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不侍寝?砍了!
上一章 64你是我的倚仗 主目录

65幸福的传奇

作者:蓝艾草 更新时间:2015-03-12 16:54:17

56幸福的传奇

三月里,草长莺飞,去岁雪灾严重的西北蛮夷挑起了战争,边境告急,晏平自告奋勇挂帅出征。

他走以后的第五天,玉妃求见。

我对这隔年的宿敌如今已经全无应对的兴趣了。她当初曾经留在我心上的疤都教皇帝陛下的温柔体贴熨平了。

不过是个全无相干的路人罢了。

玉妃进来的时候,简衣素服,袅袅娉婷,剥去她身上那层骄纵的外衣,她也不过是乱世之中的一叶浮萍而已,身世堪怜,来去全然不由自已。

她向我恭敬行礼,匍匐在我的脚下的时候,我忽然难得有了慈悲心肠。大约是如今我腹中的孩儿正在一天天长大,整颗心都柔软到难以置信的地步,我与她竟然难得的不曾再起冲突。

玉妃的目光在我滚圆的肚子上凝视了片刻,娥黄紧张的拿了条薄被来盖在了我的肚子上,几乎惹得我失笑。

她如今哪里又值得我这样紧张了呢?

我笑着请她落座,她谢过以后,坦然坐了下来,憔悴的面上浮起一个苦笑:“从臣妾认识娘娘的那天开始,娘娘就活的自由不羁,随心所欲,这么多年一直未曾改变,这一点臣妾真是羡慕!”

我该向她炫耀一下自己有个全心为着女儿一生长远打算的好爹爹,而非她遇上的卖女求荣的爹吗?

这样似乎太戳人心肺了。

爹好,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

炫耀这种事,还是稍嫌浅薄了一些。

“各人境遇不同而已。”

我含含糊糊回她,缓缓摸着自己的大肚子,如今我要为自己肚里的孩子积福,出口伤人是不对的,佛祖不会原谅我的。

她露出一个悲凉到极点的笑容,似乎对着我简直生出一种夏虫不可语冰的感觉来,然后深深的拜了下来,请求出家前往宝济寺服侍太后娘娘。

我与她,从前不曾有过了解的机会,不曾有过和解的愿望,如今虽身处同一座宫殿,可是境遇到底天差地别。

有宫人曾经来报,晏帅出征之前,玉妃娘娘曾将晏帅堵在御花园里,大哭一场,不知说了些什么。

这件事,皇帝陛下也知道。

但他似乎习惯了戴绿帽子,竟然毫无震怒的迹像,将此事交给了我处理。

我一度怀疑这男人有问题,疑惑不解:“陛下似乎是对戴绿帽子情有独钟,不见天子一怒,让我好生安慰,以后哪怕有朝一日我真的给陛下戴了绿帽子,也可以继续过我的安稳日子,不怕掉脑袋了。”

当时天子一怒,就……将我推倒在了床上。

不过碍于我的大肚子,他只能扯着我的耳朵,黑着脸警告我:“别人的女人如何我不管,你若是敢给我戴绿帽子……小心自己这双腿!”

……搞半日原来后宫这些女人,是别人的女人,与他全然无关啊?

陛下您浪费米粮养着别人的女人,到底为哪般啊?

这话我再不敢问了,只能默默憋回心里去。

他有时候生起气来,还是很可怕。虎须不能随意捋的。

秦玉筝在一个细雨绵绵的春日,离开了皇宫,前往宝济寺。

送她出宫的宫人回来曾报,玉妃娘娘离宫之日泪痕满面,回望宫阙,大有依依不舍之感,说不准是想与太后娘娘合谋,想法重回宫掖,徐徐图之。

——孩纸你想太多了!

她大约是觉得从此以后再不能在御花园偶然遇见她的晏郎而伤心罢了。

困在这金碧辉煌的牢笼里三年,她的心从来不在凤朝闻身上。

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当年睿王爷将她送进宫的时候就知道女儿痴恋晏平,与旁人无意。

凤朝闻也明白这不过是别人表示友好臣服而轻易送出的一件礼物而已。

玉妃最是明白自己的心。

可是乱世烽烟,家国天下,富贵迷梦,哪一个容得下一腔痴念,儿女情长?

我能有今天的造化,上苍待我何其厚也?!

五月底,晏平传来捷报,大军势如破竹,平定了西北蛮夷。蛮夷投表降书,俯首称臣,自愿岁岁称臣,年年纳贡,并乞求联姻。

凤朝闻收了夷族降书,并赐皇妹敏安公主下嫁夷族首领,只等大军班师回朝,令夷族首领亲来迎亲。

七月初,大军班师回朝的那一日,我在重华殿痛的生不如死,几番挣扎,在皇帝陛下焦虑的拍门声中,在接生嬷嬷与太医院彻夜通力合作之下,生下了一个男孩。

听说大军入城,朝中文武大臣全去城外迎接大军,彼时缺席的皇帝陛下正在重华殿外焦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转,全无平日的岿然不动之姿。

娥黄说:“主要是娘娘叫的太惨了,好像痛到快要死了一样,陛下瞧着比娘娘还痛,脸色惨白。”

这丫头还不知道自己犯了忌讳,又喜孜孜道:“娘娘疼起来真是一鸣惊人啊!”

她还记着我从前不知疼痛的感觉。

我的儿子,他叫凤轻君。

皇帝陛下说,只望他懂:“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

我瞧着襁褓里这粉嫩的小肉团,这样深的期许,只觉任重而道远,不免疲累,悠然梦去。

愿望一向美好,可是现实总是残酷。

轻君渐渐长大,桀骜难驯,淘气异常,尤其喜欢跟我对着干。我在殿内收藏的若干未看完的话本,春祭微服出宫买回来的傩面具,傩符,一个不注意,就被他给全部毁了。

我忍无可忍之下提起戒尺追着他满皇宫的跑,身后跟着想拦又不敢拦的宫人。

这时候想起爹爹从前抡着棍子追我的情景,内心颇为感慨。

其实这种事情,我小时候也没少干……

我想爹爹从前不是不想对我使用怀柔政策,而是我实在不知好歹,非要激得他失了耐性,只能选择武力镇压了。

每一个暴走的爹娘背后,必定隐藏着一只魔怪一样的孩子。

他被裹在襁褓里的时候粉嫩无害,诱人可爱,可是一旦下了地开始行走,巨大的破坏力与想象力总是令人叹为观止。

皇帝陛下已经习惯了我三不五时追着轻君满皇宫的跑,他倒好,非但不帮我一把,反而坐在一边笑咪咪看戏,并令宫人打扇煮茶,一边与田秉清耳语:“皇后久在重华殿窝着,不肯出来走动走动,轻君这法子极好……”

我挥着戒尺冲上去质问:“感情轻君这般淘气,都是陛下的旨意?”

他无辜的看着我:“皇后说笑了,朕怎么能故意教坏孩子呢?只是瞧着皇后在御花园里跑跑,气色红润不少,强如朕两日三天向着石清询问食补的方子。”一副为了我好的端方模样。

轻君从他身后的树丛里冒出头来:“父皇救命!”迅如脱兔一般冲了过来,撞进了凤朝闻的怀里。

……

他最终还是免不了一顿戒尺。

凤朝闻宠起孩子来,总还是有点原则的,不比童伯对我毫无原则的回护。

他捧着轻君被我打红的手心,吹了又吹,一再告诫:“让你母后出了重华殿在御花园里活动活动的初衷是好的,只是你毁了她私自出宫买回来的东西,就有点不应该了……下次记得让她追追你就可以了,千万别再毁坏东西了……”

我:“……”

他就是这样教育孩子的?

难怪轻君会越来越淘,完全不听我的话!

我深深的为大齐如今的天下而忧虑,假如皇帝陛下拿这样完全抓不住重点的态度去治理国家,恐怕我这样安逸的日子又过不了多久了!

轻君嘟着小嘴,小声教唆皇帝陛下:“母后偷偷出宫,既不带我,又不带父皇,父皇禁她足,罚她抄女戒!”大眼睛偷偷眨啊眨向我这边瞧过来。

我朝着他呲牙,做出一个凶狠的表情,他立即受惊一般缩回到了皇帝陛下的怀里。

轻君的教唆不久之后真的应验了。

我再次怀孕,且胎象不稳,被凤朝闻又一次禁足在龙床上。

不过这次禁足之后也有好处,不用我再追着轻君跑了,只要我一声令下,皇帝陛下会长腿伸出去,拎着轻君这只猴子送到我怀里,让我打。

我扬起手,作势要打,父子俩一样眼巴巴的瞧着我。

凤朝闻:“逸儿,石清说你要少怒,好生休养,打这小子还要费力气,不利于腹中胎儿,要不押后……秋后再打?”

你当刑部关押的犯人呢?还有秋后一说。

你怎么不说来替我打?

南征北战杀人无数的皇帝陛下,对儿子连根手指头都下不去?

真令人难以置信!

轻君则瞪着一双乌溜溜的漆瞳,死命憋出些眼泪,呜呜咽咽:“母后有了妹妹以后就不疼轻君了……难道我是捡来的吗?”

……这爷俩的目标其实只是想避免这小子挨顿打吧?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在他肉肉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巴掌:“小坏蛋,你怎么知道是妹妹?”

他收了声,抹干净眼泪,磨人一般的在我怀里蹭,讨好的在我脸上亲了又亲:“母后,给我生个妹妹来玩嘛,粉粉嫩嫩的,比别人家的妹妹还要漂亮……”

新年宫宴,有命妇携幼女进宫请安,只是那个小姑娘比轻君大了足足三岁。

他从哪里觉得,那个小姑娘只能称为“妹妹”?

听娥黄说,他甚直碰到宫里漂亮些的小宫女,都一律称为“妹妹”,这真是个令人头疼的毛病。

我也忍不住盼着自己生个女儿,好改了轻君的这个毛病。

心蕊出生的时候,凤朝闻与轻君着实高兴。

我也一直认为,生下女儿心蕊,是对我辛苦养育轻君四年来的补偿。

心蕊娇美可爱,像花朵儿一般,只除了爱哭这一点,别的都好的让人贴心贴肺。

不过这四年间我已经习惯了捶打瓷实的轻君,忽然之间要我再养育一个娇娇嫩嫩的女儿,粗手粗脚,难免有些照顾不周。

连娥黄都在我抱着心蕊的时候胆颤心惊的在旁守着:“娘娘小心点,小公主不比太子殿下耐摔,女孩子家家,磕着碰着了哪里,可就毁容了……”唠唠叨叨,如一只护崽的母鸡。

凤朝闻每日下朝,必要亲自抱抱心蕊。有了女儿之后,他终于察觉出了自己在对待儿子教育问题上的错误方针,及时调整,送轻君去开蒙。

他选定了晏平做太子太傅,并问我有何意见,我想想晏平那一肚子学问,又是个文武全才的,强烈建议太傅文武全教,不必拘泥于书本,特别叮嘱皇帝陛下,一定要向太傅转达我的意见:太子殿下精力旺盛,又天生好学,望太傅在演武场上必要严苛一些,方能成大器。

和平时代,更要注重文治武功,不可重文轻武。

轻君苦着脸去了。

皇帝陛下抱着心蕊轻笑:“逸儿是自己追不上那小子,想着假手于人,好好惩治一下他?”

凤轻君捣蛋从来只在重华殿,毁坏的东西也从来只有我的私人藏品,出得殿来,对宫人礼遇有加,在宫里口碑极好

我摆出皇后处理宫务的面孔来,一本正经答他:“陛下太过狭隘矣!臣妾为了大齐千秋万代的江山,望子成龙,希望太子学有所成,继承大统,有错吗?”

我们都知道这只是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对于皇后暴戾对待太子殿下,宫中早有非议,小道消息甚直已经追溯到了皇后的成长史,据说在暴力家庭下长大的小孩,将来成婚以后,要么成为施暴者要么成为受虐者。

很显然,皇后属于前者。

皇帝陛下深知宫中这些传言,忍着笑应和:“错是没错!皇后如今也懂得精打细算,就太傅文武全教这一项,少请一个武师,又替朕省下了一笔开销,果然不亏为贤后!”

……他明明就是在讽刺我!

想到轻君即将在练功房经历的一切,我还是忍不住捶床大乐,一时忘了凤朝闻怀里的心蕊,笑声惊得她呜呜直哭,皇帝陛下手忙脚乱的哄孩子,我在龙床上笑到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幸福的日子甜到好像没有尽头,甜到要让人潸然落泪的地步。

明年的清明节,我大约可以跪在爹爹坟头,向他老人家祷告,那些他倾囊相授的人生经验,我正在一条条验证,每验证一条,就是一条幸福的传奇。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实体书正文结局奉上!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64你是我的倚仗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