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迫和情敌结婚后
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章

第十二章

作者:安次甘儿 更新时间:2020-10-19 06:19:33

第十二章

季念青像缩头乌龟一样躲在被窝里,大概持续了好几分钟,见身旁的人没有动静,她才蹑手蹑脚偷偷起床,快速溜到了一楼客厅。

她坐在沙发上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待到她离开房间后,池饮冬才缓缓睁开眼睛,双颊染上一层绯红。

尴尬的不止季念青,还有她。

睡个午觉都能被摸,谁想得到?除了装睡还能干嘛?难道睁开眼睛双双干瞪眼吗?

池饮冬知道很大概率季念青是真的睡着了,可是刚才她的手放在那就放在那,捏什么捏?

此刻季念青待在一楼客厅,电视荧屏还暂停着池饮冬上午看的纪录片,窗外依旧是阴霾天气,天空一片暗沉。

她百般无聊的坐在沙发上,整个人脑子还是懵的。

为什么会捏呢?

怎么就捏了呢?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不过从手感上来说,其实感觉还真不差,池饮冬那啥应该不大不小,尺寸大概是在b?

是自己喜欢的型号。

但具体要说有什么感觉么,季念青觉得自己还真的没有那方面的感觉。

这也是情理之中,饶使她池饮冬长得再美身材再好,季念青也对她不感冒,

对她的讨厌还是丝毫不减。

她坐在沙发上东想西想,为了让自己的注意力从池饮冬那里转移开来,季念青拿起桌子上的遥控,准备将那暂停的纪录片重新播放。

遥控器下压着一张纸条,季念青本来没注意的。但那张纸过于显眼了些,因为是一张商业支票。

季念青没忍住朝那支票瞄了一眼,看了看数额还不小,并且是池饮冬支付给别人的。

她也没想太多,毕竟这是池饮冬的事,问多了就不好了。

于是季念青开始看电视,接着池饮冬上午看的纪录片看,纪录片讲述的内容是关于埃及艳后的墓地遗址,探讨她的墓址到底是在海港以内还是海港以外。

本来季念青只是想随便看看,结果被纪录片的内容吸引。

她稍稍调整了一下坐姿,双脚抬起放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正好身旁有一条薄被,季念青没想太多,将那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那凉被盖在身上,味道香香的。

池饮冬在床上磨磨唧唧了半天,最终还是翻身下床。

走到二楼阶梯的时候隐隐约约就听到了电视播放的声音。从二楼楼梯朝下看,只看到季念青的背对着自己。

她身上的被窝被裹得严严实实,此刻她正专心致志的看纪录片。

细细柔软的头发搭在肩头,乖乖看电视不说话的样子倒是和季念青平常的样子不太相符。

池饮冬心头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这人竟然看电视这么着迷,对于刚才发生过的事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想至此,突然心有不悦,于是她站在二楼阶梯处轻轻咳了一声。

兴许是电视播放的声音太大,也可能是季念青看得太入迷,她并未对池饮冬的轻咳有任何反应。

池饮冬无奈,只好下楼,缓慢踱步到季念青身侧,看她一本正经的在看电视。

“你为什么裹着我的被子?”

身侧突然响起那道冷而疏离的话语,季念青从纪录片的内容里跳跃出来,侧目看了池饮冬一眼。

她身形高挑,不论从她的声音还是眼神,站在那里的时候都给季念青一种说不出的距离感。

“什么?”

池饮冬抬手,指了指季念青身上的薄被,再次强调:“你裹的,我的被子。”

季念青原本手还拉着被子,听池饮冬这么一说,双手一松,那被子没了力道直接从她肩膀上滑落。

她白了池饮冬一眼,不满道:“嘁,小气!早知道是你的我才不碰!”

池饮冬对于季念青的抱怨完全免疫,眼神飘到遥控板上的那张支票上,上前几步快速将那张支票掠回手里。

她这个动作引起了季念青的二次不满:“藏什么藏,都看完了,一千万嘛,给红乐集团的嘛。”

“你偷看我的东西?”

季念青摊手撇嘴,不以为然,“什么偷看,自己放在遥控器下面,还怪我咯……再说了,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就是违约嘛。”

池饮冬将那支票对折,食指中指夹住,轻轻放在自己裤包里。

她再抬头看季念青时,目光明显犀利起来,季念青也没在怕的,傲气与她对视。

两道目光交接在一起,沉寂的空气中仿佛多了一抹□□味。

池饮冬脸上没有表情,可正是她这没有表情的脸给人一种强大的气场压迫感。

季念青感受到她的气压,一直盯着池饮冬的那双眼睛也忍不住眨了眨。

其实内心很慌,表面却不能输,季念青暗中告诉自己要挺住。

怎知池饮冬却突然冒出一句:“看来你午觉睡得很好,现在有力气和我吵架了。”

说起睡午觉,季念青顿时心虚到极点。

从池饮冬的话语中,季念青不太确定她是不是因为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而故意嘲讽自己。

就凭着这一点,季念青的气场微败下来,中气不足回复道:“关你什么事…你还好意思问我,都跟你说了我要睡午觉,你还跑上来和我一起睡!”

池饮冬依旧板着脸,嘴角却不经意的勾了勾。

“床不是一人一半吗?想睡就睡。”她说话时看着季念青,嘴角浅藏的笑意荡漾开来,饶有深意,又说:“对了,你睡觉这么不老实,你不会越界了吧?”

季念青心头咯噔一声,因为心虚,眼睛微瞪,音量情不自禁升高:“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越界!”

“那最好是这样。”池饮冬俯身,拉近了和季念青的距离,既而压低音量,慢条斯理道:“不然的话,你只有睡客房。”

季念青冷笑一声,心虚中带着点暴躁,“管好你自己吧,谁先越界还说不定呢。”

池饮冬看她这副明明很心虚还要强撑的模样,觉得很是有意思,想要捉弄季念青的想法也愈发强烈。

于是池饮冬当着季念青的面伸了个懒腰,扭了扭脖子,嘴里不紧不慢的啧了一声,说:“怎么觉得全身酸痛,中午之前还好好的,也不知道是没睡好还是被什么东西压到了。”

季念青目光闪躲,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有点手足无措,连说话都有点结巴:“关……关我什么事?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

说完这话她离开沙发,竟然有点暴躁的伸手抓了抓头发,不再去看池饮冬,适时开溜。

季念青觉得此刻自己的气场略弱,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一路奔到一楼卫生间,到了卫生间后立刻反手将门关上,她呼吸频率加快,气息明显不稳,心跳频率也徒增。

她觉得池饮冬的确是个可怕的女人,准确的说是对方好像能摸住自己的性子,知道怎样可以制服自己。

试图平复心情,开始给瑜冰打电话。

电话嘟了好几声对方才接通。

“喂?”

“瑜冰,我凉了。”季念青说话时声音低沉,生怕自己说话被别人听了去。

瑜冰不着急,反倒是笑着问季念青:“怎么了?”

“我真的是太难了,我刚才吃了饭上楼睡午觉,睡醒了发现池饮冬就睡在我旁边。”

“然后呢?”

“然后我不知道怎么睡着睡着就八爪鱼到她身上去了,还摸着她的xiong了!”

“噗……你牛!那她知道吗?”

“不知道啊!!!我醒的时候她是睡着的!!!”季念青心头不确定,又补充一句:“其实我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就觉得她好像知道,好像又不知道,就真的很烦啊!”

瑜冰不正经起来,问季念青:“话说池饮冬的xiong摸起来触感如何?”

“我呸!你能不能正常一点?我和你说正事呢!怎么办???我有点待不下去了,你快来接我!!”

“不来,下雨了,市里大暴雨呢,出来有什么好玩的。”

季念青咬牙切齿,想把瑜冰揉成一团,“你真行,真正需要你的时候你屁事都做不了。”

“害,你怕什么?就算摸了也是合法的,这也没什么的。而且我觉得你俩挺有意思的,挺好玩的,哈哈哈哈。”

“笑你妈个头。”

季念青情绪暴躁的直接挂了电话。瑜冰每次都这样,自己明明就很认真,怎么打电话给她听着就像是在开玩笑似的。

瑜冰还躺在床上,被季念青挂了电话她毫不意外,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季念青这真的是迷糊得不能再迷糊了,池饮冬已经很明显了。

季念青待在卫生间里,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池饮冬。

她索性就坐在了马桶盖上,拿出手机开始刷起了微博,总之就是不想出这道门。

大概半小时后,发出咚咚咚的叩门声,外头传来池饮冬的声音:

“你在里面干嘛?这么久了?”

季念青沉默。

“不说话那我进来了?反锁了也没用,钥匙就插在门上的。”

“你别进来!我马上就出来!”

季念青起身,欲哭无泪,发现自己坐得连腿都麻了。

“行,你饿不?饿的话我去做饭了。”

她是想拒绝的,但又很想把池饮冬支开,于是只好干瘪瘪的又妥协了一次。

“饿!”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