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洪荒]穿到洪荒搞基建
上一章 第十九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章

作者:祝君龄 更新时间:2020-10-19 07:16:31

记忆的最后是一片黑暗降临。

终爻捂着脑袋,耳边一阵阵泛滥的警报声,他感觉到自己的游戏仓被人在外面给掀开,一只手骂骂咧咧拽着他往外面捞。

“什么事啊?”终爻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面前怼来一张怒气冲冲的大脸。

他脑中一激灵,连忙拿起毯子裹住自己,捂着发痛的脑袋说道:“易含你干什么,吓死我了。”

“还我吓死你!”易含拿手指在他额头上点点点,“我再不来,你可就要饿死了。”

终爻脑袋懵了一下,疑惑:“什么意思?”

易含恨铁不成钢地翻了个白眼。

原来终爻进了游戏以后一直进不去,就连机器人提醒他营养液结束也呼唤不出来人。没办法之下,机器人只能联系终爻手机上唯一的紧急联系人,也就是易含。

知道了事情原委,终爻打哈哈:“这不是没有听到嘛。”

易含满脸怒火:“怎么能没听到,这根本不可能,是不是天恒这款游戏有问题,要不我们退回去重新修理一下吧。”

“不要!”终爻连忙说道,继而才意识到自己失言,嗫嚅着唇瓣说道,“游戏没什么问题,是我自己太过沉迷了。”

他跳下游戏仓,光脚就要往厨房跑:“我再去灌点营养液。”

“还灌什么营养液?”易含扯住他,怒气充盈,“哥给你带了饭,走去吃饭。”

“可是……”终爻一想到自己离开前遇到的情况,就害怕不已。

当时他正准备和女娲一起回去,找伏羲商量去紫霄宫听道的事情,却不想没注意到一股红光冲着脑后袭来,就要抢夺女娲的身体。终爻哪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神魂裹住那红光与其缠斗起来,最后剩下的记忆,便是终于安分下来的红光以及蔓延在眼前的黑暗了。

他现在昏迷了兄长和姐姐肯定很担心,要是不回去的话,谁知道会不会惹他们担忧。

“没什么可是的。”易含拽着他的后衣领强硬把他拖到浴室,推了他一把说道,“我给你说,我当初让你玩游戏是让你放松的,不是让你沉迷进去坑害自己身体的。再说了,那单机游戏就是跟着你的进度来的,你要是不在,他也不可能自己走剧情。游戏里最多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终爻还是有些不安,但是易含再怎么说玩的游戏比他吃的饭还很多,他想了想还是点点头,听话地吃起了面前的晚饭。

一叠小酥肉,清爽的凉菜外加一碗熬得稀烂的粥。终爻很快就解决完,却正对上易含欲言又止看过来的眼神。

“怎么了吗?”

“那个,爻啊,你妈今天没打通你电话以后,联系我,说要来看你你知道吗?”

“他怎么来了?”终爻皱眉。他爸妈在他小时候就离婚了,两人各自有了家庭,终爻是小时候跟着他爷爷长大的,只是老爷子走得早,留给终爻的只有这两栋公寓。也是考虑到孙子不善言谈的原因。终爻早年被父母义务给点生活费,成年以后就全靠房租生活,衣食无忧。

他父母不会打他虐待他或者苛责他,但是也绝对不会给终爻分出过多的关注。易含虽然看不起那爹妈,但是终爻心底里还是期待父母的关爱,毕竟他作为朋友可分不了亲情给终爻。

可是现在,终爻居然第一次在他妈要来看他的时候露出不情愿的表情。

有转机。

易含本来不想打扰终爻汲取那点少得可怜的母爱,现在却觉得要拉兄弟出坑。

“我忽然想起来今天我家里没人,正好在你这里蹭顿饭,不然太寂寞了。”他一屁股做到终爻旁边。

终爻本来想推着他离开然后早点进游戏,没想到现在易含反而不走了。压下心里的担忧,他愁眉苦脸地点点头,和易含一起等他妈过来。

-

晚上,易含看他魂不守舍,和他讨论起八卦:“说起来你知道吗,你公寓这里住进来两个年轻人,超级帅,也不知道是不是明星,走路都带风的。”

租房住房这些程序终爻早就让机器人代理了,所以不怎么清楚。不过记挂着游戏里,易含的话他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只跟着点点头。

易含讨了个没趣,摸摸鼻子。这时候门铃响了,他连忙跑出去开门,到了嘴边的“阿姨”还没有叫出来,易含看到她手里拉着的小男孩,脸色立马难看下去。

“小易啊。”终母看了他一眼,移开眼睛,推了推小儿子的背脊说道,“快,让你哥哥给你把鞋换了,再喝点水,走这么远路脚累不累啊?终爻,快来接你弟弟书包。”

那小孩也不客气,鞋都不换就啪嗒啪嗒走了过去,书包随便一扔,两脚盘道沙发上开始打游戏。

还真不把自己当客人。易含都气笑了,再看终爻,却已经开始给这两人准备饭菜了。

饭桌上,终母一张嘴吧嗒吧嗒说个不停:“事情就是这样,妈妈这两天有事情,你让弟弟在你家里待一会。”

小屁孩早就已经吃完饭,闹腾得不行,转身就去开终爻房门,一眼就看到了里面躺着的精致游戏仓,眼睛一亮,大声说道:“是天恒的游戏仓,天恒的新游戏,我也想玩!”

说着,伸手就要去触碰游戏仓。

终爻吃饭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就想着早点送走这两人,这下却脸色一变,冲上去打开小孩的手,脸色难看地说道:“别碰我的东西。”

他下手重,这些天在游戏里锻炼出来的威势下意识就摆在了脸上,吓得小屁孩心里一哆嗦,直接哭了出来。

终母连忙拍过来,两只手疼惜地抚摸着小孩的脸颊,怒叱终爻:“你怎么能这么对弟弟?不就是个破游戏吗?我知道你怨恨妈妈离开了,既然如此,我以后再也不来了,你气死我算了。”

以前她只要这么一说,终爻再不愿意也要听话。终母洋洋得意,却看到终爻冷着一张脸注视着他,完全没有了以前对待自己的小心翼翼。

“既然如此,那就不送了。”他冷声说道,“对了,妈妈记得把我给你的钥匙丢下。”

终母不敢置信,她想要斥责终爻,然而一对上那双隐含锋利的眼眸,却一句话也不敢说出来,甚至身体也开始不由自主地发抖。就像是,她在害怕一样。

母子两人落荒而逃,走得时候终爻还拿回了自己家里的钥匙。易含揉着眼睛,不敢置信:“卧槽,这就走了,不是啊,终爻,你刚刚气势好强啊,难道这游戏这么厉害?”

终爻敛眸,没有说话。

他不是忽然清醒的。而是在经过了兄姐的宠爱之后,以前终母那点少得可怜的母爱与之对比,就忽然变得可笑起来。

谁还不是个宝贝了。

终爻现在心里委屈,他就想上游戏。

易含观察完游戏仓,若有所思说道:“正好这次天恒游戏仓又放大了一些规模,到时候我也进去看看,能把你给扭正了的游戏究竟是什么模样的。”

终爻胡乱点点头,催促易含回去以后,再次进入了游戏仓。

送走易含,终爻深呼一口气,进入游戏仓闭上了眼睛。

比起以往的每一次,这次进入的时候大脑格外刺痛,就像是有人拿着一把刀在脑袋里搅来搅去一样。

终爻忍不住疼痛呻吟了一声。

耳边连忙立马就出现女娲急切的呼唤声:“小终爻你终于醒来了!”

“这可真是不容易。”一个略带嘲讽的声音说道。

然而女娲像是没有听见那句话一样,依旧在焦急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终爻缓缓睁开眼睛,朦胧的视线里,是女娲焦急的双眸以及略显疲惫的面容。她的容颜依旧清丽无比,却没有了初见时的精致。

终爻瘪瘪嘴,今天线下遇到的事情一股脑地涌到脑海里,明明就下线不到一天,他却想念女娲他们的,忍不住扑上去抱住她,开始掉起了金豆豆。

这可吓坏女娲了,连忙扶着他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终爻不说话,就是在那里安静抹眼泪。

他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样的,可是他就是那样的性格。他爸妈不喜欢他,他偶尔会觉得难过,却绝对不会哭出来。可是一见到女娲,一接收到她的关心,眼泪就不争气地涌上来了。

许久,终爻停止抽泣,不好意思地抹了抹眼泪,这才埋着头问道:“兄长去哪里了?”

他情绪终于稳定,女娲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兄长见你一直不醒来,和烛龙出去找东西想要和太清道友换一枚金丹试试看,现在你既然已经醒来,我立马联系兄长。”

望着女娲离开的背景,终爻握紧拳头。

果然,时间的流速并没有因为他的不在而放缓,下次不能再离开这么长时间了,最起码不能突然出事离开,不然兄长和姐姐定然会害怕的。

不过现在,刚刚那个奇怪的声音才是关键。

终爻定下心神,意识沉了下去。

他的神魂是在女娲的身体之中的,里面行动起来并不闭塞,终爻还在里面建造了小木屋,门前幻化出两棵大柳树,上面挂着秋千。

此时那秋千上正坐着一个男人。玄衣黑发,眉间一抹金色花纹流光溢彩,除了面容有些苍白,可以说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终爻却不敢小看他,只因为男子手中拿着一枚黑色长枪,周身煞气冲天。

他警惕问道:“你是谁?”

男子抬起头,也不见他如何移动,却迅速出现在了终爻面前。双方距离极近,也足以让终爻看到男子眼中那盛开的如同火焰一般明灭的光亮。

“罗睺。”他倏尔一笑,那烈焰的光芒与周身流动的黑气像是活了一般,化为漫天的荆棘,迅速扎进终爻的肩膀、背脊以及四肢。

危险舔舐着终爻的脖颈,他勉强咽了口口水,仰着脖子艰难问道:“你不是……死……”

“我不是死了吗?”罗睺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笑着说道,“没错,可惜谁让我偏偏找到了那九死一生的生路呢?”

“你说巧不巧?”罗睺绕着他行走,仿佛再看一个即将雕琢而成的艺术品,“偏偏就在我决定进攻以杀证道的时候,又让我找到了一条后路。一抹足以掩盖天机的神魂,就连天道都可以隐瞒。”

“是我?”终爻声音有些发颤。这个掩盖天际让他想到了很不好的情况,比如说自己作为玩家和洪荒不同的身份。

女娲神魂离开前去寻找伏羲,他此时孤立无援。终爻勉强睁着眼睛,干涸着喉咙看向右上角。

系统所在的地方,漂浮着两个简单的字体。

不知为何,简单的两个字终于让终爻冷静下来。他看着面前危险至极的罗睺,大脑像是一块海绵,不断吸收着能够想到的所有办法。

片刻以后,终爻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干裂的唇角,忽然说道:“你想利用我做什么?”

罗睺不解刚刚颤颤发抖的小羊羔为何忽然变了一副模样,可是看那黑白分明的双眸之时,没忍住想要逗逗他:“当然是杀了你,占据你的身体,继而卷土重来,以杀证道,再去找那鸿钧报复了。”

他声音逐渐放轻,似是疑问,又像是在恐吓。终爻嘴角却抿起一个微笑。

“可是你失败了。”他叙述事实,“在你们实力差不多的时候,你失败了,现在鸿钧已经成了天道圣人,证道成功,早已将你甩了出去,你卷土重来不过是被再一次杀死罢了。”

罗睺瞳孔彻底变为金色,危险至极。

无边的寒意侵蚀在周围,扎根在终爻肩膀上吸收鲜血的荆棘更加进了一步。淋漓的鲜血居然从终爻神魂之上汨汨流淌。

终爻完全不怕。他知道,这个时候压制不住罗睺,那么以后就必须得受到他的钳制了。

而他要做的,便是压制这凶神恶煞的神魂,要么让他为自己所用,要么就让他永远沉睡下去。

决不能让他伤害到兄姐。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九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