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
上一章 修罗被辱 主目录 下一章 微妙的感动

第27章 骨灰级面瘫

作者:梓翎 更新时间:2019-06-27 02:34:13

第27章骨灰级面瘫

“夏影,你眼睛怎么抽了你别是得了面瘫秦王府已经有一位骨灰级面瘫了,你可千万不能再面瘫了”云夏一想到那丑八怪竟然暗算她的性命,骂他面瘫都不足以解恨。

“咳”

直到听到背后传来某人刻意的清桑的声音,云夏整个人立刻缩成鹌鹑。

转身,原本疲惫憔悴还带着隐忍的愠怒的女人,立刻画风突变,换上软萌无害的表情。

“相公”

秦王抓下头上的玉绥带,虽是捧在手上,然而一脸嫌恶。出口,声音里毫无温度,“王妃何故在外逗留”

质问的口吻,竟有睥睨天下的君王威严。

云夏心里头千万草泥马在奔腾,她为何在外逗留,这死丑八明知故问。

云夏强忍住心里的怒火,笑盈盈走到秦王面前,从他手里取过玉绥,一边漫不经意的用玉绥缠绕着自己的手,一边含沙射影道,“相公,今儿臣妾出门忘烧高香了,遇到个劫色的流氓,幸亏夏影英勇救主,臣妾自幼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下也会几招三脚猫的功夫,将那个劫匪打的落花流水所以回来晚了。”

秦王濯濯生辉的黑瞳似笑非笑的望着云夏,劫色落花流水她的措辞让他不自禁的勾了勾唇。

阴损的目光落到云夏那一马平川的胸脯上。修罗眼瞎了才见色起意吧

“劫色,莫非劫匪眼瞎”鄙夷不屑的目光在云夏身上扫了一圈后,流露出叽嘲的笑意。

云夏暗暗咬牙,尼玛你才眼瞎。

她不就是瘦点而已吗

五官清秀水灵,长得十分标致。

是个男人看到她都会动心才对

云夏红着脸嗫嚅道,“相公,那劫匪其实主要想劫财,顺便劫点色。谁不知道我们秦王府财大气粗,劫了本王妃去做人质,那一定赚大发了”

秦王眸色蒙上一层阴暗的光影,“哦,原来这劫匪脑子不好使。本王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苦花重金将你赎回来”

云夏的表情有些垮。

“相公,天下女人何其多,能够和相公吟诗作对的女人可是屈指可数”云夏拼命的想为自己找点存在感。

秦王无视她的自卖自夸,只是疑惑的问,“王妃是怎么逃出生天的”

“那劫匪心大,可惜身手太菜。”云夏将玉绥从手里一圈圈松开,走到紫檀木束腰长桌前随手一扔,端起茶盏的冷茶水咕噜咕噜的喝起来。

夏影眼底瞥出一抹暗诧,这刺杀秦王妃的凶手可是修罗,武功天下第一。她竟然说他身手太菜

秦王眼底漫出一抹意味不明的暗涌,“哦,这年头能做刺客的,都是训练有素身手不凡的人。王妃的三脚猫功夫就能制服刺客为夫对王妃的功夫颇感好奇”

云夏将茶盏重重的放在长桌上,一张乌黑的瞳子闪烁着异彩,“相公是不是特想见识一下臣妾的功夫”

秦王正思量着这女人的功夫究竟是怎么样的深不可测,云夏却抬起腿,金鸡独立,正欲发招。

秦王看到她连金鸡独立都不能维稳,小身姿就跟扶柳似得在那东摇西摆,“为夫没兴趣。”

云夏放下腿,疑惑的望着他,“相公来找臣妾,所为何事”

他定然是来看她死了没有,结果让他大失所望。

秦王道,“一年一度的皇家狩猎活动将至,宫里传话下来,亲王们可以携女眷前去。为夫就是来问问你,你可要去”

“不去。”云夏想都不想就拒绝了。皇家的狩猎活动,无非就是一场你争我夺的鸿门宴。

秦王道,“不去甚好。免得丢人现眼。”轮椅一转,人已经往外滑去。

云夏瞠目,她丢人现眼

是不是她安云夏在京都人的眼里,还是那个大脑不好使的草包

她活着,在别人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好吧,她承认,这个丑八怪的激将法对她生效了。

安云夏一定会在狩猎活动里,让那些看不起她的人,那些妄图将她踩在泥壤里的人统统变成笑话。

夜半十分,云夏忽然听到睡在外间的夏影不时传来痛苦的呻吟声。

“爹,娘不要抛下我不要抛下我”

云夏一骨碌爬起来,夏影的声声呼唤让她的大脑瞬间有些空白,好久才回过神来。

这声呼唤,曾经有一段时间,在她午夜梦回的时候,她也会发出这样的声声呼唤。

那时候她还是冥夜,是被父母抛弃的孤儿。每次执行任务陷入绝境时,她都会做这样的噩梦。

云夏跳下床,走到外间。她看到榻上夏影,一身白色的亵衣被鲜血染透,看起来煞是骇人。

云夏坐在榻旁的黄花梨木束腰海棠花形凳上,伸出手摸了摸夏影的额头。滚烫。

云夏叹了口气,起身打了盆水过来,加了几滴酒,将湿润后的帕子展开放在云夏的心口上。此法有许多弊端,不可效仿

一晚上,云夏忙碌着为她擦拭全身,借用水分的蒸发带走高热的体温。

忙碌着,云夏的脑子里却一刻不停的放放映着白天被刺客追杀一幕幕画面。

她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她记得,她们被人追杀时,那些刺客手里握得都是携带方便的短剑。

而夏影身上的伤,分明就是琅琊棒所伤,琅琊棒这样的武器,一般用在战场上杀敌,长柄武器,横扫千军。

如此看来,夏影这手臂上的伤痕,怕是云夏离开后,她去了一个地方,精心布局的这身狼狈。

这苦肉计,煞费苦心。

然而却更加暴露了她家主子的野心。

即使坐在轮椅上,每日里装病,然而还养着私家军队。分明有抗衡皇上的野心。

云夏黯然神伤,曾几何时,她也和夏影一样,屈服于各种惨无人道的命令,而对自己痛下狠手。

她记得,每每往自己的身上扎一刀进去,她的心就麻木似木偶。很奇怪感觉不到疼。如今回想起来,才觉那时候的自己虽然活着,却和死了没有区别,不过就是行尸走肉罢了。

“秋枫,你去问问王爷,府上可有上好的金创药”良久,云夏听到自己的声音从虚无缥缈的里的云霄处低低的传来。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修罗被辱 主目录 下一章 微妙的感动