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穿书八零成了五个大佬的后妈
上一章 脱胎换骨 本站APP 下一章 力大如牛

第3章 重伤昏迷

作者:花开花落年年 更新时间:2020-11-11 09:13:00

引入正途说得简单,实行起来却很难,一个孩子都难,更何况五个孩子。

他们如今年纪不算大,处境也不好,可穆惊蛰不会因为他们可怜年纪小,就小看他们,轻易做出将他们引入正途的决定。

三岁看老,他们最大的邵东邵西已经七岁,邵南邵北五岁,邵中都三岁了。

很多东西性格已经形成,他们已经吃过很多苦受过很多罪,一些东西已经彻底种下种子,甚至已经发芽。

这时候你说你去引导?

拜托,别那么天真了,就是孩子亲爸妈来了,可能都很难,更何况是被几个孩子戒备厌恶的她。

以前弟弟妹妹不听话做了坏事她还能骂,甚至动手处罚让他们长记性,可这几个孩子?

后妈难做,打骂怕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以后等他们长大了就等着被报复吧。

穆惊蛰不敢小看他们五个孩子,对他们的态度是放在平等大人位置上的,所以更谨慎。

想来想去,权衡之下就是先留下,履行照顾他们的责任,保护他们,少让人欺负他们。

至于引入正途,她就能引导一点是一点,平时就井水不犯河水当她的临时妈妈,或者说保姆?

保姆就保姆,大女子能屈能伸,这也是她留下后应该做的。

等找到离开大东村的办法,有了自己的收入事业,她就会离开。

她也不求别的,别以后黑化报复她就好。

嗯,就先暂时这样。

穆惊蛰想罢,很快进入角色,“邵其洋,我来背一会吧。”

邵其洋也是需要改善关系扭转对她印象的重要人物,因为目前是邵其洋拿钱养着她和孩子们,一句话,这是老板呀。

作为合格的员工,就要知道分担老板的辛苦。

穆惊蛰看向邵北笑,“小北,我背你好不好?”

邵北伸手搂紧邵其洋的脖子,用行动证明她还没忘了原主偷掐她的事。

邵其洋看了她一眼,“不用。”

他昨晚才做了决定,今天就将她赶回去。

可昨晚她才帮忙将小北送去了医院,今天就赶回去,好像有点太无情了。

所以...明天吧,明天再赶她回去吧。

穆惊蛰不知道邵其洋脑子里转的都是怎么将她赶回去的事,听了乖乖点头,告诉自己老板的话对不对都得听。

中午,两个人终于回到了大东村。

在村口遇上了不少村里人,还有人拿着大碗,或蹲或坐着吃饭,看到他们都纷纷打招呼问他们去了哪里。

眼底都是八卦。

邵其洋应付着回答,穆惊蛰没开口,全程微笑。

大家对着她的头发看了又看,确定她性别。

“这姑娘怎么看着有些眼熟?邵其洋是你对象吗?”

一个婶子问邵其洋。

邵其洋脸瞬间涨红,“婶子,这是我二嫂。”

“你二嫂?穆惊蛰?”

原主原先将自己折腾得太狠,导致大家都忘了她正常长什么样。

穆惊蛰微笑:“对呀,婶子,是我呀。”

知道是穆惊蛰,大家的眼神表情就变了,从原来的好奇变成了尴尬嫌弃。

“这头发怎么剪得像男人一样?”

“这样方便一些。”穆惊蛰回答。

婶子看着穆惊蛰的眼神又变了,满是狐疑,她刚才说出口其实就后悔了,就怕穆惊蛰闹起来或者哭,再引来李招娣那泼妇来叫骂。

这也是村里人对于穆惊蛰不管怎么折腾难看都没人当面说难看的而原因,她们母女不讲理。

没想到穆惊蛰没闹没哭,说话的语气好像也变了一样,看神态还有说不上来的斯文。

他们尚且不知道气质这个词,就感觉穆惊蛰好像变了。

正在他们惊诧中,穆惊蛰已经走了。

她走了,村口却炸了锅,纷纷讨论她怎么变了。

一头短发的穆惊蛰,一路过去成了村里最独特的风景线。

不过也就说两句而已,后来就淡定了,毕竟之前她更奇葩。

现在头发短成那样,但还莫名还挺顺眼的。

他们看穆惊蛰,穆惊蛰也在看他们,大东村和村里人的打扮就仿佛看那些八十年代的老照片。

为了避嫌,隔邵其洋有一段距离,靠得并不近。

这让邵其洋松口气。

穆惊蛰也乐得轻松。

八十年代的农村,空气很清鲜,就是穷。

村里各家有一半有了瓦房,可还有不少茅草房。

从村口一路进来,少有好房子,直到邵家。

邵家原先也穷,直到老二邵其海当兵有了津贴,情况才慢慢好转。

到如今邵家在原先的老破小旧房子旁边起了新房子,板板正正的大院子,大瓦房大围墙,看着可气派。

可这大房子如今是大房在住,邵东他们没机会住,连同邵其洋,都只是住在旁边的老房子里。

穆惊蛰正看着对比明显的房子,就听到旧房子里传来哭声。

邵家大房几个孩子又来抢邵东他们东西了。

大房几个名字也是顺溜的,福禄寿喜,三个哥哥,一个妹妹。

两边孩子对比明显,邵家大房四个孩子,穿着新棉衣,老大邵承福,今年十二岁,吃得好长得壮,小牛犊一样,剩下弟弟也结实很多。

对面邵东他们几个,都是旧棉衣,相对比之下又瘦又小,好不凄惨。

“给我!再不给打死你们。”

“不给,这是我妈妈留给我的。”

邵禄看上了邵西的连环画,但这次邵西打死不放。

因为连环画是死去的妈妈给他买的。

大房几个孩子霸道惯了,听了很不高兴,“你妈早死了,你爹也死了。”

福禄寿打东西南,最小的邵喜没加入混战,她就在旁边打邵中,嘴里骂着“哑巴”“杂种”。

平时说话都不利索,骂人的倒是清楚得很。

.......

同一时间,隔壁省市郊的一栋房子的地下室里。

逼仄的房间,有一张单人床,旁边还有一些医疗器械,床上躺着一个男人,小麦色皮肤,剑眉入鬓,鼻梁高挺,英姿勃勃,只是双目紧闭,脸色苍白,颇显憔悴。

床边拄着拐杖的短发男子看着他眼底都是焦虑,抬头问正诊断的医生。

“医生,为什么还没醒?都昏迷这么长时间了。”

“他伤得太重了,还没死已经是奇迹。”医生摇头,“再等等看看吧。”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脱胎换骨 本站APP 下一章 力大如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