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迫和情敌结婚后
上一章 第十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一章

作者:安次甘儿 更新时间:2020-10-19 06:19:33

第十一章

季念青手里还拿着伞,雨点依旧啪嗒啪嗒的打在伞面上。

池饮冬说要回去吃饭,她一只手伸向季念青,把她手里的伞接到手上,说:“还是我来打伞吧。”

说话时声音柔柔的,但却很清晰。

季念青一个愣神期间,伞已经转移到了池饮冬手上。

“行,那吃饭吧。”

于是两人踱步回家,李姨刚将饭菜做好不久。

依旧是熟悉的四菜一汤,菜品不同,但毋庸置疑味道极佳。

季念青和池饮冬一起入座,吃饭前季念青还看到桌上放着早上没吃完的玉米饼,又瞄了池饮冬一眼,结果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季念青立马挪开目光,一瞬间心情微妙。

“小季,大小姐,你们俩试试我今天做的这个秋葵炒肉,味道应该不错的。”李姨指了指那盘菜,就放在两人中间。

那盘秋葵炒肉的确是色泽滑亮,光是看起来季念青味蕾已经开始分泌唾液。

池饮冬率先拿起筷子,道:“李姨辛苦,快吃饭吧。”

季念青也拿起手边的筷子,刚想夹那盘秋葵炒肉,结果池饮冬快她一步,将她想夹的那块肉已经夹走。

季念青心情刚要不爽,结果池饮冬却把那片肉夹到了她的碗里,一时半会儿季念青还有点懵逼,这池饮冬竟然还给自己夹菜?

对方语气清淡:“多吃点肉吧,你太瘦了。”

季念青向来不愿意拂了别人的好意,即便这人是池饮冬。

“谢谢,呃……我自己夹。”

话是这么说,还是没拒绝池饮冬夹的菜,那片肉季念青送到了嘴里,嚼起来一点都不含糊。

李姨这时开口道:“对了,大小姐,今天阿林有点事情,我得请一天的假,晚饭的话我等会儿做好了再走。”

李姨嘴里的阿林其实是她的儿子,独子,李姨很宠他,有点溺爱的程度,所以现在已经三十岁了,可还是像个巨婴一般。

池饮冬听李姨说起阿林,忍不住蹙眉,可毕竟也不是自己的至亲,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好,那你到了他那边给我打个电话。晚饭不用管了,就将就这些热一热吃吧。”

季念青吃了秋葵炒肉又开始吃红烧排骨,听池饮冬说什么晚饭就吃中午的剩菜,她心里还有点惊讶。

觉得池饮冬会是那种很浪费的人,看样子好像没有她想象中那么浪费。

季念青思考时目光飘飘忽忽,又飘到池饮冬那里,被她的那张脸吸引,她觉得池饮冬的脸清清瘦瘦的,挺翘的鼻子让她五官看起来很立体,但若是化了妆又带着点妖冶和妩媚,说不清她到底是哪种风格。

但如果一定要描述,那就是疏离中的美艳,清冷中的淡然,美得让人不敢靠近,冷得让人望而却步。

季念青目光下移,落在池饮冬捏筷子的那双手上,圆滑干净的指甲,骨节分明的手指,细长如葱。

她这样一边吃饭一边观察池饮冬,连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目光有些明目张胆,殊不知池饮冬一直盯着她。

如此盯了好几秒,池饮冬才开口问季念青:“你吃饭有盯着别人看的爱好?”

一语警示将季念青的神思拉回,眼神想要闪避,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对视上池饮冬那对深邃的瞳仁。

季念青脑子飞速运转,最后想出一个蹩脚的理由:

“嗯,吃饭喜欢愣神,刚才没看你,在发神呢。”

她刻意强调自己没看池饮冬,说话时面不改色也不脸红,好像这样理直气壮就没有撒谎似的。

池饮冬笑了笑,对于季念青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行为并不拆穿。

季念青一顿饭吃得神思恍惚,一会儿又想着关于池饮冬说的那个单子的事,一会儿又游神到九霄云外,总之目的只有一个,控制住自己眼神不要飘到池饮冬那里去。

吃完饭后李姨收拾碗筷准备洗碗。

季念青则是恹恹欲睡,她每次吃完午饭都要睡午觉,又因为李姨厨艺好,中午吃得比平常都多,所以吃得更多,季念青更困了。

她懒洋洋的摸上楼梯,在李姨收拾碗筷的时候看了眼池饮冬,对方正起身准备朝客厅走去。

季念青叫住池饮冬。

对方抬头看她,眼神迷惑。

季念青指了指楼上房间的位置,说:“那个……我睡午觉去了。”

池饮冬先是顿了顿,估计心想为什么季念青睡觉还要特别跟她说,但还是颔首,回她:“喔……你睡吧。”

得到她的回复,季念青开心上楼,心想池饮冬应该懂得她的意思。

她这么说的潜台词就是

季念青每次都迷之自信,总觉得池饮冬能听懂她的言外之意。

于是季念青回到房间,倒在那张大床上,没一会儿就开始呼呼大睡。

她睡得很沉,中途池饮冬进到房间里,睡在她的旁边,季念青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池饮冬还真的是相敬如宾,只睡在属于自己的区域,一点儿都没越界。

而季念青就不一样了,她睡觉向来不太老实,偏偏午睡的时候还做了个梦。

梦里梦到她在打架,而同她一起打架的人竟然正是池饮冬,因为池饮冬抢了她的东西,那东西是季念青一直很珍视的一条项链。

在梦里,季念青不管三七二十一,使出浑身解数,在梦中和池饮冬扭打起来。

池饮冬躺在季念青身旁,眯着眼睛本已经快要睡着,结果季念青几个翻滚,脚和手都搭在了她的身上,感受到有重物压在自己身上,池饮冬生无可恋的睁开眼睛。

昨天晚上和她睡觉时就深有体会,季念青这人睡觉不老实。

结果没想到今天比昨天还更不老实。

她平躺在床上,在季念青脚和手搭上来时她深吸一口气,想要平复自己的心情,心想如果季念青接下来若没有什么大的动作,那就权当什么都没发生。

结果没过一会儿听到就季念青嘴里小声念叨着什么,话语不是特别清晰,但池饮冬隐隐约约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于是她竖着耳朵听了半天,最终才听出来季念青说的话竟然是“池饮冬你受死吧!!!”

那声音恶狠狠的听得池饮冬心头一颤,侧目去看季念青的时候,池饮冬发现她眼睛是紧闭的,不像是在装睡。

原来季念青讨厌自己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么?连做梦都在咒骂自己……

池饮冬伸手,季念青的手正搭在她肋骨上,于是她轻轻抓起季念青的手腕,想要将她的手拿开。

手指触碰到她手臂时,触感光滑又细腻,池饮冬眼神里闪现过一丝犹豫,但最终还是将她的手拿开了。

可问题是季念青另一条腿还搭在池饮冬的腿上,池饮冬无奈,想要将她的腿也拿开,结果腿还没开动,季念青的手又搭了上来。

这次季念青手停留的位置在肋骨还要上面一些,池饮冬明显没有心里准备,温暖的手掌就快要触碰到那个位置时,她明显呼吸停滞,仿佛一只被风干的咸鱼,全身僵硬,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

生怕季念青的手掌再往上一些,那就是尴尬的完美覆合了。

季念青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只不过那声音越来越小,最终细得像蚊子,没一会儿就安分了下来,手脚停留在池饮冬身上,睡得更沉了。

可池饮冬却睡不着了,她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和别人有过近的距离。别人还在妈妈怀里求抱抱的时候,她已经光着脚丫子到处爬树了,别人还在为独自一人睡觉而害怕的时候,池饮冬已经主动提出要一个人睡觉了。

现在季念青突然靠得这么近,手脚都像八爪鱼一样攀上来,池饮冬本来就只穿着一件短袖,隔着薄薄的面料,即使季念青没动,可池饮冬心头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情绪。

想让季念青挪开?好像也不是……

思来想去没有好的解决办法,池饮冬只能假寐,心中期望季念青能够早点醒来。

事实是她低估了季念青嗜睡的能力,两人从饭后将近一点开始睡觉,季念青足足睡了大概三个小时才醒来。

原本准备假寐的池饮冬也假寐着假寐着竟然真的睡着了……

先醒来的是季念青,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只觉得手臂和腿根处都是暖暖的。

尤其是手掌,更加温热了一些。

好像握着什么东西,季念青下意识的握了握,下一秒瞬间清醒。

这触感实在是太像………

心头咯噔一声,抬头一看,自己腿已经压在了池饮冬身上,重点是手里还握着那不可描述地方!

她吓得瞌睡全无,先是缩手,再缩脚,手脚都缩回来的时候迅速朝自己床的区域翻滚,翻了足足两圈,才回到自己的领地。

季念青裹着被子,背对着池饮冬,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心惊得不敢去看她。

不是说好了睡午觉吗?为什么池饮冬又上来了?

重点是为什么自己会咸猪手她???她现在是睡着了的状态吗??她知不知道自己摸了她??

此刻季念青在内心上演了十万个为什么,心里慌慌张张,她试图压制住自己的心跳。

可下一秒又想起刚才这手好像握过什么东西。

那触感还飘荡在自己心头,季念青瞬间更慌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