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常九娘
上一章 协商 本站APP 下一章 猜忌

第45章 权衡利弊

作者:千岛女妖 更新时间:2020-11-05 17:50:33

“好啊,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说话不算话。”阿顺立马兴奋的强调着。

濮元聿和窦涛俩人相互看了看,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说给安排两个房间而已,至于激动成这样?这也,太夸张了吧,难不成,平日里他们都是三人挤在一个屋的?

“公子,嘿嘿,咱搬过来呗,反正也不用咱出银子,八两也有房间呢。”阿顺见自家公子没吭声,就跟她商量着。

看着这调皮的小子,常小九也很无奈,但是呢更多的是欣慰,这孩子的身世很可怜,这几年也吃尽了苦,但是性格却能这么好。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阿顺有些时候沉不住气多嘴时,她也不忍心呵斥责备。

“公子。”阿顺又小声的唤到。

常小九没回应他,而是看向濮元聿,他之所以让搬过来,恐怕不是为了医治随从这么简单,主要的原因,还是不放心吧。

毕竟,他身份特殊。

想了想今个跟他接触到现在,他对自己的反应,比那萧三公子正常很多。

又想到顶多跟他们在一起几天而已,除了给他随从诊治的时间之外,不跟他有接触不就行了么。

要赚银子啊,要给阿顺安全感,更何况自己原本的目的地也是湖城。

又顺路,又能赚银子,还能省下几天的房钱,一举好几得的好事儿,干嘛要死板的拒绝呢?

跟银子过不去,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多赚点诊金,给阿顺吃炖鸡,炖鸭,炖大鹅的不香么!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常小九开口了,同意搬过来,语气和神情落落大方,没有因为有便宜可占的窃喜,亦没有感激的谢意,就是那种平淡的回应。

常小九现在好奇的是,这位既然要把人安排在眼皮子底下,那说好的定房间,会在哪里?

这一层的几间是天字号房间,客栈里最大最豪华的房间,他会给江湖郎中这种房间?

可,安排寻常套间的话,那就不是在这个楼层,他会安心么?还是,其实暗地里,其实还有他的随从?

“去,跟掌柜的说,隔壁那间和对面那间都要了。”濮元聿也是佩服这位郎中的定力,说到。

窦涛立马就应着往外走去,阿顺绷着嘴不让自己笑出来。

“等下,一间就可以了。”常小九瞪了阿顺一眼道。

“叶大夫,不用客气的,我家主子不差这点银子。”窦涛转身,很是得意的说到。

阿顺忍着笑,看着自家公子,心说公子你看,人家还不领情呢。

“既然叶大夫说一间够了,那就一间吧。”濮元聿开口了。

虽然感觉,说到两个房间的时候,这个大夫的小童神情有点怪怪的,但是濮元聿能确定的是,这位叶大夫要一间房,应该不是因为不好意思占便宜。

主子开口了,窦涛应着再次出去。

不多时,客栈掌柜的亲自上来,窦涛想起来进屋问哪一间,濮元聿指了指对面,掌柜的就去把对面的门锁开了。

常小九在听到这聿王爷敲定对面的房间后,无语的抬手扶额。

要不要这么巧啊?

离开理州坐个船,要遇到熟人萧三公子,同行五天,住对门!

现在遇到这位聿王爷,依旧要相处五天左右,依旧住——对门!

这是老天爷故意在逗她呢?还是在戏弄她?

又或许,是在考验她?

用帅锅,还是高颜值的美男来诱惑她?

可惜,再帅她也不感兴趣,王妃?呵呵,她才不稀罕呢!

“怎么,叶大夫可是乏了,那就请回房间去休息吧。”濮元聿看到她扶额的动作,善意的说到。

“公子,那我一个人去搬东西了。”阿顺也以为自家公子累了。

常小九放下手,点点头,心里却在等着一个猜测。

下一刻,果然不出她所料,那位聿王爷又开口了:“他正好要去抓药,顺便帮你搬吧。”

“不用的,东西也不多。”阿顺好心的说到,自己一个人能做的事,也不想麻烦别人,还显得自己挺没用。

“阿顺,平日里怎么对你说的,忘记了么,拒绝接受别人的好意是不礼貌的。”常小九不得已开口道。

“哦,那好吧,走吧。”阿顺立马应到,边对窦涛说着边抬脚先进了对面的房间,把身上的铜铃褡裢放下,出来招呼着窦涛走了。

常小九也起身,对着濮元聿抱抱拳,算是打过招呼了。

不走干嘛,她才不要跟这位王爷单独一起呢。

看着对面关起的门,濮元聿摇头苦笑,难得对一个陌生人这么好,人家居然不领情。

他更觉得这年轻大夫有意思了,放着现成的大腿不抱,还真是够死板的。

对面房间内,常小九打量着,以前只听说过,什么天字号客房,出门后,除了在船上要的上等客舱,上岸后住客栈住最好的也不过是有两个房间的套房。

不成想,今个竟然有人请客,住上了武侠小说里,常常出现的天字号房。

这种房间她也不是住不起,只不过,现在多了阿顺和八两,接诊不多,诊金太低,她不敢大手大脚的花银子。

有两间卧室,她看了看,又回到外间坐到桌案前,上面有现成的笔墨纸砚,

自己研墨,提笔写医案。

自己接诊的病患症状,自己的判断,医治的方案,药方都记录上。

后面还要写诊治后的结果,记录下来,这些都是以后自己也用得着的,也能留给别的大夫做参考的。

濮元聿一个人坐在外间,面朝门的方向,门没有关,所以看见的就是紧关的对门。

以往接触到的人,知道他身份的,就分为两种,一种胆大的,想尽办法接近他,巴结他。即便不知道他身份的,也会从衣着谈吐判断他不是寻常人,讨好他。

胆小的,对他敬畏,不敢近前,还有怕跟他走的太近被连累的聪明谨慎的胆小者。

唯独,没有遇到过这种。

楼梯方向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很快有个伙计拎着热水出现在对门,敲门。

濮元聿忽然回过神来,自己这是在做什么?竟然为另一个陌生的郎中在这感慨起来了?

起身过去关了门,才听到对面开门声,对话声,还有道谢声。

嗯?对个客栈的小伙计都会道谢,而自己可是帮他们出了房钱,天字号房间的房钱,却连个谢字都么有?

帮窦涛诊治是没错,可是那又不是免费的,说好给诊金的啊!

刚醒悟,不让自己想这种无聊没意义的事的他,不知觉的又绕回到原点。

小半个时辰后,窦涛拎着一串药包回来了,关门前濮元聿看见那小桐身背手拎着几个包裹也进了对门,关门的速度比窦涛还快。

濮元聿因为走神,没注意窦涛的神情有异,拧眉问到:“怎么回事,不是还有个八梁还是八良的……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协商 本站APP 下一章 猜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