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洪荒]穿到洪荒搞基建
上一章 第十四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章

第十五章

作者:祝君龄 更新时间:2020-10-19 07:16:27

这个架子两边呈三角形,最上方架着一个横栏,用来挂住秋千。

终爻准备了四根长短相同的竹子,正在上面钻孔。他手边没有铁钉、螺栓这些东西,只能使用藤条以及榫卯结构将木头连接在一起。

在表面光滑的木头两端削出榫头以及卯眼,按照木头之间的位置连接,终爻三角支架用的是两片略薄一些的木板,这四片木板是与最上方横栏的卯眼连接在一起的。三角支架的三分之二位置同样削出了卯眼,横卡在呈三角形的木板之间。终爻害怕榫卯之间连接得不紧密,在缝隙比较大的地方用石锤钉进去一些前薄后宽的木头薄片,缝隙比较小的地方就用锯末,也就是在木头上切割卯眼的时候磨出来的木头渣填了一些进去。

这么来来回回几次,他虽然是第一次做,但是出来的架子还算是有模有样。

终爻立好架子,将它放置在一旁。准备制作秋千座椅。

取出两根较粗的竹子,再取四根稍细一圈的竹子,终爻在粗竹子的一侧打出与细竹子半径几乎相同的大孔,两根粗竹子都是打出四根同样的孔洞。终爻再将四根稍细一些的竹子镶嵌进去。以细竹子作为椅身,粗竹子作为侧边。

终爻又在侧面之上削出长方形的小孔,然后将一早准备好的竹篾斜着一排卡进侧边。最后同样通过三角结构,做出斜靠的椅背。

等到秋千椅子做完,终爻再将藤条与竹椅连接在一起,挂在秋千架的横梁之上。

竹秋千做成。终爻两手拍拍,木屑从手上掉落了一地。

做好的秋千飘在空中,时不时随着飘来的微风晃荡两下。终爻双手掐诀,向秋千打出一道饱含生机的绿色光芒。原本光秃秃的秋千架上,紫藤花如同紫色的海洋,垂落下来,紫的,粉的,连成一片,美不胜收。

小厨房里飘来竹子混合着米饭的清香味。终爻进了小厨房一看,果然米饭已经蒸好了。他打开蒸笼盖,用木夹子将三份竹筒饭托举出来。

打开其中一份,终爻眼睛一亮。

糯米的芬芳与竹子的清香融合在一起,黄色的玉米粒和红色的胡萝卜丁让竹筒饭简单而不失单调。稍稍往嘴里递了一口,腊肠与米饭在齿间仿佛在弹跳一般,口感丰富。

大获成功!

终爻喜滋滋捞起竹筒饭,把它们托举到玉盘里,却不去平时在的石桌前,而是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张木桌,摆在秋千前,三个竹筒饭也顺势摆了上去。

青翠的竹节摆放在白玉的餐盘上,旁边还摆放着竹筷,外加杯中的琼浆玉液。微风一扫。树叶哗啦啦作响,紫藤花摆动着细嫩的花瓣,像是一朵朵小风铃。

终爻让出身体,让女娲坐在秋千上。

伏羲拖着琴走了过来,目光在秋千上打量:“这就是终爻所说的秋千,看起来确实适合女娲一些。”

女娲在秋千上坐稳,兴奋地挪动了一下双腿,吹捧终爻:“快,小终爻,这个应该怎么玩?”

终爻站在她的身后,轻轻推动女娲背脊。秋千动了起来,女娲的身体同样跟着摆动。微风吹动,顺带让她的裙摆翻飞,如同盛开的花朵,比秋千架上的紫藤花更为娇艳。

伏羲微笑看着他们,手中忽然拿出一支终爻当初帮他削成的画笔,在布料上绘制起来。很快,摇摆的秋千架,秋千后面抿唇微笑的青衣少年以及笑容明媚的女孩全都出现在了布料之上。

女娲和终爻同样看到了他的动作,女娲不满:“这不对啊,你自己呢,怎么只有我们?”

伏羲失笑,就要往旁边的秋千架的旁边添上一笔,然后笔触刚刚落下,他们上方的天空忽然染上了血色。

飞沙走石,乌云滚滚,还带来一股妖异的风。

三人同时向天上看去,一滴鲜红的血液从上掉落而下,砸到伏羲刚刚绘制的画上,落点居然恰好是在刚刚伏羲想要落笔的位置。

然而此时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

烛龙忽然降临到他们所处的地方,他像是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冲击,连飞行都不能够完成,只能化为人形狠狠地撞击在地面之上。

在他的怀中,还抱着一条黄色的小龙。

“怎么回事?龙族输了?”终爻上前两步来到他们面前,看着他满身的血痕,居然不知道要从哪里入手。

现在的烛龙情况实在是太惨了。

身上像是被千刀万刃刮过一般,没有一处好地方的,脸色更是苍白无比,仿佛下一刻最后一口呼吸也要被抽走一般。

“咳咳。”烛龙想要说话,一口血却先一步从他胸口涌出。

女娲封住他的伤口,烛龙这才缓住一口气。

他张开自己的右手,里面握着一块灿金色的龙鳞,耀耀生辉,与烛龙此时的惨状形成鲜明对面。

他将龙鳞递到终爻面前,红色的双眸之中隐约有泪水流动,愤恨说道:“罗睺挑动三族战争,元凤亲信奸人,祖龙为了护我和应龙逃出,悍然赴死,元凤落凤坡陨落,始麒麟拼着最后一口气护着子嗣逃到了昆仑山。然而,三族灭亡众多,几乎全都身死在须弥山,那罗睺狡诈无比,用三族精血怨气冲击须弥山封印,得到了盘古大神封印的诛仙剑。洪荒……要变天了。”

终爻去扶他:“你先别激动,我带你去疗伤。”

“不。”烛龙撑着最后一口气,死死抓住他的胳膊,泪流不已,“今日龙族遭受此难,皆因我等太过傲慢,然而,稚子何辜,天道就算降罪于龙族,也要给他们留一条活路。”

“祖龙说你是有大智慧之人,我等无奈之下只能逃到此处,求你,庇佑我龙族。自此,我与应龙受你驱使。”他情绪太过激烈,再一次冲击了女娲封印的伤口,一口鲜血喷出。烛龙脸色更加苍白,却还是殷殷注视着终爻,希望它能答应。

终爻有些犹豫:“你先养伤吧。”

烛龙却不愿放手,就算他知道此时自己的行为无耻至极,然而为了龙族那仅剩的单薄血脉,他也希望终爻能答应下来。

“烛龙在此发誓,从今往后,只要不危害龙族利益,那么终爻所言,具会听从。”

应龙抬着受伤的爪子,同样耷拉在了烛龙的手背之上。

天空传来一阵惊雷之音,表示烛龙与应龙的誓言已然正式有效。

洪荒世界的誓言,既然说出来,那可就一定要做到的。

一人一小龙同样用恳求的眼神可怜巴巴望过来,终爻叹了口气,接过鳞片:“我并不能保证完成你的愿望,现在最好地办法就是让龙族彻底低调下去,等待时机再谈出世之事。”

“祖龙陨落前也是这么说的。”烛龙咳嗽了一声,神色悲哀,“他已将龙宫沉入深海之中,没有你手中的钥匙,那么谁也不能打开这座宫殿。”

待到他和应龙能为龙族争那么一份功德,那才是打开龙宫之日。

完成了祖龙嘱托,烛龙心情一松,意志抵挡不住失血过多的身体带来的困意,直接晕倒在了三人面前。

终爻耳边,却传来系统的声音:

终爻和伏羲、女娲扶着他们进了给客人的房间,心里不由得叹息一声。

看起来到了最后,祖龙还是为了龙族最后的子嗣留出了后路。

可惜,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

须弥山上,草木凋零,天空中仿佛染了墨一般的漆黑。

山巅魔气冲天,当日元凤面前的玄衣男子站在这漫天的黑暗之下,眉心金色花纹越显耀眼,就像是此间唯一的亮色。

西方灵气如同受到了吸引,一股脑地灌入罗睺身体之中。须弥山下,群魔环伺,悲风飒飒。

皆因刚才,罗睺立下誓言,成立魔教,要以杀伐之道得证大道。

天地连为一片,天空一片不详的绯红,如同倒灌的血海,即将淹没洪荒大地的生灵。无数生灵心惊胆战,两腿弯弯,几欲跪倒在这样的威势之下。

终爻望着血色天空,眸间染上忧色:“这就是烛龙所言的罗睺,似乎是个不好相处的角色。”

旁边,伏羲难得拿出蓍草进行占卜,越是占卜,眉间忧色更甚,到了最后,一口鲜血从他喉中喷吐而出,落在面前的蓍草之上。

“兄长!”终爻和女娲连忙去搀扶他。

伏羲抬手制止两人,神色不太好看:“结果不太好,这罗睺我们暂时还是不要沾染比较好。不过我看卦象,其实有峰回路转之势,所以最近只需安静闭关变好。”

他没有说的是。这峰回路转之像不仅出现在洪荒众生灵之上,同样也落在罗睺身上。而那一缕生机,居然是落在他们栗广之野。

然而究竟是谁,伏羲却再也算不出来。

无论如何,他总要保护住两个亲人,不让他们受到伤害。

此时,三十三天外的紫霄宫之中,白发紫衣的道人睁开如炬双眸,目光落点的方向,正是魔气冲天,血气弥漫于天际的须弥山。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四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