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洪荒]穿到洪荒搞基建
上一章 第十二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四章

第十三章

作者:祝君龄 更新时间:2020-10-19 07:16:25

“来了!”终爻两只手端着锅包肉献宝一样摆在伏羲面前,再端出三碗香米饭,得意地看着自己的成品,“这次又是新菜式,快尝尝味道。”

说完,立即将身体让给了女娲。

“惯例,第一块是小终爻的。”女娲夹起一块酥肉,递到终爻的碗里,周围的白饭上瞬间染上了金黄的汁液。

终爻弯弯眼睛,目光在他们的新住处扫了起来。

这次的居所是个三进的宅子,因为刚来,院子里空荡荡的,只有角落摆着两颗大榕树,终爻小小打了个哈欠。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待在线上时间太多了,他感觉自己很容易累。

脑袋摇了摇,晃掉时不时涌上来的睡意,终爻朦胧着睡眼,小声说道:“我过两天给姐姐做一个秋千吧?”

“秋千?”女娲饶有兴致地挑挑眉,看到一旁放下筷子的伏羲,笑嘻嘻说道,“什么样的,吃的吗?”

“做着玩的。”终爻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小声说道,“到时候我给姐姐推秋千。”

“好啊好啊。”女娲一口答应,看他那副小可怜的模样,小声提醒道,“不过小终爻可不能厚此薄彼,不然兄长会不高兴的。”

伏羲不高兴?这简直是难得出现的情景。

终爻连忙去观察自己的兄长。却见伏羲已经停下了筷子,正端着笑意看着他们两个,然而不知道为何,终爻却觉得他这个笑容满是征询,仿佛在等着他表忠心一样。

“那……我也给兄长推秋千?”他傻乎乎说道。

说实话,他朋友不多,少有的几个每次送礼物,终爻都恨不得把红包砸给他们,让他们自己挑东西。

毕竟发红包送出去的是金钱,然而挑礼物还要顺带把他的头发也送出去。

再加上他还有选择困难症,太难了。

伏羲本就没有是闹着他们玩,看他那副恨不得抓破头皮的可怜模样,终于忍不住和女娲一起笑出了声。

终爻抓了抓头发,无奈地拄着下巴等待他们笑完。

伏羲收起笑容,脸色忽然严肃起来:“今天龙族来找你了?”因为终爻忙着做新东西,再加上他没事,伏羲才一直拖到晚饭结束才询问的。

终爻点头,实话实说:“祖龙说要我做他的第十一王妃,还说要庇佑我们。”

说完他才发现现在这模样有点像是告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和家长告过状呢。

还挺爽的。

伏羲和女娲听完他的话,神色逐渐严肃起来。

女娲更是“呸”了一声,毫不留情说道:“痴心妄想,他也配!”

“好了好了,别这么生气。”终爻抓着她的衣袖,可怜巴巴地眨眼睛,“我不是也让他吃瘪了吗?”

女娲赞赏地拍了拍他的小脑瓜:“小终爻干得漂亮,我早就看三族不顺眼了,气死他们才好,要真敢过来动你,姐姐这次帮你打回去。”

“不过终爻说得对。”伏羲不是祖龙,对龙族荣耀可不能感同身受,终爻一番话让他若有所思,隐隐居然有突破迹象。

女娲受他感染,静下心来,同样闭眸感悟起来。

终爻不敢打扰他们,轻轻迈着步子去了竹林。

他也没有人说话,只能对着系统自言自语:“兄长和姐姐能力都很强,我觉得总有一天,他们定然能证得大道。”

到时候他就是他们身后的小尾巴,跟着到处乱找食材,在洪荒愉快开荒。

终爻光是想想,眼睛都不由得弯了起来。

本以为系统不会回应他,没想到一直安安静静的系统,突然给了他回应。

明明只是简短的一个字,终爻眼睛却不由得亮了起来。越发觉得天恒公司这个游戏的神奇。

这系统平时看着像是跟死机了一样,必要时刻还蛮贴心的。

终爻刚才承诺了做秋千,正好女娲他们现在悟道,没时间陪他,他就去竹林把秋千做出来。

洪荒的草木,用最简单最明显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大。终爻他们当初住的那片竹林茂密不已,新搬过来的住处,竹子也大得不遑多让。

碧绿的竹子刚刚经过了雨水的冲刷,晶莹的水柱在上面滑落,连竹子显出了两分晶莹剔透。

终爻砍了两根卖相不错的竹子,用开天斧将它们分成了数段。竹子切割面光滑,表面绿意喜人,终爻拿在手里转了好几圈,还是有些不满意。

这东西做竹子是没有问题,但是就这么直接做成的秋千未免也太丑了,配不上兄长姐姐。

系统慢悠悠冒了个泡:

终爻惊讶。

六根清净竹是什么东西?要去哪里寻找?

刚这么想着,竹林中走出两个身影,皆是面黄肌瘦之相,仔细看去,仿佛满脸写着“慈悲”二字。

左边的道人面容平静,古井无波。右边的道人嘴角上翘,笑容亲切。

见到终爻,右边道人眼睛一亮,一双眼珠子钩子一样,抛到终爻手上的开天斧上,仿佛还缠了两圈,钩都钩不动一样。

终爻眉头一皱,开天斧收回袖间,不客气道:“你们是谁?”

这人眼神看着着实贪婪,他真的不太喜欢。

“贫道准提。”道人自我介绍,又指着旁边沉默寡言的道人介绍,“这是我的师兄,接引道人。”

终爻不太高兴。这两天见的怎么全都是些麻烦家伙,连带得他语气也有些冷淡:“道友不去修炼,来这里干什么?”

“道友有所不知。”准提面容忽然带上两分热切,殷切的目光注视着终爻,“我二人在西方修行,近来因为三族在须弥山驻扎,被迫无奈之下,只能流落此地。却不想刚来这里,就感到有一物与我等有缘。”

他这模样有点传销内味了。

终爻小心后退一步,有点后悔和他搭讪了。

准提道人还在抹着脸哭诉:“我二人来到此地,风餐露宿,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今天本打算就这么在雨中过这一夜。却不想看到了道友。”

终爻挑眉:“家小,道友若是没有居处,可在附近开辟一洞府。”

“我们也有此意。”准提一喜,眼睛不安分地扫在他的袖间,腆着脸皮说道,“可惜我们二人没有趁手的工具,可否借道友的斧子一用呢?也好让我二人稍稍轻松一些。”

终爻看了两眼,终于发现为什么觉得这道人给他的感觉有些熟悉了。

他的租户里有个大妈,平时看着人挺热情的,花钱各方面也不含糊,但是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也喜欢花别人的钱。

终爻一个人住,没有想要做饭的动力,平时外卖和营养液对付着,家里的锅碗瓢盆就是摆设。大妈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准了这点,时不时捏着两个青果子过来找他,走得时候还得顺带顺走他的锅碗瓢盆或者零食瓜果给自己小孙子。

说是借,其实从未还过。

等到家里的杯子啊什么的失窃好几次之后,终爻终于发挥社恐本能,闭门不出,彻底拒绝对方造访。

两三次以后大妈放弃来薅他羊毛,不过邻里邻居的,时不时和别人念叨两句,终爻自闭的名头就被她给传播出去了。

拉着别人就叹气:“唉,那孩子。你和他说话,他都不愿意理你。现在我去敲门和他聊聊天都不让我进了。”

这一刻,准提和大妈身影在终爻眼中逐渐重合在了一起。

他晃掉脑子的猜测,拒绝道:“这斧子也不是什么新鲜东西,道友若是想要,再造一把就好了,何必和我讨唯一趁手的工具呢?”

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偏偏靠白嫖。

终爻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一眼,抱着自己的小斧子离远了一点。

准提巧取不成,脸色耷拉了下来,一张慈眉善目的脸下,却显得阴恻恻的。

他的话半真半假。

三族去了须弥山,他们只能暂时避开三族锋芒,离开须弥山是真的。可是找不到地方住却不过是他托辞。

不过是因为今天路过竹林的时候,偶然发现那柄小斧头的不同,所以过来查看一番究竟是什么法宝。却不想居然看到宝物蒙尘,被这个小少年拿在手中砍柴。

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准提不想宝物蒙尘,自然是想要从这小少年手中讨出来的,却不想这人居然如此自私。宁愿拿他砍柴,也不愿意帮助他们。

准提叹气,痛心疾首说道:“道友是嫌弃我二人吗,就连一小物也不愿意借我?”

来了来了,道德绑架来了。

终爻朋友最害怕他出门被骗,所以曾经给他放过各种防骗视频。

终爻脑袋上当即亮起了小警钟,移动着步子就想离开。

“唉。”准提叹了口气,“看起来道友确实不愿意同意我二人借东西的计划了。”

准提开口,神色庄严:“既然如此,那就冒犯道友了。”

交涉不成,准提给接引一个示意,在接引点头之后,身后现出一丛高大的竹子。那竹子碧绿莹莹,周围云雾攒成一团,飘飘浮浮,看起来极为喜人。

终爻回头就看到这么一片竹子,眼睛当即亮了起来。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二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