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迫和情敌结婚后
上一章 第十五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六章

作者:安次甘儿 更新时间:2020-10-19 06:39:04

第十五章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听瑜冰说这雨在她那边早就下成了暴雨,两人虽然在同一个城市,家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方向。

而这边的雨虽然晚了些,但暴雨终究还是在晚上抵达。

雨点啪嗒啪嗒的打在窗户上,外头的风开始发狠的刮,黑森森的树被吹得狂舞,季念青静心听着雨声,偶尔也能听到浴室的花洒喷出哗啦哗啦的水声。

大概过了半个钟头,浴室的门被打开,门缝透出一道光,卫生间里的氤氲气息缓缓往外冒。

季念青佯装着闭眼,耳朵却尖细。没过一会儿听到池饮冬穿着拖鞋朝床这边走过来的声音。

她本以为池饮冬要到床上来了,大概是装睡的原因,季念青心中没由来的紧张,没想到池饮冬走到半路却停下了脚步,季念青借着暗光眯着眼睛去看她。

见池饮冬穿着一条淡色吊带睡裙,她身段纤长,裙子长度恰到好处,能够看到她均匀皙白的小腿,此刻她正勾着身子去捡地上那条打湿了的裙子,因为池饮冬背对着季念青,所以在她委身时裙摆上移,季念青睁开眼睛,将池饮冬的长腿看了个遍。

季念青就这么盯着她的腿看,眼睛眨都不眨。

看了不吃亏看了不上当。

对方却毫无察觉,将裙子捡起放到卫生间的洗衣机里。

池饮冬走路时的步子很轻,明显是怕打扰到季念青睡觉。

季念青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池饮冬进了厕所又出来,想着大概她是要到床上来了,又闭上了眼睛,结果对方却径直走出了这门,门被轻轻带上,人又不见了。

池饮冬人一走,季念青就从床上坐起来。

说实话这觉她也睡不着,刚才的好奇心又浮上心头,实在是太想知道池饮冬这饭后到底去了哪,不然怎么从回来开始就不对劲了。

这种拽着拉着她心情如带刺的藤蔓,将季念青仅有的一点睡眠搅得全无。

她不知道池饮冬又去了哪,是去了隔壁房间还是去了楼下,亦或者又出去了,总之那门的隔音效果太好,季念青什么都听不到。

好奇心驱使她翻身下床,光洁骨感的双脚重新穿入那双拖鞋,即便略带犹豫,但她还是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小心翼翼的想要去开门。

季念青手刚扶上门把手,刚准备把门打开,结果下一秒那门却先她一步被打开。

门打开那瞬间季念青心脏猛地一跳,想要后退却来不及了,池饮冬开门即进入房间,估计也是没想到季念青会在这门背后,两人直接撞在了一起。

准确的说是池饮冬直接撞到了季念青身上,季念青一个重心不稳,本能的去抓住池饮冬,她手还没抓住池饮冬,对方的手就已经将她的腰紧紧搂住,将季念青拉进了怀抱里。

两人距离拉近,鼻间蔓延着相互之间的馥郁芬香。

季念青眯了眯眼,双手放在池饮冬的双肩上,她发现池饮冬只是单手搂着她,另一只手上还拿着一杯红酒。

就刚才这一出差点把那酒直接给洒在两人身上,要是这样的话这澡就白洗了。

池饮冬蹙眉,声音略沉:“你在干什么?”

因为两人的距离太近,池饮冬说话时温润的气息喷洒在季念青的侧脸,那气息挠得她痒痒的,于是她只好略微侧了侧头,同时在池饮冬怀里找了个平衡,最终姿势站定后才从对方怀里出来。

季念青喉咙滑了滑,正了正色,试图将自己的慌张掩盖,轻咳一声回她:“没干嘛,想下楼上个厕所。”

这话一出季念青就骂了一句自己蠢货。

果不其然池饮冬说:“这里不是有厕所?非要去楼下上?”

季念青尴尬的咳了一声,回她:“我这不是睡懵了嘛,忘记了。”

说完这话她转身,撒着拖鞋到卫生间里去上厕所,动作尽量流畅,也好在她留给池饮冬一个背影,所以池饮冬并没有机会看到她略带尴尬的面色。

进入卫生间,季念青假装上了个厕所,连裤子都没脱,数着秒数最后按下水箱按钮,再若无其事的走出房间。

出门时池饮冬正坐在梳妆台的椅子上,她正拿起那杯红酒,饱满的唇在杯沿轻轻抿了抿。

季念青瞄了她一眼,目光快速收回。她其实不是很困,可还是假装揉了揉眼睛,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慢吞吞的准备到床上去。

池饮冬将红酒放在桌面上,冰凉的液体顺着她的喉咙往下,只留下久酿过后的葡萄美味,她微微阖眼,对季念青说:“陈隆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你还没给我结果。”

季念青躺在床上,将凉被盖在自己身上,只剩下一颗脑袋,说:“可以合作。”

池饮冬勾了勾嘴角,但房间光线太暗,季念青并未看到她的笑。

“那我们明天签合同。”

“嗯。”季念青只嗯了一声,没再多说话,侧身背对着池饮冬,这次是真的准备睡觉了。

池饮冬看着她的背影,季念青很瘦,但却不是干瘦的那种人,该有的地方有,一张可御可纯的脸,虽然那个时候大家也不懂什么御什么纯,总之就觉得她好看,所以从青春期开始季念青就成了众多男生的暗恋对象。

虽然喜欢池饮冬的人也不少,但大多都因为她的冷漠而望而却步,或者仅限于暗恋,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

但季念青却不同了,她对别人虽然算不上热情,但如果别人对她热情的话,也不至于像池饮冬这样总是热脸贴冷pg。

池饮冬盯着她的背影良久,缓缓起身走到床沿,其实两人的距离不超过两米。

池饮冬掀开被窝,躺在属于自己的区域。

她心中萌发出想要触碰季念青的欲望,这种念想也始于青春期,可她从来都只是想想,从未真正实施过。

池饮冬承认自己不善言说,也承认自己不会表达。

就像刚才开门的时搂着季念青时,其实很想再多问她几句,可到嘴边只剩下一句干瘪瘪的话。

池饮冬侧身,正对着季念青熟睡的背影,一只手伸向她,但并未触碰到对方,手指在隔着大概十公分的距离的时候停止向前。

她不禁想象,真真切切触碰到季念青时会是怎样的感觉?是像刚才那样偶然将她搂入怀中的温暖吗?

还是说,会更加温暖一些。

她记得季念青对很多人热情过,和自己妹妹关系好,见过过季念青和池素在一起的放松和开朗。

再想起柏芥,那时季念青很喜欢柏芥的时候好像也很狂热。

唯独对自己,好像总是拒之千里的。

池饮冬还在想着这一条条细事,身旁的人却呼吸逐渐变沉,池饮冬心想连季念青都睡着了,那的确是快到深夜了。

她缩手,随后平躺,回到原来睡觉的姿势。

盯着天花板,窗外哗啦哗啦的雨声还伴随着呜呜声的狂风,厚厚的玻璃起到消音的作用,那声音时大时小,但总像是隔了一层薄膜。

池饮冬缓慢阖眼,困意瞬间袭来。

今天的她,的确是太累了。

那雨还在下,可没一会儿两人都睡着了。

深夜,季念青开始不老实起来。

她先是翻了个身,砸吧了一下嘴,不知道正在做什么梦,竟然傻乎乎的笑了笑。

即便窗户被关得严严实实,但夜晚的温度要比往常更低了些。

她只盖着一条薄薄的凉被,兴许是感受到寒冷,于是开始寻找温暖的地方。

季念青那又长又细的手往池饮冬的方向摸了摸,没有摸到她人,不过摸到了池饮冬的被子。

她将池饮冬的被子往自己这边拉,对方虽然也睡着,但被角却是被压得死死的。

所以季念青拉扯几下无果。

既然被子拉不过来,那她就主动出击,季念青闭着眼,意识迷迷糊糊,只觉得冷,所以裹着自己的被子的同时还朝池饮冬靠近,挪了大概半米,最终挨到了池饮冬的胳膊。

接着她钻进池饮冬的被窝,瞬间感到暖和。

顺便再将脚和手搭在池饮冬的身上,和昨天一样的八爪鱼姿势,整个过程行云如流水,她这样倒是睡得香甜了,可池饮冬本就浅眠,被她这么一扒拉,立马就惊醒了。

还是和昨天一样的感觉,像是被八爪鱼一样紧紧裹着,池饮冬本来是很不习惯和别人这样亲昵的。

但她稍稍清醒才反应过来这又是季念青,想推开她但又觉得这样抱着好像除了紧了点也没什么,池饮冬并不反感这种接触。

但她真的想把季念青现在的行为拍下来。

想当初说越界就去睡客房的那个人是她,可自从两人一起睡开始,季念青没有哪次是不越界的。

此刻季念青的手就搭在池饮冬的肋骨处,有时夹着池饮冬大腿的脚会动一动。

池饮冬受不了她的动作,但又不能把她叫醒,自己刚才好不容易才睡醒,现在又被身边这女人搞得生无可恋,怎么都睡不着了。

池饮冬推开她也不是,就这么躺着也不是,一时之间陷入两难,但季念青睡觉实在是太不老实了,她的手开始从肋骨处上移,池饮冬立马一把压住她的手背。

对方对于池饮冬这个动作表示不满,鼻腔里嗯嗯哼了几声,手上的动作倒是被池饮冬制止了,可嘴却不老实起来。

季念青原本就靠在池饮冬的肩膀上,手被压住过后竟然开始啃池饮冬的肩膀。

刚开始池饮冬只觉得肩膀痒痒的,紧接着感受到季念青在咬她。

咬的力度不重,轻轻的,像是小猫咪用乳牙轻轻的在和主人玩耍。

池饮冬穿的衣服很薄,被季念青这么一咬,心跳突然漏了一拍,睡前才压制住的想念又被激发了出来……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五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