她自然也无需遮遮掩掩。

“吴安邦的大嫂,你喊个什么劲?没瞧见人家理都不理你?傻吗?”对李悦喜欢吴安邦这事,于彩花有怒也有喜。怒的是李悦的不争气,到追还没人要。喜的,当然是吴安邦学习成绩优秀,将来肯定会跟吴媚儿一样,鱼跃龙门考进大学。如果李悦能嫁给这么一个男人,她肯定是满意的。

而且另一方面,于彩花正极力想要挽回与李硕和吴媚儿的关系。李得福之前的事做得不厚道,伤了跟李硕的兄弟情。但是李悦不同。李悦没跟李硕起过冲突,这份兄妹情还有的挽救。

倘若李悦和吴安邦的事成了,李悦可就不仅仅是李硕的妹妹了,还是吴媚儿的弟妹。借着这个桥梁,于彩花坚信,他们的关系会越来越缓和,早晚将变得亲密无间。

只要跟李硕和吴媚儿打好了关系,好处还不源源到来?于彩花可是知道的,许玲玲之所以能在县城工作,就是李硕和吴媚儿给张罗的。还有吴安邦,现在就开始放假不回家,也都是多亏了李硕和吴媚儿的仰仗。

不要跟她说什么,吴安邦能住在县城是他小姑父的功劳,于彩花一丁点也不相信!她敢打包票,那个院子,肯定是李硕和吴媚儿买的!

只不过,心里知道是一回事,沾不到光却是另外一回事。纵使李硕和吴媚儿有再多的钱,可若是一分钱也不愿意花在他们身上,一切都是白搭!

于彩花近日的思量觉悟在提高。面对李硕和吴媚儿的时候,也不再如先前那般一味的破口大骂。她想要挽回形象,想要拉进彼此的距离。为的,不过是想要过得更舒坦一些。

“大嫂,你别生气,我妈有口无心,没恶意的。”打从江英子的事后,李悦对于彩花的种种行为产生了极度的不满。

原本大姐还能跟姐夫和好的,被她妈不分青红皂白的闹了几回,两家的关系降至冰点,恶劣的再也无法修补。每每看到江英子背地里偷偷抹眼泪,李悦无奈的同时,无法抑制就开始怨恨起于彩花。

人家小两口的事,瞎掺和什么呢?大姐都说了不要跟姐夫厉害,她妈非但一点忙也没帮上,还就知道拖后腿。现如今黄家人恨透了他们李家,哪里肯接纳大姐这个媳妇?

最最可恶的是,黄家连两个孩子也都丢给了她大姐。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还带着两个孩子,李悦光是想想就后怕。

“我不是你大嫂,别乱攀关系。还有,你妈有没有恶意跟我无关,反正我是要换桌坐的!”于彩花的德行,张香翠有所耳闻。不说当初对李硕和吴媚儿婚事的不上心,但只是前一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江英子离婚一事,张香翠下意识的就想要避开。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跟我坐一个桌掉身价了?丢脸了?你当你是什么香饽饽,我稀罕跟你同桌?”别说,张香翠的话还真就踩中了于彩花的痛脚。现如今的于彩花,别说外人,就是李大海几个,也都有意无意的躲着避着,恨不得跟于彩花不认识。

“我可没这意思。你爱对号入座,也碍不着我不是?”似笑非笑的望着于彩花,张香翠撇嘴冷笑。听说媚儿嫁过来之后,于彩花总是挑刺找麻烦?区区一个后妈而已,未免管得太宽!

“你!”听张香翠此般言语,于彩花气的拍了桌子。再怎么说她也算是长辈,张香翠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讽刺她?不像话!

“好了好了,妈,大嫂不是针对你,你也别说了。”为着吴安邦,李悦肯定是偏向张香翠的。尤其是这会不少人都望了过来,李悦也怕惹吴安邦不高兴。

“女生外向!养你这么多年有什么用?”见李悦帮着外人,于彩花气不打一处来的拍了一下怀里抱着的黄大妹。而她这力道不小,黄大妹当场就喊起了疼。

“妈!你有气尽管冲着我来,打孩子算什么事?”江英子原本不想来的。她现下离了婚,哪都不想去,谁也不想见。若不是于彩花坚持要过来跟吴媚儿打好关系,江英子肯定不会踏出门槛的。

只是她来也来了,还没跟吴媚儿说上话,大女儿就被于彩花打了。江英子又岂会听不出于彩花那句生女儿没用的话并非只冲着李悦而去?于彩花这是嫌弃她带着两个女儿白吃白住呢!

“嘿!都跟我横起来了是吧?我就打了,你又能怎么样?我就打,就打!”于彩花一边说,还一边大力拍着黄大妹,只把黄大妹打的嗷嗷大哭。而一旁的黄小妹,还没挨打已经吓得跟着放声大哭。

“妈!”发了狠的把黄大妹从于彩花怀里扯过来,江英子气的脸色发青,“你到底想干什么?要不是你从中作梗,我和大妹小妹能沦落到这步田地?你不就是嫌弃我们母女吃你的、喝你的、住你的了吗?只要你能让黄家重新接纳我们,我马上带着孩子回黄家屯,再也不踏进你李家一步!”

“好,很好!你还有脸跟我叫嚷?要不是你自个不争气,连个男人都抓不住,黄胜利能在外面偷腥?要不是你自个没本事,把丑事闹得沸沸扬扬,黄家能气的不要你这个媳妇?要不是你自个没能耐,连个儿子都生不出,两个丫头片子能被赶出来?你倒好意思找我算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敢嚷出声,于彩花面上无光,回应的话亦是不怎么好听。

“我是你妈!是帮着你、站在你这头的!我能盼着你离婚?我能盼着你过得不好?你不要忘了,现下是谁收留的你!你替黄家生了两个闺女,可他们不管你!你是你亲爸的闺女,可他除了站在一旁看着,有吭过一声?我这个亲妈养了你这么多年,到最后却当了恶人,变成了你的仇人?”在这一瞬间,于彩花忽然发现她真的很失败。当妈当到她这个地步,是真的无药可救了吧?

“你知不知道我为着你当众给吴媚儿和李硕下跪,为的就是给你寻个安身之地?你知不知道我一心想着你和两个孩子的后半辈子,担忧的连觉都睡不着?你居然还有脸在这跟我放狠话?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撑的腰?”说到最后,于彩花竟是气哭了。她这一生都好强,平日里没少欺负别人。可她从来没想过这么快就遭了报应。她的亲生女儿,一个个都跟她做对,全都不想她过的舒心!

今天虽说不是什么大好日子,可也是李硕和吴媚儿杀猪请客的热闹场面。谁想到于彩花几人刚来就闹了这么一出?吴媚儿甚至还没来得及出面,哭嚎声就响了起来。一时间,吴媚儿也是无奈至极,懒得走过去搭理这事。

“媳妇,准备上菜。”李硕显然也是不打算理会于彩花和江英子的闹腾的。走到吴媚儿身边,轻声说道。

“嗯。都差不多了,马上就好。”人多力量大,厨房里已经忙活到了尾声。吴媚儿点点头,指着正在出锅的最后一个汤回道。

“辛苦了。”李硕并未预料到今天会来这么多宾客,不止吴家一众亲戚,连李家和沙河村的其他父老乡亲都过来了。桌椅不是问题,左邻右舍借用一下就可。只辛苦了厨房里忙碌做饭炒菜的几位。

“没事。”因着忙碌的是吴家亲戚,吴媚儿回答的极为自然。再一对比李家亲戚的作为,吴媚儿撇撇嘴,权当什么也没看见。人活一世,很多事都没办法计较。样样都在意,会活得很累。

“姐,要上菜了吗?我来帮忙。”眼看时间差不多了,吴安邦走了过来,打算帮忙端菜。

“还有我,还有我!我也要帮忙上菜。”吴青娘家这边的亲戚,孙致远跟吴媚儿及吴安邦最为亲近。帮忙上菜,乐在其中。

“那就有劳两位啦!”吴媚儿笑着让开路,半点不客气的指着案板上炒好的菜叮嘱道,“每个人端一样菜啊,一桌一盘,别端混淆了。”

“嗯嗯!小表哥,我要端豆芽,你端瘦肉。”一眼就望见了距离最近的豆芽,孙致远小大人的分配道。

“哎呀,远远,可不要说豆芽,要说长菜。长菜长菜,长财长财。好兆头,懂不懂?”王娟边说边找来托盘摆放了四盘长菜,不放心的说道,“远远走慢点,小心摔了啊!”

“不会摔的。”双手护着托盘端出厨房,孙致远人小走的也不快。不过他每走到一桌,自会有人起身把菜端上桌,倒也省了诸多麻烦。

“还坐着?帮忙去!”见吴家那边连小孩子都在帮忙做事,叔爷爷不高兴了。胡子一翘,指挥起了自家的小辈。

被命令的几人尴尬的笑了笑,连忙起身走向了厨房。她们一早也有想过帮忙的,这不是厨房早就被吴家人霸占了吗?再说她们跟吴媚儿没说过几句话,吴媚儿说不需要帮忙,她们正好乐得等着吃。以往叔爷爷都不会管这事的,哪知今日就训起人来了......

江英子最终还是被于彩花骂的没了声。她心里确实有怨恨,但也知道这事归根到底不能怪于彩花。要不是齐秀秀那个女人从中生事,黄胜利哪里会铁了心跟她离婚?她早晚不会放过齐秀秀,这事都给她等着瞧!

于彩花骂也骂了,哭也哭了。不想被众人笑话,也就沉默了下来。拉过黄大妹和黄小妹,剥开糖纸哄着受了惊的两姐妹。

吴媚儿本来还以为于彩花肯定闹完了就走,决计不会留下来吃饭。没想到于彩花稳稳当当的坐着没有挪动屁股。还有张香翠,不知怎的也还是留在了那一桌。半年下来,好像每个人都变了?

在于彩花和江英子吵起来的时候,李悦便转身溜走了。这种吵架已经算是家常便饭,听都听烦了。眼尖的发现吴安邦在端菜,连忙也跟了过去。她就知道今天肯定能见到吴安邦,她有好多好多话想跟吴安邦说呢!

“小表哥,小巫婆来了。”瞧着李悦兴匆匆的走过来,孙致远小小声的提醒道。

“别理她的,端菜。”对李悦,吴安邦已经彻底无语。明明不是读书的料,偏要浪费钱进了学校。从不刻苦学习,偏生就惦记着谈恋爱。但凡下课放学,定要寻时间找来他们班上探头探脑。流言蜚语早就蔓延,连老师都被惊动。李悦的种种行为都触犯了吴安邦的底线,全然无法容忍。

“哦。”小表哥上了高中还被叫家长的事,孙致远是知道的。当然,被叫去学校的不是吴勇和王娟。没有吴媚儿帮忙抵挡,这次换了吴青前去跟老师解释。

针对李悦这事,吴青的态度特别的干脆利落。当着吴安邦的面,冲着吴安邦的班主任指天发誓:一切都是李悦那闺女单方面的想法。并希望学校认真处理这事,绝对不能影响吴安邦的学习。

听完吴青的话,吴安邦的班主任连连点头。一再保证不会准许李悦影响吴安邦,并非常严肃的找了李悦的班主任商谈此事。

跟初中不同的是,上了高中的李悦不再畏畏缩缩的不敢承认。反而大大方方的跟两位班主任说,她上高中就是为了吴安邦。李悦说,她喜欢吴安邦的事,家里都知道,也很支持。她还说,她知道吴安邦爱学习,也保证不会影响吴安邦学习......

在跟于彩花面对面却商谈无果之后,两位班主任一致提出将李悦劝退。然而于彩花着实强悍,直接闯进校长办公室大吵大闹了一通。于彩花甚至扬言,谁若是敢不准她闺女上学,她就一根绳子吊死在校长办公室!

有了于彩花的以命威胁,学校郑重的找了吴安邦谈话。在确定不会影响吴安邦的学习之后,不得不放任了李悦的存在。与此同时,学校免除了吴安邦高二高三的学杂费、书本费及种种的费用。目的只有一个:务必确保吴安邦全身心的投入学习。

学校的这些事,除了吴安邦,吴青和吴媚儿都知道。在跟吴安邦深思熟虑的认真探讨过后,她们都妥协了。如果说这是安邦必须经历的磨难,她们希望安邦能闯过去。

“吴安邦,我帮你。”满脸羞涩的走到吴安邦身边,李悦伸手想要去接吴安邦的托盘。

“帮忙把菜端到桌上吧!”李悦的执着,吴安邦已经彻彻底底的见识过。或许李悦认定了她早晚会让吴安邦感动,却没有想过她的这些行为早就过了界。物极必反,是早晚的事。

“好!”受宠若惊的将吴安邦托盘里的菜一盘盘摆放到桌上,李悦的心跳快的好似下一刻就要蹦出来。

目不斜视的看着托盘里的菜一盘盘减少,吴安邦根本不曾施舍一个眼神给李悦。当明着无法拒绝,那么就尽量避开冲突吧!总有一天,李悦会追不上他的步伐,总有一天!

“小姑,你看。”吴媚儿这次回来还没找到机会跟吴安邦谈李悦的事。今天突然见吴安邦跟李悦和平共处,着实惊诧了。

“呵呵......安邦总算是学会了隐忍。”安邦太倔太直,性子又傲,这些秉性日后都免不了的会得罪人。吴青却是很乐意见到吴安邦改变的。李悦就是吴安邦人生中必须经历的一个坎。过了这个坎,安邦会成长很多。

听着吴青的话,吴媚儿顿了顿,随即笑了。确实她和安邦在很多方面都特别的相像。他们都需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真正学会圆滑,才能赢得更好的生活。她希望安邦能走出来,也相信安邦会有光明美好的前途。

这一天的请客,最终还是没有出太大的乱子。当吃完晚饭送走所有的客人,吴媚儿累得浑身瘫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媳妇,洗脚。”烧好热水端来盆,李硕亲手为吴媚儿脱了鞋袜,帮吴媚儿洗起脚来。

“唔......舒服......”半眯起眼睛享受着李硕的服侍,吴媚儿的心里暖暖的。只要李硕在身边,好像再累也会马上变得不再感觉得到疲劳......

慢慢的为吴媚儿捏着脚,李硕一脸的认真,没有半点的懈怠。

门外大餐了一天的大黑和小呆叫唤两声之后,一前一后飞奔至后门。彼时的大呆正埋头独属于它的一大盆肉骨头,啃的有滋有味。

“大呆好像来了呢!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吴媚儿特地为大呆留了一大盆好吃的放在后门,她相信那么聪明的大呆肯定会懂得她的用意。

“媳妇累了,先睡。明天再见大呆。”见吴媚儿累得手都要抬不动,李硕心疼的说道。今天来的人实在太多,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期,无怪乎媳妇被累着。

“嗯。那你明天记得帮我去找大呆。”最近的天越来越冷了,大呆也不是每天都下山。吴媚儿顺从的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说道。

“嗯,睡吧!”拉过被子为媳妇盖好,李硕轻轻拍拍吴媚儿,好似哄孩子入睡般的轻柔。

除夕那天,李硕和吴媚儿去了叔爷爷家。半路碰上愁眉苦脸的李大海,两人皆是目视正前方,装作了没看见。

只是事情真到了眼前,他们躲也是躲不开的。李大海不是偶然跟他们碰上,而是专程来等他们的。

“爸,大过年的,咱们还是不要说些不开心的事了吧!”一听李大海开口,吴媚儿直接截断了话题,指着叔爷爷的屋子说道,“叔爷爷还等着在,我跟李硕先过去了。”

“大硕!爸记得去年的这一天,你还给了爸一千元。”找李硕要赡养费,李大海底气十足。然而他想要的数目,并不只有一千元而已。于是,在理直气壮的嚷出这句话后,李大海又降低了音调,“爸知道你们今年赚了钱......”

“爸,我不知道为何您非要认定了我跟李硕赚了钱。您亲眼瞧见我跟李硕提了一大包钱还是怎么的?李硕会给您养老费的,晚点我跟李硕给您送过去成吗?”实在听不下去的吴媚儿握着李硕的手,语气冷淡了下来。除夕要钱,李大海是故意不想让她和李硕过个舒心的年?

“不......不用。我去你们那拿。”生怕让他们送钱过去会引来其他麻烦,李大海不自在的搓搓手,面上尽是尴尬和局促,“那什么,大硕,你今年能多给爸一点吗?”

李硕没有接话,直接拽着吴媚儿越过了李大海。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李大海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李硕眼底满满的嘲弄。

霎那间的功夫,李大海整个人僵住。哆嗦着嘴唇想要解释,却最终没能说出别的话来。得福要娶媳妇,李悦要上学,还有英子母女三人要吃饭,他们的日子是真的越来越艰难了......

除夕饭桌上,叔爷爷破天荒的催起了李硕和吴媚儿尽快要个孩子。两人结婚一年多了,怎么还是没有动静?吴媚儿娘家的大嫂连儿子都抱上了呢......

李硕还好,只是默默点点头,算是应下了这话。而吴媚儿,则是面色白了白,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早在年初她和李硕去县城开第一家超市的时候,小姑就提过这事。她也不是不急,只是......不知怎么回事,她的肚子就是始终没有征兆。莫名的,吴媚儿心里升起一股不安。这种不安,是不敢跟李硕提及的......

傍晚的时候,李大海如约来了老宅。李硕一言不发的递过去了两千元。李大海张张嘴,还没出声就被小呆扑了个正着。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飞快的跑了出去。两千元,再贴补一千,就够得福娶媳妇了。

李大海来的时候,吴媚儿在屋子里看书。李大海走了之后,吴媚儿还是在屋子里看书。

“媳妇,你不高兴?”蹲在吴媚儿面前,李硕询问的语气里带着毋庸置疑的肯定。

“嗯?没有啊!”僵硬的扯扯嘴角,吴媚儿脸上的笑容着实堪称勉强。她想不通自己的肚子为何还没有动静,总觉得好像是冥冥之中的某种注定和惩罚。她不敢往深处想,生怕事情真的跟她胡思乱想的那般透着诡异。

深深的恐惧袭上心头,吴媚儿唯恐,这便是她即将面对的命运。

“媳妇,你的书一直看的都是这一页。”他出去之前是没翻动过,他进来之后依然没有翻动。而且媳妇的脸色不对劲,眼神明显是空洞的。一看便知道,媳妇根本不是在看书。

“大过年的,有点看不进去嘛!”吴媚儿敷衍的笑笑,连她自己都无法被这个理由说服。

“媳妇。”李硕不再多说,只是抽出吴媚儿手中的书,定定的看着吴媚儿。

被李硕目不转睛的盯着,吴媚儿很想故作若无其事,却发现真的好难。瞒不过李硕更瞒不了自己的心,她除了面对,好像别无出路。

无力的垮下肩膀,吴媚儿一脸疲惫的靠在李硕的怀里,语调虚弱的问道:“李硕,你说我是不是不能生啊?”

吴媚儿的问题太过具有震撼力,直接将李硕震住了。不能......生?生什么?孩子吗?怎么可能?媳妇为什么不能生?

“李硕,我的肚子都一直没有动静,我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吴媚儿带着哭腔的嗓音骤然响起,唤回了李硕的心神。

“不会!”李硕斩钉截铁的回答,带着极大的穿透力,射进吴媚儿的心。紧紧的抱住媳妇,李硕的神情前所未有的坚定,是安抚,更是宣誓。

“可是我都一直没有怀孕,大嫂的儿子都已经生下来了......”些许委屈的,吴媚儿的声音含着无助和迷茫。是真的没有问题吗?

“我们不急。”是啊,不急。在李硕的心中,生孩子从来都不是最首要的问题。他娶媳妇不是单单只为了生孩子,他更想要的是媳妇与他共同经营的这个家。媳妇现在还是学生,还有三年多的学要上。就算生了孩子,媳妇也会无暇□,会很辛苦。

李硕无法接受生了孩子却并不全心全意的去养。他从不期望李大海和于彩花能帮他带孩子,即便他们主动提及,李硕也放不下心。而吴勇和王娟那边,有了张香翠这个大嫂在,李硕是刻意的避讳的。

舅舅许林和舅妈林雪确实可以帮忙,但情理上说不过去。是以李硕最期待的计划是,待到媳妇上完大学,待到他和媳妇都能腾出精力和时间,再共同抚养两个人的孩子。他和媳妇的宝宝,李硕希望他能手把手的亲自带......

“话不能这样说啊!急不急是一回事,生不能生......”吴媚儿咬了咬下唇,怎么也说不出她不能生的话。这是一个女人最受不了的打击,残忍而现实的剥夺走本该属于一个家庭的幸福和笑容。

“媳妇能生!”这是李硕坚信的认可。退一万步讲,哪怕媳妇真的不能生,又能怎样?他和媳妇可以去领养,总有其他法子的。

“真的?”明知道这样要求李硕的保证很不讲理,吴媚儿还是不敢相信的跟李硕确定道。就好像只要李硕说了,就一定会是事实。

“嗯!”温柔的顺着媳妇的发丝,李硕坚毅的面容不见丝毫的犹豫和挣扎,坚守着他的信念。

听到李硕的保证,吴媚儿勾起嘴角,心里突然就踏实了。只要李硕相信她,她就一定不会让李硕失望,一定不会!

大年初二,李硕和吴媚儿又一次的提着大包小包回了娘家。仍然没有赶早,而是选择了邻近中午时分才抵达。如今的吴家,已经是张香翠出面招待。见到吴媚儿回来,张香翠的脸上带着丝丝不甚明显的炫耀,但也不失热情的将人迎进了门。

吴媚儿和李硕到的时候,王娟正在厨房做饭。听着声音走出来,擦着手就把吴媚儿拉进了厨房。顺带,也将李硕赶去了堂屋跟吴勇说话。

“妈,就我跟李硕,你还一大桌子的菜啊!”打量着厨房灶台上的菜,吴媚儿笑道。

“闺女回门,肯定少不了的!”王娟一边忙活一边抬眼看了看外面,压低了声音,“你大嫂待会跟你大哥抱着孩子回娘家吃,就剩我跟你爸还有安邦在家陪你们。”

“嗯,应该的。”她回娘家,张香翠当然也要回娘家。方才走进来的时候看到张香翠在,吴媚儿心里还诧异着呢!她故意拖晚了回来,居然还是撞见了。搞了半天,张香翠这是守在家里等她在啊!

“妈,我回娘家了啊!”就在这时,张香翠抱着孩子站在了厨房门口。跟王娟打完招呼,又笑着挽留起了吴媚儿,“媚儿,你跟李硕留下来吃晚饭吧!我跟你大哥下午就回来。”

张香翠的娘家就在吴家村,随时可以去,随时都能回来。这会过去不怕晚,下午回来也方便。只不过,吴媚儿倒是不怎么想留下来讨人嫌:“不用了,我跟李硕下午就回去。”

“做什么这么急啊?你跟李硕回去也是两个人,就留下来吃晚饭吧!吃完晚饭让你大哥开车送你们回去,免得还要走路。”极为难得的,张香翠似乎真心在留吴媚儿吃饭。

“媚儿,你大嫂说的对。你跟李硕好不容易来回来一趟,吃了晚饭再回去。”王娟一锤定音,也不管张香翠到底是否真心,打定了主意留吴媚儿和李硕吃晚饭。

“那......行吧,我待会问问李硕。”看着笑眯眯的张香翠,吴媚儿也没给个准话,把李硕搬了出来当挡箭牌。

“干嘛待会问啊?就现在问!也给我和你大哥一个准信。”张香翠说着就走出了厨房,拐进堂屋对着李硕说道,“李硕,我跟媚儿说过了,你跟媚儿留下来吃晚饭啊!”

没有立刻接腔,李硕抬头望向跟在张香翠身后的吴媚儿。留不留下来吃饭,媳妇做主。

“李硕,大嫂和大哥中午要去张家吃饭。说是下午回来,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简短的给出张香翠的理由,吴媚儿径自问道,“你怎么说?”

“姐、姐夫,就留下来呗!你们过了正月十五就又要去b市,再回来都要暑假了。”不等李硕回答,坐在一旁的吴安邦跟着说道。

“媚儿,硕,都留下!吃了晚饭再回去。”吴勇发了话,便是定下来了。

“媚儿,你看一家子都希望你们留下来,就别再推搪了啊!大嫂时间来不及了,先跟你大哥走了。下午回来再聊!”张香翠说完便喊着吴安国往外走。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吴媚儿才发现,张香翠让吴安国手里提着的,正是她和李硕提过来的东西。有那么一瞬间,吴媚儿差点讥讽出声。

农户人家过年送礼,这样来回运转的确实不少。不过大家的用意都是好的,不存在任何的隔阂。比如家里罐头多了,提两瓶给旁的亲戚家小孩吃。又比如家里没人吸烟,正好拿去送给吸烟的亲戚......

但是现下不一样。她提回来的可都是孝敬她爸妈的,轮不到张香翠往张家提吧?张香翠要向张家爸妈显孝心,难得不该自己准备吗?

一想到她特地买给爸妈的营养品就这样白白便宜了别人,吴媚儿憋屈不已,当场冷了脸。

“姐,也不是头一回了,别气。”吴安邦不知何时站在了吴媚儿的身边,语气平静的说道。

“谁准许她这样做的?不觉得太过分了吗?”张家爸妈是人,她爸妈就不需要吃喝了?吴媚儿咬咬牙,气的浑身直哆嗦。哪怕是李大海和于彩花,她也照样买了营养品送了过去。一年就这么一回,她不至于小气的任人拿着话柄嚼舌根子。

可张香翠这算怎么回事?吴媚儿可不认为,她爸妈平日里会亏待张香翠。要她妈真是个胡搅蛮缠的,张香翠敢如此明目张胆吗?偏向娘家没错,但要有个度!

“她才不会觉得过分!她就觉得生了个儿子就鸡犬升天,成为了咱们吴家的大功臣。反正爸妈都由着她,大哥也不说她。就算这会不让她拿,晚些时候她照样会开口找爸妈要。”农村里最为普遍的现象,偏生吴安邦不喜欢这种感觉。其实这也是吴安邦为什么喜欢会读书的女孩子的其中一个原因。有文化,至少有思想,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同化。

吴媚儿便不吭声了。本该其乐融融的一顿中饭,不知怎地就吃的特别难受。看着吴勇和王娟的笑脸,她很想问为什么,可又问不出口。她心里比谁都清楚,不管她和吴安邦做何感受,吴勇和王娟是真的不觉得委屈,并且认为张香翠的那些举动都是理所当然的。

半下午的时候,吴媚儿借口身体不舒服,拉着李硕离开了吴家村。哪怕她这种行为不妥当,哪怕张香翠回来或许会觉得她这个小姑子故意矫情......吴媚儿都无所谓了。

“媳妇。”任由吴媚儿拉着往前走,李硕顿了顿还是安抚道,“不生气。”

“能不生气吗?我的一片心意,就这样被她给借花献佛了?李硕我跟你说,我原本还打算给我妈留点钱的。瞧见这情况,我才不管了呢!打今天开始,除了安邦上学要用的学费,谁也甭想我当冤大头!”没看见也就算了,真正瞄见了这种情况,吴媚儿哪里肯继续这样下去?

张香翠想要让孝顺女儿,就让她当去好了。以后都别指望能从吴媚儿这里讨得便宜!

“安邦上高中的学费已经全免了。”而且功劳还都在李悦身上。这事实在令人啼笑皆非。

“没错!安邦上高中也不需要花钱了。哼,那正好!以后再去吴家,我就全买小孩子的衣服玩具。我看张香翠怎么往她娘家送!”吴媚儿敢打赌,真要是小孩子的东西,即便吴勇和王娟不说话,张香翠自己也不会乐意往外拿的!

“嗯,好主意。”确实是好主意,媳妇真聪明!老人家的东西,或许大家都不会那么看重。但如若是小孩子的东西,当家长的肯定都会特别的在意。摸摸吴媚儿的头,李硕发自内心的夸赞道。

“那是!你媳妇出的主意,能不好吗?”被李硕毫不吝啬的夸奖消退了些许怒意,吴媚儿一脸骄傲的笑道。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57章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