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洪荒]穿到洪荒搞基建
上一章 第十八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章

第十九章

作者:祝君龄 更新时间:2020-10-19 07:16:30

不等其他人动作,应龙就先一步赶了过去。很快,他人回来了,手中还拿了一封信。

“是五庄观的仙鹤送来的。”应龙两手握着信封,递到了终爻面前,“说是镇元子邀请您。”

“不要用您了。”终爻无奈地纠正他,拿起面前的信封看了起来。

良久,一堆脑袋凑到他的面前,好奇不已:“信上如何说?”

终爻将信封递给伏羲,直接说道:“镇元子说,很感谢那天我对于红云的提醒,所以想邀请我去五庄观,特意感谢一下。”

女娲不解:“可那红云又没有听你的话,更何况这些生灵还是红云从我们这里带走的,他这信怎么看着不怀好意呢?”

终爻忍不住开玩笑:“也许他生气了要打我一顿?”

伏羲和女娲同时看向他,那炯炯的目光告诉终爻,他要是再敢开玩笑,怕是要被兄姐亲自打一顿。

“好了好了。”终爻安抚他们,“我看那镇元子也不像是坏人,估计真的是有心邀请我过去呢,再不济,是姐姐和我一起去的。到时候真要有危险,我们联手,也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话倒也没错。女娲想了想,还是点点头。

伏羲权衡后也没有反对。至于两龙,并不会影响他们的决定,到时候只是跟着终爻便是了。

行动就这么定下了。等到约定好的时间一到,终爻按照指引便去了五庄观。

等经过高大的牌楼,终爻上去敲了观门。开门的是五庄观的童子,似乎是早就知道他们到来,恭敬行礼之后,便让了道路出来。

终爻可不是自己来的。除了隐藏在体内休息的女娲以外,身边还跟着应龙。

至于烛龙,则留下来和伏羲一起留守在栗广之野。

也不知道是不是特意在等他,终爻到的时候,红云以及镇元子已经在等待他们了。

红云闷闷不乐地坐在另一边,也不知道是不是和镇元子闹了别扭,脑袋偏到另一边,看也不看镇元子。

镇元子端着茶杯坐得稳稳当当,像是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小脾气。

终爻的到来打破了这个尴尬的氛围。

镇元子微微颔首,示意童子带领终爻落座以后,这才说道:“这次找道友前来,是感谢道友提醒红云。”

“不过是看红云道友心地纯善,随口一提罢了。”终爻虚伪回道。

镇元子找他来是有目的,不想过多在双方的虚伪交锋中浪费时间。他摆摆手,那招呼终爻他们的童子离开了一趟,再回来的时候,手中恭敬地拿着一个盒子。

“给道友看看。”镇元子说道。

童子掀开盒子,只见里面躺着五枚人参果,正被精心包裹在绸缎之中。人参果虽然万年才得三十个,然而它毕竟是镇元子的伴生灵植,这数万年来镇元子能得到多少人参果,也是外人所不知的。

人参果香味怡人,光是一闻,终爻便觉得心头一震,脑袋一片清明。

也不愧是先天灵植,就是不知道用来酿造果酒的话,味道怎么样?

终爻若有所思,却没有立即接受:“道友这是什么意思?”

镇元子身穿道袍,面容稳重。终爻早就听说他深居简出,很少与人为敌,却又因为实力高强,无人敢去招惹,现在一看,果然实力深不可测。

他听了终爻问话,这才说道:“只是希望道友来为我们评评理。”

饶是终爻来前做好了面对疾风骤雨的准备,此时也没忍住惊讶地“嗯”了一声。

“这评评理的理是?”终爻忍不住开口了。

红云脸色一变,使劲给镇元子使脸色。

镇元子却是镇定说道:“这还与当初逃到道友那里的那群生灵有关。想必道友也知道了消息,当日红云将他们带入火云宫,却不想这群生灵不知好歹。偷了我赠予他的人参果。”

镇元子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终爻也不知道应该回个什么,就听到他继续说道:“所以,我将那些在火云洞寻找庇佑的生灵全都赶了出去。红云却觉得,那些生灵罪不至此。”

“本来就是这样啊。”红云没忍住插嘴,“只有白狐一个犯了错,可不代表其他生灵也会犯错,他们也很无辜啊,为什么要为了一个而迁怒所有生灵呢?”

终爻大概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了。这两人起争执的原因还是因为那批生灵,就是不知道镇元子为什么要找他过来了,难道觉得他可以劝说红云。

终爻可不会觉得镇元子是真的过来让他评评理的。不过那五枚人参果,他倒是有些兴趣。这样的话,劝劝红云,改改他的圣母病倒也没有什么。

“红云道友。”终爻开口,“你真的了解你所收留的那些生灵吗?”

红云略有些不服气:“最起码在我火云洞的时候,除了白狐,我还真没有看见闹事的生灵。”

终爻摇头,继而伸出手。应龙便往他手中递出一块玉石。

终爻将力量注入玉石之中,很快,里面开始出现一段影像,记录的正是那天离开火云宫的生灵们,此时,它们正在愤愤不平地怒骂红云。

“真是晦气,本以为终于找到了个安稳地方,没想到居然被赶出来了,那镇……”

“嘘,你不要命了,居然还辱骂他?”

“行吧行吧,都怪那该死的白狐,居然自己独吞了人参果逃走了,早知道这里有人参果,怎么说我也要死命夺走一个,这得省了我多少的力气的。”

“谁说不是呢?还有那红云,不就丢了几个人参果吗?他不是那谁的好友,得了几个又怎么了,现在居然也不管我们,任由我们被赶出去。还以为是什么样的好人呢,不过是虚伪的家伙罢了。”

“就是就是。”

“说起来,那白狐和我当初有些关系,他逃走的地方我也点思路,我琢磨它应该不会吃掉所有人参果,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待我们找到它……”

后面的话语全部消失在了灭掉的影像之中,然而红云的脸色却已经有些难看了。

终爻又拿出第二段影像。这一次,展现的却是一片杀戮之景。里面的野兽互相撕扯着对方的喉咙,还有较为弱小的生物早就已经变为盘中餐的景象。

红云认出它们就是逃走的生灵,面色苍白:“这……他们怎么会互相伤害呢?”

“我想以道友的性格,帮助人的时候肯定没想到回报什么的,但是正因为这份帮助获得得太容易,让它们一有不如意的地方,便开始怨愤你。”终爻看着红云这可怜孩子的苍白的脸色,硬是强硬说道,“另一方面,你每天都会定期给它们资源,食物,然而却没有注意到它们内部的矛盾。那些实力占优的明显被养得膘肥体壮,至于本就弱小的分到的资源却更加得少。这就导致没有了火云宫的压制以后,强者便会欺凌弱者。”

“更何况,镇元子道友将人参果赠予你,是因为你是他的友人,你若是自愿赠予他人也就罢了,却被人将友人的赠礼偷了去,怎么样,也该自省一下才是。”终爻摇头,说道,“还是那句话,好心不是坏事,但是有这个好心之前,等先衡量一下自己是否可以承担结果,最起码要考虑一下身边的人和自己才行。”

红云扯了扯嘴角,勉强笑了一下:“道友你还真敢说。”

终爻:“我也不过是因为笃定你性格好,不会记仇罢了。”

更何况,既然打算收了人家的人参果,那就要好好办事才行。

也不知道这番话对红云有什么触动,他良久没有说话。

大概一盏茶的时间过后,他略显疑惑地问道:“可是,它们有些确实可怜,若你不去帮它们,或者我不去帮它们,难道就任由他们被残害吗?”

“有句话叫做量力度德。衡量你的能力,估量你的德行,看看此时的你是否能够胜任这件事情,你真的有能力做好你想要完成的事情吗?”终爻反问,“有多大的能力办多大的事情,同样的,你想要做成你想要做得,那也得有同样的能力才行。”

镇元子之前一直没有言语,然而终爻这番话却让他也有所触动。虽然他习惯独善其身,然而也不得不承认终爻话里的道理,遂问道:“那道友觉得,这力量得有多大才行呢?”

镇元子话音刚落,天空中忽然飘下金色灵雨,规模之大,世所罕见。终爻一眼望去,那灵雨密密麻麻,落下的地方砸起片片金莲。

甜糕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叽叽喳喳叫了两声,鸟喙小心揪住他的衣袖,牵引着终爻向外走去。

终爻早就发现它对宝贝一类的东西极为敏锐,它这样这灵雨肯定是不凡,拉着应龙连忙跟了出去,向着灵雨所在的中心位置赶去。

同时,他还传音,同样让伏羲和烛龙也一起过去。

镇元子和红云互看一眼,同样跟了出去。

雷声滚滚,天地仿佛要被重新洗练一番一般。

罗睺出世,天地间生灵涂炭,然而今天这场灵雨降落,树木重新抽芽,万物焕发生机。终爻来到那光柱最中心的位置,将身体让给女娲,让她感悟大道,终爻抬首,看着天空之上。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一紫衣道人高立云端,同样垂眸注视着他。

心中一个激灵,终爻散去脑海中的幻影,暗道自己是不是傻了,居然起了错觉。

这灵雨一下就是许久,功德金光福泽万里,就算是终爻只有神魂,依旧感觉灵台阵阵清明。

良久,功德金光以及灵雨同时消失,众修者起身,抬头望向天际,明明见不到人影,却能听到大道玄音自天际降临:“吾乃天道圣人鸿钧,三千年后于三十三天外紫霄宫讲道,有缘者皆可前来。”

鸿钧那段话语传遍了整个洪荒,不知道惹起多少波澜。终爻抬头,忽然笑了。他指着那天说道:“那让众生灵敬畏的圣人,可不就来了吗?”

镇元子和红云面面相觑,继而一同看向那天际。

无论最后红云听进去多少,最终那五枚人参果镇元子依旧送了出去。终爻得了人参果,第一件事情却是和女娲一起赶回栗广之野。

他得和兄长商量一下,该如何应对这次紫霄宫讲道时间。

然而,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一道红色光芒正以极快的速度向着终爻的后脑勺冲去。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八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