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被迫和情敌结婚后
上一章 第四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第五章

作者:安次甘儿 更新时间:2020-10-19 06:19:28

第五章

季念青听到池饮冬这话,身子一抖,下意识一个哆嗦,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看着她。

此刻季念青惊愕不已,表情几乎接近石化。

她和池饮冬接触甚少,印象中池饮冬就是一个端着性子的人,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两人保持着这姿势良久,靠的太近,她仿佛都能嗅到池饮冬鼻腔里呼出来的芬香馥郁,季念青倒吸了口气,严重怀疑自己酒还没醒,是不是幻听了?

试探的语调中带着一点轻颤:“你说什么?”

池饮冬那深不见底的瞳仁荡漾出一丝异样,兴许是没想到季念青还会反问她。

她从季念青身上下来,两人的距离拉开,这对比起来季念青才意识到刚才她们靠得实在是太近了。

季念青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她盯着池饮冬,一再确定刚才她说出那话的真假,结果对方已不再回复她。

池饮冬稍稍拢了拢身上的睡袍,再走到床的另一边,伸手掀开被子躺下。动作流畅自然,一如刚才她说出“图你”二字时不带犹豫。

季念青摸不着头脑,‘图你’?那意思是自己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见池饮冬仿佛什么都没说过似的躺在自己身边,空气中一阵沉默,季念青脑袋却在飞速运转。

好奇心达到顶点,最终忍不住问她:“话倒是说清楚啊!”

池饮冬保持侧躺的姿势,面朝季念青。她懒懒的抬了抬眼皮,见季念青一副不知道答案不罢休的模样,嘴角忍不住荡漾出一丝浅笑,“说得还不够清楚?”

“什么叫图我?图我钱?图我身子?还是图我人?我说你说话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见季念青急躁的样子,池饮冬那收敛的笑荡漾开来,平静无波的眼里流淌出一丝暧昧情愫,只不过那眼神在这黯淡的灯光下很快流逝。

“睡了。”

说完这话池饮冬侧了个身,背对着季念青,完全没有想说第二次的想法。

季念青气得牙疼,果然池饮冬这人还是惹人反感。说话说一半算什么英雄好汉!

她坐在床上越想越气,过了一会儿索性赤脚下床,脚底踩在地板上故意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可身后睡觉的那人全然不搭理她。

季念青手抚上门把手,往下一压,将门开出一个小缝。

黑暗中隐隐约约能够感受到门外的空旷,大概是长长的廊道。没开灯的样子还真的挺瘆人。

“靠,买个这么大的房子搞什么,这么吓人!”季念青看似自言自语,可音量却不小,像是有意想让池饮冬听到似的。

她现在急需一个手机,想让瑜冰来接她,也想知道池饮冬这房子到底在什么鬼地方,若是在郊区什么的,那可真的是欲哭无泪。

季念青往自己全身上下摸了摸,她就穿着一个睡袍,自己手机在哪也不清楚。

估摸着大概在楼下,于是她又将门拉开了些。

有点心虚。

脑袋还是往门外看了看。

大半夜的这通往一楼的走廊看起来有点诡异,路途上的房间好像还有好几个。季念青开始遐想,指不定等会儿哪个房间里就冒出个什么东西来,那可是真的要吓掉自己的魂。

她这一想法刚冒出脑袋,隔壁房间里便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时轻时重,不时发出“刷刷刷”,有时又“扑簌簌”。

季念青吓得满背冷汗,她向来胆子小,尤其怕鬼。

刚才想要独自下楼的决心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火速将门关上,怯懦懦的看了池饮冬一眼,她还是保持刚才背对着自己睡觉的姿势,双肩微微起伏,呼吸沉沉,像是已经睡着了一般。

季念青对着她的背影皱了皱鼻子,步子慢吞吞挪到床沿边上。其实她脑袋还是昏沉沉的,此刻极度的困倦。

大概看了看这床,大倒是挺大的,要睡觉的话还是可以划清界限将就一晚上,但是只有一条被子。

这可就难为情了。

寄人篱下,身不得已。

季念青还是抖抖嗖嗖的坐上去,动作缓慢且小心翼翼的躺在床上,悬在床沿外的脚慢慢抬起来也放上来。

待到这一系列的动作完毕,她才像一条风干的鱼一般,僵硬的躺在池饮冬身侧。

季念青心想,能睡个床也是不错的了,被子嘛……就算了。

要她和池饮冬盖同一条被子,那简直是比上刀山下火海还难。

于是季念青调整了一下睡觉的姿势,眼皮止不住的下坠,早就困倦,眯着眼睛没一会儿便睡了……

深夜时分,温度骤降,季念青睡得正熟,就是觉得有点儿冷,身子缩了缩。没一会儿一条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她顺手拉了拉被褥,朝温暖的地方钻了钻。

一夜好眠。

翌日清晨,一阵嗡嗡嗡的声音钻进季念青的耳朵里,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先是看到白晃晃的天花板上的吊灯,没一会儿眼神逐渐清晰。

季念青揉了揉眼睛,盯着天花板凝神发了会儿呆。

做梦都没想到还能和池饮冬睡一晚上,真是喝酒误事。

好在身旁的人已经离开,季念青拉开身上的被子,发现地上已经摆放了一双拖鞋。

刚才扰醒自己的“嗡嗡嗡”的声音还在继续,季念青循着这声音开门往外走,到一楼客厅的时候发现是李姨在打豆浆。

季念青环视了一下四周,没看到池饮冬。她那颗悬起来的尴尬的心终于落下,毕竟昨晚上又躺回床睡觉的是自己,两人打照面尴尬的肯定也是自己。

李姨看着季念青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袍,头发凌乱蓬松,呆痴痴的站在楼梯口,立马将豆浆机关掉,面容带笑:“季小姐,你醒啦?”

“呃…嗯…我手机呢?”

“在桌子上呢!”李姨指了指餐桌,上面放着的正是季念青的手机。

季念青走过去拿起自己的手机,未接电话有二三十个。打开一看全是瑜冰的,回拨过去对方秒接,分贝震耳欲聋:

“我x!姑奶奶你跑哪儿去了!打电话不接,刚想去你家敲门了!”

季念青被瑜冰的震天吼吓得一抖,解释道:“你别说了,我还以为我在你家,结果睡到池饮冬家来了。”

电话那头沉默三秒,发出一道喜闻乐见的笑:“哈哈哈,在池饮冬家?昨晚上做了?”

季念青忍不住爆粗口:“做你妹啊。”

站在一旁打豆浆的李姨看了她一眼,季念青尴尬的用手捂住手机,小声对瑜冰说:“先不说了,我发个定位给你,你等会儿来接我。”

挂了电话,季念青嗅到一股烤面包的味道,肚子咕叽叫了一声,饿了。

李姨将烤面包放到盘子里,顺带端了一杯豆浆放到餐桌上。

“季小姐,尝尝我的手艺吧~”

李姨笑起来时很和善,再加上她说话热情,季念青盛情难却,拉开椅子坐下,开始吃早餐。

吃饭时还不忘对李姨说一句:“阿姨,下次叫我小季就好,不用叫得那么正式的。”

李姨也是个干脆人,立即改口:“那行,以后就叫你小季了,对了,中午你想吃什么?大小姐最近工作比较忙,估计要晚上才回来。”

季念青扯了扯嘴角,心想自己等会儿就得走,压根待不到中午。

“呃,中午就不在家吃了,等会儿我也去上班了。”

说起上班,季念青是季家某公司的老总,平常也挺忙的。不过她不像池饮冬那么忙。同样是工作,池饮冬工作上可比她努力多了,据说池饮冬是个十足的工作狂,工作起来简直要命。

所以这几年来池饮冬经营的那家公司业绩是比自己好些。

这方面季念青的确是自愧不如,两人都是重点工商系毕业的,不过池饮冬是更有商业头脑些。

李姨问季念青:“那你晚上回来吃饭不?”

季念青心想自己昨天晚上也是误入这里,那算是自己喝醉了酒搞错了对象,现在清醒了,晚上当然不可能回来。

季念青嘻笑,说:“挺忙的,就不回来了。”

别说晚上回不回来了,她是不可能再来这儿了。

在池饮冬家没待多久,吃完早饭,季念青找了个借口火速离开。

从池饮冬家出来,季念青才发现她这住的地方还挺偏,大概是城郊的某个别墅区。

瑜冰过了好一会儿才到,车子停下时季念青火速上车,上车后瑜冰还没说话,季念青抢先一步:“我的天,快开车,边开我边跟你说。”

“什么事情?这么神神秘秘的……”

“昨天晚上不是咱们在酒吧吗?然后你不是和那女的跳舞去了吗?然后我不是醉了吗?最后我不是断片了吗?”

瑜冰:“……”

“然后柏芥不知道怎么出现了,就把我带走了。”

“嘁,还说柏芥呢……这渣女你不会还忘不了吧!”

季念青蹙眉,摇了摇头,“不是啊!重点是我莫名其妙就到池饮冬家里来了,我还以为跟着你回家了呢!”

瑜冰一边开着车一边听季念青说话,昨天晚上她就跳了个舞,转眼季念青人就不见了,现在想起来还后怕。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季念青啧了一声,眉头还是皱着,“跟你说了这么多!你不发表一下感言嘛!”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四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