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洪荒]穿到洪荒搞基建
上一章 第十七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章

第十八章

作者:祝君龄 更新时间:2020-10-19 07:16:29

终爻他们其实并没有走远,只是看着红云拖着这么一群逃难生灵离开。

“他还真的蛮善良的。”终爻感慨。

伏羲摇头:“就怕他有心救,有些人却不领情。”

那白狐偷偷破坏阵法的事情实在让他不喜,然而红云既然要帮,他们也没有阻止的道理。

终爻点点头,和伏羲一起打算离开。却听见他们身后穿来一声怯怯的叫声。

终爻抬眼看去,正撞上一个雪白的团子。那团子腹部一片雪白,看起来有它整个身体一半那么大小,见到终爻看他,连忙飞过去,睁着一双黑溜溜的小眼睛,绕着他讨好地飞舞。

“这是……漏网之鸟?”终爻嘴角抿起一个小小的微笑。这只小团子他认识,叫做银喉长尾山雀,可以说是鸟中萌物的小可爱,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

银喉长尾山雀怯怯叫了一声,似乎是害怕终爻,最后还是鼓着勇气,啄了啄自己脖颈的羽毛。

终爻好奇地盯着他,想要看他做什么。

就见他啄出一小节绿色的藤蔓,可怜巴巴叼着递到终爻的面前。

不是终爻乱想,那一小截实在有些像是死掉的虫子。

他想要拒绝,伏羲却伸手接过藤蔓,皱眉说道:“先天灵植的气息。”

“这是不周山的。”银喉长尾山雀开口,这次却是人类的声音,还是个怯生生的正太音,“生长在不周山,给……给大神……”

“留下它吧。”伏羲开口。

这团子估计也是想要寻找庇佑它的生灵。

既然收了它的消息,那么也要做出相应的回报。

终爻伸手接住银喉长尾山雀:“那你以后就跟着我们吧,有名字吗?”

小团子摇了摇脑袋,跳到了终爻的肩膀上。它似乎格外喜欢终爻。

终爻下意识开口:“那就叫甜糕好了。”又白又软的,看起来就很好吃。

此时,甜糕童子还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名字已经被定下来,开心地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

-

葫芦藤的消息倒是这段时间以来难得的好消息,不过根据甜糕的说法,这根葫芦藤现在还只是个苗苗,要不是它对宝物有种特殊的感应力也不会发现,所以现在也不急着去找这东西。

终爻要开始做碱水了。这么长时间,一直在洪荒吃得都是米饭,作为一个北方人,终爻还是蛮想吃面条和馒头的。

要是做馒头的话,还是要加一些碱水中和馒头的酸味才行。

他找了些草木灰以及几片布。将布蒙在蒸笼底层,终爻铺上一层稻草,然后再将草木灰倒上去。蒸笼下面,接上一个笼口那么大的罐子。等待热水烧开,终爻拿着木勺开始往蒸笼里面浇水。随着时间的流逝,开水逐渐渗透草木灰,流到了下方的玉罐之中。

终爻将滤出来的碱水倒在一个瓶口较小的瓶子里储存起来。

做好碱水以后,终爻最先做的是馒头。

拿出一块两天前和过水一直放置着出了酸味的老面引子,终爻将它揪成一个一个小面团丢到了盆里,然后在加水进去,搅成面糊。

另一边,他又拿出一个新盆子,往里面倒入了适量的面粉。

刚才老面粉和成的水就是用来和面的,终爻没有酵素,只能用这个作为引子。时不时倒水揉面,终爻感慨幸好是现在这个身体,要是现实中的他手腕上还真没有多少劲。

随着揉面的时间过去,终爻手中的面团开始变得光滑,逐渐成型。他拿出一个盖子盖上,再在上面覆盖上一层布,等待面团逐渐发酵的。

发酵面团的地方也要有讲究,温度一定要合适才行。

终爻打了个哈欠。一直躲起来的甜糕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两只爪子费劲地抓着一块用来擦脸的帕子,风呼啦啦一吹,帕子上的小水珠溅到脸上,终爻当即清醒了许多。

“你还挺贴心的。”终爻点了点甜糕的小肚子,惹得它立即害羞地藏了起来。

终爻失笑。其实银喉长尾山雀是不容易养活的小鸟,但是洪荒的生灵生命力怎么说都要更加顽强,所以终爻倒不害怕自己失手伤了这个小家伙。

终爻重新拿出水和面粉开始和面,只给甜糕留下了一个背影。

屋子的房梁上,甜糕一双黑黝黝的双眸盯着终爻的背影,里面隐隐有紫色光芒闪烁。半晌,光芒消失,它睁着圆溜溜的黑色小眼睛,懵懂地歪了歪脑袋。

揉好的面团放在盆子里盖上湿布开始醒面。终爻拿出一根中间粗两头细的擀面杖。再拿出一小罐子干面粉。

等到面醒好以后,终爻拿出一大块砧板铺起来,放置面团的地方撒上一小块干面粉以后,开始擀面。

擀面这东西不是说一上手就会的。手腕上要有劲,还要有经验。这样擀出来的面才会又薄又劲道。在终爻手下,面团中间变为厚薄均匀的薄片。他将薄片折叠起来,然后拿出菜刀开始切成细长的面条。

最后,终爻两手抓了抓面条,然后在上面撒上干面粉,防止面条粘在一起。

他又切了葱,拿出一根晒在外面的干红辣椒,全部切成丁以后,终爻又捞出一碗浆水。

锅热好油,终爻倒入葱和干辣椒,葱的香味和辣椒刺鼻的香味混合在一起,弥漫开来。

眼看着油的温度正好,终爻立即将浆水全部倾倒在碗中。

香味扑鼻,热油呛出来的浆水颜色剔透,褐色的苦苣叶舒展开来,表层浮着金黄色的油光。

终爻将呛好的浆水倒出来放在碗里,又在锅里倒入清水,烧开煮面的水。

等到热水开始翻滚的时候,终爻再将面条下锅里。等到煮好盛到碗里,倒入呛好的浆水,再往里面浇上半勺面汤让浆水没那么酸以后,一碗浆水面就完成了。

终爻加点盐,试探性尝了一口。

汤汁味道清冽,面条在口中咬开,劲道又香甜,炎热的天气吃的话极为开胃。

女娲对这个面极为喜爱,笑着说道:“清爽可口,又不油腻,偶尔吃一次换换口味真的不错。”

其他人全都赞同。终爻笑了笑,等他们吃完收了碗,扔到伏羲专门给他制作的自动洗碗也就是改良版除尘阵法里面以后,开始谈论起了外面的消息。

他们虽然避世,但是每过两天就要出去一次搜集消息,所以对于消息的收集也不闭塞。

“听说火云宫那边出事了。”昨天应龙出去的,他一直是腼腆示人的大男孩模样,见到众人目光看过来,抿了抿唇,这才说道,“那红云有一友人,名叫镇元子,抱地书而成,能力高强。最重要的是他诞生之时身边还伴有一先天灵植,也就是人参果。”

人参果终爻知道啊。《西游记》他不可能没看过,唐僧他们进入五庄观的时候,就因为这人参果和镇元子起过冲突。

没想到在洪荒世界里,也有镇元子,似乎还挺厉害。

应龙:“那人参果一万年才结三十个果子,就算是镇元子也不是谁都给,偏偏红云是他的好友,怎么也能得到的,可是却不想好心糟了贼惦记。那天跟着红云离开的白狐就暗怀鬼胎,居然趁着红云不在,偷偷将镇元子不久前赠予红云的人参果给盗了去,化形以后就溜走了。”

终爻他们早就预料那些生灵会出纰漏,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了状况,连忙问道:“那白狐如何了?”

“逃走了。”应龙说道,“白狐狡猾,吞了人参果就逃走了,那红云一开始还想找算了,可是那人参果到底有没有被他吃镇元子还不知道吗?刚开始红云收留那么一大群生灵镇元子本来就不赞同,但是红云自己的意愿便没有插手。这次涉及到人参果,他便以此为借口,赶走了那群生灵。”

其他人叹息。终爻忽然问道:“那群生灵如何看待红云?”

应龙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如实回答:“他们不敢怨愤赶他们离开的镇元子,便只将怒气撒到那盗取人参果的白狐以及红云身上。”

女娲蹙眉:“真是好没道理,他们怨愤白狐也就罢了,红云收留它们,也如此不识好歹?”

甜糕正太音怯生生说道:“它们觉得那位老祖好欺负吧?”

终爻乐了,伸出手让他飞到自己指尖,摸着它的羽毛问道:“那你当初怎么不去红云那里?”

甜糕展开自己的翅膀,让众人看到被它藏起来的,已经快要愈合的伤口,继而翅膀拢住终爻说道:“那里面,也不全都是好人。”

显然,它是在逃亡过程中被一起行动的生灵伤到了。终爻之前也已经发现,不说那狡诈的白狐,许多生灵之间可能还有着生物链上的危机,真要是一股脑将它们接受,可不全是一件好事。

只开心智,未经教化,一时间的危难可能会将他们暂时聚集到一起。然而一旦渡过了这危机,处于和平的状态,那么问题就会一件一件都生出来。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有主动创造性,能压制最原始的**。

要真想接受那一大批的生灵,光是简单的给予它们住处,给他们祥和的生活,是完全行不通的。

他一直在思考,却没有注意到天地间忽然功德降下。

金莲灿灿,朵朵绽开,琼浆玉液自天空落下,变为灵雨浸润着此处天地。云霞漂浮在天际,昭示着此地刚刚发生不凡之事。

比起之前帮助伏羲创造伏羲琴时分到的一点点功德,这次天道可以说是非常慷慨了。

灵雨一直在下,甜糕落在终爻指尖,黑溜溜的小眼睛仔细地盯着他看。猝不及防,终爻轻轻抓起他的小翅膀。

甜糕想要收回翅膀。

终爻轻声说道:“等一下。”

他带着灵雨小心地浇到甜糕的伤口处,随着带着功德的灵雨浸润在上面,早已经愈合的伤口立即恢复如初,只剩下光滑细软的羽毛。

青衣少年神情温柔,垂下的眼眸清澈无比,如同一只小鹿。甜糕扇动了一下恢复如初的翅膀,突然飞到终爻后颈,窝在那里怎么也不出来了。

终爻动了下脖颈,不仅移不动它,还弄得自己有些痒,忍不住轻笑出声。

女娲可等不及他和那小鸟一起玩,连忙问道:“小终爻你刚才在想什么,怎么就有功德降临了呢?”

终爻连忙回答:“就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有了一些修炼上的体悟,不过似乎这个体悟还挺重要的,就连天道都不那么吝啬了呢。”

不过也不怪不得这游戏的任务是基建。所谓基建,可不只是盖盖房子那么简单,教化等也在其中。

终爻大概有了想法。

好在他这段时间也一直在为了今后的任务积攒经验,等到时机成熟,就可以进行试验了。

正说着,外面的阵法似乎被触动。

有人来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七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