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迫和情敌结婚后
上一章 第八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

第九章

作者:安次甘儿 更新时间:2020-10-19 06:19:31

第九章

池饮冬直接被季念青逗笑了。

可奈何对方表情太认真,池饮冬只好收敛住自己的笑容,慢条斯理道:“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从今天开始,我也是这房子的主人。既然谁都不肯让步,那床就一人一半。”

池饮冬看了看那床,那么大,平常自己根本就睡不了多少。

“好的,一半就一半。”

“如果发现有一方越界,那就主动从这间屋子搬出去睡客房。”

池饮冬问她:“那我睡左边还是右边?”

“你左边,我右边。然后衣柜你也要分我一半,阳台我一半,书房我一半。”

她嘴里什么都说着一半一半,分得清清楚楚,要是一般人听着得生气了。

结果池饮冬不仅没有,反倒是笑了,语气不知道是嘲讽还是真的问候:“那需不需要李姨再拿一条被子上来?”

季念青挑了挑眉,颔首道:“当然需要,还有,我觉得我们需要订一个合约。”

“什么合约?”

季念青拍了拍床,朝池饮冬招手,对她说:“你过来,坐着说。”

季念青拍的位置是在她的区域,池饮冬自觉的坐到属于她的那一半床坐下。结果床太大,两人隔得有点远。

“你坐这么远干什么?”

“你不是说不能越界?”

“啧!现在不算!快坐过来!”

于是池饮冬坐到季念青身旁,两人这才正式商议合约的事。

先开口的是季念青,她把自己的想法直接摊牌:“就是关于这房子的事,一年之后把这房子卖了如何?”

池饮冬没说话,沉默着看着季念青,深邃的瞳孔就这样幽幽的看看她,季念青顿时有点尴尬。

不过她还是继续说她的计划:“到时候不是要离婚了嘛?还留着干嘛?然后我们这一年期间相处的日子,尽量相敬如宾,如何?”

在她说到相敬如宾这个词时,池饮冬的眉轻轻挑了挑,像季念青语文成绩这么差的人,这词竟然还用对了。

稍稍思忖,池饮冬才开口:“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就这么住一年,一年过后房子卖了,离婚的时候钱一人一半是吧?”

“对!就是这个意思!”

池饮冬嘴角勾了勾,语气淡然:“可以,没问题。”

她答应得十分干脆,季念青有点意外。

这是季念青第一次试图和池饮冬达成协议,竟然还成功了。

她一直紧绷的脸稍微松懈下来,说:“既然你也答应了,那我们接下来商定具体的吧。”

“嗯,你说就是。”池饮冬回答得漫不经心,眼神飘忽到季念青那张脸上。

她的脸其实完美得无可挑剔,尤其是眼角的那一颗痣,一直吸引着池饮冬的目光。

池饮冬就这么看着她的那颗痣,季念青却完全没注意,自顾自说:“我们一起住的这段时间,你不能管我,别管我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起床,我晚上出去玩你也不要管我。然后不要侵犯我的私人领域,知道了吗?”

“好。”

“你有什么要求吗?”

池饮冬阖了阖眼,慢悠悠道:“和你一样,还有就是希望你晚归的时候不要打扰我睡觉。”

季念青心想这还不简单,应了下来:“不会,那就这么定了?”

“好。”

池饮冬站起身来,不再停留在属于季念青的那块区域过多的停留,走到床的另一边,躺在床上,被子已经拉到身上,阖上眼,看样子是准备睡了。

季念青起身,对她的背影说:“我下去找李姨拿被子,那你先睡吧。”

这次池饮冬没应她,季念青觉得没趣,索性下楼去了。

待到她走了过后,池饮冬才又睁眼,从床上支起身子,修长的手伸到床头台灯处,啪嗒一声按下开关,房间陷入一片黑寂。

季念青下了楼,客厅的灯还是敞亮的。

她平常习惯了晚睡,要这十一二点睡觉还是挺难的。

于是坐在沙发准备看看电视,刚坐下去没多久,手机屏幕亮了。

来电显示人是瑜冰。

季念青接下电话:

“喂。”

“打这么多电话都不接!”

“刚才开的静音,没听到。”

“出来玩不?”

瑜冰发出邀请,要是平常的话季念青肯定去了,不过想到这偏僻得很,也不好开车,让她来接更不方便了。

“算了吧,下次,今天有点累了。”

那头传来瑜冰的笑,她的笑声十分有内涵:“怎么累了?在池饮冬家?”

季念青皱了皱眉,瑜冰明明知道自己和池饮冬不可能,却偏偏喜欢开自己和她的玩笑。

“我今天才知道房子我和她一人一半的产权,这不是池饮冬家,以后这叫我家,不叫她家。”

瑜冰放肆的笑敛了敛,可语气中的笑意却没有完全散开:“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以后都住那里了?”

“嗯,先住一年。季宅那边外公不让我回了,被赶到这边来了。”

瑜冰听她这么说,笑终究是绷不住了,“哈哈哈,那你真是个小可怜呢~那我不打扰你了,小可怜。我先去玩了,下次约。”

说完这话瑜冰直接把电话挂了,季念青无语,刚才她是在嘲讽自己吗?这有什么好嘲讽的?

没搞懂瑜冰为什么笑得这么反常,索性把手机扔在沙发上,电视也不想看了,起身去洗澡。

她洗澡的地方是昨天李姨带去的那个地方,到了浴室发现所用的物品都很齐全,不过问题在于她并没有带换洗衣物,全都还放在季宅的。

这倒是让她有点发愁,观察了一下浴室之外的房间。

一楼一共有三个房间,大概有一间是李姨睡觉用的,还有两间不知道是干嘛的。

抱着一丝期望,季念青希望剩下的那两间房能有一间衣帽间。

李姨应该睡的是一楼更大房间。

季念青去其余两间客房看了看,第一间的客房就是客房,第二间房竟然真的是衣帽间。

她窃喜之余走进房间,下一秒瞬间笑容凝固。

这不全都是她自己的衣服吗?

走近一看,发现千真万确。

思来想去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

季家早就把自己衣服搬过来了。

所以池饮冬一定是提前就知道了这些事情,今天自己要走的时候她竟然还只字未提。

这不是故意看自己出丑吗……

不过心头不高兴归不高兴,但这对季念青来说算得上一件好事,不用为换衣服的事情担忧了。

她到那一排排衣裳面前选了件比较喜欢的睡衣,高高兴兴的洗澡去了……

深夜,洗澡过后,季念青蹑手蹑脚的上楼,到房间门口时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

屋子里一片黑暗,池饮冬应该早就睡了。

季念青脚步极轻,手里还抱着一条薄薄的凉被。到了自己床的位置轻轻坐下。

困意渐渐袭来,眼皮发沉。

想起明天是周末,可以不用上班,她将床头柜上手机的闹钟取消,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夜里期间季念青听到一阵呼呼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很快发现那是风声。

伴随着风声,还能听到点点雨声。

春天夜晚的雨就是这样,又柔又轻,这样柔软的声音揉进季念青的耳朵,起到催眠作用,很快她便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日清晨,季念青懒觉睡到底,将近十一点才醒来。池饮冬早就不在身侧,房间里的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的,光线很暗,看不到外面的天气。

只觉得有点儿冷,她起身下床。

眼睛一暼,发现自己被子的一部分已经跑到了池饮冬的领地,季念青有点心虚,赶紧把自己被子拉过来。

装作一切都没发生,季念青下楼。

走到楼梯处,楼下飘来一阵麦香,到客厅时,季念青还看到餐桌上摆放着早饭。只有一份,池饮冬大概已经吃过了。

厨房里发出刺啦刺啦的油水声,李姨应该正在做午饭。

季念青慢悠悠下楼,头发蓬蓬松松的,脸上还带着未苏醒的困倦。

李姨听到响动,抬头一看是季念青,放下手头正在做的事,笑着说:“小季,醒啦?桌子上有早餐,你看你要不要吃一点。午饭再过一个钟头就做好了。”

季念青傻傻点头,“有点饿,先吃一点点。”

她到餐桌边,拿了一个小小的玉米摊饼送到嘴里,动作悠哉悠哉。边吃脑子里还在思考池饮冬人呢?

周末都要上班?

她这想法刚冒出脑袋,悠然转身,结果发现池饮冬坐在沙发上笑着看着自己。

和昨天不同的是此刻她坐的位置正对着自己。

季念青还在吃玉米饼的手悬在空中,嘴角还沾了一点油。想到自己现在蓬头垢面的样子,再看看池饮冬,穿得干净整洁。

有点尴尬。

对方却对她笑了笑,说:“醒了?好吃么?”

季念青收回自己的尴尬,将最后一口玉米饼送进嘴里,嚼碎了咽下,对池饮冬说:“好吃。”

季念青受不了池饮冬一直盯着自己看,只得转移目光,看了看窗外的天色,与昨日的晴空万里不同,今天的天色阴阴沉沉的。

站在客厅朝外面的花园望去,落地透明玻璃上还沾了些雨滴,顺延下滑形成一道道水线。

外头下着不大不小的毛毛雨。

再看了看池饮冬一眼,发现她在看电视,好奇电视里放的是什么,季念青伸长脖子看了看。

好像是记录片的样子。

池饮冬见季念青一直站着,便问她:“你要一起看么?”

季念青摇头,将最后一口玉米饼咽下,“呃,我不喜欢看电视,你自己看吧。”

说完这话她径直朝门外走去,在玄关处拿了把伞,临出门前对李姨道:“阿姨,我出去散散步,午饭的时候就回来。”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八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