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常九娘
上一章 一墙之隔 本站APP 下一章 路边行医

第66章 城门前

作者:千岛女妖 更新时间:2020-11-25 10:10:34

这一宿,常小九没怎么睡好,想着如若禁卫军来盘查的话,自己该怎么应对。

直到后半夜,才睡着。

天亮后,没怎么休息好的她有些乏,不想起,却又不能赖床。

坐起伸个懒腰,下床用冷水洗漱了一下,人顿时就精神了些。

收拾好行李,背在身上下楼。

“叶公子,昨夜睡的可还好啊?”客栈老板很是殷勤的问。

“还行。”常小九回应道。

“伙计一早就去城门前看过了,今个估计也不会开城门的,什么时候开也说不准,叶公子你那房间?”老板拐弯抹角的试探她是不是还要住。

“叶公子你若是还住的话,我给你算便宜点,住的越久越便宜。这样,连住三天的话,算你九两银子一天,五天的话八两一天,十天的话七两。”老板很是热情的说到。

常小九看着他,说真的心里是真的很佩服这位,年纪也就五十多岁,这么贪财,但是看上去怎么就让人讨厌不起来呢?

反而,还带着那么一点点的可爱?

“那依照老板你这么说的话,我若是在这连着住个一俩月之后,是不是以后就能不用付房钱,可以一直免费住了?”常小九一本正经的问。

噗嗤,边上还有几个准备出去的客人,和客栈的伙计听到常小九和老板的对话后,没忍住笑出了声来。

“咳咳,公子真风趣,免费的是不可能的,我这开的是客栈又不是慈善堂。”老板表情有些滑稽的说到。

常小九笑了笑:“在下家中不是开银矿的,十两一天的房间还真是住不起了。不过老板你也莫要担心,你伙计不是说城门今个也不开的么,我空出来的那一间,说不定等下就有客人来要了,你可以试试再往上涨点。”言罢,常小九抬脚就往外走。

她不是白莲花,也不会站在道德的高点去指责这客栈老板心黑。

人家没有欺诈,明码标价事先说明了的,住与不住人家也没逼迫你,嫌贵不住就是了。

“小公子,就他这样的哪里需要你提醒啊,只要有穿的好点的客人来投宿,看着吧妥妥的涨价。”常小九后面的一个住客,笑着说到。

“哎,这样乱涨价的,官府也不管管。”

“管什么管啊,眼下京城里这样,官府的哪里还顾得上管这种闲杂小事。”

一干人等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跟常小九一个方向,也都是去看看城门前的情况的。

城门前,已经有不少人等着了,却都不敢太近前。

“哎,看样子今个是真的够呛了,我还是打道回府吧,不然的话带的盘缠用光,回家都回不去了。”一个人叹口气说完,转身走了。

陆陆续续的,也有一些人离开,有去远点偏点的地方找便宜点客栈的,也有一些人哪来的回哪去的,还有一部分人干脆坐在地上。

常小九看见不远处的茶棚,蒸笼上热气腾腾的,想着不管怎样,该吃还是要吃的,不然把自己拖垮了就完蛋了。

进了茶棚一问,笼屉里有包子也有馒头,另外还卖馄饨,面条。

她就要了三个肉包子,一碗馄饨,边吃边朝城门看去。

京城内发生天大的事儿,这城门也不会一直关着,不可能一直不让人进出。

这时,停在城门外的一辆马车调转方向行了过来,马车上隐隐有女子的哭声,过去之后,常小九注意到,茶铺里坐着的好几位客人看着那马车,都是很同情的摇摇头。

“怎么回事?”常小九好奇的问道。

“公子你才来的吧,你有所不知,刚刚那马车里的人,是前面镇子上的,家里是做绸缎生意的,中年才得一子今年已经五岁,前日那孩子在河边戏耍,不知道怎么滴就掉进河中,被救上来后,就发烧咳嗽。

本来这城门不关的话,进去找那泰康堂的齐大夫诊治应该很快痊愈的。

这下可好,根本就进不去,里面的大夫也出不来,这两日一耽误,那孩子啊,估计是够呛了。”有人详细的告诉常小九。

常小九一听,立马就站起来,摸出一把铜钱,数都没数就往桌上一放,抬脚就朝马马车追了过去。

“他这是做什么?”茶馆里的人很是不解的问。

那马车行驶的很缓慢,常小九很快就追到了:“请等下,你们是找大夫么?我是大夫啊。”

马车闻声停了下来,车夫惊喜的看向常小九。

马车门帘子刷的一下掀开,一位双眼红肿还挂着泪痕的妇人朝常小九看过来。

她身后,一位中年男子,也朝常小九看过来。

俩人都在看着,但是眼神却完全不同。

妇人的眼神里带着期待惊喜,男人却是不信任的皱着眉头。“芸娘,还是去潼城吧,别耽搁时间了。”

妇人却没听,扭头道:“潼城有多远你不是不知道,既然眼前有大夫,怎么就不能让他看看呢?”

妇人的声音有些沙哑,常小九知道这是没休息好,加上担心孩子上火了。

“是啊,就让在下给小公子看看吧。”常小九心里也是着急,跟对方商量着。

从茶馆里客人的口中得知的信息,这夫妇二人的孩子,落水后发烧咳嗽,十有八九是溺水产生的气管炎或者是肺炎。

若是在现代,只要去医院做个肺部ct或者肺部拍片检查就能确定,然后进行消炎治疗,防止进一步感染。

可是,这个孩子已经耽搁了两天。

“那就劳烦了。”中年男子看着妻子的神情,也只好答应了。

常小九立马进了马车,里面空间就很拥挤了,男子见妻子不肯下车,只好自己下去了,却没走开而是站在车窗的位置往里看。

车厢内的榻上,一个孩子呼吸急促的躺着,已经昏迷了。

常小九一边给孩子诊脉,一边让孩子的母亲再把孩子的情况描述一遍,确认的确是因为落水后才如此。

打开自己身上的包裹,拿出一小包药,让孩子的母亲倒点温水来。

然后托起孩子的头,把药灌了下去。

站在车窗外的男子,本想制止,一犹豫就没来得及,眉头拧得更紧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一墙之隔 本站APP 下一章 路边行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