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常九娘
上一章 她不擅长啊 本站APP 下一章 瞎猜

第53章 必须拒绝

作者:千岛女妖 更新时间:2020-11-14 00:06:20

“不行。”窦涛话音刚落,就听见很大声的拒绝。

嗯?

刚走进来也听见了窦涛提议的阿顺,还有濮元聿主仆二人齐刷刷的看向常小九。

不同意就不同意呗,用得着这么激动?这也太夸张了些吧?

“不好意思,我家公子不习惯与旁人同住的。”阿顺赶紧的帮自家公子解释着。

因为刚刚听到窦涛这么说的时候,他也觉得可以。

破庙里这样,怎么睡啊!

再说了,这位贵公子人挺好的啊,都让他们住天字号上房,一日三餐也都是好菜,还有那樊记点心铺的点心,也给他们那么多呢。

马车的车厢那么大,里面的坐榻躺俩人也没问题啊。

其实呢,常小九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又听见阿顺这么说,也知道自己拒绝的有些反常。

“咳咳,今晚公子睡马车上,我睡这里就行。”常小九说完,捡起一根树枝,就开始撩草堆上面的蜘蛛网。

阿顺也就立马卷起袖子,找了根棍子上前把草堆上的那几件衣物挑起来扔到另一边的角落里。

“公子,我再去割点新鲜的草铺在上面。”说完,风风火火的就跑出去到马车边拿镰刀去了。

镰刀是在买了八两之后买的,就是为了在路上看到好草的时候,割一些带着给八两吃的。

濮元聿和窦涛俩人站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艾玛,这俩人咋这么有意思呢?

尤其是濮元聿,他有些无语,自己根本就没表态呢,怎么人家就开始忙活上了?

难不成觉得他就是那仗着权势,欺负人的自私鬼?还是以为他是骄里娇气吃不了苦的公子哥?

要知道,像眼前这种情况,他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

错过投宿的地方,他在树干上睡过,在山洞里猫过,什么艰苦的环境没经历过啊!

“叶大夫,那是你的马车,当然是你睡。”说完,抬脚朝窦涛踹过去,还在这里偷懒,赶紧收拾。

常小九抬头看着聿王爷的神情,好像是认真的,也没有恼的意思。

她想这种状况下,自己应该说点啥,客气客气?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别三客气两客气的他再来一个干脆一起睡就麻烦了。

于是,常小九点了点头,扔了手里的棍子,往外走去。

“哎?主子,他还真的就走了?”窦涛还以为,这叶大夫会坚持睡草堆,把马车让给主子呢。

濮元聿冷眼看着手下:“我是你主子没错,但是他是救治你不会变废人变瘫子的大夫,算起来也算是你的恩人了,你这小子怎么如此混账不知道感激呢?”

“主,主子,他给属下诊治,治好咱给诊金的,又不是不要钱的。”窦涛被主子扣上没良心的白眼狼,很是委屈。

这时,阿顺抱着刚割的青草进来,铺在那堆干草上,又转身出去了。

刚刚在外面已经知道,马车还是自家公子睡,他要赶紧过去把八两卸下来,再把马车固定一下。

庙里的窦涛撅着嘴收拾了几下,站那不动了,就睡个草堆有什么好收拾的,难不成还得把整个破庙打扫一遍?那也不用睡了!

不过,他觉得那叶大夫等下应该会让阿顺那小子送床被子来给主子的吧。

“头一次跟我出门么?还不赶紧去打点野味,难不成要我亲自去?”濮元聿见手下在走神,开口凶道。

“是,属下知道了。”窦涛低声应着,往外走去。

看着窦涛带着情绪离开,濮元聿决定下次出远门不带他了,换一个。

庙外,固定好车厢的阿顺找水洗了手,指着挂在车厢内的几包糕饼问常小九:“公子,这个要不还给他们一些吧。”

这孩子的心就是善良,常小九笑了笑:“不用的,他们等下有东西吃,你饿的话先吃点垫垫肚子吧。”

阿顺应着,就打开一包放在车上的小茶几上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公子你也吃啊。”

常小九伸手捏起一块,是马蹄千层糕,这个叶凡爱吃,她并不是很喜欢。

刚吃了两块,窦涛就过来喊,让他们进庙吃东西。

“公子,咱去么?”阿顺有些不确定的问,毕竟先前公子拒绝跟人家一起睡这马车里。

尽管公子把车厢让给人家睡,但是人家却没同意。

所以呢,对于这件事,辉哥有些不好意思。

反正也有糕点可以充饥的,就算没有,饿个一顿两顿的也饿不死,等到了村镇上,就能买到吃的了啊。

“既然他们喊了,那就去吧。”常小九说完,自己先起身下了马车,阿顺跟在后面往庙中走去。

就还这么没多久的功夫,已经闻到了肉香。

庙内点着火把,那主仆俩围坐在火堆前,翻转着手中棍子上的东西。

常小九辨认了一下,看形状像是两只野兔,还有一只山鸡。

阿顺也赶紧搬了两段木桩摆放在一旁,常小九和他坐了下来。

“叶大夫,这在佛祖跟前,杀生的食物,应该不介意的吧?”窦涛得到主子的示意,把手中烤好的一只野兔递过去,笑着问。

都不把车厢让给主子住,还好意思过来蹭吃的?即便喊了,随便找个借口别来啊!真好意思!

濮元聿没想到这小子的嘴又犯欠,冷眼一瞅,窦涛立马就低下了头。

这是算准自己不会在外人跟前训斥他?濮元聿心里呵呵,你小子,等着。

“二位都不介意,我二人自然也不介意。”常小九很是平静的回应着,小心的扯下一只兔腿,然后把余下的都递给了阿顺。

阿顺开心的接了,边看着从哪下口合适,边随口来了一句:“就是啊,反正我和公子就是吃,猎杀它们的又不是我们。”

他说这句真没什么意思,就是随口这么一说。

但是却把窦涛气够呛,刚想开口,就见主子的脸色沉了下来,吓得他立马老实了。

常小九其实很想笑,但是对方主仆的反应落入眼中,还不能笑。

忍着低头吃烤野兔的腿,还别说,烤的挺好,肉质鲜香,居然还抹了盐。

这顿野餐整个过程,阿顺跟常小九讨论这烤兔肉真好吃,说他以前饿的时候,也会打雀烤来吃,都烤焦了。

但是即便烤焦了,也没舍得扔,因为不吃很可能会饿死。

“你们不是亲属?”一旁的濮元聿听到这里,忍不住的问。

“不是啊,我是今年七月里才跟的公子。”阿顺嘴快,带着显摆的告诉着,常小九想制止也来不及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她不擅长啊 本站APP 下一章 瞎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