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悬疑小说 > 重生之军嫂从良路
上一章 第56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58章

第57章

作者:云一一 更新时间:2016-01-23 19:03:28

“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怪不得安邦不愿意回家,都是被她给折腾的!”心里知道是一回事,真正碰上却又是另外一种感觉。吴媚儿恶狠狠的说道。

“安邦要上学,不会跟她相处太久。”张香翠计较的无外乎是钱,等到吴安邦考进大学自食其力,所有的矛盾都会迎刃而解。在这一点上,李硕反倒没有太过在意。

“哼!就怕等到安邦日后有本事了,她又会找安邦翻旧账。”挟恩求报,在现实中并不少见。吴媚儿不相信张香翠的人品,少不了的怀疑。

“那就报答好了。”欠了恩,理所应当的报答。哪怕张香翠的要求站不住脚,偿还给吴安国,也说的过去。

“要是安邦真有本事了,是该记得报答家里这么些年的栽培。可是被张香翠逼着索要回报......想想就不舒服。原本好好的一家子,就这样变了味......”吴媚儿最受不了的是张香翠的出发点和态度。很多事大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没必要摊开来说。如果张香翠坚持这样,即便是施恩,也不会有人甘心领情。

“找个机会跟大哥说说。”吴安国才是吴家人。如果说吴安国的立场坚定,张香翠的那些小心思,不会真正伤了彼此的感情。而若是连吴安国都被张香翠的思维同化,李硕可以预料届时的场面将会如何的僵硬。

“这事我才不去说呢!自讨没趣,还会被人讨厌。让我妈去跟我爸说!张香翠再厉害,我大哥也不敢忤逆我爸!”话到这一步,便算是暂且定下来了。李硕没再多说,吴媚儿也止住了话头。此等闹心的事,说完便过去了。

跟许玲玲确定过后,吴青另外拿了四套衣服送回了吴家村。这一次,张香翠还没开口,吴青就冷笑出声:“媚儿自掏腰包重新买回来的,可别再被人抢了去才是!”

“小姑,你说话能不带刺吗?我说什么了吗?我什么都没说吧!”吴青话音刚落,张香翠就沉下了脸。

“哟,我这又没指名道姓,你做什么非要往上凑?敢情心里有这想法的是你啊?行了,闺女孝顺爹妈的东西,做嫂子的还是一边看着吧!最好啊,还能多学学,免得别人说闲话。”张香翠对娘家好,吴青没什么意见。她自己也是嫁出去的女儿,媚儿还不照样往吴家搬东西?吴青看不惯的是张香翠煞费苦心的算计吴家的东西往张家送!有能耐拿自己的钱孝敬娘家,自己打自己脸的事还是少做为好。

“你......”碰上吴青,张香翠基本上次次都被堵的哑口无言,今天亦是不例外。愤愤的一甩袖子,跑到王娟面前抢过孩子就回了自己的屋。当然,门是拍的哐当一声巨响的。

王娟正逗弄着孙子听吴青训张香翠呢,哪想到张香翠忽然就冲了过来。没提防被抢走了孩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啐了一口在地上,拉着吴青进了堂屋:“她小姑,安邦的衣服没给送过来?”

“安邦的衣服留在县城了。反正送回来安邦也穿不上,我就先帮忙收着了。”对王娟这个嫂子,吴青之前就很有想法。要不是王娟当初那么坚持,媚儿上大学的事不会白白给耽误了一年。

还有媚儿嫁人也是,吴青总是免不了的感慨吴媚儿的婚姻太过草率。好在李硕人还不错,知晓上进又体贴疼人,不然媚儿的一辈子就这样生生毁了。

只不过现下看着吴家的状况,吴青轻叹一口气,再度的不满也都消了去。拿媚儿的彩礼钱换来的儿媳妇,居然是这么个德行。也算是因果报应,谁也挡不住的吧?

“唉,我也是后悔啊,没想到就招回来这么个儿媳妇。要不是她为咱们吴家添了金孙,我还真想跟她斗上一斗。算了算了,看在孙子的份上,我就忍了。”每个人的心里都或多或少的有所偏倚。在王娟的心中,闺女比不过儿子,儿子又不及孙子。数来数去,还是孙子为大。

并不意外王娟会这样回答,吴青眼神一闪,亦不再多说。相较之下,她毕竟还是外人,呆了一会就起身告辞了。

吴媚儿和李硕引进的品牌在县城的反响很好。一经推出,很快就吸引了顾客的眼球。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品牌都成为了县城的潮流。而吴媚儿和李硕,更是因为这个加盟大赚了一笔。

临近过年的时候,吴媚儿和李硕从b市归来。两人大包小包带了不少吃食,都是将要送人的特产。一番折腾下,该送的礼、该表的情,都尽数顺利完成。

也正是因着吴媚儿和李硕的会做人,李家对他们两人的态度前所未有的热情起来。这次两人回来,叔爷爷召集了一众李家人开了个小会,并特地选在了这一天杀猪。

虽然叔爷爷说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个饭,但是所有人都明白,叔爷爷这是在为李硕和吴媚儿撑场面。简而言之,李硕这个李家人得了叔爷爷的重视,以后谁都不能慢怠!

为了迎接李硕和吴媚儿的回来,叔爷爷更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发了话:今年的除夕,要接李硕和吴媚儿来他家吃年饭。

要是搁在以往,或许会有人提出质疑,说几句酸话。然而现下叔爷爷的气势太过坚决,连李大海和于彩花都闷不吭声的默认了,其他人当然是笑哈哈的附和着将此事揭了过去。

“李硕,你说叔爷爷这是想干啥?”总觉得叔爷爷最后那句话颇具深意,吴媚儿想了老半天都没能想出所以然。去叔爷爷家吃年饭?这不是打李大海这个亲爸的脸吗?叔爷爷一向不怎么维护李硕的,今天貌似生出了异常?

“不知道。”李硕确实不知道叔爷爷意欲何为。以前叔爷爷待他不见任何亲昵,跟平常的小辈并无区别,有时甚至比不上李得福和李悦所受到的待遇。叔爷爷对他的态度改变,好像是从媳妇接连被三堂会审之后?

“该不是因为咱们送回来的几套衣服吧?”吴媚儿当时请吴青送几套去叔爷爷家,只是想着许林一家就在沙河村,做的太明显会遭人闲话。不过好像叔爷爷挺高兴的?

“于彩花也没反对。”相对叔爷爷的态度,李硕更诧异的是于彩花今天的表现。没有了以往的鄙视怒骂,怎么看都透着股诡异。

“她?哪里分得出心思来管我们?江英子的事闹了这么久还没消停呢!”吴媚儿也是方才无意间听说的,江英子离婚了。江英子生的两个女儿,黄胜利一个也没要,全都给送来了沙河村。吴媚儿只觉得这事挺令人无语的,闹到最后好像全都是江英子的错,真是......

“嗯?”男人之间没谁会多嘴的提这事,所以李硕是不知情的。听吴媚儿这么一说,诧异的望了过来。

“江英子离婚了,带着两个闺女如今就住在于彩花家里。就是你之前的屋子,腾出来给她们了。今天是叔爷爷家里请吃饭,江英子毕竟不是李家人,于彩花觉得带着她出来不光彩,所以咱们才没见到江英子母女三人。我听她们说,好像江家不肯管这事,江英子打小又是跟着于彩花的,没处可去就窝在了李家。”照理说,离了婚这事就算了结了。不过江英子不甘心、于彩花更是不乐意,所以后续一直不曾消停过。

李硕跟江英子毫无感情,也不是很在意江英子到底发生了何事。他只是没想到,离开沙河村前这事在闹,隔了近半年还在闹。有的时候,他不得不佩服于彩花的闹腾功夫。小事闹大,大事闹绝,恐怕这段日子谁都没能过得舒坦。

吴媚儿对江英子的事也没啥兴趣。要不是方才大家伙热热闹闹的说的激烈,她也不会留心听着。大致告诉李硕后,两人便朝着舅舅许林家走了过去。

“李硕,吴媚儿,你们先等等。”于彩花是小跑着追上来的。也不等李硕和吴媚儿说话,就好声好气的央求起来,“那什么,妈求你们一件事行不?”

求?李硕和吴媚儿对视一眼,皆是提高了警惕。以于彩花的言行,他们实在担不起“求”这个字。

“是这样。你们刚回来,恐怕不知道你们大姐的事。”于彩花跟黄家争锋相对了半年,几乎耗尽了所有的精力。最终还是没能帮江英子挽回黄胜利,反而促成了江英子的婚姻急剧走向毁灭。

因为离婚,江英子对她有怨;因为被赶出黄家,江英子的两个女儿对她有怨;因为不得不收留江英子母女三人,李大海、李得福连带李悦都对她有怨......里外不是人的于彩花受了很大的打击,一夜之间仿若老了数十岁,心态也再不复曾经的咄咄逼人。

大姐?江英子吗?李硕没有接话,吴媚儿的视线移向了别处。这个亲戚,他们两人都没打算认。

“你们大姐苦啊......男人在外头胡混,最后还抛弃了她们母女。这都是杀千刀的人才能做出来的混账事啊......妈知道以前对你们的态度不好,也伤了你们的心。妈就希望你们能大人不计小人过,帮你们大姐一回行吗?”吴青送过来了四套衣服,于彩花那套还没穿上就被江英子要了去。于彩花肉痛不已,可也忍了。

后来于彩花听说县城有了这个牌子,特地咬牙去买了一套。买回来之后才知道这衣服确实是好的,李硕和吴媚儿是有心的。

想着李硕和吴媚儿的日子越过越好,在县城又赚了不少钱,连许玲玲都弄去了商场的超市收银......于彩花的心思免不了就活络了起来。她现在要求也不多了,就希望能帮江英子母女三人找个落脚地,尽早把她们给送走。

于彩花知道,不把江英子三人送走,他们这个家早晚会过不下去。得福娶媳妇的事被拖了下来,李悦吵着闹着还是追着吴安邦的脚步上了高中......他们家的负担也重啊......

李硕移开了视线,吴媚儿低下了头。果然,只要被于彩花叫住,肯定就没好事。

“妈求求你们成不?你们就是不看在妈的份上,想想你们爸!为着你们爸能过上几天安生日子,你们就发发善心,帮帮你们大姐行吗?妈......妈给你们跪下......”于彩花是真的被逼无奈了。整日沐浴在丈夫和子女的指责眼神中,她上黄家闹过,也跟自家人吵过,可......可没有一个人体谅她的苦心。

于彩花跟他们下跪?李硕和吴媚儿想也未想过的事。只不过两人还没反应过来,于彩花真的就这样跪在了地上。

冬日里的沙河村,今年只下过一场雪。走家串户的乡亲不少,撞见这么一幕的更是大有人在。当即有人惊呼一声,嘈杂的脚步声随即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李硕面无表情的脸上显出冷意,吴媚儿则是直接俯下/身子,弯腰想要把于彩花拉起来。这可是在外面,那么多双眼睛盯着,闹开了谁的面上都难看。

“媚儿,妈求求你了!你就帮帮忙,救救咱家英子吧!英子没有过错,她没有干任何丧尽天良的事,她才是最委屈的那个人啊......”当妈的亲眼看见自己的女儿遭了丈夫背叛还被赶出门,于彩花的心里难受的紧。更不必说走到这一步,她中间亦出了不少力,闹了不少的难堪。

“后妈,这事容后再说,您先起来,这么多乡亲看着在呢......”吴媚儿确实不喜欢于彩花,可也不会觉得受了于彩花的下跪就多么的得意洋洋。反之,她觉得挺丢人的。就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被人下跪求助,她千百个不想应下,心底生出的尽是厌烦。

“不!我不起来!媚儿你要是不答应帮英子,妈是死活都不会起来的!”好不容易才把李硕和吴媚儿盼回来了,于彩花怎肯放弃这样的大好机会?只要李硕和吴媚儿肯出手相助,英子母女三人就有着落了......

“于彩花,你......”闻讯赶来的李大海被于彩花下跪这个场景吓住,想要斥责却又骂不出口。他知道于彩花是为着江英子母女才这样做的。事到如今,于彩花也是被逼的活不下去了啊......

“大硕,你看你妈都给你跪下了。之前那些不开心的事,咱们过去也就过去了。爸知道之前你受了很多委屈,爸妈对你也不够好。今天当着这么多乡亲的面,爸妈跟你道个歉,你就别再跟爸妈怄气了。这事咱们一笔揭过,都不要提了。成不?”如若李大海最后不加上“成不”这两个字,吴媚儿真的要以为李大海这是命令李硕答应了。

这种场合之下,李硕能怎样说?当着所有人的面,不原谅李大海和于彩花?吴媚儿撇撇嘴,拉着于彩花的手加大了力度:“李硕,搭把手,先把后妈扶起来。”

不管怎么样,得先把于彩花给拉起来。再这样任由于彩花跪在地上,她和李硕有理也会变得无理。

李硕怔愣了片刻,终是在吴媚儿的注视下弯下腰,伸出了手。

便是在这个时候,于彩花的背后忽然惊出一声“嗷”的狼嚎。

“啊!”被小呆的唤声吓着,于彩花犹如屁股后面着了火,尖叫着站起身往李大海身后躲了过去。

小呆的出现毫无预兆,连吴媚儿和李硕都给吓了一跳。待发现是小呆,两人皆是忍不住心下一阵好笑。

因着小呆自幼便跟着大黑养在沙河村,大家伙慢慢的也都习惯了这么个小家伙的存在。虽说小呆的叫声跟狼嚎似的,这些半夜听惯了山上狼叫的村民们也都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只要小呆不咬人,大家都是很宽容的。

不过这一刻小呆的出现,着实让反应过来的不少人忍不住笑出了声。于彩花的反应太搞笑了,夸张的好像真的被狼追似的,哈哈哈哈......

“汪汪!”跟在小呆身后出现的大黑身姿矫健的蹿了过来。它和小呆本来在山上玩,却被大呆呲牙咧嘴的赶了回来。没想到原来是李硕和吴媚儿回来了,顿时兴奋不已的连连叫唤。

有了大黑的吠声,小呆的那声狼嚎瞬间变得更加的不起眼。之前的气氛被打破,李硕和吴媚儿更是因此寻到了脱身之策。

“大黑,小呆!”双手抱着长大了不少的小呆,吴媚儿笑的尤为真心。当初就很想把它们都带走的,只可惜大呆没办法离开山上......

拍拍大黑的头,李硕眼中的冷色跟着消散,隐隐现出暖意。他和媳妇会在沙河村过年,能跟大黑它们相处近一个月。

确定了是吴媚儿家里养的小崽子,于彩花长舒一口气,想要骂又骂不出口。一番心理建设后,挤出笑容慢慢凑了过来:“李硕,媚儿,你们大姐的事......”

“后妈,你也知道,我现下在b市上学,李硕在建筑工地上帮人干活。我们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屋子,就一张床,连个像样的衣柜都没有。你若是想要大姐跟我们去b市,恐怕......”帮忙?怎么帮?江英子母女三人的人生,由她和李硕来承担?吴媚儿皱着眉头,一脸的为难。

“啊?”没想到李硕和吴媚儿在b市过得那么艰难,而且李硕居然在工地上干活?搬砖、提水泥?那可不是人干的活!被吴媚儿这一说,于彩花傻住了。

“大硕,你们在县城不是买了一个院子吗?我瞧着挺大的。反正你跟你媳妇也不住,就先给你大姐她们母女三人住吧!”李大海亲眼瞧过李硕在县城的院子,挺大的,干净宽敞,肯定够江英子母女三人住。

吴媚儿的心里生出一股无法忽视的怒气。听闻李硕在b市过得不好,李大海不该关心一下吗?工地上干活,难道不辛苦?李大海居然就这样好像什么也没听见般,若无其事的跟李硕讨要起了他们在县城的院子?

吴媚儿忽然就想起了林雪当时跟她提及的那些陈年往事。林雪说过,在李家,李硕的地位是比不过江英子的。不只是于彩花,就连李大海,也更为疼爱江英子。吴媚儿曾经一度没办法想象那是何等的场面。如今,却是亲眼见证了。

“爸,您是不是搞错了?什么院子?我跟李硕在县城买了院子?没有的事啦!那个院子是我小姑父认识的朋友的,我跟李硕就是借住一段时间。您也知道,我跟李硕刚在县城的时候,都是租房,过的可苦了......”吴媚儿有钱、有房子!但她绝对不会让出来给不值得的人住!

“什么?借住?大硕,你跟爸说实话,真的只是借住?爸第一次上你那的时候,你可是亲口跟爸说,那是你买的房子!爸记得清清楚楚,你那时候还跟爸说,你的钱全都拿去买房子了!再说了,要不是你们的房子,爸怎么看见吴安邦还在那里住?”想着李硕和吴媚儿已经不在县城,李大海就特意过去看了看李硕和吴媚儿的院子是如何处理的。一开始没瞧见有人住,后面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挑着周末的时间过去,就撞见了吴安邦在那里住。

“爸,瞧您这话说的!难不成李硕和我还能骗您不成?那院子确实是别人的。我跟李硕起心想买,钱都给了,哪想到后面出了点状况。我跟李硕开的超市不是赔钱了吗?我们也不敢回来管您要钱,估摸着也要不到。就只好找那位房主把钱拿回来了。这念头,赚钱不容易啊!哪可能事事都顺心?唉,说来说去,还是我跟李硕没本事,到手的院子又不是咱们的了......”院子不是他们的,谁爱住都跟他们无关,他们也管不着。反正吴媚儿是不可能让江英子母女三人住进去的,大不了找原先的房主来走个过场。

“媚儿,你是不是还生爸妈的气啊?没听说你们的超市赔钱啊!你要是不乐意让你们大姐住进你们的院子,帮忙在县城给找个出租屋也行。”于彩花才不相信吴媚儿的说辞。李硕都把话说穿帮了,吴媚儿却巧言善辩的在这里圆谎?真是可笑!

听着于彩花带着讨好又夹带着肯定的语气,吴媚儿无奈的摇摇头,情绪低落了下来:“后妈,您这是存了心的逼死我跟李硕吗?我们自己在b市都过得那么艰难,手头明明一分多余的钱都没有,却还是想着买几套拿得出手的衣服给家里寄回来......”

于彩花脸上的笑容僵住,就如生吞了一个鸡蛋,张大了嘴好半天没找到反驳的话。

“这是闹什么呢?”叔爷爷赶过来的时候,正好听见吴媚儿说的最后两句话。提到吴媚儿寄回来的衣服,叔爷爷还是很满意的。小辈出了门还记得他这位老人家,再硬的心也软了下来。

“叔爷爷,爸妈的意思是,让我跟李硕出钱,为大姐在县城找个落脚地。”江英子可不是李家人,吴媚儿敢打包票,叔爷爷绝对会站在他们这一边。

“混账!脑子都浆糊了?大硕和他媳妇手里哪来的闲钱?上学不花钱?在大城市里生活不花钱?谁再敢对大硕和他媳妇说这样的糊涂话,过来跟老爷子讲理!”叔爷爷双手背在身后,显然也是被李大海和于彩花的行为给气急了。当着一众人的面表了态,斥责的意味尽显。

吴媚儿便不说话了,悄悄的拉了拉李硕的手。在李大海出现之后,李硕的情绪很明显的转为消沉。即便他什么也没说,吴媚儿还是能感觉到,李硕受伤了。

“叔爷爷,我们先回去了。”李硕的语气很冷很硬,没有半点软化的迹象。偏生在场谁也说不得他半句的不是。江英子跟李硕是什么关系?江英子和李大海又是什么关系?李大海和李硕,才是真真正正的血脉父子啊!

在叔爷爷的首肯下,李硕和吴媚儿带着大黑和小呆离开了。没有继续之前的打算去许林家,而是转了方向回了老宅。很多事哪怕发生过无数次,伤害依然存在。只是这种伤痕,注定会越来越淡......

回到老宅,关上房门,李硕紧紧的将吴媚儿抱住。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将头埋进吴媚儿的颈窝。

“李硕,我在,我一直都会在。”双手回抱住李硕,吴媚儿勾起嘴角,毫不保留的释放着她的力量。对李硕,她的情感是最真实、最深刻的。

在叔爷爷的强力干涉下,江英子的事就这样算了,李大海和于彩花都没敢再提。

“她还真敢开这个口!没脸没皮!”林雪是事后才知晓李大海和于彩花打算把江英子母女三人的事推到李硕和吴媚儿身上的。听闻于彩花还当众下了跪,林雪非但半点没觉得同情抑或感动,反而是冷笑不已。

“好在叔爷爷这次没帮着他们。”经历了这么多,吴媚儿慢慢学会如何拐着弯的达成目的。就如这次,因为有了叔爷爷的力挺,她和李硕根本不需要担心。

“衣服都收了还向着他们?老人家不是老糊涂了就是白眼狼!”对李家叔爷爷,林雪没什么好感。这么多年了,也就这么一回站在了大硕这边,说实话还是很寒心的。

“只要别再来找咱们麻烦就行。”吴媚儿不可置否的笑笑,没有过多的计较叔爷爷的态度。既然有成效,那么以后她会记得多多往叔爷爷家里送些东西的。

然而,没了江英子的事,其他的问题还是接踵而来。李得福晚了半年的婚事,再一次摊开在了李硕和吴媚儿的面前。

这一次,李大海和于彩花是傍晚时分找上门的。而且,还提来了一个猪蹄。

“媚儿,你跟李硕回来的匆忙,也没顾上杀猪。这个猪蹄是妈特地留给你们的。”于彩花说这话,心里发虚,面上尽力没显现出来。

“后妈,劳您费心了。舅妈帮忙在家里养了两头猪,我跟李硕合计着赶明就杀一头过年呢!”相比林雪的用心,于彩花这只有求于人的猪蹄显得拙劣许多。吴媚儿笑的和气,说出的话却是绵里藏着针。

“是吗?那敢情好。咱们可都等着喝猪血呢!”假装没听出吴媚儿话里的讽刺,于彩花干笑着接过话题,意图拉拢彼此之间的关系。

如果是以前,于彩花肯定早就发火了。时隔一年多,吴媚儿成长了,于彩花也变了。如是想着,吴媚儿点点头,玩笑似的回道:“后妈可不能只等着,需得帮忙做饭才行呢!”

“那可不?都是一家人,应该的!妈明天肯定起早过来帮忙!”就好像保证似的,于彩花用力点点头,极力表达她的诚意。

很难想象于彩花不但不跟她吵闹,反而帮忙干活做事的场面。想当初她嫁给李硕,于彩花在摆酒当天可是只等着吃呢!那么多的亲朋好友看着,于彩花半点没觉得不好意思,现如今却......想必是真的到了非李硕帮忙的时候了吧?吴媚儿不再说话,等着于彩花的下文。

“媚儿,妈跟你商量个事行不?”吴媚儿不搭腔,于彩花的话却不能就此打住。看了一眼站在院子里没有交谈的李大海和李硕,于彩花朝着吴媚儿走近了两步,“得福的事,妈一直没寻着机会跟你道歉。自家人打自家人,全怪得福不对。亲兄弟还窝里反,说出去多少人笑话?”

那时候李得福带着一干所谓的兄弟半夜砸了蔬菜大棚,吴媚儿心里不是不生气的,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有大呆和小呆帮她报仇,也算解气了!

大呆和小呆下嘴狠,领头的李得福硬是被咬成了跛子。在医院躺了那么久,花了不少钱,还是没能完全治好。到现在走起路来,只要细看,不难发出不对劲。不过好在,不影响生活。所以李大海和于彩花明明怄的要死,还是认了!

而今于彩花主动道歉,当然也是别有目的。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吴媚儿,于彩花拿不准吴媚儿到底还有没有介怀此事。然而不管怎样,该说的还是要说:“媚儿,得福是李硕的亲弟弟,就这么一个亲弟弟!得福变成跛子的事,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旁人。妈也恨他的不争气,没少为这事骂他!”

“不过,儿子再不对,那也是咱们李家的儿子不是?妈就想着诚心跟你赔个不是,这事大家也都别再提了,成吗?你要是还生气,妈再给你下个跪?”见吴媚儿始终不出声,于彩花再度拿出杀手锏。跪一次是跪,跪两次也是跪。跪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

吴媚儿还真不惯于彩花这动不动就下跪要挟的毛病!一听于彩花此般说,当即微微一笑,开了口:“后妈,您就别再折煞咱们做小辈的了。有什么事,您尽管说!”

“媚儿,妈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真心跟你道歉。只是妈没想到,媚儿还是一贯的大度,妈自愧不如。其实妈确实有点事想说,又觉得难以启齿。就是吧,你看得福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娶个媳妇了,可咱家拿不出彩礼钱。所以,媚儿你看能不能......”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钱。李家不比曾经的吴家,于彩花手里也的确有钱。只是李悦今年闹着上高中,白花了她不少积蓄。于彩花心疼不已,说什么也不肯再拿钱出来。

相比之前,今天的于彩花着实算有诚意。只不过吴媚儿心中有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帮忙出这个钱。

默不作声的切着菜,吴媚儿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手中的刀。转过头,双眼正对上于彩花的期望目光:“后妈,不是我推搪,前两天我就说过了,我跟李硕是真没钱。您也知道,李硕没文化,在大城市里连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工地上干活多累啊?李硕每天起早贪黑也赚不了几个钱。”

“后妈,您先听我说完。”见于彩花意欲开口,吴媚儿先一步打断了于彩花的话头,“说实话,我是不想上这个大学的。没钱上什么大学?这不是给李硕增添负担吗?可是李硕喜欢!他就喜欢有文化的我,我实在没办法拒绝,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后妈,您没上过大学,你没办法体会那种感受。您知道身边的人都怎么看我跟李硕吗?我跟李硕根本不敢在外面下馆子吃饭,从来都是在学校食堂吃的。图的,不就是食堂便宜吗?就这,我跟李硕还都省着吃。可是再省,日子还是很难过......”哭穷谁不会啊?吴媚儿说着还拿手擦了擦眼角,满脸的委屈和痛苦。

“那你......”于彩花想说,那就不上了呗!可吴媚儿之前也说了,李硕喜欢,李硕喜欢吴媚儿有文化。这事说到底,也没花于彩花半分钱,她没有质疑的余地。所以她只能不甘心的掐着手心,弱弱的问道,“真的挪不出一点点的闲钱吗?”

“后妈,我也想有钱,我也想过不愁吃喝的好日子。所以我正在努力,好好学习,争取将来找份好工作。我相信再过四年,等我读完大学,我跟李硕的日子会慢慢好转。等我毕业两三年后,我跟李硕应该会小有积蓄。待到那时,如果后妈找我借钱,我肯定有能力拿得出来!”换而言之,想着她借钱,没个六七年是不可能的!只要李得福等得起,待到那时,吴媚儿会大大方方的借出这几千块钱的。

瞠目结舌的看着吴媚儿向往的眼神,于彩花满肚子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咬牙切齿的败下阵来。她不相信吴媚儿没钱,可吴媚儿比她还会哭穷、哭惨,于彩花没办法,无计可施。

打发了于彩花离去,吴媚儿心情愉悦的把猪蹄炖了熬汤,笑呵呵的把方才的对话讲给李硕听。

听完吴媚儿的讲述,李硕嘴角扬起,拍了拍她的头:“调皮!”

“她是活该!”又不是真的没钱,就只会惦记她和李硕的荷包,想得美!

对于吴媚儿的决定,李硕从不会反对。今时今日,面对这件事,亦不例外。凭白得了一个猪蹄,不吃白不吃。

不出吴媚儿所料,次日直到午饭开席,于彩花才带着江英子一行人出现在老宅。见到吴媚儿望过来,也只是故作没看见,拉着江英子的两个女儿随意寻了一张桌子坐下。抓过桌上的瓜子和花生,可劲的往两个孩子的荷包里装。

“真够做得出来的!”林雪也听说了昨天于彩花过来的事。此刻瞅见于彩花装完两个孩子的荷包又往她自己的荷包装,实在是看不下去的吐槽道。

“随她吧!不值几个钱。”本也没指望于彩花能做出什么惊人之举,吴媚儿无所谓的笑笑,再一次的觉得她的决定非常的正确。

厨房里正忙活的是吴家人。除了王娟、吴红和吴青两姐妹,还有其他几位堂婶和舅妈。不得不说,吴媚儿寄回来的那箱衣服着实笼络了不少人。今天吴家的亲戚基本上全都到了。

张香翠要带孩子,没动手也算情理之中。没谁说她不是,她自己也自认理所当然。不过很不凑巧的跟于彩花坐到一个桌子上后,张香翠黑着脸抱着孩子就打算换桌。

于彩花是不认识张香翠的,不过李悦认识。李悦如愿上了高中,却没能顺利跟吴安邦同班。在学校里见面的次数少了,她就一心盼着放假能见面。所以才偷偷溜去的吴家村,所以才认识的吴家所有人。

因着吴安邦不在家,李悦好几次都逮着张香翠问过。她不敢问王娟,更不敢问吴勇和吴安国,就想着这个大嫂应该好说话。不过张香翠对吴安邦的态度不热络,对来找吴安邦的李悦更加不可能好脸色。

作者有话要说:不出意外,接下来一个星期,偶应该都能保证日更一万字,咳咳o(n_n)o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56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5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