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迫和情敌结婚后
上一章 第十六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章

第十七章

作者:安次甘儿 更新时间:2020-10-19 06:39:07

第十六章

池饮冬不明白,季念青这是晚上没有吃饱吗?原本以为这啃咬的时间一会儿就会停止,但季念青真的是啃咬之王,足足啃了十来分钟都还没停。

池饮冬的肩胛已经被啃湿,衣服上沾了不少她的唾沫。

池饮冬倒是没嫌弃她恶心,只是觉得有点难忍,心头像是在被蚂蚁啃噬,实在难耐。

在这没完没了中,池饮冬终于受不了了,她伸手攫住季念青的下巴,食指堵住她的嘴唇,想让她停止啃咬。

事实是池饮冬还是失策了,她长如葱段的食指堵住季念青嘴的时候,季念青非但没有停止,还伸出小舌轻轻的舐了舐她的手指。

她的舌很软,唾液温暖且滑,舌尖触碰到食指时,池饮冬先是一颤,眼睛蓦然睁大,立马将手移开,再也不敢放在她唇上,但又痒又麻的感觉还是在她浑身蔓延开来。

有的人撩而不自知,兴许就是季念青这样的人了。

池饮冬也不是一个被动的人,被季念青这样三番五次的搅乱心神,最终索性将她紧紧抱入怀中,一只手将季念青圈住,好让她老实一点。

池饮冬心想,不该摸的地方季念青就别摸,不该啃的地方就别啃。如果她要是再啃自己,那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了。

好在她将季念青抱在怀里过后对方竟然安分下来。

兴许是觉得池饮冬的怀抱很是温暖,所以乖乖依偎在她怀里不再啃人了。

后半夜的季念青老实了许多,池饮冬很快困意袭来,眼皮耷下,很快也睡着了

窗外雷雨交加,两人却一夜好眠。

池饮冬睡得太晚,早晨起得更晚些。

先睁开眼睛的是季念青,她昨夜的确是做了梦,梦到自己回到古代,竟然变成了皇上,拥有众多妃子,其中一个人竟然是池饮冬???

梦里的季念青看着池饮冬变成了自己的妃子,竟然开始狂笑起来。

她想着从今往后池饮冬都将对自己言听计从,而自己则成了掌控她的人,心中简直酸爽。

梦到这里还不算,她还梦到池饮冬为了讨好自己专门为自己做了许多菜,自己倒也给了她面子,吃了不少。

不过梦终究是梦,当季念青睁开眼睛那瞬间发现自己和池饮冬竟然就近在咫尺,她内心简直慌得一匹。

池饮冬就距离季念青不过五六厘米,而季念青发现自己竟然就这样乖乖的躺在她怀里,池饮冬人很瘦,但被她搂住的时候感觉却不赖,软软的,挺温暖的。

季念青眼珠子往上抬就能看到池饮冬的睡颜,即便是素颜,池饮冬睡觉的样子还是迷人。

她多看了两眼,池饮冬狭长的睫羽偶尔因梦细微颤动,挺直端庄的鼻梁连季念青都觉得好看。

她觉得池饮冬睡着的时候有种说不出来的温柔,并不像是她平常那种冷漠。

看了一会儿,季念青回过神来,心中开始发愁了。

不仅仅是池饮冬抱着她,她也紧紧的抱着池饮冬,两人的姿势简直宛如如胶似漆热恋中的情侣。

抱着就算了,季念青发现自己的腿还搭在她的腿上,稍不注意动一动,就能磨蹭到池饮冬的肌肤。

此时此刻季念青真的慌张,这一次二次的睡觉不老实,上一次没被池饮冬逮到,这一次抱得这么紧,想溜也溜不掉了。

她就这样躺在池饮冬怀里,脑袋飞速运转,试图想出对策。

可是办法不就只有一个么?先将自己的手和腿拿开,再将池饮冬抱着自己的手拿开。

可是这样百分百会把池饮冬吵醒,除非池饮冬是一只叫不醒的猪。

季念青没辙,不过好在这两天双休,她不用急急忙忙的去上班。

索性破罐子破摔,季念青也不打算起床了。

她决定就装死,就装睡,反正等池饮冬先醒来,自己假装睡觉,只要不当面对峙,那一切都好办。

于是她闭上眼睛准备睡第二波。

结果眼睛闭上还没个三五秒钟,床头柜那边突然发出“滴滴、滴滴、滴滴”的声音。

季念青心脏狂跳,差点没跳出嗓子眼儿来。

她镇定心神,还好那是池饮冬的闹钟而不是自己的。

池饮冬听闻闹钟声响,挪了挪手,那抱着季念青的手移开,去将闹钟摁掉,紧接着手又搭了回来,重新放回季念青身上。

这一来一去的季念青觉得自己的心情仿佛是在坐过山车一样。

她心想现在无论如何只能装死了,反正池饮冬已经醒了,肯定知道自己已经越界了。

而且手脚都还压在她身上的,季念青无路可退,只能继续装,任由池饮冬处置。

季念青眼睛紧闭但耳朵却尖细,细细感受着池饮冬的一举一动。

对方先是动了动手指,随即将手臂拿开。

下一秒季念青感受到池饮冬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对方再轻轻使力,试图将压在她肋骨上的手移开。

季念青心里喊着谢天谢地,完全配合池饮冬的动作。

对方先是拿开了季念青的手又拿开了腿。

接着就没了动静。

按道理说池饮冬应该起床了才是,可她真的一点儿动静都没了。

季念青思来想去内心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池饮冬会不会正在盯着她看?

这个想法一出,她感到极其的不自在,但又不能睁开眼睛。

事实是季念青总算是猜对了一次,池饮冬的确正盯着她看。

她看着季念青的睡颜,两人竟然不约而同的觉得对方睡着的时候更加温柔一些。

而季念青眼角有一颗痣,这也是池饮冬最喜欢的,她盯着那颗痣看了一会儿,像是有魔力一般,驱使着池饮冬伸出手指。

指尖触碰到她的那颗痣,不算大,摸起来只有一点点凸。

池饮冬的指腹在季念青眼角的那颗痣轻轻的摩挲,季念青感到心头一阵怪异,但未吭声。

如此来回几次池饮冬才将手缩回。

这一系列的动作完毕之后她才挪动身子准备起身,动作很轻。

季念青发现自己睡着的时候池饮冬的动作似乎一直都很轻,几乎不会发出什么声响。

她打算等池饮冬离开过后再睡一会儿。

季念青闭着眼,没了视觉,所以听觉和触觉尤其灵敏。

听着池饮冬窸窸窣窣起床的声音,最终离开了这张床。

季念青心中大喊一声万岁,觉得等池饮冬出去过后自己翻滚几下,这件事就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

可下一秒,安静的房间里突然发出“咔擦”一声。

季念青接近石化。

那声“咔擦”是怎么回事?池饮冬在拍照吗?她在拍谁?

自拍吗?不可能,池饮冬这种一年发不了一条朋友圈的人怎么可能自拍。

所以答案只有一个,池饮冬在拍自己。

季念青闭着眼睛,狠狠咬了咬牙,这池饮冬的确是厉害,知道拍照留证据。

几乎有那么一瞬间季念青不想装睡了,她简直想跳起来一把夺走池饮冬的手机。

“咔擦”

又是一声咔擦的声音。

紧接着季念青听着池饮冬绕床走的脚步声,似乎是到了她的背后。

“咔擦”

又来了一张。

季念青算是明白了,池饮冬这是在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拍下证据。

大概这么拍了五六张,对方才折身去了卫生间洗漱。

卫生间的房门一关,季念青立马睁开眼睛,眼神里蓄满了绝望。

想要在池饮冬这个女人这里耍赖皮,实在是太难了。

这人有一千种办法整蛊自己,但自己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此刻季念青心里已经开始脑补睡客房的悲惨,也想起了当初自己信誓旦旦定下的规定,现在简直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她本无意要越界,从前在季家的时候那张床那么大,想怎么滚就怎么滚,睡觉老或者不老实这种事又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明明睡前还相敬如宾,怎么睡后就如胶似漆了呢?

季念青想着想着竟然有点委屈,想着等会儿睡醒过后池饮冬肯定要让自己去睡客房了。

这主卧她床都还没睡习惯就要去睡客房,这也太惨了些。

更何况……客房里不是住着一只猫吗,难道从此以后就要和猫咪相拥而眠?

季念青越想越不是滋味,那双亮泽的杏眼中闪过一丝无望。

她在床上滚了几圈,乖乖又回到了自己的区域。再看那条凉被,已经和池饮冬的被子裹成了一团。

季念青哼了一声,将自己的被子扯过来盖在身上,像是赌气一般,她身子一侧,背对着卫生间,心想反正都被发现了,不如多睡一会儿。

池饮冬在卫生间小声洗漱,一只手拿着电动牙刷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大拇指不停的在屏幕上翻动,嘴角的笑却一刻都没停。

大约二十分钟过后,卫生间的门被打开。

池饮冬了季念青一眼,见她已经睡到自己床的位置,身上那条凉被还裹得紧紧的,双肩因为均匀的呼吸在上下微动。

睡着时的样子倒是可可爱爱,即便只有一个背影,但和平常与自己作对时截然不同,在池饮冬眼里,季念青其实一直都傻傻的,只不过在别人面前还总是逞强。

她站在卫生间门口,盯着季念青熟睡的背影看了良久,最终嘴角漾出前所未有的灿烂笑容。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六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